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 第八九八章 致命一击

锦衣春秋 第八九八章 致命一击

    褚明卫拱手道:“回部堂大人话,孟楚杀良冒功一案,是发生在两年前,下官还记得,事情是发生在那年的六月,到八月的时候,刑部衙门就接到了密报,随后立刻派人去南岭秘密调查此案。南岭那两年因为发生了旱情,而秦淮战事尚在僵持之中,国库空虚,无法调运过多的物资往南岭救灾,是以造成不少匪患。”扭头道:“韦御江,那件案子似乎是派你前去调查。”

    韦御江上前拱手道:“回褚大人,此案确实是卑职一手经查。南岭南平府校尉孟楚领兵斩杀匪患,匪首刘巴的首级送到了京城,为此朝廷还颁下了赏赐,吏部还准备提拔孟楚,但因为前线战事的缘故,提拔之事稍有拖延,孟楚是在六月底建功,七月初所谓刘巴的首级送到了京城,但八月份的时候,有密报送到了刑部,接到密报之后,钱饶顺令大人负责此案,褚大人立刻派了卑职前往南岭调查。”

    这件案子虽然发生在两年前,但在场许多官员显然对知道此事,听韦御江禀报,都是微微点头。

    “韦司审当时查出什么?”齐宁问道。

    韦御江神情冷峻,道:“卑职在南岭调查过后,查到刘巴根本没有死,依然在南岭一带为祸。此后又得到当地人的帮助,确定了案情的具体细节。当年六月,孟楚率领部下总共十五人,趁夜屠戮了一处偏僻的村子,全村老少全都遇害,孟楚等人将其中十六名青壮尸首当做乱匪带走,老弱孩童的尸首,俱都连同村子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齐宁脸色冷沉,点头道:“后来如何?”

    “卑职找到了人证物证,孟楚无可辩驳,刑部发文,当夜参与屠杀的十五人,除了孟楚押解进京,其他十四人全都就地正法。”韦御江正色道:“卑职在南平府亲自看到那十四人被处以极刑,随后押解了孟楚回到京城。”

    “回京之后,这件案子又怎么办的?”

    “回京之后,朝廷有旨意,当众处斩孟楚,以儆效尤。”韦御江道:“刑期是定在九月初,卑职将孟楚交给了提牢厅,关进了刑部死牢。”

    齐宁微微颔首,这才扫视众官员一眼,问道:“提牢厅司狱是哪位大人,能不能站出来一下?”

    众人目光立时瞧向跪在达奚冲后面的一人,那人身材肥胖,正是之前喝骂韦御江最凶狠的一位,这时候此人脸色煞白,额头冷汗直冒,从后面爬上去几步,颤声道:“卑职.....卑职在!”

    “你是提牢厅司狱周波?”

    “是.....是卑职!”

    齐宁微微一笑,才问道:“韦司审说的可有差错?当年他从南平府带回孟楚,是否交给你关进刑部死牢?”

    “这......!”周波犹豫一下,才道:“回部堂大人,确实.....确实如此!”

    “那就好。”齐宁笑道:“然后到了九月刑期,从刑部死牢提出孟楚,送到法场执行,当时提出孟楚的人,是否是你?”

    周波低着头道:“是.....是卑职!”

    齐宁淡淡一笑,从案卷之中抽出了一张纸,“这里有一份公函,事情发生在庐陵,当地有一名地霸,逼良为娼,经过调查,为首之人在庐陵经营娼寮,纠集了一伙人,做的都是坑蒙拐骗逼良为娼之事。”

    在场众人有些迷糊,心想好端端的说着孟楚一案,怎地一下子又跳到了庐陵去,南平府和庐陵相距甚远,莫非这两件案子有牵连?

    “达奚大人,你可知道庐陵这伙人的存在?”齐宁盯着达奚冲问道。

    达奚冲额头冷汗直冒,神色也不似先前那般倨傲,勉强笑道:“侯爷这话问的奇怪,下官.....下官在京中,又如何认识.....认识庐陵的地霸!”

    “可是据本官所知,每年你从那名地霸的手里,至少也能进项一两千两银子。”齐宁含笑道:“这两年下来,怎么着也有三四千两银子的进项吧?”

    众人都是耸然变色。

    “侯爷,你.....你不能血口喷人。”达奚冲赫然变色:“下官.....下官何时收受过那地霸的银子?”

    “前年十二月,你收到八百两银子。”齐宁理也不理,看着一张纸道:“去年五月,你收到一千两银子,去年十二月,你又有一千两银子进帐。”咳嗽两声,道:“今年四月,那边又送了一千两......,加起来一共是三千八百两,我没说错吧?”

