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公诉先锋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二章 散伙饭

公诉先锋 第二百九十二章 散伙饭

    到了地点,张睿明一回头,却见吴张靓一个人打扮的青春可爱的站在网红奶茶店的门口,上穿着一件露肩的链条式背心吊带,下穿着一件低腰牛仔短裤,身材窈窕,完全无惧这已经有些变凉的初秋,戴着一副大墨镜,正身子斜斜靠在这网红奶茶店门口的粉红色邮箱桶前,手比着几个不同的姿势,忙着用手机自拍呢。

    她身旁站着几个排队等着也要在这粉红色邮箱桶打卡自拍的女孩子,张靓看样子却一下根本没有拍完的架势,惹得旁边的几个女孩对她这种霸占打卡地的行为,脸上都露出了不满的神色,可张靓依旧自顾自拍着,恍然不觉,更别说发现一旁走过来的张睿明了。

    张睿明看到旁边那几个女孩等的有些可怜了,他苦笑一下,走到张靓跟前,打断了沉浸在美拍世界中的这美女检察官。

    “嗨~他们人呢?”

    张睿明温厚的嗓音让张靓一下反应过来,“唉~张检,你来啦~他们……哦,今天科里本来说都要和你一起吃饭的,可是老凌、老陶两个军转老同志说要参加津港武装部举办的退伍军人聚会,就说下次再请你,而魏晨哲副科长刚刚又被陆检突然叫到院里去了,所以今天主要是我和吴云、乐哥三个人过来,请你吃饭。”

    张靓说这些时,也没想太多,径直把全部情况都和张睿明说了,倒是张睿明听到自己马上就要被调走了,科里最后来送自己的,还是关系最好的几个年轻人,那三个军转老同志,估计也是见这种来来去去见得多了,而且自己人走茶凉,本就没什么太多的感情,至于魏晨哲……估计陆斌这时叫他过去,应该是准备给这老同志许许愿,封封官,调动调动他的积极性,让他在自己走了之后,把民行科的工作撑起来,让民行科的业务在自己走后不至于太难看。

    自己现在人还没走,就已经有人准备坐自己位置了,这种感觉确实不太好受,张睿明转念一想,算了,本来自己做检察官就不是为了当官,这个科长对自己当不当本就没什么意义。而且像老魏那种沉稳懂事的老同志,可能确实比自己这个只会勇往直前的愣头青,更适合做这个科长。

    想到这,张睿明又有些坦然了,他笑着转移了这个令人不快的话题,对张靓问道:“那吴云和乐哥人呢?他们两个干什么去了,怎么就你一个在这,对了,这个我们堂堂的陈大局长呢?他不是你男朋友吗?今天也叫他过来啊,我欠了他几次人情了,今天刚好走之前,请他吃个饭。”

    见张睿明突然提起陈捷来,张靓脸上顿时飞上两朵红晕,轻轻的一跺脚,带着小女孩特有的娇羞神情,欲言又止的想说些什么。

    “哎呀……他啊,今天估计不会过来……”

    张睿明刚想问为什么,只见这时,一个身影正咋呼呼的从旁边网红奶茶店里推门出来,手上还捧着两大杯奶茶,头上一头大汗的,一出来,先不管自己一脸的汗珠,甚至都来不及和张睿明打招呼,先就急着将一杯网红奶茶恭敬的先向张靓奉上,这一脸“舔狗”的样子,不是一直暗恋张靓的吴云还会是谁?

    张睿明看了一眼里面那排了里三圈、外三圈的买奶茶的队伍,他倒真佩服起吴云这小子来,为了帮这张靓买杯奶茶,这排队起码就排了快一小时了吧,难怪刚刚提到陈捷时,张靓是那副表情,看来不是和陈捷吵架了,就是已经分手了,不然吴云这小子不会如此主动的正大光明追求其张靓来。

    看着这无事献殷勤的平头大男孩,张睿明忍不住站在一旁阴阳怪气的开玩笑道:“哎呀,真是人走茶凉啊,这我人还没走呢,这手下的某些同志,就完全不把我当回事了啊,正大光明的搞办公室恋情啊,而且,怎么这奶茶就只有你们两的啊?我这么远跑过来,都没的喝啊?嗨!这今天不请我,以后想请我可就难了咯~”

    被张睿明挤兑的面红耳赤的吴云,此时抓了抓后脑勺,面色尴尬的说道:“张检,你错了。”

    “怎么,你想说这两杯奶茶其实本就是买给我和张靓的是吗?哎哟,这太假了,是我说了之后才改口的吧,那我不会要的。”

    正当张睿明刚拿这话消遣完吴云,却没想到,被这小子来了个反杀。

    “没呢……其实这两杯都是给她买的,哎……张检,我是看我们这科里唯一的检花说想试试这家超级网红店两种热品奶茶哪种最好喝,所以我就都买给她了……”

    张睿明瞠目结舌,没想到这恋爱中的男人,真是毫无下限,完全是死心塌地的供奉出一切来,他又转头看看张靓的神情,这姑娘却是一脸燥红的少女含羞的神情,看起来对吴云的这份热情是既不拒绝,又没承认,再想起这姑娘曾经和张圣杰那暧昧不明的关系,张睿明心里突然有点替眼前的吴云感到惋惜,看来这个愣小子,还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可是一个情场高手。

    不过反正自己也是马上就要走的人了,对于这些八卦,张睿明是笑笑就过去了,倒也不想抓住这点来开玩笑,于是,换了个话题,来扭转现在这尴尬的氛围。

    “对了,我们那乐哥去哪了?他不是今天也过来吗?”

