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公诉先锋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七章 力挽狂澜

公诉先锋 第二百零七章 力挽狂澜

    那郝峰却毫不理会主持人让他停下的意图,他高声问道:“张检,听说您是我是我省的公益诉讼专家,曾多次在公益诉讼中胜诉。据检方披露的资料,您一般选择的公益诉讼对象都是市值巨大的上市企业,而且一般越是影响深远的大案,你越能调动各部门的资源,像之前的“南江集团案”,而在这次的调查中,涉及到的津药化工同样也是一家即将上市的明星民营企业,市值超过十亿。而且同样也涉及到巨大的市值波动,这样,不禁让外界猜测……是否我们检方,在公益诉讼的起诉对象时,会优先选择这样市值巨大的民营企业?”

    这个问题在此刻提出,无疑于投下一颗重磅炸弹。

    要知道,今年正是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最为艰难的一年,全国经济增速放缓,大片企业倒闭,整个国家经济已经逼近危险边缘,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没有国家兜底的民企,在这个温暖的初夏,许多民营企业都感到了寒冬的肃杀,也正是这个关键节点上,经济学家一大批专家提出了“民营企业已经完成历史任务”、“将民营企业交给职工”等等荒谬观点,一时间“民营经济离场论”喧嚣尘上,甚至还有人喊出了“消灭私有制!”这样的搏人眼球的可怖言论,在这舆论氛围极其敏感的时间点,此刻的荆沙河污染案必将更为引人注意。

    毕竟在司法改革初始,公益诉讼的提出伊始,就有许多声音认为,这是国家在收缩检察权力后的安抚之举,对付的就是不听话的各大企业。而许多津港企业家也暗暗将这次案子作为整个津港商界的风向标,甚至当作整个南州省经济形势的风向标。

    而此时,这南方新闻的记者在这样的场合,问出这样的问题,如何不令人遐想?

    张睿明也心知肚明,这郝峰故意选择自己来问这个问题绝对是慎重考虑后的选择,直接问张圣杰,可能早就被下面人给拦住了,而问陆检察长的话,明显老同志嘴比较严,很可能不会回答他。

    所以,在这些人眼里,只有看起来最年轻,又做过这么多公益诉讼的自己最适合拿来当突破口。

    早听说南方新闻难对付,果然如此!

    张睿明原本也不想理会,他袖手让主持人来处理这一意外,但郝峰却不依不饶,声音越发高亢起来。

    “……张检,请你回答这个问题,你可能也知道,这个案子已经不是个例了,在之前几次诉讼中,我们都看到了检方的偏向性,请你给人民一个答复,也给南州省千千万万民营企业家一个交代,勇敢的回答这个问题!”

    而一旁的市府秘书长,赶紧回头对直播台道:“快切掉!快切断信号!”他同时一边指示会务人员赶紧过来,请下这位突然擅自“加戏”的记者。

    可直播台那边却告诉了这位年轻的秘书长一个令他晕眩的消息——

    “没办法!前面已经播出去了,切不了了!”

    秘书长一头大汗“刷”的突然冒出,他挥手让准备围上去的会务先退开。

    既然已经播出去了,那此时可千万不能再出错,他赶紧起身,小跑到张圣杰身旁,俯身耳语一番。

    这时张睿明心里比他还要急,郝峰明显冲自己而来,全场目光,全国观众都盯着自己呢,但他在得到指示前,既不能回答,也不能推脱,只能在全国观众面前保持一个尴尬难堪、沉默无语的神情。

    而张圣杰在听到汇报后,只是望了张睿明一眼,沉思了片刻,仿佛确认了什么似的,然后回头交代秘书长几句,便恢复神情。不再言语。

    而后,这位急的一脸涨红的秘书长,突然向镜头前的全国观众回复道:“既然大家都很关心……那就请张检回答吧!”

    张睿明下巴都要惊掉了。

    这也太大胆了吧,这样一个省长都不敢定调的问题,居然真就这么放心让自己一个小检察官来?

    难道这些人打的是弃车保帅的主意?准备把这个麻烦直接丢给津港市检?

