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公诉先锋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凤凰钗一只

公诉先锋 第二百三十九章 凤凰钗一只

    “这样吧,我先回去看看情况,如果冯彬彬她们真的有逃避责任的迹象,那我一定让院里就这个事早点立案受理,你放心,王哥,用现在的话讲,我是你的“粉丝”,我敬重的是你那颗为了公平正义而奋斗的公心,我会尽力的。”

    “呵,什么“公心”啊,老弟,我也是不是讲虚的人,说实话,公平正义是一部分原因,但对我来说,更多的还是要方晓阮这渣子早点搞清楚——我是不好惹的!当年那部《无法接通》里面,冯彬彬和车云都是帮凶,这次是顺便收拾这两个小人而已,只要能打击到这群渣子,我什么手段都愿意来,别说通过你这边的公益诉讼,我马上还准备办几件大事……嘿嘿,这一沓的文件合同,够我弄翻这整个行业了。”

    从王抱一的神情中,张睿明读出一丝异样的色彩,他眼神里带着一点点疯狂与凶狠,像马上就要择人而噬的野兽,让人不敢亲近。

    “说真的,在看来这沓子资料后,我信了,王哥你让这个行业翻个天是确实够了。”

    “是吧!?我跟你说,像冯彬彬这样用阴阳合同拍几场戏、一部电影套个几千万的,真的都不算大事!还有很多大渣子能够玩更夸张的套路,一次性就能赚个十几亿!还不用纳税!骗的还都是老百姓的钱,他们最后还能人模狗样的登台露面,一群狗仔天天追在后面,他们放个屁都要研究个半天,我艹,除了这个烂透了的行业,这世界上哪还有这样得名又得利的好事!?”

    “一次性赚十几亿!?得名又得利??真有这样的套路?”张睿明一直以为自己出身法律世家,自己干了十年公诉,办过了上千的案子,后面搞公益诉讼也办过不少上亿的大案,而父亲张擎苍在津港商界也算有些名望,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可今天和王抱一这短短的一席话下来,他整个人生观都改变了!

    这世上真有这样轻轻松松就能赚上十亿的好事吗?王英雄在张睿明眼里,已经是叱诧风云的商界巨鳄了,可现在在王抱一口中,这些影视圈的真正高手们随随便便就能赚王英雄一辈子赚不到的钱,一笔单子就赚一个亿万富翁一辈子的心血!

    这怎么可能?张睿明下意识的就觉得是王抱一在吹牛,可他已经见识过冯彬彬一部电影逃税几千万的事了,也见识过这王抱一这一路的话无虚言,对于这个行业,他只能感叹自己想象力的匮乏,对人性的认识还不够深,这是深不见底的黑洞啊。

    “王哥,这样的套路你真的要说给我见识一下,我实在是无法想象,如何用一个套路,圈十几亿来。”

    王抱一见讲了这么久,张睿明还有兴趣听下去,他双手合拢,认真的准备和张睿明交个底,“套路?人家那叫“资本运作”!我跟你讲吧,接下来这一系列的黑幕就远胜于“阴阳合同”这种低级手段了,首先,你要花个千把块钱去成立一个皮包公司……”

    张睿明正听到入神的时候,突然门外铃声大作,又有一拨人前来敲门,手重的不像话,把张家别墅的枣木大门拍得震天响。

    怎么回事?!这物业太过分了吧,都说了是家里来客人了还这样敲门!?

    张睿明一边请王抱一先喝茶,一边起身去开门。

    “来了来了!你们先前不是来过一遍了吗?怎么还来?这位是我贵客……”

    可当大门打开,站在门外的是几名身穿制服的民警,张睿明神情一怔,不知道怎么家里会突然找来一批警察。

    “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津港市局经侦支队的,有事找王先生,无关人员请让开。”话一说完,这几名警官就迈步走进张家,径直走到王抱一的面前。

    王抱一似乎对这一切早有预料,他此时正站着,似乎刚刚弯腰整理了一下裤脚,看起来除了刚开始的一下慌乱,他马上就镇定下来,要求验证对方身份。

    为首的民警向王抱一出示了警*官证,上前就要带人走,这时,张睿明迈步走上前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找王先生有什么事?”

    “我们有一起案子要王先生配合我们调查,还请先生你不要阻挡。”

    “什么案子?还有,我是津港市市检检察官,你们如果要请王先生配合调查的话,你们可以直接在这里问话啊!没必要一定带走吧!”

    那为首的民警没想到这带人现场居然冒出一个硬茬来,还是一检察官?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但这个案子关系重大,他一定要带王抱一走,此时哪会理会张睿明在旁的据理力争。

    此时,两名民警一左一右带起王抱一就往门外走去,张睿明还想跟上去,却见王抱一轻松的挥了挥

    手,拦住了他。

    “没事、没事,我马上就会出来的,放心!”

