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假装是个boss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唐闲与歧源的联手

假装是个boss 第七十九章:唐闲与歧源的联手

    失去的记忆无法找回,在伊甸之主的世界里,规则便是如此。

    即便歧源向唐闲述说那些往事,唐闲也无法回忆起来。

    但封存记忆这种事情,他曾经就做过一次。

    在歧源将某一段记忆的封印解除后,唐闲才明白了为何自己执意要把歧源留在最后。

    “你来了多久?”唐闲问道。

    “不算太久,从伊甸圣地到找到你,一共也就二十来天。”虽然与唐闲面临一样的困境,但歧源看起来很平静。

    “真羡慕你的记忆里有那么多名字可以用。”

    “我是秩序者,所有人类都在我的监察之中,记忆里接触过的人,自然也要远多于你,你或许是人类里最聪明的那个,但你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类。”

    “所以你一定能够找到伊甸之主的真身?”唐闲看着歧源的神情里带着某种期待。

    歧源摇头,嘲弄道:

    “你明明已经知道了这个真身的说法,其实是假的,却还是欺骗了自己去相信?”

    唐闲怔住,随后露出悲痛的神色。

    “在这里,我们斗不过它,你必须要回去。”

    “我多希望这里真的存在一个终点,你不知道我这些天经历了什么。”

    不断地失去重要之人的记忆,险些失去人性,最终又找回人性。

    哪怕明知道自己还有底牌,回想着这七百日的经历,唐闲依旧痛苦万分。

    歧源说道:

    “这里的时间算法和外界不同,倒也算是锤炼意志的好去处,我没有做过太久的人类,也没有人类与我拥有值得珍惜的记忆,但你已经体验过了这种得失,经历了伊甸之主幻境里最为残酷的一环。现在的你,应该回到现实里。”

    唐闲点点头。

    他的确该回去了。

    只有回去,才能将这一切找回来。

    “你呢?”唐闲问道。

    “我当然得留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明白一件事,在不该拥有希望的地方,就得做好最坏的打算。你被伊甸之主折磨了这么久,应当明白这里根本走不出去,你所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它想要你看到的。你已经舍弃了太多的记忆给他。”

    唐闲只感觉到毛骨悚然。

    如果一个人拥有了另一个人全部的记忆,恰好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那么这个人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取代另一个人。

    伊甸之主现在如果要扮演唐闲,几乎可以骗过所有人,唐景也不例外。

    沉默了很久后,唐闲又笑了笑。

    不幸中的万幸,自己终于是没有写下某个名字。

    也是因为有着黎小虞,他才又从一个怪物变回了人类。

    “所以你会永远的困在这里?”唐闲有些不大信。

    “是的,你可以放心了,人间不会再有秩序者,或者说,人类和秩序者的战争结束了。”

    “我不相信你。”

    唐闲也没有说明原因,只是觉得歧源不会这么轻易的败北。

    歧源也没有为自己解释什么。

    她只是说道:

    “我已经计算出了这个世界和真实世界的时间比例,算算时间,你快要离开了。”

    唐闲和秩序者是死敌。

    可以说这一生,他与唐景都在反抗秩序者。

    两个人原本终有一战,但却不想,自己在这个鬼地方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歧源。

    “最后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

    将众人囚禁在神国里的人,最终将被永远的囚禁在另一个神国里。

    唐闲没有同情歧源,只是出于合作关系,象征性的问问。

    “这场交易,目前看来,是我付出比较多。你经常说,与你交易的人,从不会吃亏。”歧源看着唐闲。

    唐闲没有否认。

    “那就好,你后面会明白我要你做的事情。”

    “如果我能办到,我会去做,但只此一次。”

    二人的对话到此为止,唐闲转身往山洞里走去,等待着离去的时间到来。

    歧源则在唐闲不敢写下名字的路标上写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是唐闲。

    至此,二人的恩怨在伊甸废墟结算。

    世间再无秩序者——至少,没有了歧源。

    ……

    ……

    神座。

    监察者之屋里,唐景看着无数万兽与机械大军破开了金字塔的底层,开始向着百川市的方向前进,他感到焦急万分。

    但唐景又无法离开,因为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唐闲,还没有醒过来。

    无论如何都无法醒来,带着他一起走则完全是个累赘。

    虽然与唐闲是一张脸,却因为许久没有汲取生存的养分,而变得干枯老化。

    为何要在第七个舱里放着这么一个人?

    这是唐景这些天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在今日终于有了答案。

    因为“唐闲”,缓缓睁开了眼睛。

    唐景原本盯着监察者屏幕,随后他听到了动静,下意识回头的时候,他见到了震撼的一幕。

    仿佛正在见证某个人的人生逆流。那个原本衰老,虚弱,干枯的唐闲,正在一点一点变得年轻,生命力也在疯狂的恢复。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唐景心说自己作为监察者,什么场面没见过,但眼下这个情况他真没见过。

    返老还童?涅槃?

