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公诉先锋最新章节 > 第二卷 省检扬名 第五十四章 英雄无泪

公诉先锋 第二卷 省检扬名 第五十四章 英雄无泪

    没想到,这样一问,吴正反而闷着脑袋在那里不说话了,张睿明推了推他肩膀,问道:“怎么啦,突然不说话了,提到你伤心事了?”

    吴正眼神里有什么东西闪过,他猛的一下撩起上衣下摆,露出肚子上一点奇怪的褐色疤痕,那是一粒小小的黄豆大小的凸起,在皮肤上如一颗不会消失的青春痘。就像小孩子小时候打的那种疫苗在皮肤上留下的疤痕一样。

    张睿明一看到这个痘状的疤痕,他眼睛都直了,以前十年公诉科的职业经验告诉他,这是艾滋病阻断药所留下的疤痕,在许多毒贩和吸毒人员身上都曾经见过。

    “没事吧?!”张睿明神色急切的望着吴正,他紧紧盯着老同学神情上的变化,他急切的希望从吴正的眼神中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这胖子却一下子从令人窒息的严肃表情切换为一张嬉皮笑脸出来,“嗨,没事,没事,没中招,瞧把你吓得,看不出啊,你还这么关心我,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去你的。”张睿明一击重掌拍在胖子肚子上。

    “说真的,你这个,怎么弄的,是打了阻断针么?”

    吴正少见的露出一丝苦涩的神情,说道:“去年上半年,在市局巡特警,一天晚上快收班的时候,我在远大路口那里买包烟,突然看见一个吹水的……就是吸冰%海的,你搞这么久公诉,应该懂噻……”见张睿明点了点头,他继续说道:“一般看见吹水的,如果不是有现行的违法活动,我们都不会打草惊蛇,可那天,这人渣牵着一个小姑娘在那站着,TMD,这我一看就不对劲了,那小姑娘一脸麻木,看起来就是打了药,或者是用了手段,不吵不闹,特别好控制的那种,我就怀疑这人渣是拐了或者骗的一个小姑娘,在那里准备出手什么的,反正没好事。”

    “然后你就上去盘问,准备看情况处理?”张睿明插嘴道。

    “是啊,我马上就上去,准备弄这人渣。”

    “怎么不等支援?”

    吴正白了张睿明一眼,说道:“一看你就没当过警察,我们哪像你们检察官,一天到晚躲后面,动不动就等支援,有事等别人上。当时我一个小队在一起,三个人,对付一个瘾君子还不是看起来很简单的事,问题是,我上去刚问两句,这孙子抬腿就跑,为了搞清楚小姑娘来历,我跟着后面追了几十米,刚一把把这孙子扑倒,结果我就感到肚子上面一凉,低头一看,一只注射器插在我肚子上……”

    张睿明听到这里,一句话都没说,他知道现在基层的执法环境有多恶劣,他拍了拍吴正的肩膀,表示自己的关心。

    “我跟你讲,那天晚上,那个瞬间,在知道那扎我的孙子HIV检测呈阳性时,我整个人并不怕,也不慌,我感觉我开悟了,人生不就是这么回事,真的,我当时真的什么都不怕,只是觉得……怎么说,就是一种通透,做什么都没意思,一切都是虚无。”

    “后来打完阻断,三个月潜伏期过完后,检测没事吧?”

    “没事,打完阻断,局里就让我回去休假了,过了三个月潜伏期,我拿到HIV检测为阴性的报告单,我就马上和局里申请,哪里都行,我想离开人群,离开所有人,找个清净地方,好好的活着。”

    讲完后,两个人都陷入一段沉默,三河镇派出所坐落在正街西侧,背靠就是三河镇镇政府,算是三河镇的最中心,但是这个小镇再怎么中心,夜幕一落下,小镇居民都关上门来过日子,路上人迹寥寥,坐在派出所门口水泥牙子上的两人,只能听到蛐蛐的鸣叫和偶尔的一声狗吠。

    这就是吴正所想找的清净地方吧。张睿明心想。

    他率先打破了这片沉默,试着缓和沉重的气氛,笑道:“少来在我面前演戏,你小子肯定是图这天高皇帝远的,想舒舒服服的搞点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我又不是反贪局的,在我面前演什么。”

