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差佬的故事最新章节 > 230 辣手神探

差佬的故事 230 辣手神探

    李少泽将黄子扬收下的跑车,从一间酒店的地下停车场驶出,直接开到了爱丁堡学校门口。

    现在黄子扬虽然被送到内部调查科,但这辆跑车作为军火交易案的证物,自然由他保管。

    在黄子扬供出藏车地点后,李少泽下了班便拿着钥匙前来取车,顺便准备接何老师去警署露一份口供。

    等看见何老师的身影走出校门,他便启动车子,慢悠悠的上前……没想到,何老师一看见这辆跑车,抱着课案扭头就走。

    “我叫你别来找我了”

    “何老师……”

    “我叫你别…啊?李sir?”

    何敏发现车上传来的声音不对,停下脚步后回头一看,才发现坐在驾驶座上的是李少泽,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啊李sir,我还以为是黄子扬。”

    “没关系,上车吧,这次有事找你帮忙。”李少泽将车停下,何敏面带疑惑的拉开车门,坐上来后才道:“这辆车是你的吗?”

    前几天黄子扬开车来跑车来接何敏下班,想要恳求一个挽回的机会。但没想到何敏甩都不甩他,导致黄子扬心里更加气愤。

    决定乌鸦的货款到账后,花几十万买一个大钻戒在校门口求婚……幸好他被抓的早,否则在求婚现场被人抓了,那才真叫一个丢人。

    当然,何敏也知道黄子扬的身价,不像是能买得起跑车的样子。所以现在看到李少泽开着这辆车,还以为这辆车是李sir的。

    看来黄子扬还真是一个烂人,李sir连爱车都愿意借你,你还在背后诋毁他,真不是一个男人。

    李少泽则握着方向盘,一边开车,一边开口道:“这不是我的车啦,黄子扬的……”

    “啊?真是他的车?”

    “对,他的车。不过他现在因为收这辆赃车,违反了敬礼,外加涉嫌一桩军火交易案,已经被调查科的人领走了。”

    李少泽眼观六路,随口解释了几句,没有去注意何敏的表情。

    现在正值放学时分,下课的学生很多,加上他对车况不熟,所以开车的速度堪称龟速。好半天才拐入大道,听见何敏小声的说了两句话,但没听清她在讲什么。

    不过没关系,只要何敏能听懂他在讲什么就够了。

    于是李少泽抽空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何敏露出一幅原来如此的表情,便接着继续道:“因为你对黄子扬比较了解,最近也有他频繁接触,所以我才来接你去警署录一份口供。”

    “不用很久,十几分钟就可以回家了,到时候我送你。”

    “多谢李sir,配合警方办案,是我们港岛市民的责任。”何老师扶了扶眼镜,讲起话来一套套的。

    不愧是当老师的人,这份思想觉悟比平常人就是高。

    好在李少泽的思想觉悟也很高,看见何老师今天制服套裙下的肉色丝袜,居然还花纹后……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多看了两眼……

    这样大胆的目光盯的何敏脸色一红,将课案放在了腿上,遮住底下的花纹。

    讲道理作为一名老师,在学校上课是不能穿带花纹的丝袜。可是昨天两条袜子被洗衣机刮坏了,她拆开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那盒,才发现那盒丝袜全是带着花纹的,最后没办法只能穿带花的丝袜出门。

    从早上坐大巴,到晚上坐跑车,几乎所有男人都把目光聚焦在她这双大腿上。

    两人一路不再说话,回到警署后,进门正好撞见于素秋在警署巡查仪容。

    李少泽乖乖朝于素秋敬礼,没想到于素秋居然对他抱以微笑。

    “李sir在忙吗?”

    “是,带这位小姐录份口供。”

    “幸苦了。”

    于素秋一声辛苦了,瞬间吓的李少泽不寒而栗。

    他可是听说昨天黄子扬被抓后,于素秋在办公室里砸烂了三个杯子。现在算什么情况?从腹黑灭绝师太,进化成了八婆笑面虎?

    正当李少泽疑惑的时候,只见曹达华拿一杯燕麦红糖水,屁颠颠的走过来:“莲妹,喝这个对身体好。”

    “谢谢达哥。”于素秋暗含羞色的将水杯接过,轻轻泯了一口,然后带着曹达华一起继续在警署里巡逻。

    曹达华回头朝李少泽嘿嘿一笑,一幅多谢李sir的狗腿样,也不知道他在谢什么。

    李少泽看着这一幕,心里瞬间秒懂。

    难怪今天于素秋没有尖牙利嘴的嘲讽他,原来是现在枯木逢春,心情美妙啊。

    一个莲妹一个达哥,这两个人明明就是打着巡查警署的幌子,在外面漫步丛草,郎情妾意,啧啧,进展真是神速。

    这也难怪于素秋不生气,毕竟黄子扬虽然有些小帅,但论手段终究没有达叔高明。现在损失一个黄子扬,换来一个曹达华,于素秋堪称血赚一笔。

    工作那方面……恋爱中的女人,还会在乎工作吗?肯定要自己先爽了再说。

    “不愧是重案组之虎啊。”李少泽啧啧称奇,带着何敏走入办公区,叫伙计过来给她做份笔录。做完笔录后,何敏居然主动开口问道:“谁是重案组之虎啊?”

