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春闺梦里人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不怕我告状吗 为月烙微凉马车加更

春闺梦里人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不怕我告状吗 为月烙微凉马车加更

    陌玉侯冷笑了一声,怀里的福儿大概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张嘴就哭了出来。

    苜蓿慌了,要是陌玉侯问什么说什么,她都好歹还能说两句。但他却什么都不说,只是冷笑,那眼神像是看穿一切一般,钉得她无处遁形。

    季曼在旁边安静地喝茶,她就是来围观的,对于苜蓿这丫头,她也算看明白了,就是很努力想往上爬,目光短又容易被蛊惑的人。

    先前周旋于她和千怜雪之间,她还觉得她有点脑子,起码能玩得起双面间谍啊。但是千怜雪莫名其妙死亡,这丫头倒还跟松了口气一样,开始在府里谋自己的地位了。

    脑子有点单纯啊,完全当她是不存在,以为千怜雪死了,她就能将过去一笔勾销,不记得她的屡次背叛?

    季曼叹息一声,图样图森破啊。古代女人脑子果然没有现代女人好用。

    “侯爷若是怀疑这孩子的出身,不如来个滴血认亲如何?”温婉又在旁边出馊主意了。

    季曼翻了个白眼,这么愚蠢的法子,聪明如宁钰轩会采纳?

    “也好。”陌玉侯点头。

    “……”

    她忘记了,这一群都是古人,古人是没有什么dna鉴定的,他们认为的就是血能融那就是亲生的。

    照这么说,聂桑榆和宁钰轩还可能是失散多年的兄妹呢。

    “怎么?夫人的神色看起来像是不认同?”温婉问了一句。

    季曼点头:“你们要是觉得血能相融可以判定是否亲生的话,那咱先来试试。”

    “为何不能判定?”温婉蹙眉:“夫人没看过古书吗?自古就有人滴血认亲…”

    “我读书少,你不要歧视我。”季曼摆摆手:“试试才知道。”

    伸手就将茶杯底子给取了下来,季曼让灯芯拿了刀来,拽过宁钰轩的手,使劲儿在手指上划了一刀。

    伤口大了些,很轻松地就挤了血出来。

    陌玉侯眼角微微抽了抽,低声喊了一句:“疼。”

    大男人,电视剧里那么多刀剑插胸口人家都没喊疼,割个手指叫唤什么?季曼瞥他一眼,拿了手帕出来把他手指包了,而后端着血碟子走到温婉面前,没等她反抗,抓过手来就是一刀。

    “啊----”温婉吓得跳了起来,手指上的血甩到了碟子边儿上,震惊地看了季曼一会儿,立马就扑到陌玉侯身边:“侯爷!”

    “嗯。”宁钰轩应了一声,好奇地看向那碟子。

    季曼拿茶盖子将他们的血赶到一块儿融为一体,放在宁钰轩旁边道:“恭喜侯爷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

    温婉震惊了,脸上一瞬间闪过很多复杂的情绪,一屋子的人鸦雀无声。

    “母亲只有我一个孩子。”宁钰轩淡淡地道。

    “嗯。”季曼点头,又抓了后头站着的鬼白给了一刀,血依旧能融:“妾身只是想证明,滴血认亲不可取,是个人的血,都能融在一起。”

    众人恍然大悟,温婉捏着受伤的手指含着泪看着宁钰轩道:“侯爷,夫人这是故意的,留疤了怎么办?”

    聂沉鱼也在一边问:“姐姐怎么不割自己啊?”

    “我怕疼。”季曼一脸严肃地道。

    温婉气结:“谁不怕疼,我还怕呢!”

    “没事,忍忍就过去了。”季曼安慰道。

    温婉:“……”

    “言归正传吧。”齐思菱开口道:“夫人说滴血验亲不可信,那什么法子才能查出这孩子究竟是不是侯爷亲生?”

    “这很简单啊。”季曼道:“不是都说相国寺有个和尚神得很,精通医术药理么?早产的孩子和足月的孩子总是有区别的,一般的大夫看不出来,那和尚总看得出来吧?”

    苜蓿的孩子说是早产的,日子也正好对得上陌玉侯宠幸她的那一次,若是有假,孩子月份不对,那就不该是亲生的了。

    虚无和尚的名头响得很,季曼足不出户,也是听了点传言的。

    宁钰轩的眉头松开了,转头对鬼白道:“请虚无大师来一趟吧。”

    鬼白应声而去。

    苜蓿一直低着头跪着,心下万分不安。那孩子是足月的,李子修帮着隐瞒才说了是九个月早产。若是被查出来,她又该用什么借口隐瞒过去?

