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最新章节 > 第八章、桶狭间之战!——逃跑啦!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第八章、桶狭间之战!——逃跑啦!

    织田信长是战国时代,最早启用火枪的大名之一。当年的火枪远远没有现代火枪这么好用,不但需要点燃引线,而且是单发的。如果遇到阴天下雨,引线受潮火药受潮,那么就根本无法使用了,每次发射之后都需要相当的时间来填充,所以当时大名大多数都看不上这种西洋玩意。觉得还是传统的弓箭更好用一点。

    直到织田信长那著名的三段击出现。

    把士兵分成三组,第一排射击,然后退到后面填装。第二排射击,然后填装,第三排如法炮制。这样就能大大降低射击的空档。

    不知道跟这个传说有没有关系,织田信长作为英灵,使用的基础战术就是这样。

    能够用魔力生成火枪,然后打一发之后,直接扔掉。

    一次性火枪……

    只见这个军服黑长发的少女,好像电影里的双枪狠角色一样,双手连续挥动,砰砰砰的射击声不绝于耳!

    硬是把单发的火枪给打成了连发的手枪……

    这下八木雪斋可没法保证了。攥紧了剑刃,默默把魔力传导过去……

    “风王铁锤!”

    他低声念出被自己当做宝具的攻击模式。

    只见他剑刃上,忽然涌起强烈的风,半透明的锐利气压迅速化为龙卷,向织田信长冲了过去。

    那个年代的火枪可没有那么厉害,面对魔力生成的狂风龙卷,根本没有什么抵抗之力,直接就被卷飞了。汹涌的强风吹乱了织田信长的攻击,她一只手努力想要稳住手里攥着的枪,另一只手则紧紧压住帽檐,不让它被吹飞。

    大概是因为上面画着织田家的家徽吧。

    她非常看重这顶帽子。

    “就是现在!纳命来吧信长!”

    强风中,凛然的少女骑士发出认真的声音,乘着八木雪斋解放的强风,向着这边突进而来,单手攥着黄金之剑,少女纤细的腕子一挑,剑刃划开信长手里的步枪,一个上步,就把它给整个挑飞了。

    松平阿尔托莉雅见势大好,赶紧双手抓住剑柄,趁着刚刚自己长剑高举的架势,狠狠一剑砍了下去!

    在剑道里,被称之为袈裟斩的大斜向斩击!

    来不及防备的织田信长既来不及召唤步枪,也来不及拔出自己腰间的指挥刀,狼狈的一个后退,可是松平阿尔托莉雅根本不给她机会,也是刷刷两步踏了过去。别看信长后退了,可是一丁点都没有拉开距离,相反,还被拉近了!

    “哇哇哇?!”

    仓皇的少女发出仓皇的声音,脸上露出一丝惊恐的模样。

    “信!后退!”

    忽然,斜地里,那个一直咳血的樱粉色女剑士冲了过来!身影奇快,那速度,简直像是瞬间移动之类的,一个瞬间,就跨越了接近十米的距离,手里银亮的武士刀向松平阿尔托莉雅手腕砍了过去。

    刷。

    第一刀,松平阿尔托莉雅只觉着手腕一疼,手筋被划断,当时血珠红练似的涌出,飞散在空中。

    刷。

    几乎同时,第二刀已经滚到了她的腰肋,在她小腹上,切开一条狭长的口子!

    樱色剑士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明显是胡乱一抹就过来了。

    仅仅两招,速度奇快不说,连接也是即为圆滑,让人目不暇接。松平阿尔托莉雅一时间连受两处刀伤,攻击缓了不少,这才让织田信长逃开了。

    这个狼狈的模样,哪里像是未来号称第六天魔王,几乎算是日本战国第一狂人的织田信长呢?

    “果然,这个信就是逊了啦!”

    “只会吐血的刽子手还小看我?!我被小看了吗!?好,让我开个宝具来打你的脸!”

    仿佛被这个剑士三句两句话给刺激了一样,织田信长脸上明显带着挂不住的感觉。

    毕竟,她可是战国魔王!织田信长啊!

    被这种,没有厉害的从者灵基,没有强大的宝具的只会砍人的剑士给鄙视了,这可受不了。尤其是,自己前不久才刚刚鄙视了她,现在被她给找回了场子?!

    织田信长眉头紧锁,原本就赤红的眸子里,仿佛闪耀着血色的光辉。

    从她身后,庞大的魔力痕迹展开,让人毛骨悚然的庞大魔力侵蚀了周围的空气,可想而知,之后展开的,是相当广域的宝具。

    “曝尸于三千世界吧。——天魔轰临!此乃魔王的三段击!!嘿!”

    伴着少女威风凛凛的嗓音喝令,在她背后,空间中有某种东西展开了。

    那是!

    火枪!

    对,就是火绳枪。之前织田信长手里的那种。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普通的火枪。

    然而……

    胜在数量。

    当年,战国的人们普遍的觉着,火枪需要装填时间,射线不稳定,在战争中没有用武之地。然而织田信长用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只要提高数量就行了。

    那是闻名天下的织田信长三段击,把这种战术升格而成的宝具,会在解放真名的同时,在织田信长身后,展开三千把火绳枪,到时候,三千把火枪一起射击……

    而且,因为有着【战胜了战国最强骑兵队】的逸话,所以,如果对方持有【骑乘】技能,造成的伤害还会进一步提高!

    然后,saber这个阶级,是会带骑乘技能的……

    八木雪斋也好,saber-lily也好,两人都是一样。

    三千把火枪铺天盖地的展开,魔力汇集的热线,一下化为毯子似的密集攻击。

    “哇哇!该死的信,想要把我一起射杀吗?”

    “哈哈,躲不开的话就是你太弱啦!信才是无敌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个头啊!你这家伙!”

    似乎,这招没有分辨敌我的能力,因此,刚刚抵挡松平阿尔托莉雅的女剑士也被纳入了攻击范围。

    八木雪斋来不及多想,一把抓起松平阿尔托莉雅,把她抱在身前,用自己的后背抵挡敌人的攻击。即便是有对魔力,还有龙之心脏不断地提供魔力来抵御伤害,八木雪斋依旧被这密集的攻击给弄得眉头紧锁,咬住了牙这才没有叫出声。

    “失败了!先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死在这里可就没有人能帮主公报仇了!”

    “啊……是!知道了!老师!”

    松平阿尔托莉雅楞了一下,语气哽咽的应道,八木雪斋继承了亚瑟王的龙之心脏,只要不是直接命中灵核的攻击,对他来说,都是毛毛雨。

    可以说,对于现在的八木雪斋,只有两种伤:致命伤,或者轻伤。

    多亏了这个强健的体魄,他才能带着松平阿尔托莉雅逃走,否则,搞不好刚刚就要又少一个同伴了。

    在现在情况不明朗的时候,随意的减少同伴数量是很愚蠢的。跟藤丸立香汇合之后,搞不好还有需要用到松平阿尔托莉雅的力量的时候呢。

    “哈哈哈,在我名震天下的三段击之下颤抖吧!敢于向我挥起刀锋的蠢材哟。”

    “怎么了?archer?saber?”

    感知到这里庞大的魔力痕迹,橘红色头发的女孩子在紫色头发的盾牌少女的掩护下跑了过来。

    “哦,没事,只是来了一些盯上我性命的宵小之辈罢了。已经被我赶走啦!”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