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都市降魔人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五章 孙延的节目

都市降魔人 第五十五章 孙延的节目

    介绍完祝月圆就要开始节目表演了,祝涟特别邀请她来为表演评分。众人也都没有多想,每年的生日宴上哪个节目第一都是有目共睹的,祝家还不至于搞个内定出来惹人非议。

    “对了,你们来给人家过生日都不送礼物吗?”孙延看到台上祝月圆把一个礼物盒送给祝涟,忍不住问道。

    “我让你过来了吗?”李靳楠故意皱眉冷冷说道。

    孙延这时刚借着问话挪到她身边坐下,听说之后嬉笑道:“好好的怎么就生气了?我还是想挨着你坐呢。”

    李靳楠抿嘴一笑,气早就消了,给他解释道:“怎么不送,还有专门给司机和跟班准备的宴席,都由他们交给总管登记了。”

    “那你送的什么呀?”孙延随口问道。

    “一支手表。”

    “手表?”孙延自从刚刚听说有几百万的表后,就再也不敢小看手表了,忙问道:“不便宜吧?”

    “嗯,好像要十几万。”李靳楠也不太清楚,是她父亲提前准备好的。

    “那么贵?”孙延惊呼,“其他人也一样么?”

    李靳楠点头,“都差不多,应该少有低于十万的,不过也不能都用价格衡量。”

    孙延刚刚懒得去看祝月圆送的什么礼物,这时好奇心起,忍不住神念穿过那个礼物盒。他只见其中放着的是一把铜钥匙,挺长的,也不知是开什么地方的锁用。

    祝涟也正好在拆开看。他见到钥匙后,目中闪烁出了强烈的光芒,竟搂住他小姑在脸上亲了一下,顿时又让祝月圆满脸飞红。众人不禁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祝公子有如此反应。

    节目表演很快开始。这里每桌都要选出两人上台,从前面往后排。在座的除了个别修出内气外,大多都是普通人,孙延看了一回,表演的也不过就是唱歌跳舞什么的,虽然也有人做了精心准备,却未见有出奇之处,比起程翰他们的技艺比试要相差太远了。

    “你们谁上去?”黎华首先发问。

    郑龙眼馋奖品,但也知道自己没那两下,便转身问曹丽娜:“娜娜,你会什么特长吗?”

    曹丽娜摇头,锦心笑着道:“反正咱们也拿不到奖品,谁有什么特长就说出来,只要不去丢丑就可以了。”

    黎华却道:“对了锦心,你不是琵琶弹得极好么?怎么没有带来。”

    锦心谦虚一笑,“我那就是自己弹着解闷的,哪里拿得出手,”说着她又看向李靳楠:“靳楠不去唱首歌么?”

    李靳楠笑着摇了摇头。黎华无奈道:“你们都脸皮薄,就我脸大,行了,我算一个,还有谁?”

    孙延正想说话,却见锦心柔声问方力:“方力,要不你去吧,刚刚不是有人用吉他么?我去帮你借来。”

    方力摇了摇头,面上难掩悲伤苦痛,“你知道的,我……我没心情,要不为你,我是不会来的。”

    “我知道……”锦心拉起他手轻轻抚摸。孙延心想,这个人倒真像张磊说的那般,蛮重情义的。可能他后来也意识到,也许就是自己的鲁莽害了乐乐吧,所以才会自责。只不知乐乐刚死才一两个月,他又为何这么快就和锦心好上了。

    这些事情也就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很快孙延便举手道:“那我也算一个吧。”

    “你?”黎华撇嘴,“你会什么呀?”

    李靳楠也是疑惑,没听说孙延有什么特长啊。孙延一笑,“我会唱曲儿。”

    “唱……曲儿?”黎华呆了呆,“会唱什么啊?”

    “山西梆子、陕北信天游、河南莲花落,都行的。”

    “孙延,”李靳楠瞪他一眼,“你有点正形儿。”

    孙延眨眨眼,“我说真的,这些可都是正儿八经的好东西。”

    黎华眉头一皱,心想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上去丢脸也好,可能楠楠就会对他有别的看法了。

    黎华以己度人,想象如果自己男朋友在这种场面里出了丑,那她肯定受不了。没本事还是一说,既没本事又没点自知之明就不能忍了。

    想到这里黎华便笑着道:“那好孙延,一会儿轮到咱们我先上去,然后你再去好么?”

    孙延点头,李靳楠却劝他道:“你别逞能。”

    孙延听出她话语里的关心,柔情涌起,忍不住伸手刮她鼻子一下道:“放心吧。”

    李靳楠红着脸摸了摸鼻子,自己却奇怪为什么竟对孙延这样轻薄的动作毫不生气。曹丽娜也正在偷眼往这边瞄,看到之后,鼻子不禁泛酸。

    孙延也曾这样刮过她的鼻子,后来她明白了,那不是调戏,也并非爱慕,而是一种表达情谊的方式。至于是什么情,曹丽娜不懂,但她已经辜负过这情谊一次了,今天还要再辜负一次吗?

