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攻仙最新章节 > 第一卷:生当做人杰 第85章:欲择明主

攻仙 第一卷:生当做人杰 第85章:欲择明主

    刘仪夺路而逃。

    从太守府狂奔出去之后,他径直朝着城门的方向,一路逃窜,横冲直撞,时不时回头张望。

    直至来到城门附近时,刘仪都并没有发现追兵的踪迹,这才渐渐放下心来,奔逃的脚步也渐渐放缓。

    “呼......没想到那个平原县丞真的会将修行功册给我......难道是想借用此物,封我的口吗?”刘仪喘着粗气,自语道。

    他先是觉得不可思议,然后便被一种巨大的狂喜冲昏头脑。

    修行!

    长生!

    刘仪快速朝怀里藏着的功册看了一眼,眼神又变得阴邪,自语道:“等着吧!敢夺我的位子?马上就让你们全部去死!”

    虽然刘仪被迫写下了让贤书,但事情不可能这么快就传到斛阳城的一众官吏耳中。

    倘若自己趁这个时候去军营集结大军,反攻回去,那不就什么都有了吗?

    “修行,要,位子,也得要!”

    这般想着,刘仪那颗心又变得火热起来。

    他跑到城门处,原本想着将何易如何威逼利诱,夺走他太守之位的事情告诉城防军,然后再带大军反攻太守府,将何易等人一网打尽。

    但转念一想,若是反攻回去的话,万一何易将修行功法的事情说出来,再由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传到练气宗和戎州牧的耳朵里的话,又该怎么办?

    恐怕那些人也不会放过自己。

    回去,要么两样都有,要么两样都没有,自己还要丢了性命。

    不回去,起码还落了一本修行功法......

    权衡利弊之后,刘仪顿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般,用衣物遮掩住自己的脸,灰溜溜的走出城外。

    “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回来报仇雪恨的!”

    他暗暗下定了决心,等修行有所成功之后,一定要回来报这夺位之仇!

    这样想着,刘仪更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钻入一条小路内,恨不得一瞬间就能离开这个让人憋屈的地方。

    “喂!前面的人可是斛阳太守刘仪?”

    在刘仪穿过一条羊肠小路时,后方的一棵树旁忽地传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刘仪浑身一个哆嗦,下意识回头看去,却是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神秘男子,正用那双唯一裸露在外的双眼,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刺客?

    刘仪吓了一跳,还以为何易出尔反尔,又派了刺客来杀他,当即便将脑袋往衣服里缩了缩,撒腿便往更远的地方跑去。

    便在这时,又有另外一个黑衣男子,从前方的树上纵身跳了下来,拦住了刘仪的去路。

    “嘿!想走?”

    那人说着,朝他伸出一只手掌:“先把东西交出来吧!”

    “你是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刘仪四处看了看,下意识的捏紧了袖中藏着的那本五行秘术,神色显得十分紧张:“既然知道本太守的身份,那就赶快让开!否则定斩不饶!”

    他面前这个男人,要比身后的那位瘦了许多,看起来就像一根竹竿似的,还是被风一吹就要折断的那种。

    依靠本能的判断,刘仪还是觉得眼前这人比较好欺负一些。

    “定斩......不饶?你这人,说话倒是挺有意思。我乃是散修杜刀,凭你一个凡人官吏,怕还管不到我头上。”那人看向刘仪身后的黑衣人,又指了指刘仪本人,道:“老廖,那斛阳太守,就是他了吧?”

    “错不了!”廖钱中肯定的说道。

    刘仪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警惕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他注意到对方口中所说的“散修”二字,既然是修真者,那就不可能是平原县丞派来的刺客了。

    想及此处,刘仪反而松了口气。

    但对方接下来所说的一句话,却让刘仪整个人如同坠入了冰窟一般,寒到了骨子里。

    “干什么?哼哼,我兄弟二人欲寻明主相投,奈何无门可入,便来借用一下你刘太守的项上人头,以做投名状!”廖钱中冷笑着,而后取出武器,一步步朝着刘仪走去。

    “既然是死,那就让你死个明白吧!我们想要投靠的人,便是那位夺了你太守之位的人!”

    刘仪闻言,双目骤然睁大:“怎么可!他怎么会和修真者有所交集......”

    一个“集”字还未说完,便见廖钱中手起刀落,眨眼间将刘仪砍翻在地。

    至死,他的手都一直放在怀里,紧紧攥着那本五行秘术。

    ...... ......