    “刚刚那个,搞定了警队单身三十年的灭绝师太,你说她虎不虎?”

    何敏面色一愣,随即点头道:“真很虎。”

    “那是,又虎又彪。”

    “现在警署门口没有巴士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李少泽用力帮何敏拉开配车的副驾门,等她上车后,猛的将门关上。

    没办法,这辆新给的配车,外表很新,但实际是辆六年多的老车,已经跑了将近十万公里。再加上警车难免磕磕碰碰,所以车门并不好开。

    等他坐上驾驶座后,发现何敏还在拽着安全带,不禁轻笑一声:“垃圾。”

    “你……”

    何老师气的脸色胀红,还以为李少泽会帮她系好安全带。没想到,李sir将汽车发动后,直接就开着车溜出警署。

    反正现在的配车上又没有安全带报警装置,系不系都好,他才没那个闲工夫去帮别人系安全带。

    系了又怎样?大腿都不给看,系了也是白系。

    李少泽就是这么现实的男人。

    不过何敏好像却跟安全带较上劲了,一路上扯着安全带,想要证明自己可以系好。但由于无法掌握发力的要点,始终只能扯到一半,带子就会被卡住。

    “这条安全带不喜欢你,别费力气了。”

    李少泽开着车,也被何敏的表情给逗乐了,干脆了点了一根烟,靠着车门慢慢开车。

    不过这个举动却惹来了何敏一个白眼,硬着嘴道:“不是安全带不喜欢我,是我不喜欢安全带。”

    “切……你家在哪儿。”

    “学校旁边,往回开就行。”

    “靠,你就住学校旁边,黄子扬还天天开车接你,不嫌费油啊?”李少泽抖了抖烟灰,准备在前面调头。

    何敏倒是很直接的道:“你们男人想把妹,不是南极以北都顺路吗?”

    “这你就说对了,我想把妹的话,十分钟路我能开十个小时。”李少泽微微颔首,略带惊讶的瞥了何敏一眼。

    看来何敏应该很多人想要泡,把男人的套路,都已经摸的很清楚了。

    于是李少泽便不再说话,先顺着大道往前开车……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枪声。

    他侧身一看,只见路边的茶楼内,扑腾扑腾,飞出几只打着双翅的花雀。

    哒哒哒哒……一连串的枪声,随机便在茶楼内响起。

    路边的运来茶楼内,袁浩云躺在地上,一脚踹开身前的鸟笼。从底座内取出两把手枪,连续扣动扳机,对着十米外的一位黄衫悍匪一阵乱射。

    他嘴角仍旧咬着一根牙签,眼神里却是枪膛上的准星……

    黄衫悍匪是集团大佬“海叔”说手下的第一猛人,专门负责在交易时保证货物的安全。所以当警方行动后,他第一个就杀了出来和袁浩云对上。

    只见他稳稳端着一把微冲,侧身闪过子弹后,居然又从另一个方向闪出,哒哒哒,朝着茶楼内一顿乱扫。

    慌乱当中,现场的警员们无暇开枪,只能弯腰寻找掩体。

    军火集团交易的两方人马,却在一起碰了个头,拿着军火肆无忌惮的开枪扫射。

    一片枪声中,无论是便衣警察还是茶楼客人,瞬间都倒下一大片。

    但袁浩云不愧是九龙第一枪神,打出去的每一枪,几乎都能放倒一个匪徒。仅仅靠着一人之力,便替警方扳回了劣势。并且随着增援到达,茶楼内的匪徒也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扑街倒地。

    可是手持微冲的黄衫悍匪,却成为了警方的噩梦。至少有四个警员,已经死在了他的枪下。其中还有一位是重案组的警长,陪袁浩云一起出神入死的好兄弟。

    “去死吧!”

    袁浩云死死盯着黄衫悍匪,终于被他找到机会,一脚将木踹开,手中举枪,朝着厨房的门后射去。

    黄衫悍匪也端着刚刚换好子弹的微冲,对着他的倾泻弹药……

    此时此刻,李少泽却一脸无所谓的安慰何敏:“没关系啦,我都没收到行动报告,不关咱们的事。”

    “虽然这里是西区,但是黑帮交易不分辖区的嘛。看车牌是九龙区的人,可能是他们在办案子吧。”

    “那你不用帮忙吗?”

    “靓妹,我现在是下班时间……虽然带枪了,但是子弹也不够用的,你没听里面的枪声啊,起码交火几百发了。”

    李少泽没有去管街边的枪战,开着车准备直接闪人。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差佬的故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