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何处望神州最新章节 > 第一百八十章:痛下杀手

何处望神州 第一百八十章:痛下杀手

    在海上的半个月,李小飞渐渐熟悉了这只水师围猎大鱼运输货物分工协作之精细。

    大鱼的每个部位都有专人负责切割运输腌肉,小鱼也给众人都一一分了,除了留下来作为食物备用的,大鱼的油脂被取了下来,和许多小鱼腌制之后又装车往西或往北去了。

    在海上的第二天,除了李小飞他们待着的大船,其余的大船都往南去了,李小飞问起,回答是去占城用瓷器换稻谷了。

    南海郡食用的白米大部分都是从占城等地运来的,难怪南海郡每年能向朝廷缴纳近百万石稻米。

    在船上,陈宏义把养兵于民和教民战法的事给李小飞仔细说了一遍,李小飞很是认可。

    可陈宏义却说这办法也只能在南海推行,换了其他地方是很难的。

    李小飞想了想:“南海郡的百姓过的日子是其他地方不敢奢望的,因为家家都不愁吃穿用度,所以才能有时间去习武,若都是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恐怕谁也没有心思去习武!”

    “对,仓禀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百姓没有饭吃没有房子住,一切都是空谈!”陈宏义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师父觉得中原何时能做到人人有饭吃有衣服穿,不挨饿受冻?”李小飞问到

    “我们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不过从现在起,我们能尽力让一个百姓不挨饿受冻就要去做到,我想总有那么一天的!话说回来,真要是做到了天下衣食足仓禀实,那也就是真正的盛世了,须得有无数圣人出世或许可以做到!”陈宏义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禁感叹起来

    却说柳明歌到了郴州之后,崔举带着大小官员在城门口跪迎。

    本来崔举和沈德是不想行这么大的礼节的,但手下许多人都说这柳明歌武功极高,得罪了他恐怕会死在他的巨剑之下,于是便摆起排场来欢迎这位柳丞相。

    柳明歌连虚礼都没有给他们,径直骑马入城,没有示意众人起身。

    崔举心里无比恼怒,但却又不好发作,只好带着众人一起跟着柳明歌去了郴州府衙。

    柳明歌在府衙前下马,这时候才回头看向崔举:“崔公,别来无恙?”

    崔举连忙弯腰行礼:“谢丞相挂念,一切安好!”

    柳明歌进了府衙之后,扫视了郴州众官员,冒出一句:“有一半的人上了我的杀人榜!”

    这一下便炸锅了,许多人当场就吓晕了

    柳明歌却视而不见出门去了,沈德要派人跟踪,崔举给拦住了:“这位活阎王,跟踪他,我怕也没人敢去!”

    柳明歌其实没去别的地方,就去找了这城里最大的一家青楼月明楼住下。

    柳明歌一到青楼便说自己是丞相,来这里体察民情几天。

    所有的人都笑他:“莫不是哪里来的疯子!你要是丞相,我们也是大将军了!”

    “看着样子像是道士,又像是书生!怕不是没有门路做不了官,失心疯了!”

    “哈哈,说不定是做过官又被免了!然后疯了!”

    柳明歌没有理会,这次拿出来的不是两锭金子,而是一大串制钱交给伙计。

    “来一盘茴香豆、一只烧鸡、四碟咸菜,再烫一壶酒”

    “得,丞相的膳食,我们也来一份!”顿时这大厅里的客人们都嬉笑着点了茴香豆烧鸡咸菜和酒。

    “看来这疯子带财啊!不错不错!”老鸨笑开了花,这大厅里的人,真正肯花钱的少,吹牛的多,有钱的主都奔二楼三楼四楼去了。

    柳明歌便吃喝也就与众人聊了起来,

    这些人平时就爱吹牛,见了这位怪人,更是话匣子收不住。

    这郴州城里的奇闻轶事都一一说给柳明歌听,还时不时打趣柳明歌,邀他举杯同饮。

    “来来来,丞相,敬你一杯,哈哈,今天回家我得告诉老婆,大爷我今天和丞相一起喝酒了!”

    周围顿时又是一片哄笑,柳明歌一饮而尽问到:“郴州城里今年雨水多吗?”

    “你还真是外乡人,这几年郴州风调雨顺,年年丰收,对了,还有从西南边卖过的盐又好又便宜”一名客人答到

    旁边有人咳嗽了几句,这人才想起来,贩卖私盐这样的话是不能随便说的。

    柳明歌笑了:“不要怕,我也就随口一问,你们这里不产丝绸吗?”

    接话的人很多,“本地丝绸不太好,加上蜀锦来得多,而且东边卖过来的丝绸质地更好,咱们郴州人穿衣服不愁啊”

    “嗯,不错,如此说来,这崔举还是治理有方啊!”

    听得柳明歌直呼崔举姓名,所有人都不做声看着他

    柳明歌哈哈大笑:“你们如此惧怕崔举,看来这郴州城还真的有问题了,本相吃饱喝足,上楼清修去了”

    说罢,柳明歌便起身往楼上去,老鸨一把拦住:“这位客官,上楼得先交定金!”

    老鸨盯着柳明歌,生怕他拿不出钱来,柳明歌把背上的包袱取下来拿到老鸨面前:“你随便取就是!”

    老鸨正要惊叫,柳明歌挤了挤眉毛,老鸨一下子捂住嘴,接着又松开连忙从包袱里抓了几片金叶子塞到了怀里。

    柳明歌一边上楼,老鸨便笑着问到:“咱们这里有四大美人,敢问客官要哪位来陪着?”

    “都不要,把门给我在外面钉死了,我要清修十天!”