    这时台上正有一名女子在表演杂耍,孙延知道这女子已经修出了内气。只见她取出一方手帕在指尖上转动起来,然后又顶向空中,如同是在表演二人转的抛接功夫。令人惊奇的是,那手帕竟不见落下,而是兀自停留在空中照常旋转。

    紧接着女子又先后抛出三块手帕,她自己也快速地飞身起跃,踏着那三方手帕如蹬楼梯般跳上了悬在空中的手帕。

    手帕一直都在旋转,女子脚尖点落其上,双臂摆成芭蕾舞的三手位高举过头顶,她本人也就随着手帕一同转动起来。

    此刻那枚手帕才载着女子身体缓缓降落,但那下落的速度却极为缓慢,就仿佛上面有人正用绳子拽着,一节一节地往下放似的。

    与此同时,那女子的手上不知哪里来的花瓣,黄、粉、白、红,四色花瓣随着她的旋转呈螺旋状飘舞散落,真个如同天女散花一般。

    当时台上场面极是精彩,言辞不足以形容其一端,众人早都看得忘了喝彩。直到女子走下台去,人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品评。

    “那姑娘是谁啊?这一手可真俊。”

    “是陈家支族的陈丽华,我看今天的第一应该就是这个节目了。”

    “我看也是,沈家去年拿了第一,今年就不会再上台,这个肯定第一了。”

    孙延也是惊异。要像女子那般表演,如果不是借用道具,就除非内气达到“气若悬丝”的程度。别说这女子才刚刚修出内气,就是孙延离这一步也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可他神念偏偏瞧不出女子用的是什么手法。

    孙延不禁感叹天下的能人异士何其之多,也提醒自己以后绝不能轻视和小看任何人。

    节目继续进行,但刚刚的天女散花也给了孙延一些启示,自己为什么不能用内气设计一个节目呢?他原本又打算上去唱个要饭调的,因为他就会这个,唢呐什么的这里也没有。

    孙延不通术法,没有炫酷的法技,他也就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但他会用符啊,觉得自己花些心思应该不差,起码也比那女子的花花架子强吧,万一……孙延又瞟了眼台子后面的奖品,咽下口水。

    孙延起身离席,出去找东西准备,李靳楠以为他去了洗手间,也没操心。

    很快轮到他们这桌。黎华先上台去唱了首歌,回来便该孙延出场了。

    孙延来到台上,也没人认识他,除了他们那桌,也就是李娜,还有张谦、张俊兄弟一直在关注。

    孙延一看底下人还在窃窃私语,都没正眼瞧他,心想表演再精彩没有观众也是白搭。便从口袋里掏出一粒刚捡起的石子,弹向了半空。

    “嘭!”

    石子爆开闪过一道白光,紧跟着众人都觉身上一冷,似有阴风刮过。白光灭处瞬间形成一团白色雾气,正是集阴符。人们果然都被这突然的变化吸引住了目光,齐齐望向孙延。

    抱着胳膊坐在台上的祝月圆猛地睁大眼睛,她家就是用符出名的,可就连她都没看清孙延是怎么发出的集阴符。

    孙延用石子临时做了个简易的集阴符,纯是为了吸引眼球,所以威力不大,很快白雾就散去。

    这时孙延也趁着众人没缓过神儿的当口动了。他学着刚才那女子的样子,一抬手打出了七张符纸,然后提气展身迈步跨出,竟也如女子那般,借着符纸步月而去。

    孙延是朝着月亮方向打出的符纸,虽只有七张,但每张之间相隔的距离却绝非女子能比。他踏上一张便很快跳向另一张,如此眨眼就来到了三四层楼高的位置。

    众人纷纷起身,走出凉棚观看,这时才发现他手里还提着东西。

    “那是什么?”有人惊问。

    “好像……是把刷子?”酒店楼上也有灯,因此孙延虽然飞得够高,人们也还是能看清楚。他拿着的正是刚刚从一边摸来的,清理草地用的长杆木刷。

    踏上第五张符时,孙延把刷子举过头顶如螺旋桨那般快速转动。这纯粹是个耍帅的动作,随着他踩过第七张符,人们对着月亮望去,还真有点奇幻的感觉。

    问题是符没了,其实也就是孙延提足的一股内气要使完了。这时他停止耍帅,转动着木刷沿手臂绕到背后再滚至身前,随后单手横扫出去……

    “轰轰轰轰!”

    四声轰响过后,夜空中闪烁出了四个金光灿烂的大写篆字——生日快乐。那“快”字人们全都认不出,但其他三个字好认,猜测大概也就那意思。

    再看孙延,帅耍完了,也该往下掉了。可他刚刚横扫过后就趁着还有口气,回身正对着台子,用脚夹紧木刷飞回了台上。在别人看来,他此刻就像是踩着木刷飞行一般。还没结束,刚刚被他踏落的七枚符纸也不知怎么又飞了回来,依着北斗七星的形状钉在台子前方。

    七枚符纸一同爆开,腾起的烟火久久不散,一名身着青衣的古代美女便在那烟光之中翩翩起舞,好像孙延真的把月里嫦娥给请下凡间一般。

    “天哪!”黎华紧紧捂着嘴,“楠楠,你对象是哈利波特吗?”

    锦心和方力也都有些不敢相信。何止是他们,所有人都呆滞地望着仙女跳舞,直到孙延恢复了乖巧的模样,行礼下台之后,还都像是身在梦中。

    只有李靳楠撇了撇嘴。她知道孙延的本事,虽然也惊奇,却比别人好的多。可不知为什么,刚才她担心孙延被人笑,现在孙延露脸了,她同样有些不高兴,嘟囔道:“哼,臭显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都市降魔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