    见张睿明终于没提陈捷、也没提吴云追求自己的事,张靓暗舒了一口气道:“乐哥最近迷上了一份“赚钱大业”,他每天想着都是那件事,刚刚出来等你这一会儿,他估计你还要一会才来,又忙着到他们“公司”分部去了,说是要开什么会。等下晚点过来。要不我们先去选地方吃饭吧,选好地方,再电话告诉他吧。”

    张睿明心里觉得有点奇怪,这乐哥虽然一贯的不是太靠谱,但他起码一直还算是挺遵守检院的纪律和检察官的职业道德的。刚刚听张靓的口气,这小子似乎在外面有了什么兼职,还“他们公司”!?那可是违反了一大堆规定的啊,等下吃饭时,一定得好好提醒下这小子,别让他犯什么错误了,虽然自己是马上就要走的人,但毕竟乐哥也是多年的好兄弟,能扯一扯衣袖,提点一两句,那还是一定要的,这也是自己最后的责任了。

    三人边聊边往步行街里面走,张睿明望着满街的青春风暴,又聊起民行科这些年的趣人趣事(主要聊乐哥),心情不觉好了很多,三人最后逛了大半个步行街,选定了一家连锁的火锅店走了进去,准备一边点东西,一边等乐哥。

    这家火锅连锁店,以无微不至的超级服务口碑为招聘,在全国都颇有名气,一进去,就有免费的剪指甲、做彩妆服务迎了过来,顾客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语,这些服务员都记在心里,简直是超级贴心,所以虽然口味一般,但生意一直爆好,这家餐饮集团的这种“夸张”的企业文化甚至已经超过它所贩卖的菜品,成为其主要的标签。所以,在等着上菜的这当口,张睿明望着正一边做指甲的张靓,再看着旁边正开心折着可以折扣优惠的纸鹤的吴云,不得不佩服起这样的服务文化来。

    在等乐哥来的这段时间,张睿明突然想起一件一直耿耿于怀的事,此时见吴云和张靓都在,就顺着提了出来。

    “还记得那天你们帮我脱身的事不?说真的,我也马上就要调走的人了,很感谢大家,那天的事情,我终身难忘,真的,哎,可惜,我没什么机会能回报大家了……”

    张睿明说的正是王抱一直播揭穿影视圈黑幕的那天,他拿着王抱一给他的那沓关键证据,当时不知道王抱一其实留了一手,还以为自己手上这份是唯一的孤本。于是,张睿明那天以为自己必须在王抱一直播前,带着那沓合同赶到现场去。结果却被陆斌、王天明等人以要开紧急会议的理由困在了市检里面出不来。

    当时幸亏张靓、吴云、乐哥三人出手相助,先是张靓打电话让陈捷引开了陆斌,接着又是吴云和乐哥假装斗殴打架,大闹一番,引开了王天明。这才让张睿明成功逃脱出来,及时赶往他以为的直播地点。

    虽然后面才知道,王抱一早就把那份证据交给了王麒麟,备好了后手,但是张睿明这番险象环生的逃脱行动,让他欠下了这三位科里同事的人情。本想着以后找机会好好感谢大家一番,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案子办到最后,居然是以自己被下放宁丽县而告终,估计以后也难得有机会还这份人情了,所以,当张睿明望着眼前这两位也算是共同历经过不少风雨的同事、朋友,此时忍不住倾诉起心中的一番感情来。

    他本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人,又最怕欠人的恩惠,这时说起话来反而不如平日里的辩才无碍,说到后面几句,语气都有些哽咽,眼眶都渐渐泛红了。

    见张睿明动了真情,吴云也赶紧停下折纸鹤的手,有些紧张的说道:“张检,你别这样啊,都是自己兄弟,本就是我们该做的,而且,你也是为了我们科里的工作啊,我们作为你手下,这不本就是我们的工作嘛……”

    张靓见这情景,也符合着说道:“对啊,就是啊,张检,我们是一个集体啊,我是从学校毕业就一直跟着你的,几乎就是你的徒弟,你的学生,我也就认定你这个师傅了,那天那个,那个……我也只是打了一个电话而已嘛,又没帮到你太多,反正,这是我们一个集体的事,你别太放在心上了……而且,我看啊,吴云他本来就和乐哥关系不好,说不定这小子本来就想和乐哥打一架呢!你也别有太大负担,真的。”

    被张靓这句话逗笑了的吴云,此时也咧嘴向张睿明“承认”道:“对,对!我早就看老乐那家伙不顺眼了,一天到晚不务正业的,平时不是看他是老前辈,不然我早就打他了,那天看你被纪委王天明盯死了,我就趁机和乐哥打起来,说真的,挺爽挺出气的,哥,我还挺谢谢你给我一个机会的。”

    见这两个仗义的家伙一唱一和的,不想让自己有心理负担,张睿明也一下心情开朗起来,更为珍视这两个真心相待的朋友。此时他刚打趣答道:“其实,我也早就看我们乐哥不顺眼了,下次,让我也有机会和他打一架……”就听到不远处,一个声音传来。

    “谁说早就想打我了啊?”

