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电影人传奇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这脑袋怎么长的

电影人传奇 第六十三章 这脑袋怎么长的

    徐商楚回过神来,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下,激动地道:“望秋,你这个想法很好,我们拍电影有时候需要搭外景,比如我们明年准备拍的《傲蕾•一兰》,这部电影会搭建大量外景,如果能够把这些景保留下来,以后拍类似的电影可以反复使用,能够节省不少资金!”不过他马上问道:“不过待业青年的问题呢,待业青年的问题你还没说呢!”

    许望秋笑嘻嘻地道:“徐厂长,那我们修那条街的事,你看?”

    “你这臭小子,这是要挟我啊?”徐商楚狠狠瞪了许望秋一眼,笑着道,“如果你真能想出有效的解决办法,我同意你们修这条街;但预算不能超过70万,这是我们的底线。这下满意了吧,赶紧说你的主意!”

    孙旺泉也神情紧张地盯着许望秋,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主意。他儿子原来在家里待业,为了解决这件事,他找人托关系,用尽办法,才找了份翻砂的工作。收入微薄、工作辛苦倒不是什么问题,但关键是没有前途啊!

    许望秋慢悠悠地道:“这个问题很好解决,魔影厂可以成立一家下属的服务公司,把厂里的待业青年都招进这家公司,专门做影视基地或者影视乐园。”

    徐商楚听到许望秋这么说大失所望,觉得许望秋虽然有些见识,但终究只是个孩子,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无语地道:“你觉得把这条街修起来就会有人来参观是不是?你觉得会有多少人来看这条街?你啊,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孙旺泉也大失所望,刚才听许望秋说得头头是道,还以为能有什么好主意!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主意,且不说这条街修起来没人来参观,就算有,又能安置多少待业青年呢?

    许望秋神情淡然,看着徐商楚,不急不缓地道:“徐厂长,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讲完,我都没讲完你急什么?我既然敢出主意,那自然是有道理的。”

    徐商楚听许望秋这么说,气恼地道:“好好好,你继续说,我就不信你能讲出花来!”

    许望秋轻笑道:“我们这个影视基地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修拍戏用的建筑,比如民国建筑,或者秦汉建筑之类的。如果没有剧组拍戏,可以让游客参观。如果有剧组拍戏,就让剧组拍戏,不让游客进入。第二部分是专门的游乐园。我前两天到黄浦公园去,看到里面有哈哈镜,很多人排着队在那里玩。一个个哈哈镜都有这么多人玩,如果我们引进一点游乐设施呢?比如碰碰车,比如旋转木马,比如云霄飞车。不需要太多,只需要五六个项目就行,到时候来玩的人绝对是络绎不绝。门票我们收两毛钱,每个单独的项目收一毛,每天游客算两千人,一天就是1400块,一年算300天,就是42万。这个游客数我还是往少了算,只要经营得好,一年收入上百万是完全可能的。”

    现在是1978年,国内没有游乐园,要到80年代中期才会出现的。徐商楚和孙旺泉听到搞游乐园光是卖门票,每年收入就有上百万,都大吃一惊!

    许望秋继续往下讲:“为了吸引游客到游乐园玩,我们还可以在游乐园里修一点仿外国的建筑,比如金字塔,比如凯旋门什么的。咱们国家的老百姓没有机会出国,但大家心里肯定都想去外国看看,到我们游乐园来玩,到我们的金字塔前照个相,那也算是圆了大家的出国梦不是?如果修了这些建筑,那门票就可以适当高点,收个四五毛是完全可能的。到我们游乐园来玩,中午的时候饿了,是不是要吃个饭?拿我们可以在游乐园开餐馆,提供饭菜,我们还可以开商店,卖水卖旅游纪念品。只要我们的影视乐园做起来了,做成吃喝玩乐一条龙,不要说安置一百人,就是安置三四百人也没问题的!”

    徐商楚听完许望秋的构想彻底挺傻了。别人也许不知道游乐园,但他是知道的。前些日子他到香江考察,中原影业的老总带他到启德游乐场参观过。当时他就觉得这东西很有意思,大人小孩都玩得特别开心。不过他没有多想,他是电影厂厂长,这玩意跟他没什么关系。

    现在许望秋听完的构思,徐商楚意识到这东西真要搞起来了,不但解决了魔影厂上百待业青年的问题,而且魔影厂从此手里多了个金娃娃,每年可以多一大笔收入!

    徐商楚简直想扑过去,扒开许望秋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怎么能想出这样精妙的点子来!他扭头看着张克,用难以置信地语气道:“老张,望秋这小子真是你们学校教出来的吗,你们是怎么教出这么个小妖怪的?你说他这脑袋是怎么长的?”

