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哈利波特与莫里的宝库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相隔千里的交点

哈利波特与莫里的宝库 第十八章 相隔千里的交点

    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收到了一封这样明显是另一种语言写成的信时,自己会怎么做呢?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提前坐到教室的角落里,布兰迪有些神情恍惚的从书包里掏出神秘史的课本,心思完全没在即将到来的课程上面。

    大概首先会去找赫敏吧……

    这么想着,布兰迪脑袋里自然而然地浮现出赫敏的身影。作为知识渊博,又好学到能把读书当做消遣的家伙,首先找她帮忙当然是错不了的。当然,帕德玛也应该是个比较靠谱的选择,不过毕竟没有赫敏那么熟,自然是要排在赫敏的后面。再往后才会是学校的教授或是家人吧,毕竟信上可是写了自己的名字——绝大部分人都不会愿意将私密的信件与自己长辈分享吧。

    所以说,写信的家伙一开始打的主意,就是要让奥黛丽将信拿给自己最亲近的朋友当中看得懂英文的安娜?

    布兰迪紧了紧眉头。写信的人看起来有调查过奥黛丽的人际关系?

    那么,还是自己的角度,如果赫敏发现自己收到的是一封恐吓信,而且又已经在学校里发现了一个和信上描述极其相似的家伙的话……

    嘶~

    布兰迪不禁抽了一口冷气。依赫敏的性格,绝对会把这个家伙的底细查个一清二楚。

    自己的身份还真没有光明正大到可以让别人调查的程度,如果安娜有赫敏四分之一的行动力和好奇心,恐怕自己男扮女装的事情早就已经露馅了。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就真的是百口莫辩,本就有疑心的安娜不可能会放着这样一个危险的家伙在自己身边顺利的度过这三个月——她肯定会汇报给学校!

    一个小巫师欺骗了魔法部,男扮女装跑来布斯巴顿企图抢夺他人财物?这无论哪一条貌似都够他去阿兹卡班吃几年牢饭了。

    而就算没有变成这种极端的状况,安娜大概也会劝说奥黛丽对自己敬而远之,这样通过商谈的方式获得第二印的计划也就自然而然的破产了——布兰迪打死都不相信事情到这就会结束,那个知道自己身份,甚至知道第二印的家伙想出这招妨碍自己肯定不会只图个乐子!

    知道自己的交流生身份和这次来布斯巴顿的目的,知道奥黛丽有一个英国来的好朋友,明明人不在这一批交流生当中,却又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写下恐吓信将它放到奥黛丽的寝室去——想想看吧,他为什么想要阻止自己的计划!

    答案还能会是什么呢。

    这不可能只是一个人!霍格沃茨和布斯巴顿可能都有伏地魔的卧底,他们也想取得第二印!

    将一切考虑通透,这个可怕的猜测让布兰迪惊得满头大汗。

    布兰迪早在密室那里就已经知道霍格沃茨里面还潜伏着一个伏地魔的仆从了,是他从布兰迪这盗取了日记本,打开密室放出了蛇怪——他原本还一直很奇怪那个人是怎么进到自己寝室里来,又是如何在深夜的城堡里来去自如的。

    可如果说那家伙本身就是学校的高层呢?

    原本布兰迪还不是很确定,但如果那个仆人连自己变装前来寻找第二印的事情都知道的话——这件事可是除了邓布利多和几个学院长之外,就只有布兰迪他们五个人知道了啊!

    真的会是他么……

    布兰迪蘸着墨水,在笔记本上面重重的写下了他的人名。

    斯内普,可怕的家伙。

    唯二值得庆幸的,其一是布兰迪的运气好的过分了一些。那个卧底似乎弄错了最为关键的一点,他似乎是没有看到邓布利多拿回来的那张魔法报,又总是听他们讲取回第二印取回第二印的——于是下意识的以为第二印就在那张巫师卡上了。

    其二,他在宴会上寻找奥黛丽的鬼祟行径恰好被安娜发现,以至于布兰迪甚至还没能搞明白奥黛丽是谁。这本来是极其失败的行为却恰好帮助他在那节变形术课上面暂时勉强打消了安娜想要向老师举报的想法——虽然依然怀疑布兰迪的目的,可一个连奥黛丽是谁都认不清楚的家伙,怎么可能做到在奥黛丽的寝室放下恐吓信?