    达奚冲神色煞白,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对了,还有周大人,每次达奚大人收到银子的时候,你也同时收到,不过数目都是折半,一共是一千九百两,我如果说错了,你现在可以喊冤。”齐宁淡淡道。

    “卑职......!”周波额头伏在地上,浑身发抖。

    齐宁含笑道:“诸位大人也许很奇怪,庐陵的一个地霸,凭什么往京城里送银子过来?又为何要送给达奚大人和周大人,其实说穿了,倒也并不奇怪,这两位大人是那名地霸的救命恩人,活了一条性命,岁岁年年孝敬一些,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了,那名地霸叫做楚龙,但那只不过是现在的名字,两年前,那人叫做孟楚!”

    刑部大堂顿时一片哗然,众官员都是大吃一惊,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你们自然奇怪,孟楚不是已经在两年前就被处斩了吗?为何如今还活着?”齐宁笑道:“我刚说过,他有救命恩人,自然可以活命。”盯着达奚冲问道:“达奚大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否告诉大家?”

    他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笑容,但一双眼眸却是冷厉非常。

    达奚冲微微张嘴,双手用力握成拳头,终于道:“侯爷,你.....你说的下官听不懂,下官.....下官不知道什么救命恩人。”

    “周波,达奚大人不想说,你可想说?”齐宁也不和达奚冲多言,目光移到周波身上:“你如果能据实说来,也算是自首认罪,本官可以向朝廷为你说几句情。你该明白,我既然知道这些,手头上自然有足够的证据,我给你机会坦白,若是错失这个机会,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二次。”

    达奚冲猛地回头喝道:“周波,咱们可不能任人构陷,有人想要排除异己冤枉好人,我们绝不可屈服,这朝廷可没人能够一手遮天,真要受了冤屈,咱们要上书朝廷,求皇上和镇国公做主!”他将“镇国公”三字咬的极重,意思也很明显,自然是要告诫周波不可胡言乱语,至少还有镇国公这棵大树。

    “无妨,你们可以向朝廷上树,我给你们这个机会。”齐宁含笑道:“正好那位楚龙......哦,不对,是那位叫做孟楚的案犯已经到了京城,本官也已经将他安顿好,到时候正好带着他一起,让你们向皇上说清楚。”

    周波身子一震,猛地抬头道:“部堂大人,此事.....此事是卑职一时糊涂,可是.......可是卑职也是身不由己......!”

    达奚冲脸色铁青,怒喝道:“周波,你胡言乱语什么?”

    “大人,这事儿.....这事儿已经瞒不住。”周波哭丧着脸:“咱们还是主动向部堂大人认罪吧,部堂大人说了,会.....会向朝廷为咱们说情!”

    “你这头蠢猪。”达奚冲挣扎着站起身来,冲上前一步,一脚踢在周波头上,周波立时被踢翻在地,双手抱着头,达奚冲还要再冲上去,早有刑部衙差冲上前来,抓住了达奚冲,达奚冲喘着粗气,推开衙差,转身向齐宁道:“你在栽赃陷害,你.....你要排除异己,所以要害我......!”张开双手,大声道:“诸位,千万由不得此人在这里一手遮天,咱们.....咱们要团结起来......!”

    但在场这些官员都是搞刑名出身,眼前这一幕,众人都是看在眼里,心里已经是明白了所以。

    毫无疑问,当年孟楚被送到京城来行刑,可是如今那位应该在两年前就被行刑的孟楚却出现在庐陵,这只能有一种解释,便是当年移花接木,真正的孟楚早已经离开了死牢,被处刑的是一名替死鬼。

    这种事儿,古往今来也并不少见,身在刑部的官员们对这种事儿也是十分明白,不过这种事情绝对见不得人,就算发生,那也是极其隐秘,一旦曝光,便是了不得的大事。

    达奚冲是刑部左侍郎,又买通了提牢厅的司狱周波,这两人上下其手,要偷梁换柱更换囚犯,实在不是困难的事情。

    如果周波咬牙撑到底,在场众人还真要怀疑此事的可信度,但齐宁将此事当众揭发出来,周波明显是已经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去辩驳,周波的反应,也让众人立时明白,达奚冲背后操作,偷换囚犯的事情显然是真。

    如果此事是真,达奚冲和周波都是难免一死,如此大案,任谁都不敢卷入进去半分。

    换作平日里,如果是因为其他的事情,以达奚冲在刑部的地位和威望,这般叫喊,或许还真能拉拢一群人过来,但这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沾上这件事情,毕竟谁都不想因为此事而丢了脑袋,一个个都是低头不语,任由达奚冲在堂上叫喊。

    达奚冲大呼数声,却根本没有人站出来,便算是先前那些跪在他身后与他十分亲密的官员,也知道兹事体大,都是脑壳贴在地面,一声不吭。

    --------------------------------------------------------------------

    PS:首先要向大家道歉,这几天更新确实不好。我父母年纪都大了,而且身体都不好,过年期间所有的事情全都是我一人来张罗,迎来送往,各种喜宴丧宴,走亲戚,每天睡得时间都很少,实在是没有办法。以前年纪轻这些事情根本与我无关,现在忽然发现原来过年如此辛苦,因为家事而导致更新缓慢,确实是我的错误,好在很快就好,年后我一定加快速度,再次向大家诚挚道歉!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锦衣春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