    听到学生被如此夸奖,张克脸上无疑大大有光;不过他是个谦虚的人,笑着摆摆手道:“望秋才入学两个月,我们能教他什么啊?这小子是天才,天才是不教出来的。”

    徐商楚觉得许望秋是真正的人才,而且是大才,非常认真地道:“望秋,你也算是我们魔都电影系统教出来的后辈,你认为中国电影应该向好莱坞学习,而我们魔都电影就是学好莱坞起家的,我们是最适合你的。怎么样,毕业后到我们魔影厂来吧?”

    许望秋笑着摆手道:“我已经答应师父,还有秀影厂的张小平了,毕业之后回秀影厂。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徐厂长,现在你满意了吧?同意我们修这条街了吧?”

    徐商楚见许望秋拒绝自己的邀请,知道这事不急在一时,以后有的是机会拉拢,至于许望秋修一条街的想法,他真没法拒绝了:“你们要修一条街,我不反对,但预算还是不能超70万,我们不能做亏本生意。《锄奸》必须要赚钱,哪怕赚一点都成。让你们拍《锄奸》,我们厂里有些人有意见,要是再亏本,那就没法交待了。”

    许望秋盯着徐商楚道:“徐厂长,你看我们给你们出了这么好的主意,给你们解决了这么大的麻烦!电影的器材费和工作人员的费用是不是能给我们免了?”

    电影厂有自己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有自己的器材,但这些并不是免费使用的。电影厂拍电影使用厂里的员工和器材是要付钱的。比如使用魔影厂的摄影机,一天的费用是60块,变焦镜头是10块,长焦镜头是3块;再比如录音师一天是9块钱,一个月按25天半算,也就是229块5;录音助理一天6块,一个月是163块。

    如果这笔钱能省下来,那预算做到70万以下并不是难事。

    不过徐商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不可能,这个是厂里的制度,如果我对你们松了口子,那以后每部电影都会以各种理由让厂里松口,那规章制度就形同虚设了。你们再想其他办法,这个钱不可能给你们少的。”

    接下来的一天里,许望秋他们就预算问题进行了各种讨论,想方设法砍预算,比如将那条街的费用从24万砍到了18万,再比如许望秋他们决定尽量少魔影厂的器材,而是用北电自己的器材,最终将预算砍到了74万。到这个时候,该砍的都砍完了,能挤的水分也都挤光了,但预算还是没有做到70万以下。

    许望秋蛋疼无比,他很想对徐商楚说,等到明年8月份国家会调整电影的收购价格,从70万调到90万,《锄奸》74万拍不仅不会亏,还能赚16万,可惜这话不能说。

    孙旺泉沉吟道:“实在没有省钱的地方了,我看不如这样吧,那条街的费用再省点,让美术组把费用压到14万以内,这样预算的问题就解决了。”

    许望秋跟美术部门的人沟通过,最少要18万,如果再往下砍就只能牺牲简建筑的质量和安全性了。上一世他栽在了安全上,绝对不希望悲剧重演,也不希望自己的剧组出安全事故,断然拒绝:“不行!绝对不行!这个钱不能省!”

    孙旺泉瞪着许望秋道:“那你说怎么办?”

    许望秋记得自己的老师讲过,当初他们拍《樱》的时候最初做出来的预算要55万,但最终18万就完成了;他们的办法就是把《樱》当成教学实习片拍。如果按照正常电影拍,使用学校器材是要收费的,而且剧组工作人员住宿有相应标准,还有各种补贴;当成教学实习片这些钱都可以省略。为了拍《樱》,为了省钱,学校老师全部打上铺盖卷,到部队借营房住。部队首长看到北电的老师天天啃咸菜,都不忍心了,每天给他们发1毛7的补足,让他们吃好点。最终北电的老师们只用了17万,就把电影拍了出来。

    现在实在找不到地方砍预算,只能从北电人的吃住上开刀了。

    许望秋转头看看谢非,又看看张克,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为了保证电影的质量,为了节约资金,只能尽量用我们北电师生,我们北电人参与这部电影都算教学实习,没有任何补贴,而且不会给大家安排旅馆,所有人自己带铺盖卷,到时候我们找部队借营房住。把住宿费和每天的餐补省下来,电影的预算应该就够了。”

    谢非觉得这倒是个办法:“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样了。”

    张克也微微点头道:“就这样办,到时候我跟学校说。”

    徐商楚听到许望秋他们宁愿自己到部队营地借住,也不愿省制作费,心里非常感动,觉得这是一群真正热爱电影,把电影当成生命的人,就道:“这样,预算就按69万做。等电影拍完,如果有剩余的钱,那就把剩余的钱当成住宿和吃饭的补贴发给大家。”

    两天之后,制片组做出了最新的预算方案,整部电影的预算为69万。如果电影能够顺利拍完,并通过电影局的审查,魔影厂不会亏本,至少可以赚一万。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电影人传奇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