    当老化的唐闲最终变成了唐景最为熟悉的样子后,唐景退后了一步说道:

    “你……到底是谁?”

    “不认识我了么?难不成歧源弄错了?”唐闲摸了摸自己脸的轮廓。

    恰好这个时候,视线里涌现出大量的信息。

    监察者之屋里的屏幕里,所有的信息都在唐闲的脑海里显现。

    但唐闲很适应,就好像这些讯息自己本就该接收到。

    唐景一听这声音,也是唐闲。

    他懵了,难不成伊甸之主变成了唐闲,秩序者也变成了唐闲?

    想着唐景大概脑海里有很多小问号,唐闲也不兜圈子。

    “我会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你是……哥哥?”

    “是我。”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现在是使徒?”

    唐闲摇头说道:

    “不是。确切来说,我比使徒更高一个层级。这件事情不复杂。半年前与歧源在百川市相见你可还记得?”

    唐景点点头。

    那个时候正是唐闲发现了东方海岛那座伊甸之主的高塔不久。而后歧源来到了百川市,开了一家占卜店。

    一切恍如昨日,但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

    唐闲说道:

    “那次我与歧源聊了很多事情,因为得知伊甸之主有可能便是我自己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所搜集的所有兽神传承,其实都是为伊甸之主搜集。这种被别人算计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好。我第一次对某个家伙感觉到恐惧。”

    “随后歧源来到了百川市,与她交谈一番,我确信伊甸之主便是最大的麻烦,它所谋极大,如今看来也的确如此,它要做的不是统治人间,而是成为新的规则。”

    唐景有些听不懂,伊甸之主的真实目的,哥哥是如何得知的?

    不过他没有打断,而是继续认真听着。

    “我和歧源当时不是在商讨对策么?简单来说,就是联手。但在你们所有人看来,那一次只是一次停战合约。可实际上,我和歧源瞒着你们所有人,制定了一个计划。”

    “什么计划?”

    “既然是合作,那自然得双方构建一个共同的目标。于是在歧源回到了神座之后,我也来到了神座。”

    唐景琢磨了一番,明白了。

    那次会谈之后,唐闲的确很快就离开了百川市,但实际上并没有前往矿区,而是在大家都以为他和歧源已经谈好了协议后,他又找了歧源。

    至于为什么要隐瞒,不让他人知晓,这就是唐闲自己的算盘了。

    “如果伊甸之主就是我自己,那么我要如何骗过伊甸之主?我只能自己骗自己,所以我必须要与歧源一起留下一个后手,而这个后手,我不能拥有记忆。既然我自己也不能拥有记忆,那么歧源也不能拥有,所有人都不能知道。只有如此,才能真正的瞒天过海。”

    “现在可以知道了?”

    “现在可以了。”

    唐闲感受着新的躯体,看着自己的手掌,说道:

    “我起初知晓的信息,只有一体双生这个说法,但我不相信所谓的一体双生,我更愿意从歧源的做法,逆推伊甸之主。”

    “歧源的做法?”

    “是的,我们不能忽视一个关键信息,歧源早期并不是人类,那么寻找容器的这个概念,来自于谁,谁给了歧源启发?自然是伊甸之主,所以我更倾向于我是伊甸之主的一个容器,我体内有着伊甸之心,这本就不是伊甸之主赠予人类的,一切都只是它在培育它自己而已。既然我是容器,我自然得想办法摆脱这个状态。”

    “所以哥哥找到歧源,制作了一具新的肉身?”

    “是的,这七个舱室,其实最后一个是空的,原本歧源是要做一个我的容器,用来干扰你们。但歧源没有我的数据,神国来不及搜集我的数据,便被我逃脱。但如今我主动前来,歧源要复制一个我,并不难。”

    唐景发现了问题所在,他皱眉说道:

    “肉身可以复制,但意识如何复制?如果这才是哥哥,那么伊甸之主占据的是假的?假的又如何瞒过它?”

    唐景还有很多地方理不通顺。

    比如唐闲为何会有方才的返老还童?秩序者既然造了唐闲的身体,为何不像其他容器一样,供给能量,而是任由身体在舱室里变得腐朽?

    唐闲说道:

    “现在这副身体,自然不是我的身体,这是歧源以我的数据所制造的一具容器。就像歧源以我母亲的妹妹为容器一样。”

    “而伊甸之心无法复制,意识也无法复制,如果我的意识不通过神国,转移到这具躯体里,那么这幅身体就会陷入永久的沉睡。因为没有灵魂。”

    “我的意识当然在我自己的身体里,也就是如今伊甸之主占据的身体。用复制品也无法骗过伊甸之主。”

    唐景就更觉不解。

    唐闲仍然不急不缓,说道:

    “一方面要打败歧源,一方面又要盯防伊甸之主的窃夺。于是我想到了将兽神的传承分发出去,其中最为关键的兽神传承,便是破坏神的传承,那是伊甸之主最害怕的东西,我将其赠予了君临。”

