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最新章节 > 第二十四章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第二十四章

    邹华生他们一直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及至日上三竿,他们才来到岛上,邹华生在岛上落下,鸟人已经先一步进入了山洞。

    邹华生带着婉儿进入山洞,苏婉儿就像邹华生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那么的新奇。

    邹华生带着苏婉儿在洞中走着,苏婉儿好奇的打量着洞壁上镶嵌的发光石,邹华生说道:“那些都是特别的石头,平时不发光的,只有在灵力的润泽下才会发光。”邹华生带着苏婉儿来到洞中的水潭边,邹华生看着苏婉儿说道:“你敢不敢跳进去?”

    “为什么要跳进去?”苏婉儿看着水潭,蹲下来用手摸了一下水潭中的水:“好凉啊。”

    邹华生没有说话,一把抱住苏婉儿跌入水潭中,吓得苏婉儿大声尖叫了一声。邹华生抱着苏婉儿在水潭中下沉,苏婉儿也发现了问题,她没有感觉到溺水的窒息感和水的冰凉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四周渐渐出现了光亮,两个人的身体一轻,邹华生抱着苏婉儿落到地上,苏婉儿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看到邹华生戏谑的看着她,在邹华生胸口重重地锤了一下,低下了头。

    邹华生牵起苏婉儿的手来到一处石壁前,顺着石壁走了几步,找到自己的卧室,然后拉着苏婉儿在旁边走了几步,来到另一个石门前,邹华生在石门旁边的发光的石头上按了几下,石门打开,看的苏婉儿心里止不住的好奇。

    邹华生解释道:“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刻印了阵禁,并辅助有法具,跟宗门的阵禁差不多,只是这里的更加复杂。”

    苏婉儿了然,看向石门里面,发现这是一个卧室,里面的空间不大,只有一张床,床上放着白色的被褥枕头,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修行之地,虽然简单了一些,但是被褥都是上等的蚕丝织就,虽然看起来比在宗门的时候单调了些,但实质上还是比宗门好的。”

    苏婉儿进入卧室,手摸着床上的被褥,感受着光滑柔软的触感,说道:“难怪生哥哥不想回宗门了呢。”

    邹华生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我不想回宗门,我说过了,是那黑老魔不让我回宗门。宏渺也可以做证,不信你可以问宏渺。宏渺!”

    宏渺剑变成粉末落在旁边,凝聚成了少女模样:“主人。”

    邹华生说道:“你来证明一下,我是不是一直想回宗门,但好几次都被黑老魔抓回来了?”

    宏渺说道:“是的,主人。”

    苏婉儿看着宏渺说道:“这个就是杀了两位宗主的剑灵?”

    邹华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就是祂(读音ta。我个人用作人类和动物以外的第三人称。)。其实祂之所以要杀那两个宗主也是有原因的。”

    苏婉儿问:“什么原因?”

    邹华生说道:“有些复杂,有时间再跟你说。我先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

    苏婉儿拉着邹华生的手撒娇:“不嘛,我就要现在知道。”

    邹华生说道:“其实我是转生者,前生是剑宗剑祖,后来通玄末劫,五大宗门联手杀掉剑祖,破灭剑宗,拿剑祖灵识投胎转生,吞食剑宗治地。当时在场的每一个宗主手上都沾着剑祖的血,所以宏渺才要杀了五位宗主为剑祖报仇,只是当时宏渺灵力不足,只能杀了两位宗主后虏了我逃走。”

    苏婉儿听到邹华生简单的两句话,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的轮廓说了个清楚,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邹华生,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化了这两句话中巨大的信息量,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怎么跟宗门讲的不一样?不是剑祖私自联系域外魔头,引域外天魔降临通玄界,差点令通玄众生灭绝吗?”苏婉儿质疑道,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怀疑。