    所以当布兰迪对梅林发誓自己绝对不会对奥黛丽的那张巫师卡有什么邪念之后,才勉强获得了安娜的信任(奥黛丽看起来是个很单纯的女孩,似乎从来就没怀疑到他的身上去),不过也不是没有代价——除了上课和就寝时间,布兰迪都必须时刻呆在她们俩旁边,直到那个图谋不轨的家伙出现为止。

    这恰好正中布兰迪下怀,所以两方一拍即合,一周不到,布兰妮便有了两个布斯巴顿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

    神秘史果然如同秋张所希冀的那样,远远要比什么魔法史要有趣的许多。随着上课铃响起,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女性快步的走上讲台。她是一个很高挑的女人,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眼看上去就像个很有知识的学者,她全身裹在一件紫罗兰色的大斗篷里,看起来有些老气——可令人意外的是,从她上课第一句话开始,大家就非常高兴地发现她是如此的好相处。

    “把你们的课本都收起来,那东西都是队里为了糊弄上司临时编出来的,不然根本没办法过审。”她冲着大家挤挤眼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敢发誓如果我把所有已知的过去全部记载在书本上面的话,怕不是第二天就会被抓去找领导喝茶——理由是颠覆了正确的历史,而且恶意攻击抹黑魔法部。”

    感受到大家惊讶的眼神,她看上去开心极了。

    “看上去很匪夷所思?哈!又不是每一个魔法部官员都那么死板不知变通,而且我表现的再爱魔法部也不会给我涨工资——你们可以叫我罗曼,隶属古代魔法研究队的罗曼,英国魔法部应该没有这机构,你们就当我是专门研究古代史的就好。”

    布兰迪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活泼的教授,或者说比起教书育人的教授,眼前这个罗曼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谈吐风趣能说会道的喜剧演员。他发现比起毫无意义的思考后续的计划,他更乐意去听一下这个罗曼教授到底会讲写什么内容。

    “本来按照计划,应该是由我另一个同事过来教你们的,我手上的活并不算少,上次研究队从克罗地亚那边弄到的小玩意而还没能搞明白。不过原本给你们代课的那个同事出了点意外,所以我就来了。”她说着,似乎对于同事受伤已经司空见惯了一样。“这也是为啥我不让你们打开书本的原因——我来的太急,根本就没有备课。”

    “噗~”

    台下一愣,随后隐约响起一片轻笑声。

    “嘿,这位小美女,你看上去有什么问题?”罗曼教授点起了前排的一个斯莱特林的女生。

    “是这样的教授,既然您没有备课,那能不能给我们讲讲你现在在研究的东西啊。”那女生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玩笑当中冷静下来。“您刚刚说,研究队去了克罗地亚?”

    “哦,是的,克罗地亚。不过那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说起来这还真可以当作是神秘史来讲…如果你们想要听得话。”

    罗曼教授环视众人,发现所有人都昂着头认真地听她说话,便清咳了一声。“我不太清楚你们有没有人爱好这方面的东西啊,先问一下——你们有谁清楚魔法界两大先知家族么?”

    这对于生在巫师家庭的大小姐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很快便有人举了手。

    “教授,你说的是英国的特里劳妮家族、和克罗地亚的斯特拉顿家族么?”

    罗曼教授点了点头。“没错,在各国自行编纂的魔法史中,正统的先知血脉无疑只有两家,特里劳妮与斯特拉顿。历史上或许有极少数其他家族的巫师会觉醒先知的力量,但后来经过对其先代的追溯,基本上都是因为家族曾经与两家先知家族的旁系通婚的缘故。如今,斯特拉顿家族的直系在几年前各国争抢荷兰远古废墟的时候已然彻底断绝,特里劳妮家也只剩下一根独苗……祖先给我们遗留下的宝贵血脉怕是快要断了。”

    荷兰的远古废墟?布兰迪想起来今天早上欧丽安娜才提起过的,几年前荷兰出现过一个神秘的魔法遗迹,但很快就消失了。罗曼教授说的是就是那个魔法遗迹么?

    可惜的是,罗曼似乎没有想要往废墟上面细说的意思,她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然,我们的故事和那次事件并没有直接关系,当时我们古代魔法研究队过去,只是想去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的斯特拉顿城堡里面碰碰运气——我不知道那算不算运气。”

    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在座已经迫不及待的众人。

    “在斯特拉顿的地下室里,我们找到了一间被封印的密室,那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起码近百年没有被开启过。在古灵阁妖精的帮助下,我们付出了一些代价,破开了封印……在里面找到了一份被撕成两半的斯特拉顿家族族谱和一些占卜道具。”

    “族谱?”凯蒂疑惑的问,“那东西干什么要封存起来啊,那样后面的家庭成员怎么把自己加上去呢?”

    “我们也这样疑惑着,但当我们将它从古斯拉夫语翻译过来以后就明白了。”回想起那时的场景,罗曼似乎激动地浑身打颤。“那是一张几百甚至上千年前的族谱,在那张族谱上面没有几个人,而且泾渭分明,一半部分毫无疑问的都是斯特拉顿成员,另一半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另一半居然是——”

    “特里劳妮?罗曼教授?”

    欧丽安娜举起了手,说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答案。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哈利波特与莫里的宝库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