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返回2006最新章节 > 第177章 浪里白条(2200月票的加更)

返回2006 第177章 浪里白条(2200月票的加更)

    当确定袁水清是认真的之后,张蕊的表现多少有点令袁水清意外,她竟然没再吵吵嚷嚷,也没再讨好袁水清。

    她迅速平静下来,眼神复杂地看了袁水清一会,点点头、站起身,道:“好吧!清清,你既然这么说,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马上就走!再见!”

    说完,她又深深地看了袁水清最后一眼,笑了笑,真的转身就走了。

    袁水清本来低垂的眼帘,在听见她脚步声渐渐走远的时候,慢慢抬起,蹙眉望着张蕊渐行渐远的背影,她眼中有疑惑之色。

    她和张蕊同宿舍三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张蕊这样的一面,她觉得有点陌生。

    中午,等她下班回到宿舍的时候,宿舍里张蕊的东西果然已经都消失不见,只在她卫生间的化妆镜上,用口红给她留了一句话。

    ——袁水清!从此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张蕊。

    袁水清又一次蹙起眉头,虽然她以前就没把张蕊视作朋友,但此时看见她留在化妆镜上的这句话,她心里还是泛起一些涟漪。

    那种感受,她有点陌生。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她忽然想跟孙全说说话,于是走出卫生间,她就给孙全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当时孙全刚吃过午饭,正捧着一杯茶蹲在店门口的马路牙子上透气,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窝在楼上小房间里,待久了,他也觉得有点腻,像此刻这般蹲在路边看着街上的人来车往,也能让他觉得是一种放松和娱乐。

    好吧!这也能当作是娱乐,可见一个网文写手的生活有多枯燥。

    接到袁水清的电话,令他更放松了,带着轻松的笑容,他接通电话。

    “喂?怎么?想我啦?”

    “孙全……”

    袁水清喊他一声,却了下文,孙全觉得奇怪,就问:“怎么了?”

    她的声音似乎有点与平常不同,他听出来了。

    “孙全……张蕊她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

    孙全还没往深处想,所以他的声音是疑惑的。

    “她离开我这儿了,也许……应该是离开M市了吧!她临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句话,说我们不再是朋友了,她东西都已经不见了。”

    “哦?真的假的?她怎么会突然走人呢?她给你留了什么话?‘你们不再是朋友了’?你得罪她了?”

    孙全诧异地站起身,这个消息还真的出乎他意料。

    袁水清:“嗯,算是吧!是我让她走的。”

    孙全:“???”

    怔了怔,孙全才疑惑地问:“不会吧?你让她走的?水清!你的意思是你把她赶走的?你、你这样的性格也干得出来这种事?真的假的?你逗我吧?”

    袁水清:“呵,我当时也不知怎么,见她一点都意识不到自己错了的样子,还老是怂恿我跟你分手,我心里一时恼怒,就让她走了,我也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走了,我以为以她的性格会跟我道歉的,没想到……”

    懂了!

    孙全终于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那个小阿蕊竟然怂恿水清跟我分手?草!

    “你干得对!亲爱的,她走就走了吧!这丫头也太烦人了,完全没一点自觉,还总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也就是你了,这要是我室友,她根本就不可能成为我朋友!我早让她玩蛋去了!”

    “你呀!她人都走了,你还说这些干嘛?行了,我想说的也都说了,你现在在干嘛?还在写稿子吗?”

    “没有!我又不是码字机器,怎么可能什么时间都在码字?嘿嘿。”

    “你还不是码字机器?我看你已经是了!”

    电话里,袁水清的语气终于变得轻松起来。

    而孙全想到那个小阿蕊已走,心思也就跟着活泛起来,眼珠转了转,忽然跳到一个新的话题,“亲爱的!那个小阿蕊既然已经走了,你看……嘿嘿,咱们好久没有好好约会了吧?今晚约一个呗?”

    “……”

    电话那头沉默数秒,袁水清轻笑一声,问:“你想约什么?”

    孙全心里想了什么,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嘴上说的却是:“火锅!你不是爱吃火锅嘛,咱们今晚去吃火锅怎么样?”

    “唔,行呀!那你晚上来接我?”

    “嗯,你快下班的时候,提前半个小时给我电话,我提前开车过来接你!”

    “嗯,好!”

    ……

    从这一刻起,孙全忽然感觉整个天空都亮堂了几分,连呼吸到的空气,明明是汽车尾气的味道,他却愣是觉得这汽车尾气里还有一种名叫“自由”的味道,令他陶醉。

    像农民终于搬走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那感觉倍爽!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他几乎天天晚上约袁水清出去吃饭。

    今天吃火锅、明天吃川菜、后天吃湘菜,外后天,可能就是吃香辣蟹、香辣虾……

    对此,袁水清委婉地向他提过两次意见。

    一次她说:“今天就算了吧?咱们这两天晚上都出去吃了,今天就不起了吧?天天这样吃,也不大好,你说呢?”

