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电影人传奇最新章节 > 第四十六章 男二号

电影人传奇 第四十六章 男二号

    许望秋他们都担心赵禁的情况,整个上午都有些心神不宁。中午放学,他们就坐车进城,直奔同仁医院。不过到了医院门口,他们突然觉得空着手探望病人似乎不太好,便到附近的商店买东西。

    这个时代物质匮乏,没有太多的营养品可以买。许望秋他们就买了瓶麦乳精,又买了一点苹果。麦乳精跟奶粉类似,用开水冲着喝;在普通百姓中属于奢侈的饮品,大人们往往舍不得喝,用来作为孩子们长身体阶段的营养补品,是探望病人的上佳礼品。

    许望秋他们提着苹果和麦乳精走进医院,刚到赵禁病房的门口,就看到苏白和赵卿坐在椅子上说话。两人表情都比较轻松,赵禁情况应该比较好。在来医院的途中,许望秋他们内心都崩着一根弦,现在那根弦终于松了。

    许望秋提着礼物走进去,轻声问道:“赵禁醒了吧?”

    苏白看到许望秋,叫了声“望秋”,冲他笑了笑:“已经醒了。”

    赵卿也冲许望秋他们点头:“早上醒了,不过现在又睡着了。”

    许望秋他们听到赵禁醒了彻底放心了,纷纷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们就知道赵禁不会有事的。”、“醒了,我们就放心了。”

    许望秋将买来的麦乳精和苹果放到床头柜上:“这是我们给赵禁买的一点营养品和水果,等他能吃东西了,给他吃吧。”

    “你们都是学生,过来就行,买什么东西啊。”赵卿是歌舞舞剧院的台柱子,收入比较高,哪里能要许望秋他们的东西,提起礼品往许望秋手里塞,“你们拿回去自己吃。”

    许望秋摆手不接:“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赵卿还要往许望秋手里推,突然听到一个干涩的声音道:“大姐,东西就留下吧。”

    许望秋扭头一看,赵禁正看着自己,顿时笑了:“赵禁,你醒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不过说真的,我们几个都吓得够呛,一直是提心吊胆的。”

    赵禁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有气无力地道:“谢谢你们。”

    两天后的下午,许望秋再次走进病房的时候,赵禁看起来精神多了。

    许望秋坐在床边,跟赵禁聊天。说起那天晚上的情形,许望秋颇为感慨地道:“你这家伙看起来安安静静的,没想到打起来架来这么狠。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肯定不会信。”

    赵禁无奈地道:“我从小打架打到大,明白一个道理,在打架的时候,你如果对敌人不狠,那敌人就会对你特别狠。”

    许望秋有些诧异:“你老爸可是赵单,怎么会从小跟人打架呢?”

    赵禁微微叹了口气:“也许在别人看来,做赵单的儿子很幸运,但他们不知道做赵单的儿子真的很苦。在四、五岁的时候,我就被要求每天都得保持衣服干净。一旦大人提问,我必须回答得体,同时还得表现出非常的温文尔雅。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这些要求非常苛刻,但我必须做到,因为我是赵单的儿子。经常我玩得正高兴,幼儿园阿姨会把我叫出去,然后对门外的人介绍,这是赵单的儿子。最令我受不了的是,那些阿姨经常会问我,你的爸爸妈妈在家是怎么亲热的?早晨出来前,你爸爸有没有亲你妈妈的嘴?这些问题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但我还是明白,这种问题绝对不是什么很友善的话。”

    许望秋听得目瞪口呆:“这些女人真他么无聊啊!”

    赵禁轻轻叹了口气:“运动开始后情况就更惨了,赵单成了‘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混世魔王’,‘反革命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黑干将’,任何人只要知道我是赵单的儿子,就可以围攻我。自从赵单被打倒,我每天在学校,除上课之外,其余时间都在打架,有时候是被迫应战,有时候则是为了捍卫赵单和我自己的名誉。那些和我打架的人很多都比我大,而且人也多,要是不狠一点,我根本就打不过。打了这么多年的架,我已经彻底明白,不下狠手把对方打趴,那被打趴下的就只能是自己。”

    许望秋突然想起那天玩心理测试,赵禁缺乏安全感,当时他不太明白,现场彻底理解了:“时代不同了,以后靠拳头解决问题的时候会越来越少,靠脑子的时代到来了。不过以后还有人要跟你打,你不会孤军作战,我们也会陪你一起打。”

    在这个时代大学生是国家的宝贝,是人们口中的天之骄子。1982年,医学院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张华为了救一个掏粪的老人献出生命,这件事甚至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大讨论,大学生为救掏粪老人而死究竟值得不值得?

