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嫡公主和她不得不说的爱恋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一章 井中沉尸

嫡公主和她不得不说的爱恋 第九十一章 井中沉尸

    长伯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任由着小姑娘调笑一番然后转身离开。

    侧身躺下,看着床幔上的绣花,脑海中忽而就蹦出那个一身华服站在他面前一脸傲居的女孩。唇角上扬,眼中不由含着淡漠的嘲讽,从骨子里渗出一点点的刻染周围。

    忽而一阵脚步声传来,任嬷嬷就那样抱着“媳妇”站在他面前。

    “嬷嬷。” 长伯开口,“你觉得那个女孩怎么样?”

    “聪慧,果敢,条理分明,自然是极好的。”

    任嬷嬷低头淡淡的说:“不过若是于你,则未必是最好的。”

    长伯笑了,抬眼望向任嬷嬷,眼中似是藏着星辰,半晌才摩挲着下巴说:“嬷嬷这般说,我反而来了兴趣。”

    任嬷嬷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媳妇”离开了,她在宫中沉浮多年,自是比谁都清楚这太后一家的手段。骨子里的冷漠让他们注定不配拥有感情,可偏生有了,那必然是一场悲剧。

    五果在庭院中,看着出来的任嬷嬷,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

    路过偏殿的时候,五果想了想,还是转身决定想去看看孤蓝,只路过中庭时,突然见到一阵子老妈子围着一阵叫嚣。孤蓝蹲在中央,看到她来,匆匆跑过来,只一阵惊吓扑到了她的怀里。

    “怎么了?”

    五果一边安抚着怀里的人一边探头往里看,只见孤蓝惊吓着半晌无话,一个壮嬷嬷瞅了瞅大胆的上前指了指不远处的枯井说:“五姑娘,是,是那井里,那井里有刘家三儿的尸体。”

    五果拧眉,作势安慰了一下孤蓝,便推开人往前走去。

    孤蓝拉住她,眼中含泪,许是吓到了。

    听嬷嬷说,那刘三儿的尸体还是她先发现的。五果象征性的给了无碍的表情,就走了过去。

    只见枯井中一阵血红,刘三儿的尸体就那样陈列在井中摔得乱七八糟。

    只是这井平日里杂草覆盖,懒怠的人也不曾打扫,早些日子的时候她也曾听说宋管事命人将后院无用的井填了,防止天黑路滑,有人不小心摔了,不过她突然掌权,这事就耽搁了下来。若不是时间久了有味,不然也不可能被人发现。

    周围人议论纷纷,五果瞥了眼,才让人将刘三儿打捞上来,不管怎么样,也许他一个完整。

    有嬷嬷瞧瞧直摇头,“这三儿也是个老实的,怎么久这么没了。”

    “是啊是啊,这三儿虽是个家生子,但平日里勤快的什么都干,甚是讨人喜,哎这说没就没,也挺让人难受的。”

    刘三儿原叫刘觅,是出生的时候偶然遇到秀才随口取的,刘觅生的时候人家都感叹这被秀才指名的劲头,若不是个家生子怕是将来也能出人投地。

    但无奈的也是,他是个家生子。

    刘觅生的俊俏,又因为其父亲在府中尚有品级,在这泽王府倒还可以。府上小丫鬟一个个的,也挺俏喜这个小伙子。

    平日里与人宽善,想来也是不会得罪人,五果望着被人打捞上来的尸体。她这刚接手泽王府没几日,老天就给她撂下个事情,不知道还以为这府里故意有人要给她个下马威呢。

    宋管事在一旁直擦着头上的汗,五果瞥了眼没有说话,只是旁边眼见的嬷嬷想到他之前下的命令,不由得说起怀疑宋管事的话。

    宋管事听此更是惶恐,望着五果连忙扑了上来,抱着她的大腿就说:“不是我啊,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五姑娘。我就是担心这枯井在这天黑路滑,才有心思填了它,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五果看着他的颤抖劲,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望着。

    有嬷嬷说:“这枯井在中庭多日也见有人收拾,宋管事怎么就突然想到填了它。”

    “对啊,而且这井平日里杂草覆盖,怎么能说滑进去就滑进去。我看就是三儿前几日在他那里讨了些工钱让他不满,才想着把人害了。”

    宋管事贪财,这是府里众所周知的,平日里不知道苛待了多人的银两,刘觅话少,工钱贪了也不曾多言,而前几日,他确实突然找宋管事讨了不少工钱。

    宋管事抱着她的腿,半天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说:“我听府里的小丫鬟说,这中庭枯井老是出现鬼叫,还有白影,才让他们填上的。我想她们不要多言,又觉得府里闹鬼说出去不好,才说怕人滑到的。”

    五果转过头,吩咐将刘觅的尸体收拾好,就带着孤蓝下去,只一转身就看到绿荷扭着花枝招展的走过来。

    “怎么,这五奴姑娘刚掌事就出了什么大事吗?”说着,绿荷推开人群:“哟,这还是死人了啊。我瞧瞧是谁。”

    绿荷低下头,只望了一眼,不由得一阵惊吓。

    跌到身后小跟班的怀里,她指着地上的人,半晌才口齿不清的问:“这个人,这个人是怎么死的?”

    五果望着她这幅反应,不由得扭过头,“怎么,绿荷姐姐认识这人。”

    绿荷惊了一会儿,连忙摇头:“不,我不认识。”

    说着就推开身边人离开,身上浅粉色的裙衫也随着主人晃着奇怪的姿势。

    五果不由得沉思,绿荷平日里心比天高,平日里谁也不管,怎么突然看到着刘觅就一阵奇怪反应。

    回头又望了眼地上的人,皱眉半晌,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等离着人群稍远一些了,孤蓝才离着她颤颤的说:“刘三儿怀里,怀里有绿荷包荷包的布料。”

    五果望着她:“你确定?”

    孤蓝惶恐的望着她,还是点了点头。

    五果勾唇,这是越来越有趣了啊。

    “孤蓝,你待会待个小厮去京兆尹那里报个官。”

    孤蓝疑惑的望着她,却也点了点头,转身小跑离开。

    本来想着中奴才,尤其是家生子出事是没必要报官的,更何况这还是王府,说出去谁都没面子。但是五果突然想到落央央与她所说的话。

    似乎,她可以通过这件事,让官府把这王府的水搅浑了。

    毕竟,越浑的水,鱼儿越容易出来。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嫡公主和她不得不说的爱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