    张睿明见当事人都这态度,他也不好强行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抱一被人带走。

    那几位警官带着王抱一之后,这时转身过来,几人开始用目光搜寻张检别墅里是否遗留了王抱一的物品,为首那位直接走到张睿明面前,态度强硬的问道:“你好,市检的检察官是吗?这样啊,我们确实有比较重大的案子要请王抱一先生回去调查,你也知道王先生他是公众人物,影响很大,第一件事:还请你不要向他人吐露王先生被带走这件事,你应该能做到吧?这也是为了你好,还有一件事:就是请你把王先生带过来的东西交出来,这个很可能也是与案子有关的,请你配合。”

    张睿明斜夷了他一眼,然后装作若然无事一般走向沙发,他不敢直接回头去看向王抱一先前坐的位置,那里有他那装满了宝贵合同的黑色行李袋,现在那里却空无一物,张睿明心念一动,知道是王抱一在他刚刚起身开门的短短几秒里,已经把那个关键的行李袋藏在自己家里的某一处了,现在这几名民警都在到处用目光翻找着那个行李袋呢。

    “刚刚王先生到我家来,没带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们要我交什么……还有,就是因为王抱一先生是公众人物,我希望你们在对他采取任何行为之前先考虑清楚,要知道,他所代表的可不只是他一个人,他背后牵挂着无数老百姓的目光!还请你们三思而后行!”

    那为首民警还是第一次在带人的时候被人怼住,但一联想此人的检察官身份,这时他也只能哑口无言。

    “好吧……希望如你说的一样,但我们还是要执行公务,请让我们在您房间搜查一下。”

    说完,他一挥手,几名干警顿时行动起来,作势就要在别墅一楼开始翻找搜查,张睿明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王抱一刚刚所带来的那个行李袋里所装着的合同所代表的分量,那可是价值上亿的关键证据啊!这群自称经侦支队的人也是来历不明,要是是对方是为了……

    他还想到:现在还不知道王抱一来之前有没有在其他地方备份好这些证据,要是没有备份的话,那这份证据一旦被警察找到带走,那基本就等于王抱一出不来了,也意味着这起事件还没开始,这群幕后黑手们就像捏死一只蚊子一样捏死了前中视著名主持人。

    必须马上阻止他们!

    “你们马上停手!你们有搜查证吗!?居然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搜查一名检察官的居所!?你们领导是谁!?我要投诉!”

    张睿明的如虹气势一下镇住了正准备动手的众人,见这位检察官如此的强势,这为首的警官一下被怼的都说不出话来,只能含混的辩解道:“那个……我们办案过程中,那个那个,也有无搜查证进行搜查的情况……”

    “哦,是吗!?我告诉你,年《刑事诉讼法》均未规定无证搜查的适用条件,仅有《公安部》规定对公安机关可以进行无证搜查的情况作了规定,首先是在执行拘留、逮捕的时候,其次是遇有紧急情况,这些紧急情况包括:(1)可能随身携带凶器的;(2)可能隐藏爆炸、剧毒等危险物品的;(3)可能隐匿、毁弃、转移犯罪证据的;(4)可能隐匿其他犯罪嫌疑人的;(5)其他突然发生的紧急情况……”

    见张睿明居然背的比他还熟,这带头的民警赶紧说道:“对对对,我们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听到对方已经被带进话笼子里,张睿明冷笑一声道:“刚刚我说的,是要同时满足以上两个条件时才能进行无证搜查,而且还必须是在拘留、逮捕的过程中。我现在问你,现在你们在我家里是发生了以上几种情况了吗!?还是说你们要我打电话给张市长投诉,才能停止你们的侵权行为!?”

    被张睿明怼的哑口无言的经侦支队民警,此时只能懊恼的挥了挥手,示意手下停止了动作,几人在向张睿明道歉后,收队离开了现场。

    望着他们带着王抱一远去的背影,张睿明心绪翻腾,在确定他们走远后,他全身脱力一般的猛的一软,差点倒下,他赶紧回到屋内,把门锁紧,开始翻找起王抱一先前所留下的那袋子合同来。

    在哪呢?他刚刚就几秒钟的时间可以藏啊,那应该就是沙发周围,这也真是难为他了,在短时间反应过来,还要马上行动,张睿明一边想一边赶紧翻找沙发周围,茶几、座椅、都找遍了,可还是没找到,这本来就不大的一块区域,怎么还能藏的这么好,简直比他这个主人还要厉害了。

    张睿明一边懊恼一边好笑,他又翻了一圈,可还是没有找到那行李袋,心里一下沮丧起来,

    该不会是先前就被他们顺走了吧,那可怎么办啊。

    就在懊恼时,他脚下被东西一绊,差点就摔倒,他回过头一看,正是父亲张擎苍从加拿大打回来的那张熊皮地毯的熊头。

    这黑熊标本做的非常细致,如同活物一般,正死死的盯着自己,张睿明心里寒,刚准备转过头去,却发现一丝不对劲来。

    这熊头一直这样摆着的啊,怎么平时都不绊脚,今天却这么突兀,还感觉头高了一些来?

