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大仙请饶命最新章节 > 第444章 疗伤丹有点儿伤人

大仙请饶命 第444章 疗伤丹有点儿伤人

    金成吾一脸羞愧,觉得这就是个小把戏,根本不值一提。

    文天却觉得这很厉害啊。

    他的什么藏经楼需要点亮,要的都是上品灵石。拿下品灵石去换什么上品灵石的话,溢价很多,很吃亏,若是有了金成吾这个本事,完不用去外面换灵石了,自己就可以合成了。

    不过文天又看了看手里的灵石,这个灵石好像花费了一百多块下品灵石才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个性价比也一般啊。

    “金师兄,你这个很厉害啊,这个灵石,你给他升阶的话,最高能升到到什么程度?”

    金成吾笑了笑“最高?最高当然是极品了!怎么,你现在又有灵石了,需要我帮你精简一下?”

    极品?

    极品比上品还要高一阶,属于最高级别的灵石了,文天连见都没见过。再说了,文天口袋里的灵石,顶多也就能精简出一两块上品灵石。

    一块极品灵石相当于至少一百万下品灵石,一百万啊,想想就让人激动。

    文天连忙摇了摇头,他口袋里是有一些灵石,他也想精简,但不想在外人面前露了自己的底,他就是想多了解一些对方是怎么合成的,怎么就把下品灵石就变成了中品上品甚至是极品。

    “师兄你说笑了,我是想问,你这个升级灵石的手段,非常厉害啊,是只能升级灵石吗?还是说其他材料也可以?比如,你能把这些土变成石头,把石头变成灵石,把灵石变成极品吗?”

    金成吾听了哈哈哈大笑“武师弟,你不会想灵石想疯了吧,把土变成石头,然后把石头变成灵石,把灵石变成极品灵石,你也太异想天开了!我现在只能升级灵石,连降阶都做不到,只能聚合不能分解。我师父告诉我,说我有一天若能悟到如何分解,那我的金之道算是小成了。我现在还是一点儿头绪也没有。”

    文天听了略有失望。

    他也不是异想天开,他以前老是听楼老说跟着老主人吃香的喝辣的,从来没为灵石发愁过,什么就算没灵石自己造也造出来了,所以他刚才才灵光一闪,问了那个问题。

    按正常来说,你既然能把下品灵石合成为极品灵石,那你也能把普通的泥土合成成石头,把普通的石头合成成不普通的石头,比如灵石。如果这个推断成立的话,那你完可以自己造出灵石来啊。

    金成吾说完,并没有立即就离开,而是又低头转了两圈,然后道

    “不过,你这个说法也很有趣。土生金,我确实应该研究研究土,不行,我得赶紧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土!”说完,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事情一样,一道金光就不见了。

    文天吓了一跳。

    这混蛋看来修为高多了啊。

    早知道应该让他送自己回天玑峰了。

    文天叹了口气,只得掏出两张神行符,往自己腿上一拍,只能跑回去了。

    反正他也跑习惯了,

    跑跑更健康,

    相当于修炼了。

    从天道城到天极峰坊市,只花了一眨眼的功夫,从天极峰坊市到天玑峰,文天则足足跑了有一个时辰。

    当文天气喘如牛的站在天玑殿前的时候,已经是巳时时分了。

    花伯路过,看见文天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好奇的问道“武师弟,你这是有什么急事吗,跑得满头大汗的?还有你这棵树是什么宝贝吗?”

    文天喘着粗气,反问道“峰主他老人家在吗?”

    “刚好在跟几个弟子授道,估计快结束了,你要是有事的话,等到午时就差不多了。”

    文天一看离午时还有个把时辰,他可等不了,抓起两块灵石塞到花伯手里,低声道“烦劳花伯你通传一声,就说我有急事求见,万分火急的事情!”

    花伯见文天满头大汗的样子,又扛着棵奇奇怪怪的树,有些为难道

    “武师弟,你是知道的,峰主每周只会抽出半天时间给弟子答疑解惑讲经授道,我现在去打断他老人家讲课,别说峰主恼怒,就是其他弟子也不乐意的。”

    文天无奈,只得又拿出了几块灵石,塞到了对方手里“真的是有急事,是关于峰主他老人家的关门弟子龙珠儿的事情,万请您老现在就通传一声,还有,我要单独面见峰主他老人家。”

    花伯见文天说得急切,不像作伪,看在灵石和龙珠儿的份上,只好应道

    “也罢,你且在这偏殿稍候,我去去就来。”

    说完,花伯就匆匆而去。

    不一会,又匆匆而回,领着文天就往后殿而去。

    到了后殿,钱九钱峰主,那个酒道士,正等在那里。

    “武小子,什么急事要这么急见我,让我中断讲经授课的时间来见你?”

    文天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等到花伯离开,等到没人了,这才把肩上的树人让钱峰主面前一竖,回道“弟子也是逼不得已,不得不来见峰主你老人家。您老先看看这是谁?”

    钱九脸色一变,围着树人转了两圈,皱着眉道

    “化灵为木?还有两股熟悉的味道,难道龙珠儿被困在里面了?说,是哪个混蛋下的毒手?难道是吕仁?不能吧,他怎么能对一个后辈出手呢?”

    吕仁?

    文天听了一愣,这老头不会是酒还没醒吧,怎么会想到吕仁头上,吕仁修的是水之道。

    “回你老人家的话,不是吕真人,是李崖!”文天接着就将前后的过程,详细诉说了一遍,重点讲了李崖和兽峰的韩文约勾结,如何设下陷阱想要杀自己等人,龙珠儿如何中了对方的木之道等,还有后面他们几个人如何机缘巧合到了天道城,碰到了吕仁,吕仁如何救治的,也都简略说了一下。

    “你是说伤人的是李崖?”钱九问。

    “没错!”文天点头。

    “救治的是吕仁?”钱九又问。

    “没错!”文天再点头。

    文天有点儿奇怪,这酒道士不会真的没醒酒吧,能不能说点儿有用的。

    钱九再问道“那为啥这树人身上,有吕仁的味道,却没有李崖的味道?”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大仙请饶命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