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公诉先锋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六十章 吐露心声

公诉先锋 第四百六十章 吐露心声

    张睿明说这些时,情绪一来,语气也有些重了,他本意只是发泄一下,没想这下声音大了点,旁边桌的都闻声投来询问的眼神。

    “哎哎,别激动,这个理解,理解……”

    赵盛平忙笑着给他打了个岔子过去了,他这些年岁和张睿明见面不多,但听到的消息却不少,知道自己这老同事是一个火急火燎的性子,常年累月的只做事,不出气,心里早憋了不知道多少陈年的老柴火了,可赵盛平所处的位置比较不同,看的、想的倒也不是张睿明所能比拟的。

    “对了,你说到干活……我这次来,倒还真是想来问问你……”说到这里时,赵盛平往前压低了身子,语气也变得几乎细不可闻。

    “……这次出让金的案子,是你自己摸排的线索么?”

    张睿明闻言摇了摇头,“不是,是有举报人找过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开始是严检他让我办的……”

    见张睿明神情一愣,明显是真不知情,赵盛平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复杂神情,他嘴唇轻张,刚想说什么,却又闭了嘴,眼神里倒只是蕴着一丝爱之惜之的神情。

    赵盛平毕竟是心里有情义的人,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换个角度讲出来。

    “唔,那我听说你之前……不是已经从这案子里摘了出去了吗?怎么今天听你们高检的语气,又把案子压到你头上了?”

    听到省里都知道自己上次和老高冲突的事,张睿明微微惊讶了一下,“……我还不是看这案子证据扎实,事实清楚,加上这个案子办好了,是有很强示范意义的,想来想去,便有接了回去……”

    “啧,你……”

    赵盛平猛的一声叹息,他啜了一下牙花子,想说点什么,却又难以开口。连筷子都一下放下了。

    “唔,我开始以为你是聪明人,看出来这个麻烦事接不得,可是没想到,你绕了半天,却又绕了回去,你知道现在省里是什么情况吗?我告诉你,这……自己兄弟,我也就和你说点心里话,陈老板这次是有压力的,今年最高检说了每个省要推几个公益诉讼的示范案例事例上报,全国每年要出十个示范性案例……而你们津港的张老板现在在省里……压力很大,听说省里一号最近还因为一季度增速的问题骂了他,加上换届就在眼前,你们津港这位张老板志向可不只是津港这个九江汇衢的是非之地,有风声出来,如果能做好今年,他可是能去省里一号小院的……如果这个时候在经济,特别是房子土地上出了问题,影响了后面几个大项目……那对张老板来说,可就是大事了,而我们陈老板是政法这块的,也是省里二号的人,这两边……里面的东西,你看不透,我也看不透,但我劝你还是小心小小,再小心啊!”

    赵盛平连用了三个小心,说的张睿明心里都有些发怵,他之前是远没想到过这么远的,

    根本也猜不到会有这么远的涉及,但现在也只是赵盛平的一己之词,像上面那些个波谲云诡的事情,也绝不会是如此简单的就被一个小案子给牵进去,说到底,也只是一种浅浅的猜测而已,但总而言之,多担心提防总是好的。

    体会到了老友的一片苦心后,张睿明沉默半响,他只能苦笑着答道:“好了,感谢老兄的提点了,我会注意的。”

    “事到如今,你怎么注意?你还有什么办法?……哎,你这人啊,就是实在,太实在了。”赵盛平叹息了一番,他知道自己面前这个男人的性子,只知道低头做事,以前是不会抬头看路,现在会看一点,但就算看了一眼前面的铜墙铁壁,他最后还是会顶着牛鼻子拱上去的。

    “你还是没理解我意思,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院老高,他是拼着连述职报告通不过,都要把这案子推到底,给津港溅起一点浪花,你能,就是这投石的石子。我开始听说你在院里和他顶了次牛,已经把你摘出去了,让韩语山那图表现的捡了个烫手山芋,当时我还感到欣慰,心想你总算是懂了点里面的弯弯绕绕,知道这祸水东引的功夫了,结果没想到,这才几个月?你自己又上赶着重新接过来了!”

