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春闺梦里人最新章节 > 第29章 一千零一夜

春闺梦里人 第29章 一千零一夜

“阿里巴巴赶着驴走到山上,却看见四十个很强壮的山贼,扛着沉甸甸的麻袋。为首的一个人走到一块巨大的石头面前喊:‘芝麻开门’,那门便打开了,一群山贼将宝藏藏进山洞里,又喊了一声‘芝麻关门’,宝藏就全被关在了洞里。”

    季曼一边慢悠悠地说着,一边偷偷打量旁边陌玉侯的神色,说了这么一会儿,他竟然还一点睡意都没有,一双眼睛满是好奇地看着她问:“后来呢?”

    “后来,等强盗们走了,阿里巴巴就跑到门口,学着强盗的样子喊芝麻开门,然后抱了一些财宝回家。”

    季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人竟然会对童话故事这么感兴趣,并且看这样子,完全不像要睡着的模样啊。

    无奈,她只能硬着头皮,尽量缓慢地将整个故事说给了宁钰轩听。

    “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报的意思?”听完,陌玉侯饶有兴味地笑道:“倒是个很有趣的故事。”

    有趣不有趣是其次啊,关键是大爷您为什么还睡不着?季曼心里怒骂,脸上却还是微笑着,只是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呵欠:“时候不早了,侯爷明日定然还是有事,就早些安置了吧。”

    宁钰轩微微挑眉:“睡觉?”

    季曼很认真地点头,并且一脸疲惫。不睡觉还能怎么样啊?虽然聂桑榆是很想扑上去没错,可是这事哪里急得来,她也没有献身给古人的准备。

    蜡烛熄灭了,天色微微有些泛亮,季曼转身背对着陌玉侯,很快就入睡了。

    旁边的男人沉默许久,微微起身,看着季曼沉睡的脸,忍不住再瞧了瞧她脖子后面的黑痣。

    怎么会变得这么有趣呢?竟然没有急着让他宠幸,而是拿故事跟他拖时间。若说欲擒故纵,这也是第二次了,聂桑榆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

    伸手去摸了摸聂桑榆的颈后,这人睡得正好,一个翻身过来便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宁钰轩微微一愣,鼻息间竟然闻见一股子香气,说不清是什么香,带着些浓软,很舒服。温温的身子往他身上一贴,也没有多余的动作,竟然叫他有了些反应。

    稍微尴尬地将身子抽开一些,陌玉侯皱眉,一脸嫌弃地看了季曼一眼,而后离得远远的躺下。

    第二天,季曼照例去给老夫人请安伺候早饭,却见老夫人喜气洋洋的,精神头倍儿好。

    “可是有什么喜事?”季曼好奇地问。

    老夫人笑道:“靖文侯和尔容上京来了,他们是每年都要来一回的,这次还带了明杰来,我是有许久没看见他们了。”

    靖文侯宁怀文是老夫人的小叔,也就是陌玉侯死去爹的兄弟,桑榆一拍脑门想起来了,这个时候是该男二出场了,女主受男主冷落,怎么能没个温柔多金又一心一意的男二来陪着呢?

    宁明杰显然就是那个男二,身为陌玉侯的表哥,虽是六品,却是握有实权的军器监,也是年少有为,风度翩翩。书里写他玉树兰芳,生得一张明媚胜女儿的脸,却是万分讨厌人提他容颜半句,甚至常年戴了银质面具,只有进宫面圣才会取下。

    关于这种狗血的设定,季曼不想评价什么,但是身为看了半本书的人,她知道这个宁明杰会是以后温婉最大的靠山,替她遮风挡雨,替她保驾护航,简直就是备胎的模范,男二中的精英。

    季曼觉得,为了完成聂桑榆的心愿,她是有必要着手准备制定如何扶男二上位的计划。女主一旦跟男二跑了,那男主就好收拾了。

    “靖文侯爷他们什么时候才到?”季曼问。

    老夫人道:“还有个三五天就该到了,你等会就去传话给温婉,叫她把南苑收拾出来,不能怠慢了。”

    “是。”季曼应了,回非晚阁的时候就顺便去了蔷薇园传话。

    今天据说陌玉侯是一早就回来了,所以桑榆也做好了会在蔷薇园遇见他的准备。哪里知道进去才发现只有温婉一个人,一张脸涂了雪花膏都憔悴得很,听了她的话也只是点头:“我知道了。”

    季曼很想告诉她,你这么悲伤做啥?男二要来了!

    但是为了避免被当成疯子,她还是行了礼,老老实实地回了非晚阁。

    “你这里的花怎么少了那么多?”陌玉侯站在她的小花园里,看着四处被剪得只剩枝头的花,好奇地挑眉:“拿去干什么了?”

