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春闺梦里人最新章节 > 第两百零五章 自作孽 3500钻石加更

春闺梦里人 第两百零五章 自作孽 3500钻石加更

    此番带兵操练,朕对你二人寄于厚望。赵离开口道:还望你兄弟二人,能同心同德,替朕完成朕心之所想。

    长郡盛产米粮与铁石,当真是一处心腹之患。如今秋收缺粮,长郡粮仓也是空旷,他正好可以借着早先征的粮食,让这一万人打着操练的旗号,去探长郡的虚实。长郡王若是强硬,那他便找借口攻打长郡,若是服软,他便将铁石之地统统征收,以强军之钩戟长铩。

    总不能坐着看长郡一天天强盛,若真是到了那时候再逼他反了,他也未必收拾得了局面。

    陌玉侯控制着六部,他便给他挂了副将之名,将他调出去,也好趁机整顿六部,六部之事,便由萧天翊暂为管理。

    宁钰轩拱手行礼:臣必当不负圣恩。

    赵离深深地看着他,眼眸一扫,倒是扫到了宁明杰与宁钰轩腰上一模一样的紫玉。

    心里微微松了松,宁家这两人到底是兄弟,宁明杰是他深信之人,宁钰轩自然也不会弃自己兄长于不顾。而且看起来,这两兄弟都能佩戴一样的玉佩,感情自然也是很好的。

    只是立康元为妃之事,也得等他们启程之后再做了,顺便也得给宁明杰一些补偿,不然就算是再效忠于他的人,也是会有反叛之心的吧。

    赵离想着,长叹了一口气,捧月这次不知道又要生多久的气了,不过不管如何,总是会原谅他的吧。

    长郡之路尚未竣工,皇帝便让宁钰轩先交接一些事务,明为交接,实际也就是夺权了。陌玉侯倒是没反抗,除了户部,其余的都慢慢松了手。

    于是他每天也就多了很多的时间来找季曼。

    季曼很忙,秋收要亲自下乡去和一些佃户收粮,还要钻朝廷征粮的空子,争取多收一些。往常是长郡给她往京城运粮,现在眼看着时局有些紧张,她不用赵辙来说也知道得从京城往长郡运粮了。

    下乡绝对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情,没有想象中大片大片美丽的稻田,倒是一路的颠簸和泥泞,季曼都没敢穿什么好看的衣裳。

    只是宁大爷不知为何也跟来了,坐在颠簸得跟蹦床一样的马车里,难得的还很气定神闲:你为何要亲自来?不是有个很能干的掌柜么?

    季曼一边被颠得脸色发白一边道:就是因为他能干,才要留在城里帮我做大事,这等苦差事,他会说我虐待员工。

    宁钰轩轻轻地哼了一声,伸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好歹不用被颠得满车厢乱撞。

    侯爷,您知道京城里最近都在流行什么吗?季曼侧头,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宁钰轩淡淡地嗯了一声,一只手横在她的腰间,跟安全带似的。

    流行娈宠。季曼指了指自己:长得比我还水灵的男人满街都是,我都白戴个人皮面具了。还有新开的几家倌馆,据说是生意好得很,侯爷知道都是怎么兴起的吗?

    宁钰轩冷哼一声:谁让你要扮成男人?

    他怎么不知道是如何兴起的,最近户部尚书已经往他府里塞了不少水灵的小厮了。

    怪我咯?季曼翻了个白眼,被他勒得难受:在下只是想说,大庭广众之下还是要注意影响,侯爷不用与在下太过亲密。

    宁钰轩闻言,好像也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点点头,将手松开了。

    马车轮子陷进了一个小石坑,又被马拉着上来继续走,车厢剧烈地一抖,季曼没个支撑,一脑袋就撞上了车厢,扯着太阳穴地疼啊。

    宁钰轩闷笑两声:自作孽。

    季曼坐到一边,气急败坏地抓着座位边缘。这人还说风凉话,真不知道是干什么来的。

    到了地方下车,季曼就拿着单子挨家挨户去核对,收粮,给钱,后面一群伙计帮着搬运。宁钰轩竟然就一直跟在她身后,一身月白色长袍,也不怕沾着泥。

    几家农妇看着他都挪不开眼睛,价都给季曼报错了,季曼没好气地见少就不吱声,见多就提醒人家回神,忙碌一下午,最后脚都快抬不起来了。

    东家,咱们先将粮食运回去了啊。粮行的伙计坐在牛车上打着招呼。

    季曼有气无力地让他们先走,转头看着自己的马车,只觉得一阵屁股疼。

    急着回去做什么?宁钰轩笑着问她:还有什么事情要忙?

    没了啊。季曼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可是不回去,你要在这乡下过夜么?

