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大仙请饶命最新章节 > 第385章 争夺

大仙请饶命 第385章 争夺

    (真的是咳得昏天黑地要死不活的,难受~~~)

    文天现在是扁鹊,是神医,他现在自己也觉得自己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至于其他的,什么吸血鬼,什么试炼,什么伯爵要来杀自己,还重要吗?

    你一个堂堂的伯爵,跑来要杀一个分分钟都要死的人,一个恨不得能自己杀了自己的人,你有意思吗?

    没能自杀,那是真的咳得完全没力气了,咳得完全没有精气神了,想自杀都没力气了,都动不了手了。

    文天正在地上剧烈咳嗽着,等死中,

    却听有人忽然大吼一声:

    “不许伤害我的花花!”

    轰~

    就见尊贵的血族,我们高贵的伯爵大人,

    被人一拳轰飞,

    飞出去老远,

    然后砰然落地,

    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然后就见一个铁塔一般的身影,站在的地上的文天面前,瓮声道:

    “谁也不许伤害我的花花!”

    在生死关头,

    竟然是巨魔泰坦,这个文天他们的死敌,出手救了文天一命。

    别说场上的玩家一阵懵逼,场外的观众更是全场大哗。

    “这什么情况啊?!”

    “刚才轩辕族这边内讧,剑圣杀了申公豹,现在怎么这边也内讧起来的,这巨魔怎么一拳把吸血鬼给秒了啊,这队友还能互捶的吗?”

    “这已经超出了试炼的规则界限吧?还能朝队友出手的?”

    “谁知道呢,越到决赛幺蛾子越多,谁只能这背后有什么黑幕呢?”

    “是啊,这样试炼别的地方哪有,也只有天道城有这样的试炼,在试炼背后,这试炼幻境怎么来的,谁能说得清,要是完全没猫腻打死我也不信!”

    “可不是吗,我就说上次李离那个什么【火之道】就很奇怪,凭啥他就能沟通现实和幻境,凭啥他就能超脱角色本身使出角色本身以外的法术。”

    ……

    场外一阵纷纷然。

    上次申公豹突然失控,抱着铁牛的脖子就是一阵猛咬,铁牛当时手足无措最后一个【无极之极】痛下杀手,杀了申公豹。当时大家也是一片哗然。

    不过那次还好点儿,那次申公豹被黄金王冠所控制,已经失了心智。

    这次明显就不一样了。

    这次吸血鬼可是突然被队友突袭的。

    当然,这次的泰坦,他头上其实也有王冠,不但有王冠,还有花冠。王冠和花冠几乎都完全纠缠在了一起了。

    巨魔泰坦的出人意料的举动,让全场都震惊了。

    他这一出手不要紧,

    他这一出手,不但一拳秒了猝不及防的吸血鬼伯爵大人,

    更让耶和部这边气馁的是,

    吸血鬼一死,

    他的什么血雨血幕都消失不见了,什么【血之乐章】也没效果了。

    就连文天都拍了拍屁股从地上很不雅的爬了起来。

    这一拳,几乎逆转了整个局势。

    凯撒眉头紧皱,手中的权杖往前一伸,直指泰坦本人,他知道这个混蛋八成又是被控制了,他必须要争夺控制权,把这个混蛋再拉回来:

    “身为帝国的军人,

    帝国的荣耀永远是你心中的太阳,

    照亮你前进的方向,

    醒醒吧,

    我的勇士,

    醒醒吧,

    我的战士,

    拨开你被鲜花蒙蔽的双眼,

    重拾你军人的荣誉和责任,

    杀了他,

    杀了你眼前的这个男人,

    杀了这个帝国的敌人,

    杀了他,

    为了帝国的荣耀,

    为了光明和正义,

    杀了他!”

    凯撒吟到后面,声音已经咆哮如雷。

    凯撒一吟诵,

    泰坦的眼神就开始变得迷离,

    文天这个时候也不敢怠慢,

    早就双手展开了竹简,

    迎合着凯撒的声音,

    也开始念念有词:

    “一阳起而生,一阴堕而亡;

    汝生也有涯,吾死也有时;”

    “

    既有生时,即有死时;

    生而不欢,死而不哀;

    君生他死,他死君生,

    他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他的…”

    吾生也有涯,吾死也有时;

    生禀阳气生,死随阴气亡;

    但有魂魄在,阴阳随我心。

    心若骄阳,春江潮起连海生;

    心有桎梏,无边落木萧萧下。

    木穷于为薪,

    火传于未烬,

    生不能遂心,

    死何以瞑目,

    “秃~噜~噜~~”老龙又被文天话给气得吐出了一串泡泡,“招牌?都是用来骗人的招牌吧。这世上,有几种人的话尤其不能信,一种是商人,能把稻草说成黄金,能把黄金说成稻草,还有一种是文人,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能把白的说成黑是,再有就是你们医生,最可怕的就是你们医生,医生能把活的说成死的,能把死的说成活的。你还忽悠我说什么医生的招牌,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就连你们的道祖,还不是一样是个写假书卖假药的,更何况你一个江湖郎中,更是满嘴谎言…”

    道祖写假书卖假药?

    文天怀疑这老龙被关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疯了吧你。

    “臭泥鳅,你说我可以,但你诋毁道祖可就不对了。道祖什么时候写过假书卖过假药了?你不能被囚禁久了就变成疯狗了,逮谁咬谁吧,万一道祖生气怪罪下来,我可不想受你连累。”

    “秃噜噜,道祖才没那个闲工夫搭理你呢,还怪罪。道经几千言,有几句是真的,他开明宗义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已经告诉你了,明白告诉你这是本假书,没几句真话,他自己都认了。再有,道祖的灵丹妙药炼了不少,可是真正吃他的仙丹长生不老的有几个,有过吗。所以,本龙说他是个写假书卖假药的,也不算冤枉他,你就算把他叫到我跟前,我也是这话。你以为是谁封印的我,你以为是谁没事了朝我身上插把剑玩,还不都是道祖的徒子徒孙。这道门,没几个好东西,你也不是好东西…”

    文天没想到这死泥鳅突然疯病犯了,骂天骂地骂起道祖来了,楼老可是给他讲过,一些高高在上的存在,是不能随便提名字的,即便提名字,也要歌功颂德,你要是说某位的坏话,是能被感应到的。所以,从无老到楼老再到文天,从来不敢提那啥的名字,当然,文天也不知道那啥是谁。

    文天可不敢让这个疯龙再疯,回头连累到自己身上可就不好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大仙请饶命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