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锦绣田园:农家女首富最新章节 > 第97章 忽然现身

锦绣田园:农家女首富 第97章 忽然现身

    “你说月心不在这儿?”张夫人气急败坏的质问着面前的婢女,“那之前跟在她身边穿白衣服的那姑娘呢?她又是谁?”

    “我也不太清楚。”婢女抵着门,唯恐张夫人硬闯进去,“不过倒是听月心姑娘称她为云姑娘。”

    “云姑娘?”

    张夫人皱了皱眉,她虽然认不完明月楼的姑娘但好歹也曾听说过,不过这位云姑娘的名头倒是从未听过。

    既然月心和云小霜都不在明月楼,那张夫人自然没有再进去的理由,即便她真的带人硬闯进去恐怕也寻不到什么,也就断了想进楼里边的念头。

    不过她进不去,却可以从别的地方得到一些消息不是?

    明月楼大门外,张夫人瞥了一眼旁边的管家沉声问道:“你可知道她的来历?”

    张夫人口中的这个她指的自然便是云小霜,管家长年跟在张四海身边,张四海对他几乎可以说是比对夫人这个妻子还要信任,自然张四海的事情他也无所不知。

    所以此刻管家的话落到夫人耳中,反倒成了他替张四海的遮掩。

    “回夫人,小的不知。”

    “不知?”

    听到这话张夫人顿时便来气了,横眉冷目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必继续替他遮掩下去了,这都多少天过去了,连老爷的消息都没有,难道你就不怕老爷出事?更何况眼下先找到老爷才是大事。”

    “回夫人,我是真的不知道她是什么底细。”管家低着脑袋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也是今日第一次见到那云姑娘。”

    “跟在老爷身边这么久你连他身边多了个女人都不知道?!”夫人恶狠狠的瞪了管家一眼。

    “真是废物!”

    被张夫人这么骂了一通那管家也着实是委屈得紧,张四海所有的的事情他都非常清楚,唯独今天冒出来的这个云姑娘。

    管家思来想去最多也只得出了两个答案,要么一切都是那云姑娘信口胡编的,要么就是张四海是真的有心瞒着他。

    “你跟在老爷身边这么久,就真的从未见过那女人?”

    张夫人一脸狐疑,管家之前的话实在令他难以信服。

    “从未。”管家回答的亦是斩钉截铁,“不止没见过,就连听都没听过。”

    管家将所有的事情在脑子里细细的理了一遍,最终也只得出了一个结论。

    “不管去什么地方老爷都会将我带在身边,刚见到那云姑娘的时候我也以为老爷是特意避着我跟她来往,可回府细想之后根本不可能。”

    张四海作为利州城第一富商,本身平日里的应酬就极多,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去明月楼管家也是跟在他身边的,又哪里来什么多余的时间和云小霜培养感情。

    “夫人,那女子的话不可信!”

    管家言辞恳切,这话也让张夫人听进去了几分。

    既然云小霜的话不可信,那是不是表示她之前所说都是胡言乱语,张四海压根就没有对自己说过那样的话?

    想到这里张夫人心底顿时浮出一丝窃喜,想要找到张四海的念头顿时更加强烈。

    不过眼下月心和云小霜都不在明月楼,张四海又踪迹全无,张夫人一时之间也是全无头绪,然而正当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管家倒是想出了个主意。

    张四海与利州城知府王文山素来交好,此刻找他帮忙自然最为合适。

    “找王知府?”

    张夫人的脸上浮出一丝犹豫,张四海毕竟是利州城的第一富商,要是他失踪的消息传了出去那必定会在城中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不光是张家的生意会受到影响,估计张四海的对家也会趁此机会捣乱。

    她虽然是个妇人,但也是商贾之女,不自觉的便会考虑到这些事情。

    “夫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顾不得这许多了。”管家亦是一脸焦急,“只要莫让官府的人大肆宣扬便好。”

    张夫人沉吟片刻,便立即乘着马车动身前去知府,毕竟她也不想成为一个寡妇。

    此刻已到了后半夜,皎皎月光下只有一辆马车行驶在黑暗的城中,除此之外四下竟是连个打更的都寻不见。

    马车上坠着一个灯笼,隐隐的照亮了前边的路,张夫人从马车内探出头来。

    “还有多久才能到王府?”