    宁钰轩挑眉,伸手指着一家农户外面的牛车道:既然不忙,咱们就慢慢回去也无妨。

    坐牛车?季曼傻了,虽然牛车是没有那么颠簸,会舒缓很多,可是很慢吧?回去都该深夜了。

    当家的,我拿马车换你的牛车如何?

    没等季曼点头,这人竟然就直接去和那农夫商量了。最后以马车换牛车加二两银子的价格成交,完全没有问她这个主人的意愿,就带着她去抱一些松软的干草铺在牛车后头。

    季曼愤愤地抱着干草,这人的大男子主义,也真是改不了了。

    不过往牛车上一趟,让马车夫继续赶牛车,缓慢上路,不仅不颠簸,还可以看见天边的秋日黄昏,倒是一番不错的景致。

    这样是不是觉得很舒服?宁钰轩一点形象也没要,穿着贵重的袍子陪她躺在牛车里,望着天边问她。

    嗯。季曼点头。

    秋虫叫了两声之后就没了声响,天色渐渐暗下去,季曼被这一晃一晃的,差点晃进了梦乡。直到旁边的人轻声开口问她:你所喜欢的男人,这个地方真的找不到?

    季曼睁开了眼,对他突然问这个问题表示很茫然。

    你说你要会修孔明灯,会修垫脑的男人。宁钰轩抿唇,微微别开头道:这倒是好办,可是要一心一意,只能有你一人的,倒是好难。

    季曼更糊涂了,修孔明灯和垫脑是什么东西?

    不过后面半句她听懂了,宁钰轩这是想跟她表白?

    侧头看了他一眼,季曼笑道:的确很难,所以也没指望能找到,这一辈子若是回不去了,那等我做完自己想做的事情之后,便找个地方隐居。

    去哪里隐居?宁钰轩微微皱眉。都这样久了,她还是说找不到吗

    找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可以看日落日出,没有官僚阶级压榨的地方。季曼随口说了一句:其实以前我看书的时候,很羡慕那种男主为了女主能抛弃江山归隐的情节。但是现在真正在这里头,倒是终于明白不可能了。

    一旦登上高位,有几个人能甘于再次平凡?平凡之中的爱情没有那么轰轰烈烈,谁又能保证对方一直不变心呢?就好比那些跳楼的人,纵身一跃的时候可能是鼓足勇气觉得再也不会回头,但是若是楼高一些,给他们一些下落的思考时间,他们就会后悔了。

    感情也是一样。

    宁钰轩听得似懂非懂,只是将头与她轻轻靠在一起,看着天上的晚霞变成了黑夜,繁星闪烁,四周也都一片宁静。

    你是不是还在恨我?许久之后,宁钰轩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季曼想了想,最开始的时候她是挺恨他的,想好了一百种要报复他的方法。但是来了京城,知道他是好好的亲爹,又一直受他照顾,时间久了,心里的恨意倒是渐渐没有刚开始那么浓烈了。

    怪不得勾践要每天尝一遍苦胆呢,时间流逝,很多东西就变得容易被原谅了。

    只是,该她得的东西,她依旧一样也不会少算,该杀的人的名单上,却已经没有他的名字了。

    侯爷想多了。季曼笑道:在下与侯爷之间,早已经因着那一封休书结束了,在下不恨侯爷。

    宁钰轩微微撑起身子,眼眸里有些亮光。

    只是也没什么关系罢了。季曼补了一句,微微闭上眼:如今侯爷尽忠于新帝,在下却还背负着血海深仇,道不同,到底是不相为谋。

    能原谅他,却是不可能原谅让她眼睁睁看着聂家一门尽亡的赵离的。

    那双眼睛陡然就黯淡了下来,方才像是装满了繁星,听见她的一句话,却像是突然下了一场雨,星星都不见了。

    陌玉侯苦笑一声,声音有些沙哑地捻了她一束落发:你这人,怎么这样绝情呢?

    不是跟侯爷学的么?季曼别开了头。

    牛车缓缓地走着,宁钰轩安静地看着她的侧颜一动不动。

    说她自作孽,到底自作孽的是谁?

    在京城没几天之后,季曼就收到了长郡王的信了,果然是要她收粮,并且慢慢抬高京城粮价。

    今年本就欠收,朝廷还征收了大批粮食用于带兵操练,百姓之中早有怨言,季曼这一抬粮价,许多人便是吃不上饭,怨声载道。

    朝廷不得已放了一部分粮食出来,季曼便又全部吃下,运往长郡,京城的粮价一点也没有好转。

    皇帝却是不在意百姓之言,依旧在年末之时,要宁明杰带兵前往长郡。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春闺梦里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