    赵盛平是越说越气,一语三叹气,张睿明替他把筷子拿起来,递到他手里,“好了,这是没办法的事,其实啊,你们都以为那次我是故意和老高吵起来,让他把我摘出去,可实际上呢……我主要还是和他在对这个案子的处置程序上有些争执,其余的,你说我特意去躲,倒还真谈不上。”

    这话让赵盛平更是胸口一憋,没想到这傻小子居然还是这么性子,简直想要出口骂他,可转了几转,倒也忍了下来。

    张睿明看出这位老友的不满,他苦笑一下,起身打破这片刻的压抑氛围。“我去帮你打完汤。”

    赵盛平也没应答,张睿明舀了两晚自助的免费紫菜汤过来。他把碗放在赵盛平桌上,便自嘲道:“说了我们下面的日子苦,我赵大处长今天也算是亲临一线了,将就一下吧。”

    “笑,你还怎么笑的出来,之前你办的那些个案子我都有耳闻,南江集团你是跟着井才良办的吧?顾海都和我说了,你当时在东江就顶了张圣杰的,这几年他到津港来,你跟着没少和他打交道吧,他这人有多强势,你应该都比我清楚,加上这个案子,我看你啊……这要想争这个副检察长,在市里可就非常麻烦咯。”

    张睿明自己都从没怎么想过接下来竞职竞聘的事,此时被赵盛平一说,他也跟着低头,确实事态比他自己想的还要重。

    “而且,你和你说实话,陈老板这个人呢……心比较重,你以前在陆检手里这么久,本来上次泉建的案子,我愿意帮你跟陈老板搭线,是因为我以为你是准备走这条线的,结果没想到,你又是这楞性子,居然说办案就真是完全为了办案,后面老高他出山的时候,你又和老高起来冲突,现在陆…

    …老陆他是这么个结局,你想想看,你现在是三头不讨好,高检、陈老板这边对你有想法,案子你办,办完后呢,又没什么好位置安排你,最多给个公诉科长吧?现在这环境下面,有什么意义?让你进检委会?那又怎么样?还不一样是做事的?”

    赵盛平说话时,张睿明一直是认真听着,埋头吃饭,本来都没怎么说话,直到说到这“封官许愿”的事时,他才猛然抬起头道:“别,别,这些东西我都不求的,也知道没什么意思,说了我也不会信的。”

    “那就对了!”赵盛平一敲桌子,接着道:“你知道这边靠不住就好,再说了,市里面张圣杰他们,被你这三番两次的搞事情,市里怎么看你?我先不说上副处,就说正常交流别的部门,像司法局、中院什么的,你都把他们张老板得罪了,你还怎么交流?你这不是两头不讨好嘛,再说了,现在老陆也不在了,你还想像以前那样办案做事,谁还保你?”

    张睿明听提到老陆,他也闷声不说话了,赵盛平说了半天,也气不过,低头吃起饭来,两人间是难得的平静了一段。

    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张睿明,他突然提了一句“对了,老陆他现在怎么样?”

    “怎么样?还能怎么样,巡视员还不就是清水衙门,我还听说……有些人还在翻老陆以前的事,不想让他安全退休……”

    “怎么会!?”

    张睿明一甩筷子,神情比听到有人要对付他自己还要紧张。

    “怎么不会啦?你是见得少了,这在位置上的什么样子,不在位置上的又是什么样子,得势的颐指气使,失势的见不得光,那是相当正常的事,你自己在省里看到老陆你就知道了,他以前那背啊,永远是直直的,说话也是相当镇定。现在你是没看到,整个人都佝偻下去了,天天准点到省检院子上下班,人就突然变成一个老头子了,哪还有以前的样子。”

    张睿明闻言神色黯淡了下去,想说什么,但又没怎么说了。

    “你还有心思担心别人?我劝你还是想想自己吧,我帮你盘算了一下,现在你们高检对你应该是没什么好脸色吧,省里陈老板也没表过态度,但估计也玄,市里呢,也没什么好地方去……”赵盛平分析了半天,想起还是要听张睿明自己想法,便抬头问道:“对了,你自己呢?你自己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啊?我……”张睿明低了一下头,语气平淡的说道:“我打算办完这个案子就辞职。”

    …………

    “辞职!?”赵盛平楞了一下才惊讶说道:“你是说真的?”

    张睿明苦笑一下,“我当然说真的,这环境就像你刚刚说的,确实没什么意思了,既然我都“进退维谷”了,“三方不讨好”,那我还不如早点出去,另谋出路。”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公诉先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