    一次她说:“今晚还出去呀?咱俩天天晚上这样出去,不影响你写稿子吗?”

    第一次她委婉表示异议的时候,孙全是这么回的:“没事!这才几天啊?好不容易把那个小阿蕊盼走了,少了那么大一个电灯泡,咱们不说把之前应该有的约会都补回来,怎么也得好好多约几次,约个够吧?嘿嘿。”

    他这次劝说成功了。

    第二次袁水清表示异议的时候,他是这么回的:“没事!反正我最近每天晚上都是准备新书的大纲,已经连续写了很多晚上了,精神正疲倦着呢!早就想放松放松了,再说了,咱们早点吃完,我早点回来不是还能写吗?”

    于是,他第二次劝说也成功了。

    浪啊浪,连续浪了一个多星期,他都快浪成浪里白条,终于,新的一天,他没有再打电话给袁水清约晚上出去吃饭。

    这令袁水清松了口气,晚上和他发短信的时候,还在短信里表扬了他,“嗯,不错!你终于约够了吧?那就好好准备你的新书吧!呵,我最近真怕你约上了瘾,从此以后就不务正业了呢!”

    孙全苦笑着打字回复:“怎么会?自律性我还是有的,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袁水清再次表扬他,“不错!好好保持!”

    这条短信之后,她很快又发来一条,“你不会明天又要约吧?”

    孙全仍然是苦笑回复:“不会!放心吧!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自律性的!我保证这次至少能忍一个星期左右。”

    袁水清:“那我拭目以待了。”

    因为是短信聊天,所以孙全也不知道她对自己刚才那条回复是什么感觉?

    是开心他保证能忍一个星期左右?

    还是失望他要一个星期不约她?

    他猜不准,以他以前对女生的了解,袁水清应该是会失望的。

    但他越是接触袁水清,越觉得她与其他女生不同,所以她觉得袁水清也可能是开心的,开心他有那样的自律性。

    ……

    次日,周六。

    M市风和日丽,袁水清早上起床,把自己的被单被套都洗了,太阳刚出来,她就把洗好的被单被套都晒在宿舍外面的阳台上。

    晾晒完,她抬头看了看M大学方向,轻声自语:“他最近估计没洗过被单被套,趁今天天气好,我还是过去帮他洗一下吧!”

    自语完毕,她回屋换了身衣服,拎着包、锁上门就下楼去了。

    她是打车去的,所以没多久就来到99黄焖鸡老店。

    进店时,照例对吧台里的收银员张娟娟笑了下,微微点头,张娟娟也笑脸回应,“袁姐!您来啦?”

    其实张娟娟也不知道袁水清是不是比她大,但袁水清比她高一大截,她是看得见的,而且,袁水清的气质看上去也比较成熟,所以她每次看见袁水清,都下意识喊“袁姐”。

    “孙全在楼上吗?”

    袁水清笑问。

    张娟娟:“嗯,在的在的!”

    袁水清微笑着说了声“谢谢”,就拎着包上了楼。

    “咚咚!”

    房门被敲响。

    “进来!”

    里面传出孙全的声音,袁水清微笑着推门而入,刚进门,她就看见孙全手上抓着一罐王老吉在喝,红色的罐子很显眼。

    见状,她笑了下,问:“怎么?最近老是约我一起去吃辣的,上火了吧?呵呵。”

    正在喝王老吉的孙全听见她声音,抬头一看,果然是她,忽然噗一声,刚喝到嘴里的凉茶,竟然有些从鼻孔里喷出来,然后就是连连咳嗽。

    “你呀!”

    袁水清白他一眼,却快步疾走过去,赶紧伸手帮他拍着后背。

    好一会儿,孙全才止住咳嗽,但此时他眼睛都咳红了,扭头问她,“亲爱的,你今天怎么来了?来之前,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开车去接你啊!”

    “今天是周六啊!接什么接?白天我打车很方便的,嗯,我刚才给自己洗被单被套的时候,想起来你这里估计已经很久没洗了,特意过来帮你洗一下,你昨晚洗澡了吗?有脏衣服的话,我帮你一起洗了!”

    “这样啊!那太谢谢了,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回头拆下来拿去干洗店洗一下,也要不了多少钱,就不辛苦你了!再说了,在店里洗被单被套也不方便,对吧?”

    不知道为什么,孙全听她这么说,竟然悄悄松了口气。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返回2006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