    季曼慢慢合拢惊讶地张大的嘴,跨进院子道:“拿去泡澡用了…侯爷怎么会在这里?”

    好好的不去陪女主,被挖墙角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刚从户部回来,就过来看看你。”宁钰轩说得很自然,走近她两步,低头在她鬓边轻嗅:“是花香吗?倒是好闻。”

    季曼耳朵一红,连忙跳开,羞涩地道:“侯爷,奴婢一身汗,还没洗澡。”

    这煞风景的话说出来,宁钰轩嘴边的笑容就淡了淡:“这样的天气也能出汗?”

    “奴婢是一路跑回来的。”季曼道:“据说靖文侯要来了,老夫人正让各处收拾呢。”

    宁钰轩顿了顿,笑道:“也差不多是时候了,等他们来了,府里也要热闹些。你不是与尔容惯常交好么?倒是该你高兴。”

    尔容是靖文侯的独女,跟聂桑榆一样受尽宠爱骄横跋扈,所以两个人是闺蜜,一点也不奇怪。只是从靖文侯改了封地,搬离了京城之后,聂桑榆就很少有宁尔容的消息了。

    原著里关于宁尔容的描写不多,毕竟是配角中的配角,好像是帮着聂桑榆害了女主一次,之后就被嫁出去了,反正下场是不太好。不过都能帮着聂桑榆做事,那倒是真有感情的。季曼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奴婢就盼着她快来呢。”

    宁钰轩看了她两眼,难得地嘴角上扬:“今晚我也在这里睡。”

    啥?!

    季曼笑容一滞,嘴角抽了抽:“侯爷不用去陪陪夫人么?奴婢刚从蔷薇园过来,见夫人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陌玉侯轻轻摇头:“你的故事太过有趣,我不想走。”

    说罢,就转身跨出了院子,往西院书房那边去了。

    男人的话千万莫当真,陌玉侯也是情场老手,惯常会蛊惑人心,连聂桑榆也都是死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男人没有爱过自己,可见其绝情与可怕。

    季曼在心里提醒了自己一下,然后开始回去组织语言,想着晚上是不是该讲渔翁、魔鬼与四色鱼的故事了。

    “夫人,非晚阁里那位的手段,您可瞧见了?”齐思菱坐在一旁看着温婉道:“原先都以为她不得翻身,却不想还是靠着老夫人住进非晚阁,还让侯爷自己想去她的院子了。夫人,不是思菱多嘴,您的性子不争不抢,侯爷迟早要被人给抢走的。”

    温婉勉强笑了笑:“我不信,我知道他最爱的人是我。”

    齐思菱叹息,她也不能反驳这句话,不过聂桑榆确实厉害,要不是侯爷心在温婉这里,定然早就被人将正室之位拿去了。现在温婉是高枕无忧,但是她们这些人,聂桑榆不一定能容得下,所以她一定要早作打算。

    洗漱完毕之后,宁钰轩头发微湿,穿一身素色寝衣,靠在床边等着她。

    季曼一边磨磨蹭蹭一边心里嘀咕,这是美男计?宁钰轩脑子进水了才会想到来色诱聂桑榆呢。可是他到底想干什么?那么讨厌聂桑榆,还连着叫她侍寝?

    “侯爷。”磨蹭完了,季曼站在了床边。

    宁钰轩看她一眼,往床里面挪了挪,示意她上来。

    季曼刚一上去,就被他抱住了腰。心下一惊,双手就抵在了他的胸前,脸上的神色也没藏好,露出赤裸裸的抗拒。

    宁钰轩眼里神色更浓,挑眉看着她道:“不喜欢给我侍寝?”

    季曼连忙笑道:“没有没有。”

    “我怎么刚刚在你眼里看见了很抵触的情绪?”宁钰轩微微一笑。

    “您眼花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季曼爽朗一笑,直接往床上一躺:“您来吧!”

    这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看得宁钰轩心里闷笑,当即也没犹豫,就扑了上去。

    “等等!”季曼大叫一声。

    “怎么?”宁钰轩轻轻挑着她的肚兜带子,眼里满是戏谑。

    季曼吞了吞口水,忍住想一脚踹翻他的冲动,温柔地道:“侯爷,奴婢还有个故事,您要不要听?”

    陌玉侯失笑,翻身躺到一边,一只手撑着脑袋,眼睛明亮地看着她道:“那你就说吧。”

    “这次我要说的是渔夫的故事。”季曼吞了吞口水,认真地道:“很久很久以前……”

    烛火从亮到暗,季曼讲完整整两个故事,累得快要睡着了,可陌玉侯依旧是兴致勃勃地看着她:“说完了?”

    看见他眼里的火焰,季曼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你听我说!”

    陌玉侯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发:“没事,你慢慢说,我很好奇你的肚子里,到底有多少个故事。”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春闺梦里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