    老鸨抬头差点撞上柳明歌的那把巨剑剑鞘,便不再多问,按照柳明歌的吩咐钉死了房门。

    早有好事者把这事禀告了郴州府衙,崔举摇摇头:“这位丞相大人我倒是头疼,这次说是来巡察,但他行事太过乖张,一句话便让近半数官吏不得安宁,现在又跑去青楼体察民情,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或许他只是好色呢?”有人说到

    “若真是好色,倒也好办!只怕他是要来先下手为强就麻烦了!”崔举担心柳明歌是冲着他来的

    沈德摇了摇头:“虽说他是丞相,但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来对付我们!何况这几百官吏和十几万大军,他一个人又如何能应对?”

    “在下倒是认为,丞相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猜来猜去,打乱我们原有的计划!”参军崔不疑说到

    崔举看了看崔不疑:“你是说,他来这么一趟,就是朝廷的疑兵之计?”

    “倒也不是不可能,朝廷现在不可能来全力对付我们,一来我们没有和朝廷撕破脸,二来北边可是还有朱药师的几十万大军!”沈德回应到

    “既然是这样,我们也就不用猜来猜去了,吩咐下去,一切照旧,让大家不用担心!”崔举觉得一个柳明歌并不能改变什么,于是放心的让大小官吏各自归位。

    到了清修结束的那天,柳明歌从青楼破门而出,丢给老鸨几片金叶子便离开了。

    柳明歌直奔郴州府衙,点名要崔举安排酒宴,柳明歌说巡察已经结束,吃崔举一顿饭了便离开。

    崔举有些得意,看来这柳明歌也知道这疑兵之计没用了,所以这践行的酒宴办的十分丰盛。

    从西南各地来的山珍都变着法的送上了桌子,东边来的海鲜也都煲汤油煎了许多,各

    种猪牛羊鹿兔也都一并上了。

    酒是崔举最爱喝的汾酒,都是从北方高价买过来的。

    崔举作为东道主,自然是一番寒暄,说什么丞相辛苦,体察民情是黎民之福等等。

    柳明歌吃着一盘油煎豆腐,尝了几口便问到:“这几年你们总是报郴州水旱之灾严重,今日如此铺张浪费,可本相去郴江走了一遭,这几年的水情一直都很稳,并无灾荒!”

    说罢便盯着别驾杜泽侃,杜泽侃手里的筷子顿时掉到了地上

    “虚报灾情,你自己领罪吧!”柳明歌夹起一块鱼片喂到嘴里

    杜泽侃看向崔举,意在向崔举求救,还没等崔举说话,柳明歌弹出一块骨头正中杜泽侃眉心,杜泽侃还没来得及叫喊便倒在地上抽搐。

    崔举气不过:“丞相大人,你不经审判,便下杀手,这不合朝廷体制!”

    柳明歌没有理会他,放下筷子,看向另一人:“清河老营统领崔世武,三个月前杀了郴州城外一户百姓三十余口,你是自己伏法,还是本相动手!”

    崔世武立即起身往外跑,崔举一拍桌子:“丞相欺人太甚了!”

    沈德也拔刀在手,赴宴的参将统领们纷纷也亮出了兵刃,柳明歌瞬间挥剑,剑鞘奔着崔世武去了,直接穿过崔世武的身子插在墙上。

    还不等沈德等人围上来,柳明歌挥动巨剑抡了一圈,沈德后退一步躲开手上长刀被削去三寸,其余人手中兵刃纷纷被斩断。

    柳明歌一侧身已经到了崔举身边:“崔举,本相念你治理地方有功劳,所以替你管教约束部下!今日吃了你十盘菜,便要杀十个人!你且坐下!”

    命捏在柳明歌手里,也只能坐下来看柳明歌继续杀人了。

    接下来便柳明歌又出手斩杀了八人,收起剑鞘背剑离去。

    流鬼国的军队不知何时起有了战船,这一次竟直接在莱州登陆了,莱州城没有防备,惨遭流鬼国屠戮劫掠。

    消息传回洛阳,朱药师勃然大怒,但要找流鬼国报仇却几乎没有可能,无论是从海上还是陆地都要经过虞国的地盘。

    总不能先打下虞国再去报仇,毕竟虞国也有数十万大军,近万精锐。

    这仇可以不报,但防御流鬼**队却成了虞国和朱药师的魏国的共识。

    不过朱药师始终还是担心南边的刘简在背后搞小动作,于是派贾元恩带上国书去与刘简商谈结盟共抗流鬼国的事情。

    贾元恩在襄阳见到刘简,将流鬼国入侵的事说了,刘简君臣不为所动。

    贾元恩只得直言相劝:“魏国是梁国的屏障,就算不一起抵御流鬼国,也请梁国不要趁火打劫。要是流鬼国连魏国都能灭掉,那么也必然能灭掉梁国”

    刘简觉得这番话有几分道理,其余大臣也都议论纷纷。

    “我朝并无与北边诸国交战的意思,所以北边的邻居是谁,咱们不过是议和罢了!”荀公台觉得敌人相互攻打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荀大人觉得这合议是议出来的吗?都是打出来的!倘若流鬼国先吞了虞国,再打下我们魏国,你觉得这流鬼国会坐下来与你们梁国议和吗?”贾元恩回应

    “诸位不要争了,朕看,这外臣贾太尉说的在理!所谓唇亡齿寒,我大梁是不会做趁火打劫的事的,不过要帮你们魏国,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啊!”

    贾元恩总算等来了刘简这番话,于是又当场要刘简亲笔写下盟书,带着盟书离开了。

    贾元恩前脚刚走,刘简便传令让各地招募新军准备抵御外敌。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何处望神州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