    即便这大半夜的街上压根没什么人,但为了谨慎起见张夫人遣退了之前同她一起出来的张府下人,只留下了管家跟着她。

    “约还有半刻钟。”

    或许是夜里的风有些凉,管家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低沉了不少。不过张夫人倒也没怎么在意,随即便将脑袋又缩回了车里。

    没过一会儿马车便停了,张夫人捞起帘子一看才发现眼前这地方压根就不是什么知府府邸,顿时满脸错愕。

    “管家,这是怎么……”

    话音未落,一记掌刀落在她后颈,张夫人顿时两眼一抹黑晕了过去。

    城西聚云坊的后院里,一群人正热火朝天的忙活着,云小霜也是没想到不过就是个药浴,竟然能搞出这么大阵仗。

    “张老爷呢?”

    云小霜用手指戳了戳瘫倒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卢子安,眼神里有些诧异,明明中毒的人是张四海,怎么卢子安这幅模样看起来才像是应该解毒的那个人?

    卢子安累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费了好半天劲儿才从嘴里吐出两个字来:“屋里。”

    “你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之前离开明月楼的时候卢子安还是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几个时辰不见反差便如此之大?这不免让云小霜很是疑惑。

    “我没事,只是累着了。”卢子安冲云小霜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还是先进去看看张老爷吧。”

    云小霜也没有继续追问,嘱咐卢子安好生休息后便抬脚朝着后屋走去,不过她刚推开屋子的大门便撞见了极其尴尬的一幕。

    “你俩……这是干嘛呢?”

    屋内轻纱浮动,微弱的烛火微微摇曳,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微妙,而令云小霜觉得尴尬的,是华生此刻正被张四海给压在身下。

    关键是此刻张四海还没穿衣服,此景此景实在是令人容易想入非非啊……

    “不好意思,打扰了。”

    云小霜极为愧疚的转身,离开之际还不忘替华生二人把门关上,不过此时房间内却幽幽响起了一道声音。

    “别……走……”

    在云小霜的帮助下华生总算才艰难的从张四海庞大的身躯底下挪了出来,刚才要不是云小霜忽然出现,他或许会被张四海给活生生压死。

    到时候医界圣手孔孟玄老先生的关门弟子竟然是被活活压死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华生只觉得他就算去了地底下也无颜面见自己的师傅。

    “你还笑!”

    华生嗔怒的瞪了一眼在旁憋笑的云小霜,虽然这时他已经缓和过来许多,但脸色依旧通红一片。

    “你真应该好好感谢我才是。”云小霜笑得直喘不过气,“刚才若不是我及时进来,恐怕你还指不定会被他压到什么时候呢。”

    据华生所说他是在药浴结束之后搬运张四海时一个不慎踩到地上的水渍滑到,这一滑又刚好让张四海的身体稳稳的压在了他身上。

    这下华生不仅好半响都动弹不了,甚至连呼吸都变得相当不顺畅,甚至于云小霜进来那阵他的手脚都已经快僵住了。

    “你挪不动他干嘛不叫人帮你呢?”

    云小霜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华生看起来人高马大的身子骨竟然如此文弱。

    “谁说我挪不动了?”华生嘴硬道,“要不是因为地上有水我滑了一跤,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

    说起这事华生顿时又埋怨的瞪了云小霜一眼,他和卢子安到了聚云坊后便将张四海暂时安置进了王牧提前准备的后屋。

    为了隐蔽张四海的行踪王牧还特意给聚云坊的兄弟们打过招呼,只让他们在院子里熬煮药浴用的药水,而不让他们靠近后屋,这也导致了华生在后屋连个多余的帮手都寻不到。

    “药浴时必须保证热水的温度不能比下降,所以卢公子方才一直提着水桶在院子和后屋来回跑,眼下药浴结束才好不容易休息片刻……”

    原来如此,难怪刚才卢子安看起来那么疲惫呢。

    “咳咳,辛苦你二人了。”

    云小霜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她也没想到这两人会如此实诚:“那张四海的状况现在怎么样了?”

    “泡了好几个时辰的药浴又服了药,应该是没什么大碍了。”

    “那他什么时候会醒来?”云小霜的语气听起来有些焦急。

    “应该快了。”华生认真的道,“快则一两个时辰,慢则天亮,必然会醒。”

    说这话的时候华生的表情相当自信,显然是对自己的医术十分有把握,这也不免让云小霜稍微心安了一些。

    “那你先在这儿守着,我同卢兄休息会儿。”

    说着华生便打了个啊欠悠悠然离开了屋子,然而他前脚刚走,屋子里便又多出来个人。

    云小霜一回头,便被面前的人吓了一跳。

    “赵墨城?你怎么在这儿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锦绣田园:农家女首富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