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公诉先锋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临战换将

公诉先锋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临战换将

    见吴楷明的车在这里,估计人是早就到了,张睿明太了解自己这曾经的授业恩师了,吴楷明近年来随着身价上涨,基本上很少亲自出庭,能请动他的案子那价钱上一般都是两个极端,要么就是七位数以上代理费的民事大案,要么就是像今天这样有“政治影响”的案子,这种帮市里强势部门打的行政诉讼官司,吴楷明是分文不取的,但实际上的收益,又那是那点代理费能够厘清的。

    这位律协副会长能够亲自出战,证明自然资源局也是下了狠功夫了,张睿明心里浮过一层阴霾,相比在庭审上正门堂堂的“杀力”,吴楷明更多的强处还是在谋篇布局和“盘外招”上面,这位张睿明曾经的老师不止一次的教导他过:现在国内是三流律师义正言辞的讲废话,二流律师兢兢业业靠证据,一流律师开庭前就已经赢了。

    总之,在他眼里,法庭早已没有任何的神圣与敬畏,所有的一切在开庭前就早已决定,剩下的只是一场哄骗当事人的无聊话剧而已。

    “这简直是对法律人三个字的亵渎!”

    张睿明其实很早前就想对吴楷明说出自己的看法,他从来都不认为这种赢下案子的方式是正确的,审判环节应该是所有诉讼环节的重中之重,只有将一切都摆在神圣的法庭上来,公诉人、律师、证人、等等等等诉讼参与人以自己的身份立场,投入到这场神圣的“殿堂”之中,撕扯,绞杀,争斗,一切如同古罗马的竞技场一般,让双方的观点经过搏杀之后,才能越辩越明,才能彰显法律公平公正的真意。

    这是张睿明一直以来对法庭的神圣认识。可是吴楷明这些老派律师,早已习惯了过往的:“黑屋操作”、“酒桌定案”,还试图在庭外将这些个牵涉重大的案子就给定了。这如何不让当初那个热血沸腾的少年感到气悶,这也是张睿明之所以当初会离开大正事务所的一个重要原因。

    待遇、钱、地位从来不是张睿明所看重的东西,经历过父亲离职事件的他,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活的清清白白,希望能在一个可以彰显自己法律信仰的舞台上施展抱负。所以在法律理念上与吴楷明渐行渐远后,张睿明转头扎入了公益诉讼这一块新的“处女地”。

    而这些年,他路越走越艰难,吴楷明却反而是越活越自在,大正事务所已经成为津港首屈一指的大所,事业已然如日中天,连带着廖彩等一干张睿明曾经的师妹师弟,早早步入了年入七位数、甚至八位数的境地,而自己呢……

    这让他有时都怀疑是否自己一直以来所坚守的都是错的?

    所幸,中央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25次会议上,审议通过《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提出要“建立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不仅对庭审提出了要求,同时强调从刑事诉讼的源头开始,就必须按照裁判要求和标准,全面、规范

    地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确保案件裁判公平正义……”

    这一切大环境的变更,让张睿明渐渐的重拾信心,今天他之所以能够在这样敏感复杂的案子上,毅然的站在法庭上,面对胸有成竹的吴楷明,也是因为这司法改革带来的大环境变更,让他重新有了勇气和信心,相信司法公正和法律至上的信仰。

    看到吴楷明的车之后,张睿明乱想了一路,旁边张靓此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姑娘神情有些恍惚,她对吴楷明的威名也是早已如雷贯耳,今天已然有些怯场。

    “部长……今天真又是大正的那个吴楷明?啧啧,他不是基本上不是必赢的官司不会接的吗……我们等下怎么办啊……”

    张睿明转头看了看张靓的样子,他知道这姑娘是有些吓破胆了,赶紧安慰道。

    “今天这场诉讼,我们优势很大,现在,之前大正事务所的吴楷明以“法律另有规定的”为由,提出要不公开审理的请求,已经被中院法院驳回了,今天这场案子就算他们大正律师事务再怎么神通广大,将外围的消息源清空,但影响还是无法消除的。我们是“有理高三分”,加上这又是全省第一个行政公益诉讼,省检赵处长那边已经说了,对这个案子要跟踪拍摄,多拍素材,争取替我们市检做一个宣传片出来,我们加把劲,今天这个案子办好了,省里一定会报全国的公益诉讼典型上去。”

