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 第一一八八章 满宝

锦衣春秋 第一一八八章 满宝

    咸阳位于八百里秦川腹地,渭水穿南,嵕山亘北,山水俱阳,故称咸阳。

    咸阳是西北第一城,亦是西北的中心,北汉立国之初,西北动乱频起,汉庭屡次派出大军平定西北动乱,多年下来,西北大地上对北汉有威胁的势力几乎一扫而空,也正因为如此,北堂一族虽然率先在北方立国,却因为境内的动荡始终无法抽身南下征讨,因此也让萧氏一族有了足够的时间横扫南方,建立大楚帝国。

    十几年前,屈元古被调任到西北担任镇西大将军,自此之后,屈家也就在西北落下了根。

    屈元古能够被调任到西北,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裙带关系,其妹姿色过人,入宫之后,深得北汉先皇帝北堂欢宠爱,连连晋封,等到晋封贵妃之时,诞下皇子北堂风,而北汉皇后过世之后,北堂欢便即册封屈贵妃为皇后,屈氏一族立时就成了北汉风光无限的外戚。

    也正是因为屈皇后的缘故,屈元古虽然才干平平,甚至庸碌无为,却还是平步青云,在仕途上节节上升,到最后甚至被晋封为镇西大将军,调任西北镇守西北各郡。

    北堂欢下旨之后,倒有不少人上折子,奏请北堂欢收回成命。

    其实许多人心里都清楚,北堂一族当年就是先楚帝国的外戚,起兵作乱,篡夺了皇位,如今却又重用外戚,难免要对屈元古小心提防。

    只不过北堂欢本就是一位独断专行的皇帝,不知是因为对屈皇后太过宠爱所以并不在意人言,又或者是觉得屈元古才能庸碌翻不起什么大浪,屈元古顺顺利利地到了西北,而且一待就是十几年。

    屈家在西北这十几年,没少折腾,一开始有西北官员暗地里向北堂欢上折子,参劾屈元古父子在西北胡作非为,不但盘剥百姓,而且豢养门客,可结果屈元古非但没有受到丝毫惩处,反倒是上折子的官员先后获罪,自此之后,屈家在西北更是有恃无恐,虽然都对屈家父子深恶痛绝,但却又无可奈何。

    屈满宝本就是官家子弟,自小便是锦衣玉食,欺男霸女的事情年轻的时候就没少干过,但多少还是有些克制,到了西北,仗着身为皇后的姑姑和身为镇西大将军的父亲,那更是肆无忌惮,在西北早已经是恶名远扬,谁也不敢招惹。

    屈元古统兵入关,将次子带去军中,却是将长子屈满宝留在咸阳镇守。

    屈满宝眼力并没有几个人让他忌惮的人,但唯一忌惮的就是屈元古。

    屈元古行伍出身,性情粗蛮,教子无方,脾气来了,便是用马鞭抽打,屈满宝虽然目空一切,但却还是对屈元古心存忌惮,他在外面肆无忌惮,可是回到镇西大将军府,却还是颇为收敛。

    等到屈元古离开,屈满宝便感觉一身轻松,血液翻滚,总想捣鼓点事情出来。

    他在西北折腾多年,欺男霸女太多,倒已经提不起多大兴趣,反倒是盯住了屈元古的妾室。

    屈家父子有着共同的爱好,那便是对美色充满了无穷的欲望,屈元古虽然年近六旬,但却有十几个小妾,而且无一不是娇艳动人。

    屈满宝在西北但凡看上的女人,几乎很少有能逃脱他的掌心,唯独屈元古的女人他是不敢动弹,在镇西大将军府偶尔看到父亲那些妍丽多姿的小妾,屈满宝虽然心中痒痒的,却不敢染指,今次屈元古领兵入关,就算一切顺利,几个月之内那也是不可能回到西北,是以府中上下俱都由屈满宝照看,便是那些妾室,也都是交由屈满宝照料着。

    屈满宝头两日还算规矩,可是到了第三天晚上,便偷偷钻进了屈元古最漂亮的小妾房中,霸王硬上弓将事情办了,那小妾委屈求全,自然不敢对外张扬。

    连续几日之后,屈满宝便没了兴趣,又钻入了其他小妾房中,府里的妾室都知道屈满宝的性子,此人凶残横蛮,若真是抗拒了他,等不到屈元古回来,恐怕就会莫名其妙地死去。

    短短不到两个月,屈元古便有六名妾室硬是被屈满宝强霸,而且谁也不敢声张。

    屈满宝夙愿得偿,自然是兴奋异常,在镇西将军府日日宣-淫,但此人不是长性,刺激的事情经过之后,很快就提不起兴趣来。

    屈元古在西北镇守多年,府里豢养了诸多幕僚,这其中一部分是屈元古自己收留,却也有屈满宝搜罗的江湖异人。

    他纵欲过度,这幕僚之中却有一人曾是道家子弟,精通炼丹之术,几年前偷偷向屈满宝献上丹药,服下那丹药之后,屈满宝便觉得龙精虎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于是这幕僚也便成了他身边的心腹,他在府中胡作非为,别人不知,但是这位道徒出身的幕僚却是一清二楚。