    张睿明一下掀开这熊皮地毯,果然下面藏着的正是王抱一先前带过来的那个黑色小行李袋,拉开拉链,里面几十份合同正好好躺在里面!

    找到这个行李袋后,张睿明心里一喜:这下起码没给王抱一丢人,帮了他一个大忙,保住了这关键的一份证据。

    但他心里马上又是一悲:这可怎么办啊,才忙完一个大案子,这下马上接了一个烫手山芋在手里,可以想见现在有无数人正摩拳擦掌的盯着自己,这下这起上千亿的大事件自己是想躲也躲不开了咯!

    …………

    在确认无人跟踪后,张睿明走到地下车库,小心翼翼的把工具箱拿出来,然后把这行李袋放后备箱夹层下面。

    他坐在车上冷静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往院里去,这一路他开的惊心胆战,是自他工作以来少有的感觉,毕竟手上拿着的是一份决定无数人命运的资料,在其所涉及的这么大的利益团体面前,花点钱请人做掉一个小检察官,实在是非常有可能的选择。

    车子开出小区大门,张睿明特意选了一条刚修好没多久的小路,上面探头少之又少,他七拐八拐,找了一个滨江小公园的公用停车场,他把车停好,马上拉上口罩,戴上帽子,从后备箱垫板下面取出这份行李袋,跑到小公园另一边的出口,邀了一辆的士,一上车,他马上同师傅讲:“麻烦到市检察院,快!”

    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安全,防止有人跟踪,在一番提心吊胆后,张睿明终于平安到达市检大门,很奇怪,从昨天早上到现在,他几乎都没好好休息过,在各式各样的际遇中苦苦捱了这么久,今天早上又碰到如此逼命的时刻,但他此时却反而精神十足,得益于肾上腺素的不断刺激,张睿明神情专注,观察了周围一番后,警醒的下了车,赶紧又一闪身小跑进津港市检察院大门内。

    在上次被人偷偷打开自己的办公柜后,张睿明特意让装财科换了一把新的锁,他考虑再三后,还是决定把这王抱一交给自己的关键行李袋放进检察院办公室的抽屉里,相比起自己那人人都能闯进的小区,还是市检这里暂时比较安全,准备等有下一步打算后,再换地方收好。

    今天还是星期一,现在刚好也是快上班时间,张睿明迅速浏览了一下网页上关于昨天《永乐王朝》的新闻,却发现果然如王抱一所说,关于那场外景爆炸戏事故的新闻真是完全看不到,估计已经被剧组花钱撤掉了,张睿明又搜了一下有关南回柱的新闻,只能在一些小网站的边边角角里,看到语意不清的只言片语,说南回柱是“因为意外受到了一些损伤啊,现在正在抓紧修复”等等等等,根本看不到与《永乐王朝》剧组的一点联系,这件津港市的瑰宝在张睿明面前就这样被《永乐王朝》的外景剧组误炸了,可现在看起来就像完全无关一般,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这部烂片的宣传照、各种探组八卦,而其中最多的是那场让刷新张睿明三观下限的“船震”戏。

    真是厚颜无耻!

    张睿明一咬牙,他没想到在这么大的一场事故后,这些影视圈的大佬完全不受影响,就像昨天那场造成多人受伤、瑰宝被损的事件没有发生过一样,他们真的能一挥手就让这个世界消音。

    他本想再搜索“冯彬彬”这个名字,打开各大网站,却发现根本不用搜,这位国内影后正占据着各个网络门户的热搜榜呢。像“冯彬彬激情船震戏!主角竟是他?!”“冯彬彬天价宫服,还原华美明朝!”这样的热搜榜让张睿明连点开的欲望都没有,在这花团锦簇的美好盛世下面,有再多的罪恶也能被他们轻易的掩盖。

    张睿明最后输入“王抱一”三个字,迎面而来的第一条消息就是“王抱一涉嫌虚假宣传,已经被津港公安带走配合调查。”

    看到这条消息后,张睿明背脊猛的一凉,一股寒气透心而出,让他心神一震,这些人还真挺快啊,看来是不准备给王抱一说话的机会了。张睿明叹了口气,他没想到自己今天早上这短短几个小时里,居然就见证了整个一场大戏,见识到了这重重黑幕的冰山一角:就算你是全国知名的公众人物又怎么样?只要有实力,一样可以瞬间淹没你!让这个世界都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公诉先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