    张睿明脑海里转过无数个想法,可时间紧迫、形势逼人,既然主持人都发话了,他不得不答。

    张睿明略微沉吟一番,便凑近麦克风朗声道:“刚刚这位记者提到了南江集团案与这起案件的共性,这个问题很好,在这,我也想澄清一下,首先,我们检方一贯的原则都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这是我们办理案件的基本原则,而刚刚您所提到的“优先选择市值巨大的民营企业”这一说法是绝对不存在的,首先,我们要看到,不管是南江集团,还是津药化工,都是确确实实被查实了有非法排污的事实。同时,在影响上,都是损害了东江、津港两市几百万人民群众的切实利益,给数以万计的家庭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在这种情形下,我们检方,作为守护人民群众的利剑,有义务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这种无视人民……”

    郝记者明显是有备而来,张睿明还未说完,他马上露出杀招!

    “张检,我们看到的可不只是这些,有消息指出,在今年全省立案的公益诉讼中,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针对民营企业立案的,而从去年全国性的环保严查行动来看,到现在为止,我们省已经有近四分之一的民营企业因此关停,不管张检你是否承认……”

    说到这,这位南方新闻的记者,回头环视全场一周,宣告接下来的话将是重中之重,同时也让自己的话能够彻底被记录下来。

    “……今年以来,我省“国进民退”的现象大都是以环保严查、公益诉讼、国资接盘的步骤来掩饰。尤其是我国民营企业以产业中下游制造业为主,经营大环境上的大变化导致了企业经营层面利润空间被明显压缩。大量民企倒在了这个初夏……张检,你是否知道,现在全国上上下下都已经肯定了民营企业的贡献,中央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指出:“我国民营企业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我国民营企业由2010年的1家增加到2018年的28家。”这样一份沉甸甸的成绩单摆在眼前,可为何我们在津港市却只看到各个公权部门挥舞着大棒,以“环保、税收、法律、信贷”等等手段对民营企业进行一场专向围攻,一时间风声鹤唳,向津药化工这样的企业都被打倒!这难道不是与中央精神相违背的吗!?”

    郝峰说到最后,语气越发雄厚有力,语调也愈发激昂,特别是结尾的这个反问,把全场气氛烘托向了最高处。他话音刚落,大厅里靠后的新闻媒体席上,居然传来了几声稀稀拉拉掌声,可见,刚才他这番话,不管是立意、还是所站角度,都完全把这次通气会的主题引导向了对检方极为不利的一面。特别是最后那几句,简直是站在最高点对主席台的所有官员进行无情的碾压。

    此时,旁边的市府秘书长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出事了!出大事了!这不只是播出事故,还是特大的播出事故。在全国人民面前,居然被这个该死的记者把这么敏感的一个问题扯了出来,这可是事关津港市新班子立场、导向的大问题!这个问题回答不好,怎个津港的经济、GDP都要受影响!津港市的新班子也将在全世界面前丢了个大脸!

    怎么办!?

    要是接下来对直播的观众没有一个好的交代。那很可能将影响主席台在座所有人的政治前途!

    而此时主席台上,陆斌和张圣杰此时都变了脸色,张圣杰神情微微一动,准备交代会务切断信号,而张睿明身旁的陆斌也正准备抢过张睿明面前的话筒。

    但此时,张睿明却轻轻拦下了陆斌伸过来的手,他清了清喉咙,居然准备继续回答起这个事关无数人乌纱帽的难题,毅然而然的踏入这无人敢碰的雷区……

    “咳……嗯,这样,既然郝记者是对着我来的,那还是由我来回答吧。”

    见主席台上,这最年轻的同志居然又接招了!全场几十名记者顿时凝神闭气,目光纷纷投向这位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英朗检察官。

    “我是一名法律人,关注言语中的逻辑思维,是我的“职业病”……我粗略的数了一下,郝记者刚刚的长篇大论中,有几处明显的逻辑错误。我先稍微挑出几处来,有挑错的地方还请大家斧正……首先,是【稻草人】,我之前就强调过过,我们检方在公益诉讼中从未区别过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之分,如果郝记者对我有过了解的话,应该知道,我们南州省第一起公益诉讼就是由我主办的津港四中“毒跑道”公益诉讼,当时我们市检针对的对象,可是我们市里的明星事业单位——津港四中。这可与刚刚郝记者提出的“对民营企业的专向围攻”大相径庭吧。所以,刚刚郝记者故意先立“我们检方起诉,会盯着民企来打”这样一个靶子,然后来自说自话,把我们检方批判一番,这就是所谓的【稻草人】逻辑错误……”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公诉先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