    大学生被混混捅成重伤无疑是非常严重的事件,更何况被捅的还是赵单的儿子,不光学校有施压,连上面的大人物都发话了,要求严惩伤害大学生的凶手。

    在这种情况下,公安机关哪里敢有半点懈怠,出动精兵强将,全力侦破。

    不到两天时间,事情就彻底查清楚了;这件事的幕后黑手竟然是范剑。

    上次与许望秋冲突后,范剑一直怀恨在心,想要报复。那天许望秋他们在电影资料馆嚷嚷着要去老莫,范剑听到后,就偷偷溜出学校找到以前认识的麻脸等人,让他们打许望秋一顿。可没想到许望秋他们几个比较能打,把几个混混打急了,最后动了刀子。

    动刀的小子自然进去了,估计不啃几年窝头是出不来的。也幸亏现在是1978年,要是在1983年,绝对会枪毙。范剑尽管上面有人,但这事闹得太大,影响极其恶劣,连中央领导都发话了,没人敢保他,也根本保不住。

    在范剑被警察带走的时候,许望秋看到范剑眼中燃烧着的黑红色火焰,那简直是从地狱深渊冒出来的复仇之火,仿佛要将许望秋烧成灰。

    许望秋冲范剑笑了笑,似乎没有把范剑这个失败者放在眼中,不过他内心并不轻松。范剑前途完了,范剑家人不会放过自己,一定会报复,等到毕业的时候自己恐怕会像何群那样被发配边疆,将来自己的电影也有可能被刁难。

    其实发配边疆不可怕,凭许望秋的能力,哪怕分到很小的电影厂,也可以拍出牛逼的电影来。就像张一谋他们被分配到广西电影厂,依然混出来了。真正让人担心的是审查上的刁难,就算你的片子再好,只要手里掌握着大剪刀,神片也可以剪成狗屎。

    要不考取公费奖学金出国留学,在国外混几年,等到九十年代在回国办影视公司?

    许望秋的老师曾经对他们说过,北电78级有好几个学生没毕业就公派出国留学了。不过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他还是想拍电影的,而华人想在美国电影圈混实在太难了。李安拿着剧本在美国奔波了六年,结果一事无成,最终回台弯才获得了执导的机会。许望秋到美国电影圈混,情况不会好到哪里去。

    作为穿越者许望秋脑子里有大把欧美电影没错,但问题在于许望秋没有能力用英语把剧本写出来。许望秋英语不错,但英语不错和英语写作完全是两回事。李安编剧能力很强,但李安拍的欧美片有他自己编剧的吗?根本没有。

    可不出国,又面临审查上的刁难,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

    许望秋想了许久,也想到没什么好的应对方案,只能到时候见招拆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锄奸》拍出来,他倒不怕范剑家人找《锄奸》的麻烦,北电可不是吃素的。

    北电虽然看起来破破烂烂,但在电影圈的实力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小觑的。北电领导小组组长王岚西是文化部副部长,导演系班主任司徒兆墩的父亲也是文化部副部长,再加上谢非这样的红二代;想欺负北电学生,想动北电的片子,没那么容易的!

    两天后的下午,许望秋到医院看赵禁。从学校到医院来回要八毛,就是坐校车进城也要五毛。刘林他们是穷学生,掏一两次可以,但反复掏就承受不起了,探病的任务自然就落到大款许望秋身上了。

    刚到走病房门口,许望秋就看见赵卿正跟一个五六十岁,斯文儒雅的中年男子交谈。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赵禁父亲赵单。赵单是这个时代的超级巨星,也是中国最伟大的演员之一,他扮演的聂耳、林则徐、许云峰等角色是观众心中永恒的经典。

    赵卿看到许望秋进来,冲许望秋点了一下头,向赵单介绍道:“爸,这是阿禁的同学,也是苏振声叔叔的徒弟许望秋。”

    听到许望秋是苏振声的徒弟,赵单眼睛一亮:“你是阿声的徒弟啊,你师父他好吗?”

    许望秋知道师父跟赵单是铁哥们,是多年挚友,赶紧叫了声赵叔叔,笑着道:“师父挺好的,前几天还收到了他的信,最近他正在忙电影,12月份就要开机。十多年没拍戏,师父心里憋着一口气,要拍一部让所有人都拍手叫好的作品来!”

    赵单眼中闪过一丝羡慕:“阿声都开始拍戏了,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戏拍呢!”

    许望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会吧,赵单竟然没戏可拍?这可是大神级的演员啊!他要是没戏拍,那我岂不是可以找他拍戏?我靠!这可是赵单啊!

    一股狂喜涌上许望秋心头,《锄奸》的男二号,锄奸队队长周汉庭的人选有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电影人传奇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