    屈满宝在府中连续霸占父亲数位妾室,心中自然是难免得意,但这事儿却不敢对外声张,憋在心里却又难受至极,唯一可以透露的就只有这位幕僚。

    咸阳下了一场雨,雨势不大,却阴雨绵绵。

    虽说是留守屈满宝镇守咸阳,但咸阳各衙门自有官员维持,屈满宝根本用不着做什么,一切也都是有条不紊的运行。

    他百无聊懒,躺在长椅之上,边上生着炉子,已经入冬,西北苦寒之地,气候恶劣,便是白天也是寒意渗人,但屋内却是微暖如春。

    桌上摆满了瓜果酒菜,但屈满宝却是没有丝毫兴趣。

    敲门声响起,门外响起声音:“大公子,前方有战报传来。”

    “进来!”屈满宝这些时日日夜往父亲各个妾室屋内钻,纵欲过度,虽然服了丹药,但依然觉得身体没有力气,微坐起身来,便瞧见屋门被推开,那心腹幕僚进了来,转身将房门关上。

    “道生,大军到了哪里?”

    那叫做道生的幕僚正是向屈满宝进献丹药之人,脸上堆笑,手里拿着军报过来道:“大公子,捷报传来!”将那军报递过来,屈满宝伸出手,却没有去接军报,而是拿起桌上的酒壶,对着壶嘴饮了一大口,这才道:“我最烦看东西,什么情况你说说就是。”

    “大军入关之后,连克白阳、邵府两城。”道生在边上的椅子坐下:“而且这两座城都是小公子亲率兵马攻下,如今我军士气正盛,照这样下去,攻克洛阳那是迟早的事情了。”

    屈满宝咧嘴笑道:“好,满英这小子倒是给我们屈家长脸。”

    道生似笑非笑道:“大公子似乎很高兴。”

    “当然高兴。”屈满宝道:“大军所向披靡,满英还立下了战功,我自然是高兴......,道生,你似乎有什么话要说,莫非我不该高兴?”

    “大公子自然是该高兴,属下也是心中欢喜。”道生叹道:“可是.....大公子,恕属下直言,属下感觉若是照此下去,对大公子未必有什么好处。”

    “好处?”屈满宝皱眉道:“西北大军拿下洛阳之后,拥戴北堂风登基,到时候我们屈家有拥立之功,北堂风不敢不重赏我们。父亲临走的时候,还说等他回来的时候,必然封王拜相。”

    道生点头道:“属下其实和大公子想的一样,如果顺利拿下洛阳,三皇子必然会登基为帝,大将军功不可没,封个王爷也不算什么。”

    屈满宝含笑道:“不错不错,我听说北堂昊那小子艳福不浅,收了几房国色佳人,我已经向满英交待过,等攻下洛阳,金银珠宝我不要,到时候将那些女人都给我带回来就是。道生,可惜你不喜欢女人,否则我倒可以赏你一个。”

    “大公子可以得到美人,但小公子会得到什么?”道生微微一笑,满含深意道。

    屈满宝一愣,笑容渐渐消失,道生凑近低声道:“大公子,一旦攻下洛阳,放眼天下,再无人能够与大将军相比功劳,而且三皇子登基之后,一招天子一朝臣,大将军必然会得到重用,甚至会被留在洛阳协理朝政。”抬手抚须,轻笑道:“三皇子年纪轻轻,大公子也知道,他在朝中的风闻并不是很好,只能依靠大将军的威望和兵马来震慑群臣,到了那时候,大将军虽然只是臣子,却完全可以决定朝政。”

    屈满宝嘿嘿一笑,道:“我倒是和父亲说过,到时候如果一切顺利,掌控了洛阳,未必不能取而代之,他们北堂家本就是外戚,当初也是篡位而起,既然北堂家可以做皇帝,我们屈家为何不成?”

    道生竖起大拇指道:“大公子雄心壮志,当真绝代英雄也,此等气魄,普天之下少有人及。”

    “别说废话。”屈满宝道:“道生,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尽管明言。”

    “这.....!”道生犹豫了一下,才道:“大公子,无论大将军是封王拜相,又或者真的自立为帝,总需要一个继承人的。”

    屈满宝眉头一紧,粗声道:“我是长子,无论父亲是封王,还是自立为帝,到时候继承的人当然是我,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锦衣春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