    循着这嗓音望过去,一身精壮腱子肉的“乐哥”——段乐咏,正大步走了过来,看到他,张睿明咧嘴一笑。

    “来的正好,我们小云同志说上次和你打的不够过瘾,说还想找机会和你较量几下!”

    “哈哈,他啊~不是我吹,我一个手就能收拾他。”

    乐哥一边笑,一边俯身一把搂过吴云的脖子,给他箍了个满脸通红,一下大气都喘不出了。

    “怎么样?!怕了没?”

    吴云赶紧拍了拍桌子道:“怕了、怕了,哥,我认输。”

    乐哥笑嘻嘻的放开了吴云的脖子,走过来坐到张睿明这一侧的横椅上。拿过菜本,又点了几个菜。

    张睿明望着身旁这个大大咧咧的汉子,没曾想,这一直在市检“闯祸”的小子没被弄走,倒是自己这个为了公益拼尽全力的“实干家”,先被弄到宁丽县去了,此时,心里不免有些感慨。但他更多的还是对这几位老朋友的感激,于是,一把扯过啤酒瓶,给三个杯子都先满上,然后自己拿起另一瓶满的啤酒,对着三人说道。

    “唉,说真的,这次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说真的,我法庭上庭审答辩,我什么都会说,也不含糊,现在,让我说这些告别的话……我是真说不出,总之……我也是真不想离开大家,离开我们民行科这样一个大家庭,这两年多来,感谢大家对我的照顾和支持,也感谢老天爷,能让我有你们三位这样的真心朋友,我张睿明在这里先干为敬了!你们随意!”

    说完,张睿明一口将这满瓶的啤酒灌了下去,冰凉刺激的啤酒,顺着食道咕噜咕噜的灌进胃里,喝的太快,张睿明都没什么感觉,虽然他是一个极少喝酒的人,但其实他酒量非常不错。但在进市检没多久,他就以酒精过敏婉拒了所有的酒席场合,这种事,说了不会就一定要装到底,免得他人有意见,所以张睿明几乎在市检从未如此的公开豪饮,但今天场合不同,很可能是几位朋友,最后的一次相聚时光,于是他也不管他人的想法了,只想着和眼前几个好朋友来个不醉不归。

    “张检,你慢点!不急。”女孩子还是心细如发,张靓一下想起张睿明以前所说的酒精过敏的事来,当即让吴云一把拦下正在牛饮的张睿明。

    张睿明却挡开他的手,一直把这瓶冰啤吹完后,才红着脸对众人道:“以前我说我不会喝,那都是骗人的,但今天情况不同,真的,真的,舍不得大家,不管怎样,今天我一定要陪大家,喝到痛快!”

    吴云哪里见过张睿明这豪爽的阵仗,此时赶紧劝阻道:“张检,我们慢慢喝,喝酒当然要和,但不能这样喝啊,太伤身了。”

    “伤身怕什么,不要伤感情就好!”张睿明脸色笑的豪迈,他又拿过一瓶冰啤开启,这次他怕吓到张靓,只是给自己慢慢的倒上一杯,吹着玻璃杯上泛起的泡沫,对着三人满怀感情的说道:“哎……真的,刚刚说到上次,你们助我脱困的事,其实还没说完……我知道,上次,张靓你呢,为了我,不惜去请陈捷出面,以有紧急会议的名义,把陆检引走。这里,我谢谢你!”

    说完,张睿明一口把玻璃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哪有,小事而已……”

    张靓还没说完,张睿明又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一杯,这次,他举起酒杯,对着吴云和段乐咏两人,眼眶泛红的说道。

    “吴云、乐哥,我也知道,上次你们两,为了替我引开王天明,两个人假装大打出手,闹得整个市检都知道了,后面王天明还给你们两一人一个处分……这份恩情,我张睿明铭记于心!”

    说完,张睿明又是一杯灌下,他马上又倒了一杯,刚准备喝,吴云一边拦下来,说道:“科长,你别这么急啊,我们慢慢喝,没事的……”

    张睿明却是一笑,“这两年,几位兄弟跟着我,没过过什么轻松日子,也没拿到过什么有分量的荣誉、奖励什么的,这点我一直很内疚,我这个人啊……哎,算了,不说了,你们也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一块,有太多缺陷,总之,我对不住大家!”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公诉先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