    听出张睿明话语中的激励之意,张靓连点了点头。神情中也透着期待,她到市检也已经三年多了,这几年一直跟着张睿明,整个人的业务能力都有了脱胎换骨般的突飞猛进,现在听到说有机会在最高检的典型案例上露脸,整个人的眼神都猛然间焕然一新,摩拳擦掌般,等着将这个案子拿下。

    见已经调动起张靓的积极性,张睿明沉声说道:“……这次的案子虽然背景复杂,但案情还是简单的,所以庭审上我们的发挥一定要稳,按早就制定好的策略一步步推动,中间不能乱,节奏不要急……”

    张睿明一边嘱咐间,两人已经到了津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第五审判庭,这个庭比较新,一般都是开行政案子的庭,所以装修都还是亮堂堂的,走进去感觉空气都有些闷,明显是很少使用的审判庭。

    张睿明刚走进去,就猛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正站在审判台旁边,斜倚着身子,一只手撑在审判台上,另一只手正亲切的拍着审判台上那名年轻法官的背,像是给这名主审法官上课一般,低声说着什么,不时间发出几声笑声,个人气定神闲,虽然只是身穿律师袍,却仿佛整个法庭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此时见张睿明进来了,他也只是把头一转,完全对这名几无败绩的公益诉讼起诉人视若无睹。

    这人便是张睿明的老熟人,大正事务所主任,津港市律协的副会长——吴楷明吴大状了。

    而在他旁边的那名身穿法袍的年轻法官,倒对检察院公诉人的突然出现有了明显反应,赶紧收声,身子也往旁边靠了靠,亡羊补牢般显示出中立的公正立场来。

    这位年轻法官脸圆圆的,张睿明对他十分面生,但之前的沟通中已经知道他是公益诉讼庭新进额的法官,好像是姓陈,具体情况张睿明就不是特别清楚了,但看样子年纪不是很大,与吴楷明又如此亲密,怎么看对市检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张靓最近在忙别的案子,此时突然看到这位陌生的主审法官,一下有些手足无措,便转头望向张睿明,奇道:“这案子开始不是公益诉讼庭的陆有亮庭长担任主审法官吗?怎么现在换人了?”

    张睿明苦笑一下,低声道:“哎……换人了,之前吴楷明以陆有亮和我是大学校友,同时关系亲密为由,申请了回避,虽然中院领导考虑影响问题,没有将这些矛盾摆在台面上来办,以不符合法定的回避缘由为由,回绝了吴楷明他们事务所的请求,形式上拒绝了这个不合理的回避申请,但不知道他们后面又做了什么动作,现在中院还是换了一个主审法官,实际上还是达成了他们的目的,现在就换成这位年轻的陈法官了。”

    临阵换将,加上这意料之外的平静,让张睿明知道这个案子的台面已经是非常险恶,场面上来看对津港市检来说,都是非常难对付的情形。

    但越是形势逼人,越是气势不能输,张睿明挺起胸膛,当先迈步进去。此时,在庄严的审判庭中,吴楷明却不知是故意给他施加压力,还是刻意彰显自己与这位陈法官的关系,此时仍屹立在审判台前,冷眼望着张睿明。

    时间即将走向开庭的预定时间,大战一触即发。

    …………

    现在离开庭还有几分钟,张睿明与张靓没有和吴楷明一般同主审法官套近乎,他径直领着助手坐到了公益诉讼起诉人的位置上,而一位女书记员已经坐到审判台下的书记员位置上,打开了电脑,一边调试设备。

    见张睿明神色冷峻,那陈法官也感触到了此时逼人的气氛,他清咳了一声,旁边的吴楷明也不再同他攀谈,也直接板着脸,带着两位助手,坐到代理人席上,一边与旁边的被诉机关代表低头交谈两句,一边时不时的抬头冷眼望向对面的检方两人。

    看到师傅此时一头银发,却更显的睿智儒雅,张睿明还是有些感慨,这个案子吴楷明他们大正事务所接手后,他还是在庭前交换证据的时候见过吴楷明一次,两人间完全没有任何事前的沟通,不像过往的津港四中和津药化工的案子里,大正事务所那边不管是吴楷明,还是廖彩等师妹师弟,起码还先打个电话,沟通一下,这次的出让金案子,整个大正事务所完全是公对公的来办,没有想过给张睿明一丝面子。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公诉先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