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最新章节 > 第十六章、上洛!——再遇织田信长

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 第十六章、上洛!——再遇织田信长

    说回八木这边,莫名其妙就被一个宝具打爆了,自己也是莫名窝火。

    所谓的信长包围网,少了武田和上杉还包围个屁……还是趁早放弃吧。

    八木雪斋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特异点啊,绝对不要按照正常人的思维去思考。嗯,放弃思考会活的比较愉快一点。

    现在他只想和藤丸立香汇合。

    然后赶紧大家一起干掉特异点的元凶,然后,大家一起回去。

    不过讲道理……

    真的好希望赶紧回去啊……这什么破特异点啊……

    八木雪斋已经再也不想看见那些顶着战国武将名号然后其实是另一个人的诡异设定了,根本不能理解啊。

    杂贺八重子也是,原本对自己说话还算客客气气,结果现在怎么忽然又变成这个尖酸的态度了?这个转化有点微快啊?

    八木雪斋也只能叹口气,心里叨念着:女人心海底针,女人心思你别猜,然后默默看向松平阿尔托莉雅的身影。

    她到是没出什么事情,银色铠甲下面明显能看出胸腔平静的起伏着,呼吸正常,说明她没有什么太大的伤。

    至少,自己这边还是三个人,没有减员。

    “喂,你们是什么人!举起手来。”

    就在八木雪斋内心感慨万千的时候,忽然一声娇嫩却透着野性和锐利的嗓音响了起来。

    自己下意识回过头,还没等他确认目标,就听嘭的一声,一颗子弹擦着脸颊打入地面,泥土发出啪嗒一声轻响。

    来人扔了手里的火枪,伴着一声脆响,她手里又多了一把火绳枪。

    这个动作过于有代表性,八木雪斋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织田信长?!”

    “哦?你认识我?是武田吗?还是上杉?还是……”

    夜里一片黑,三人也没有点火,自然视野不好,八木雪斋勉强能确认拿枪指着自己的女性眯起了眼眸,夜空下,明亮的眼眸仿佛落入地面的星辰。

    说老实话,作为日本人,他已经习惯织田信长和上杉谦信作为女性登场了。

    不对!

    他脑子忽然瓮的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经历了那种大爆炸,心里紧张的弦还没有松弛下来,他的脑海里闪电式的闪过一个念头。

    (不对,织田信长对我的态度不对……桶狭间之战的时候,我们袭击了她,她不可能是这个态度!她明显是没记住我们!也就是说……这是个好机会!)

    “我们是……是织田!”

    八木雪斋眼里滴溜一转,忽然嘴里冒出这么一个名字来。

    老实说,现在他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偷偷的,右手召唤出透明之剑,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是二十米,八木雪斋配合的双手高举,站直了腰。杂贺八重子虽然发现了这边的问题,但是现在她一门心思的给松平阿尔托莉雅换药,也就没有想什么。

    这个回答,是一个豪赌。

    这是一个假设。

    如果这个特异点是织田信长为中心的,那么她本人是有【圣杯】这个概念的。也就是说,她应该是一个【知道这里是特异点】的人,那么自己自称是被圣杯召唤来的织田家臣,是可以骗过她的,因为她自己也未必知道自己召唤了什么。

    当然啦,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织田信长不知道圣杯,无法理解。这种时候,说明她应该是被特异点给洗脑的从者,应该清楚自己麾下有哪些从者。到时候,她肯定一口咬定自己这边不是织田家臣。

    这样就又有两个可能性:要么,和她开战。这也没什么,不如说,八木雪斋已经做好了这个最坏的准备了。

    要么……她逼问自己为什么要冒充,到时候自己就说是仰慕织田家,来投诚的——反正最坏情况就是当场开战,现在大家距离这么近,也没有那个樱粉色的女剑士护着她,如果能进入接近战的范围,赢面很大。

    “哦?织田家臣!哈哈,那你倒是说说,你是谁啊?”

    “我……我是明智……啊不是,我是织田家的木下雪斋!(木下藤吉郎,也就是未来的丰臣秀吉)。那边是雇佣兵杂贺八重子和她的部下。信长大人!你……是信长大人吧!”

    差点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给自己起名叫明智雪斋,幸好他悬崖勒马。起个这么二五仔的名字,这是生怕信长不砍了自己吗?

    八木雪斋一声信长大人,让对面的黑发美人皱起了眉,虽然手里还端着枪,但是明显能看出脸上有狐疑的表情。

    “圣杯……也召唤了我这边的人吗?”

    她小声的嘟囔着,八木雪斋只听到了这么一点碎语。

    “是吗,原来如此。因为太黑,没认出来啦!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呀!”

    信长哈哈一笑,把火绳枪抗在了肩膀上。

    她一边笑着,一边往这边凑。

    两人距离现在还有一步之遥,信长仿佛要确认一下他的脸似的,贴了过去。

    近距离端详之下,不管怎么看,织田信长都是一个足以称得起美丽二字的女性。相传,织田信长热爱女装,热爱跳舞……如果非要因此说她是个女人……果然还是有点牵强啊!

    她赤红色的眸子确认了好一会,这才露出了开朗的笑容:“嗯!抱歉,之前认错啦!木下雪斋!这是无可奈何的嘛!”

    八木雪斋这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刚刚是一个很好的暗杀信长的机会。

    如果八木雪斋没有经历过那些剑术高手的指点,没有齐格飞的理论知识,没有莫德雷德的苦练,没有阿尔托莉雅alter的折磨,没有佐佐木小次郎的刁钻,他肯定就试图暗杀对方了。

    然而,那就大错特错。

    因为,刚刚的信长,虽然看上去是个机会,实际上却一直小心戒备着八木雪斋。

    始终右脚在后面半步,肌肉绷着,一只手扛着火枪,但是没有把手扣在扳机上,而是扶着枪身,这是因为,她在提防着八木雪斋用近距离武器来暗杀自己。这个动作下,她随时都可以抓着枪身,用那个木头枪托当做棍子来防御八木雪斋的攻击。

    她的呼吸非常细,尽量不露出呼吸的空档来,这都意味着,她是做好了被人突袭的准备才凑过来的。

    她就是要用这个动作,测试一下,八木雪斋到底是撒了个谎,还是真的是自己人。

    “信长大人,您怎么在这里呢?”

    “嗨,别提了……原本想在趁着武田和上杉交锋,一口气把它们来个一窝端。”

    这么说着,信长空着的左手举起了,白色手套做了个斩首的动作,利落的一划。

    “结果莫名其妙就爆炸了?”

    八木雪斋问道。

    “对!就是这样,我的大军啊,全完了呀……”

    织田信长叹了口气,无奈的耸耸肩。

    这倒不是假话。

    她知道武田和上杉在这里交战,也确实是过来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的。

    不过,因为上杉的家主,上杉亚历没有来,她并没有着急攻击双方,而是等着机会。终于,这不是上杉亚历来了吗?她就命令自己的nobu军团,准备包围对方。

    结果还没等她命令下完呢,就……轰隆!瞬间爆炸!死伤那个惨重啊!

    信长的军团直接变成魔力团了。

    而且,织田信长本人还被吹飞了,醒来一个部下都没有

    这一战可以说直接让信长的大军全灭了……

    而且,因为爆炸,她一直以来追踪的目标也跟丢了。正四处找痕迹呢,忽然就看见这么三个人鬼鬼祟祟的,就过来问了一下。

    (现在我正是用人的时候……不管他们几个是真的圣杯召唤的从者还是别有异心,总之,先收了再说吧。只要小心防备就行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呀!)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迦勒底的黑发骑士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