    心下惶恐,免不得就生了些恨意。好歹主仆一场,聂桑榆为什么就逮着她不放?是怕她的孩子影响到她以后么?她手里还有她的把柄呢,真惹急了她……

    李子修跪得笔直,季曼一直打量着他,他别开头有些心虚地看着地面。

    宁钰轩拿帕子包着手指,静静地看着怀里的孩子,没吱声。屋子里也就一直一片沉默,直到虚无和尚来了。

    “别人家都是请老衲做法事,亦或是问问禅理。”虚无上来,很客气地跟宁钰轩行了礼,然后站直了身子,就开始吐槽了:“只有侯爷您会让老衲来看孩子几个月生的。”

    季曼打赌,刚刚这老和尚一定翻了个白眼,只是太快,让人没看见。

    陌玉侯面无表情地将孩子递给了他,他抱着,低头看了看,撇嘴道:“这孩子没什么富贵相啊,一辈子也就碌碌无为地过了,没上回的奶娃儿好。”

    “咳咳。”陌玉侯微微皱眉:“你说他是几个月生下来的就好。”

    “身子厚实,骨骼也结实,肯定是足月的孩子啊。”虚无和尚抱了两下就觉得没兴趣,塞还给宁钰轩道:“你的孩子太多了,红尘孽障,还不如学学老衲,六根清净……”

    陌玉侯已经没心情听他说这些了,旁边的灯芯将记府中女人承恩的册子拿了来,皇亲国戚家基本都有个这个玩意儿,以免混淆血统。

    “郑姨娘从承宠到生下这个孩子,只有九个月的时间。”

    季曼同情地看了宁钰轩一眼。

    这种事情没有一个男人能忍受得了,更何况是一向很霸道大男子主义的宁钰轩。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什么都不用问了。”他气极反笑,看着季曼道:“给他们选两块好的石头,绑着给我沉湖去。”

    季曼微微抿唇,手里接过被宁钰轩塞来的孩子,地上的李子修脸色苍白,苜蓿更是头也不敢抬,只哭着喊:“侯爷饶命!”

    “关去柴房,明日连着这孽种给我一起沉了。”

    鬼白应了一声,后就有家奴上来,将李子修和苜蓿都拖下去。有人要来抱季曼怀里的孩子,季曼顿了顿,放开手交了出去。

    “夫人怎么这样狠心。”温婉跺脚道:“孩子是无辜的啊,你怎么能不劝劝侯爷?”

    “你为什么不劝?”季曼扫她一眼。

    温婉看了看那盛怒之中的男人,缩了缩脖子。此时此刻,谁敢上去劝,那才是真的傻了。再大的圣母玛利亚光环也镇不住陌玉侯现在的滔天怒火。

    苜蓿哭得嗓子都哑了,一路被拖拽到了柴房,同李子修一起被关了进去。

    “也是可怜。”夏氏抱着好好,叹息了一声:“怎么就想不开干这没羞没臊的。”

    季曼发了会儿呆,就打算回屋休息。齐思菱站在她身后,淡淡地开口道:“夫人真是一贯的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丫鬟也要处理得一干二净。”

    “怎么是我要处理她?”季曼没听懂。

    陌玉侯已经带着虚无大师去说佛理去了,屋子里的人走得差不多,就剩了齐思菱一个。

    “丫鬟总是知道主子最多事情的人,今日这一出卖仆求大义,难道不是夫人想掩盖什么么?”齐思菱笑得高深莫测。

    季曼很想说,大姐,你想太多了。

    不过转头想想,苜蓿这虽然的确是自己作死,但是的确,她知道自己很多事情,也知道雪花膏的配方。要是就这么没了,自己的确省事很多。

    怨不得齐思菱多想,季曼叹了口气:“一切都是冥冥中有注定的,思菱你还是早睡早起,找点事情做,看你这黑眼圈…”

    说罢,自己就进了屋子里去休息。

    齐思菱站了一会儿,捏着帕子往后院去了。

    季曼刚要睡着,灯芯就带了绿翘进来,说是这丫头死活要求见。

    “奴婢知道郑主子的所有事情。”绿翘这丫头脸上带着精明,望着季曼,满是期盼地道:“奴婢可以全部招出来,夫人可以让奴婢以后的日子好过些么?”

    自家主子一倒,丫鬟自然是要重新分配出去的。季曼看着绿翘,感兴趣地道:“你知道些什么?”

    “知道福儿少爷是怎么来的。”绿翘答。

    季曼很想说,我也知道,可是看着绿翘这双亮晶晶的眼睛,她把话吞了回去,点点头。

    苜蓿和李子修被关在北苑的柴房,哭过之后,苜蓿就开始一个劲儿喊着要见夫人。

    季曼用过晚膳就去看了看。

    无弹窗提供

    “主子救我。”苜蓿哭得十分可怜地道。

    “你犯的错,又不是我能救的。”季曼耸耸肩。

    哭得凄惨的脸瞬间变得狰狞,苜蓿看着她,恨声道:“夫人就不怕我将您曾经从商的事情告诉侯爷么?”

    啧啧两声,季曼看着这张脸,摇头道:“你真以为侯爷还会见你?”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

    ♂♂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春闺梦里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