    “去你大爷的。”吴正笑着推了下张睿明肩膀。

    “其实,我讲这么多,就是想劝你也要注意自己安全,你这次来三河短短几天,就三番两次的遇险了,幸亏这还是在我的地盘,你平时要总是这样一个冲锋在前的急性子,那不得把你家唐诗急死,所以我们第一次见面,和你说那么多,也是希望你不要总是站在检察官的角度考虑,一个案子,它永远是案子,再怎么大都没家庭那么重要,但对于东江市这些人来说,南江集团是工作,是饭碗,你要对付这个企业,对他们很多人而言,就是砸他们饭碗,我上次劝你,也是怕有什么过激冲突,担心你受伤。你是什么性格,大学时我就知道了,所以还是那句话,多想想家庭,不要一心扑在案子上。”

    说到妻子唐诗,张睿明眼神一下子柔和起来,是啊,许久没和妻子见面了,妻子女儿永远是自己最大的牵挂。

    “其实,唐诗她也一直劝我离开检察队伍,对了,吴楷明你还记得不?”

    “哪个吴楷明啊?”吴正一下子没想起来。

    “现在在大正律师事务所那个,以前我们老师。”

    吴正一拍大腿:“就是以前我们那个刑法吴老师?学校四大名捕之首?”

    “嗯,就是他,上次,我一个案子遇到他了,有过交手,还有点过节,不过也还好,各为其主嘛,但后来他一直邀请我去他律师事务所。”张睿明说到这,有点不好意思。

    “那你为什么不去啊,大正我听说过,是津港的大所,还是有钱途滴。不过也是,你现在在省里,发展上还是好一些。”

    “哪有,我愿意来省里,根本没想过自己的前途发展。”张睿明见谈到这里,不得不解释道。

    吴正不解的问道:“那你是为了什么?”

    张睿明却没有正面回答,他弯下腰,五指深深的插入泥土里,用手在地上重重的抓了一把。

    吴正更加奇怪了,不明白张睿明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

    张睿明扬起手臂,手指微张,任风将泥沙从指缝中吹落。

    吴正这下看明白了,答道:“不错啊,小明,站的角度这么高,你意思是说,你这次是为了三河的耕地而战?”

    张睿明笑着摇了摇头,一字一句的说道。

    “为了人民的土地。”

    …………

    回东江市的车上,张睿明坐在窗边,拿出笔记本再画一个简易的法律关系图,这项坚持了十年的习惯,即使在长途跋涉的路途中也不曾落下。不一样的是,这次张睿明第一次把自己的同僚标记在图中的一个角落中,那个名字是:顾海。

    虽然现在还没有证实他与南江集团的利益关联,但是从现在的情势来看,内部有情报泄露这一点,几乎已经可以确认了。

    难啊,对付南江集团这个庞然大物的同时,还要提防内部的蛀虫,这个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之前专案组的联络员马俊友已经通知了,今天晚上专案组全体成员要开情报沟通会,顾海毫无疑问也会出现。

    难道今晚就和他摊牌?

    …………

    东江华天之心大酒店虽然有个“大”字,其实却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三星级普通酒店,就坐落在东江市人民东路三号。外表看起来毫不引人注意,连进入酒店都要通过一楼一家自助餐厅的电梯。

    而这次事件的专案组就以这家酒店为落脚点,张睿明刷好门卡,走进最大的507号套房,里面专案组二十多号人都已经开了十几分钟的会了。

    “不好意思,井厅长,为了确定一些情况,多呆了几天,我刚从三河回来。”

    “没事,没事,理解,你辛苦了。”

    见张睿明走进了,井才良露出笑容,向专案组众人介绍道:“这是省检的张睿明同志,很不错,在三河镇的调查很扎实,在南江集团也发动了一批证人,打开了我们工作的新局面,现在他亲手控制的一名南江集团的管理人员正在东江市公安局专案组那边帮助调查。为我们分担了压力,对正确处理这起事件起到了好的效果。”

    在众人点头致意中,张睿明低头谦虚的往里面走,他眼睛一扫,心神一跳,顾海正好端端的坐在井才良的左侧沙发上,张睿明放松情绪,走过去,坐在顾海右边。

    “辛苦了,兄弟,听说你在三河搞的不错啊。”顾海低声与张睿明说了一句。

    “嗯,还好。”张睿明暂时不想和他有太多交谈,免得他起疑心。

    一边是张睿明的疑心重重,一边是顾海的深藏不露,两人在对方神情上面都读出了异样的氛围。

    “……南州大学的专家和省农业厅的干部明天就到实地开始第二轮的提样,东江市局的同志注意引导,我已经联系当地……”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公诉先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