    邹华生解释道:“不是,剑祖联系的不是那个,其实剑祖也不知道降临通玄界的天魔是哪里来的,只是……只是……剑祖联系的也不是魔头,而是人……啊呀呀呀,我也只恢复了很少的记忆,只是我敢肯定……我敢肯定,事情绝对不是宗门告诉我们的那样,不是那样的,绝对不是那样的,宗门在说谎,绝对不是那样的……”

    邹华生说着话,突然表现的有些狂躁,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在卧室里面来回走着自言自语,似乎思维突然变得混乱了起来。

    苏婉儿看着陷入思维混乱的邹华生,突然有些慌了,赶紧说道:“生哥哥,你别这样,婉儿相信生哥哥。”

    邹华生似乎没有听到苏婉儿的话,犹自在卧室中来回走动,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混乱自语:“是他们的错,我是对的,我只是想……恢复以前的辉煌。他们是错的,他们只想要……他们只想要……”

    苏婉儿抓住邹华生的手臂喊到:“生哥哥,你别这样。”

    邹华生一把甩开苏婉儿的手臂:“走开!是他们的错!他们只想要新的科技,他们只想统治通玄界,他们不想回到以前的辉煌!”

    苏婉儿一把抱住邹华生,哭着说道:“生哥哥你别这样,是婉儿的错,婉儿相信生哥哥,是宗门不好,婉儿相信生哥哥。呜呜……”

    邹华生僵住了,被婉儿抱着,口中无意识的说着话,眼神渐渐恢复了清明:“是他们……是他们的…错,婉儿相信……婉儿……婉儿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苏婉儿趴在邹华生的胸膛上:“生哥哥,呜呜……你吓死婉儿了。”

    邹华生说道:“没事了,婉儿,没事了,不哭,不哭。”

    在一个实验室中,几个人看着投影中的邹华生讨论着,一个人说道:“正如目前所见,转生宿主在恢复部分记忆后就会与现有的记忆产生冲突,平时还不会明显地显露出来,但是一旦受到某些刺激,唤醒前世更多的记忆,并强迫使其思考,就会使记忆陷入混乱,导致其丧失正常思维能力。”

    另一个人说道:“这是早有预料的,现在我们目前主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使前世记忆与现世记忆在共存的情况下而不会产生冲突。”

    三号人员说道:“产生记忆冲突的主要原因,我觉得是记忆的时间线没有整理好。对于转生者来说,他前世的记忆与现世记忆是重叠的,所以才会产生混乱。如果我们能想办法将前世记忆重新编制,将其……”

    卧室中,苏婉儿抱着邹华生哭泣,邹华生轻轻拍着苏婉儿的肩膀:“婉儿不哭,没事了,没事了,婉儿不哭。”

    苏婉儿双眼泪水汪汪的看着邹华生,想要问问他怎么了,可是又担心自己再说出什么话使他发疯,最终只能哭着喊出一声:“生哥哥~”再次趴在邹华生的胸膛。

    邹华生抱着苏婉儿,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眼睛看着前方露出思虑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儿,苏婉儿止住哭泣,邹华生淡淡说道:“曾经剑宗在最辉煌的时候,剑祖无意间得到一个宝贝,怎么来的我不知道,恢复的记忆中没有这个宝贝的来历,甚至也不知道这个宝贝是什么。”

    苏婉儿抬起头看着邹华生,担心的喊了一声:“生哥哥。”

    邹华生低头看苏婉儿:“我没事。”

    深呼吸了一下,邹华生继续说道:“那个宝贝可以与很远的地方的人联系,具体有多远我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地方,即便是光也要很久才能到达。剑祖尝试启动宝贝,与很远很远的地方的人取得了联系,通过他们得知,我们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是和他们在一起的,我们一起在一个叫作地球的世界上生活。”

    邹华生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后来因为天劫降临,很多人都乘着一个个巨大的飞行法具逃了出来,在无尽的虚空中寻找新的家园。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个勉强可以生存的家园,但是有一部分人认为那个家园太危险,想要另外寻找家园,所以就带着一部分人分开来到了这里。”