    “但这还不够,我和歧源并不知道伊甸之主是否拥有足以压制我们的手段。事实证明,的确是有的,歧源败北了,我也险些困死在伊甸废墟,伊甸之主已经拥有了扭转现实的能力。我和歧源当时并不知晓,但不意味着我们没有准备手段。”

    唐闲指着七个打开的舱门:

    “容器一旦被占据,原本的意识就会前往神国,这件事你比我清楚。”

    被歧源变为使徒的时候,唐景的意识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困在了神国。

    唐闲说道:

    “所以我必须假定一种情况,伊甸之主占据了我原本的身体,那么我的意识会归于何处?自然是伊甸之主的神国,或者说……我的意识会被吞噬。‘我’这个概念,也就不复存在。”

    “所以我必须要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把意识转移到另外一个身体上,但同时又不能让伊甸之主察觉到我的想法。”

    唐景大概听懂了。

    伊甸之主占据唐闲的身体,唐闲与歧源联手做出了另外一具身体。

    只是最为关键的问题是,一直到唐闲变成了伊甸之主的前一刻,唐闲的意识都在自己的身体里,那么现在又是如何转移到了这具身体呢?

    唐闲知道唐景的疑惑,说道:

    “六大兽神的传承是关键,我必须用好每一个传承。海神的传承,那把三叉戟可以驾驭大海。以及冥凰的传承,可以将身体变作灵薄狱。为了不让伊甸之主起疑,这两个传承,我都留给了伊甸之主。它们是一道骗过伊甸之主的障眼法。

    但最为关键的破坏神的传承,我给了君临,因为这是伊甸之主极为忌惮的能力。

    法官和失落知鸟的传承尚未得到,最后剩下的,就只有银河的传承,这是一道最弱的传承,但只要用得好,就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你知道银河的传承有着什么能力吗?”

    唐景摇头。

    这件事本就只有白霜和唐闲知道。

    唐闲说道:

    “银河其实没有传承,它只是给了我一道护身符。一道追溯时光的力量,让自己在将死之时,自身身体状态,乃至意识状态都会回到一个特定的时间。但这股力量,银河也告诉我,只需要一个念头,亦能将其用在别人身上。”

    “于是我和歧源,为了留下一个后手,进行了一次‘紧密’的合作。”

    唐景睁大眼睛,隐隐猜到了唐闲的做法。

    “哥哥……通过神国,意识进入了这具身体,而在意识转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便是将—银河的传承——用在这具身体上?”

    “聪明,我的意识只在这具身体里停留了十几秒,但银河的力量,就在那十几秒时开始标记。当这具身体快要衰亡的时候,银河的力量就会强制生效,将这具身体追溯到那十几秒时。”

    “而那短暂的十几秒里,这具身体是拥有意识的,于是时回之力,将意识形态的我从伊甸之主的领域里,拉了回来。”

    唐景叹为观止,没想到这股力量还能这么用。

    唐闲数次面临死亡,都没有使用这道力量,为的便是将其用来对付最终的敌人。

    对付冥凰的执念,破坏神的守护者,这种种强大的敌人,唐闲都故意不使用银河之力。因为这就是底牌,如果用的太早,也只是能活一时。

    唐景的另一个担忧来了:

    “但是这具身体没有了伊甸之心,那么哥哥你……岂不是很弱?”

    唐闲的确回来了,在伊甸之主的圣地废墟里,他丢失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但都被银河的力量给找了回来。

    使用时间之力后,一切都会被追溯到特定时间,但记忆并不会有所缺失。

    这也是银河不断地利用这种力量续命,却又不会忘记一切的原因。

    唐闲丢失的记忆,也被银河的力量找了回来,他能够理解唐景的顾虑。

    只是如果这具身体,不具备力挽狂澜的能力,又如何能够对付伊甸之主?

    唐闲缓缓摇头说道:

    “这次交易,是我想出来的,但歧源比我更有诚意。如她所言,她付出的更多一些。这具身体可不简单。在我消失后,歧源应该有再来到百川市吧。”

    “是的。”

    “你又发觉歧源变弱了吗?”

    唐景一愣,那个时候的歧源,的确好像变得呆滞了一些,但强弱他无法感知到,因为百川市的所有人,都差了歧源太多的等级。

    唐闲说道:

    “歧源不确信自己的力量能否打败伊甸之主。如果伊甸之主还是几百年前的伊甸之主,那么歧源有自信,哪怕只有三分之一的力量,也能击败它。但如果伊甸之主这几百年来,进化出了其他的手段,歧源认为自己有必要进行保留,也就是不把全部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

    “事实证明她也是对的,伊甸之主如今击败了歧源,用的并非寻常意义的战斗手段。而歧源也早就算到了这一幕。所以这具身体——可不是使徒。”

    唐景颤声道:

    “难道……哥哥现在是……”

    “没错,现在的我,是秩序者。”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假装是个boss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