    “看到了吗?老杜,这就是贪婪的下场。你啊你,自从开始修行之后,就像是着了魔一样,越来越贪婪了......”廖钱中从刘仪身上搜出那本五行秘术,使劲拽了好久,才从其手中拽出来。随即扔到杜刀手中,说道:“一会去见那位大人,你亲自将这功册还回去,好改变一下那位对你的印象。

    言罢,廖钱中开始处理刘仪的尸体。

    锋利的刀刃划过刘仪的脖颈,尸首分离。

    随后,他又取出一方杉木盒子,将刘仪的首级放了进去。

    杜刀摸着手中那本薄薄的册子,却是苦笑了一声,道:“我说老廖,这就是你坚决不肯修行的原因?”

    他与廖钱中,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两人之间少有矛盾,尤其是当初同处万通门时,更是配合密切,心有灵犀。

    在万通门覆灭之后,杜刀便入了修真一途,虽然法力低微,但寿命却是实打实的得到了增长,并且因为灵气护体的缘故,可以说是百病不侵。

    他希望廖钱中也能够与他一同修行,他不想因为时间的关系,而痛失一位挚友。

    可无论他如何劝说,廖钱中的回答,也从来都只是一个“不”字。

    廖钱中头也不抬:“没错!修行,有什么好?勾心斗角一万载,不及逍遥二十年!”

    虽然没有进入修真一途,但这其中的些许内幕,廖钱中总归还是知道一些。

    在廖钱中心里,那就是一条一黑到底的路子,一旦踏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听他这般言语,杜刀却是有些急了,道:“你说想要逍遥快活,那又何必去投靠别人?总归还是替人办事,又何来快活一说?你也看到了,那家伙的野心有多大!来斛阳不过半月,居然就兵不刃血的夺了太守的位子!而且还是在赵家,以及那么多外城修真者的眼皮子底下?老廖,你比我聪明,这不假,可不能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到这种人手底下做事,就凭你的才智与能力,那家伙还不把你往死里用?”

    “有用总比没用好。”廖钱中叹了口气,道:“好了,我也不与你争,既然说道逍遥快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能比重建万通门更快活的事情了......你决心修行,不也是为了给咱们的师傅报仇?”

    “可是,那家伙真的可以吗?”

    杜刀犹豫着说道,他不相信一个普通人能在这满是修真者的世界里蹦跶多高。

    虽然现在已是一城郡守,但那又能怎样?

    数年前,进攻皇城的那几十万人马中,又有多少不世俊杰?最后的结果,不还是葬于土中吗?

    “你啊你......什么时候能把眼光放的长一点?”廖钱中一脸无奈的说道:“我本来以为,那位先生是居真宫的人,而且在居真宫内的地位不低。因为居真信印至少也是护法以上的职位才可以持有。可后来你又说,那位先生身无修为,只是一个世俗凡人......这就显得非常奇怪了。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拥有居真宫的信印?”

    所谓护国四圣宫,并不全是修真之人。

    神武、命延、居真、翊圣,这四宫之内,其实也就只有居真一宫,是完全由修真之人所组成的。

    若何易带的信印,是神武宫,是命延宫,哪怕是四宫之内最为神秘的翊圣信印,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可偏偏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居然配有居真信印......若说那真是他的,打死廖钱中都不信。

    杜刀撇了撇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是捡来的也说不定。”

    “愚!”廖钱中白了杜刀一眼,懒得跟他在这些细节上计较,继续说道:“所以,我一度怀疑过那位先生的身份,直到两个人的出现,才让我下定决心投靠过去。”

    杜刀疑道:“哪两个?”

    “公良云义、裴文坚。”

    说出这两个名字之后,廖钱中整个人的表情都开始变得肃穆起来:“这两人,你或许不认识。但他们十年前,曾在同一支军队里共事。而那支军队的名字,叫做————北戎十四军!”

    “北戎十四军......你是说,那个铁骑横扫周、陈二国,替陛下开辟半边江山的北戎军?可这与我们的去向,有什么关系吗?”

    这支军队的大名,杜刀当然也听说过,只是早就已经成为过去了。

    “当然有关系!你没听那两人是怎么称呼那位先生的?少将军!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代表他是那个曾经叱咤北方的北戎十四军的少将军,是那个被当今国师下了最高等级的绝杀令的人!而且据我所知,那份追杀令至今还没有被收回!”廖钱中沉声说道。

    杜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十年都没有收回的绝杀令?那得是多大的仇恨......”

    廖钱中摇头道:“不,其实这中间没有半点的仇恨。我曾经仔细研究过,但这其中确实任何有关于仇恨的东西。结论只有一个,那徐国师是在害怕,他怕那位先生,而且怕了整整十年,怕到了骨子里,怕到了今时今日,都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廖钱中面无表情的挑了挑嘴角,而后语气肯定的说道:“能够让手握天下修真势力的徐国师怕成这个样子,这就是本钱,这就是能力!这,就是我下定决心投靠那位先生的理由!”

    “......”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攻仙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