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大仙请饶命最新章节 > 第509章 挺不住了

大仙请饶命 第509章 挺不住了

    “修行?”陆远听了文天问,苦笑了一下:“普通人以为自己的人生就是苦难,修士以为自己的修行就是苦难。其实也是对的。

    普通人想要赢得某些原本不属于你荣耀和生活,你就不得不要努力,要拼命,要经历苦难,你要去拼命去争。

    修士为了长生,长生本就是逆天之举,你要去突破自身的限制,获得本不属于你的所谓的长生,你就要承受更多的凡人难以想象的东西,经历更多常人无法经历的东西。若以劫而论,长生就是这个劫,修士每进一步,都会迎来某种劫难,最简单的,就比如修士常见的自身的天劫,金丹期有三九小天劫,元婴期有六九中天劫,就算你到了神人阶段,化凡为神,那你也要经历九九大天劫,而等你真的历尽劫波,真正成为什么高高在上的神君的时候,我想还会有更大的劫难等着你。

    什么是劫,什么是修士的劫,那可是直接要你神魂俱灭的,只要你一次没过去,就比如我们这棋局,只要你一招应对不善,只要你一个应对不善,那你就是全盘皆输,对修士来说,若你接不下这个劫,那你就是魂飞魄散,连个普通凡人都不如。凡人平凡一生,死了还能坠入轮回,你修士历劫失败而亡,那可就是真的没了,彻底没了,完完全全没了。

    棋如人生,

    棋争一个劫,

    修士则争的是命,

    上天注定你平凡你却偏要不平凡的那个命!”

    陆远也是有所感触,借着文天的问题,说了很多。

    文天借着这段时间,有些换了劲儿来了。

    他刚刚吞了一把丹药,这又停了半晌,精神恢复了不少。

    他也没想到,只不过是下盘棋,没想到却让他精神透支这么厉害,其实不止是精神方面,身体感觉也透支了。只不过是下盘棋,又不是在打怪,却感觉浑身都湿透了,感觉全身都好疲惫。

    文天又仔细看了一下棋盘,形势变得很不太妙,很不乐观。

    中间这个劫,很可能打不过对方。

    若是打不过,那就亏大了,自己中间的一条黑龙就得被屠杀,那这盘面不用看,就彻底输了,四个角被掏空了,中间又被对方反杀一条大龙,那简直是输得不要太惨。

    文天想了想,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个劫打到底了。

    沉思良久,文天选择放弃了继续攻击对方的大龙,而是试图开始逃跑自己的大龙,开始向黑龙下面的边上侵入。

    这个举动,说实话,有些偏离原本的主战场了。

    陆远看得也是一愣。

    他原本以为这小子都快崩溃了,快要投子认输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放弃了对白方大龙的围剿,竟然开始想着侵入边上白棋势力,看那意思是想做活求安定了。

    如果,这个时候白棋消劫,那局势就彻底变成了黑棋大龙被围剿的局面了,就不是原先的白棋大龙被围剿了,而是黑棋大龙被围剿了。

    但是,消劫的话,就要浪费一手棋,

    那白棋再下一手在边上的话,

    那就是连下两手棋,

    那这边上的白棋,就难说了,

    那局面就不一定是谁剿杀谁了。

    陆远也陷入了长考。

    一盘棋下成这样,这是旁观的两个人不能理解的,也是他们预料不到的。

    现在这对弈的两个人,往往都是其中一个思考半天,好不容易下了一手棋,另外一个又思考半天又好不容易下了一手,紧接着这边又要思考半天。

    每下一步,都跟过了一个世纪一般长久。

    何方还好些,他本就是丹峰弟子,炼丹本就需要耐性,铁牛已经完全受不了了,看那意思,这俩人这一时半会是下不完了,尼玛你们这一步棋能走到地老天荒,谁知道你这一盘棋能下到何年何月去啊。

    “何师兄,要不我们先走吧?”铁牛试探着小声朝何方问道。

    “走?”何方皱了皱眉,这结果还没分出来呢:“这合适吗?”

    “你没看他们现在的状态,我们在这里只会打搅他们。再说了,在这里我浑身不得劲,要不我们先出去透透气?”铁牛也实在待不下去了,待在这里太无趣太无聊了,关键是现在局势很紧张气氛很压抑。更重要的是,他也看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稍微看上两眼就头晕脑胀的。

    何方想了想,他也早就不想待下去了。

    要不是他是领队,他还真不想管文天这烂事。

    既然是领队,他就不得不为本峰弟子负责,那如果能把文天塞给陆远陆长老,笑看陆长老和李家斗法,他还是乐见其成的,所以他才会蹚了这趟浑水。

    蹚归蹚,

    可不代表他喜欢无聊的站在这里看这两个人下这无聊的什么围棋,有这个闲工夫,他都炼出两炉丹药了。

    “那好吧,”何方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铁牛的提议:“那我们就不打扰他们对弈了。”

    说完,两人躬身朝榻上对弈的两人行了一礼,转身就出去了。

    榻上的两人,这对弈的两人,根本都是恍若未闻,谁也没搭理他们俩。两人的全部身心,都在棋盘上,都在棋局中。

    两人出得陆远的房间,就相伴往甲板上而去。

    路上,何方好奇道:

    “铁师弟,你和武小铁是同乡是吧,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吗,一直都在一起的吗?”

    铁牛很实诚,道:“我们确实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他们家是我们镇上的外来户,他们家开了个武馆,我小时候也喜欢拳脚,我爹和他爹是酒肉朋友,他们武馆的很多兵器都是我们铺子给打造的。所以,一来二去我们俩就成了好朋友。后来,他爹送他去了外地一个武院学习,就分开了一段时间,后来他家出了变故,他父母惨死,他就回来了。我们分开的时间也不长,不到两年吧。”

    铁牛很快就将两人的关系交代的一清二楚。

    说到最后,铁牛又道:“何师兄,你好像对武小铁很感兴趣的样子?是因为你喜欢龙师妹,而龙师妹喜欢武小铁吗?”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大仙请饶命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