    邹华生再次停顿,组织了一下措辞:“我们来这里不久,就遇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劫难,一群天魔经过这里,我们的先祖与天魔展开惨烈的激战,后来……后来就不知道了,记忆中没有,只知道最后惨胜,然后生存下来的人都想要独占一种叫作科技的东西,然后每个人都只得到了一小部分。后来有人收集科技,整合科技与更多的人交流,想要恢复以前的盛景。”

    邹华生皱着眉头努力地思索着,搜寻大脑深处的记忆:“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收集科技,成立了一些武装势力,互相攻伐吞并。这个时候剑宗成立,并立下规矩,各个势力间要以科技交流为主,停止互相攻伐。再后来五大宗门成立并逐渐扩张,不停地吞并周边的中小势力及其科技,并整合得到的科技,形成了现在的阵禁与功法。”

    邹华生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思索着,苏婉儿抬头看着邹华生,脸上的泪痕未干,如同梨花带雨一般,眨动的睫毛就像那风中轻颤的花蕊。

    停顿了好一会儿,邹华生才继续说道:“后来经过发展与演变,世界变成了我们现在的通玄界,每个宗门都有自己擅长的道法与阵禁,六大宗门并立于通玄界,但是剑宗依然是六大宗门中最强的。”

    “后来剑宗的剑祖通过得到的宝贝和远处的人们取得联系,知道曾经与我们分开的那些人都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我们不可想象。他们在世界外面的虚空中,做了一个很大的叫作戴森球的保护罩,用来抵挡虚空中不时出现的流星火雨,并更多的收集太阳的能量,在我们都还在争夺科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极快的发展科技,并达到了我们难以企及的高度。”

    “后来通过沟通,那个世界的神同意帮我们恢复以前的盛景,让我们变得更强,并通过那个宝贝给我们传送过来更多的科技信息。后来剑祖要求那个神来到这里帮助我们建立……建立……工业体系,我不知道是什么,总之好像很重要,而且剑祖以为我们目前没有能力自己完成。”

    “神答应了剑祖的请求,并传送过来了一些信息,教会剑祖把那个宝贝里面的量子节点移植到一个胎儿的大脑中,那个神会通过超弦把自己的意识传输过来。后来五大宗门得知剑祖与另一个世界的联系,想要得到这些科技,但是剑祖知道他们并不是真的想恢复以前的辉煌,而是只想利用这些科技统治通玄界,就拒绝了他们。”

    “后来通玄界遭遇天魔入侵,五大宗门趁着剑宗全力抵御天劫之时,设计联合杀掉剑祖,再后来……就这么多了,再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苏婉儿抬头看着邹华生,见他眼神有些迷茫,精神状态有些不佳,担心的喊了一声:“生哥哥。”

    邹华生低头看苏婉儿,为她抹去脸上的泪水安慰道:“我没事。”

    一阵饿肚子的咕噜噜的声音在卧室中响起,邹华生愣了一下,有些无语的拍了下额头:“我怎么带你先来卧室了?早上都没吃饭,我应该先带你去吃饭才对。”

    邹华生的一句话,立刻化解了卧室中的沉重与担忧,苏婉儿的脸羞红,因为刚才那声音是她的肚子发出来的。

    邹华生松开苏婉儿,拉着她的手从卧室出来,来到另一边石壁的一个石门处,邹华生打开石门,带着苏婉儿一起乘坐传送室来到餐食区。

    邹华生拿了两个餐盘,递给苏婉儿一个,带着她来到打饭的地方教她怎么打饭。

    苏婉儿跟着邹华生在食堂中东看西看,这里的一切她都觉得很新鲜,尤其是这半自助式的餐饮方式,与宗门的截然不同。

    在宗门里面对待他们就像是喂养小鸡一样,到点给饭,定时定量,而且必须都吃完,胃口大的吃不饱,胃口小的吃到撑。

    但是这里是自己打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而且还有在宗门没有见过的饮料果汁,各种肉类,使得她就像是一个刚进城的农村少女一样。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