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锦衣春秋最新章节 > 第一二五零章 号角

锦衣春秋 第一二五零章 号角

    轩辕破微笑道:“医使果然清楚这段传说。”

    齐宁忍不住问道:“这玄麟与你方才所说的事情有什么干系?”

    轩辕破却是向黎西公问道:“医使可明白?”

    黎西公脸色已不似之前那般苍白,甚至略带一丝红润,明显是七转混元丹的效果,不过他气色极差,毕竟是教主出手,他便是医术通天,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气色,微摇头道:“不知。只不过轩辕校尉提及到那孩童变幻了身形,这玄麟也曾是变化外形,两者似乎有些什么联系。”

    “正是。”轩辕破道:“不瞒国公,神侯府有专门的武藏库,里面有诸多武学典籍,亦有不少很久远的江湖传闻,那些传闻都是记录在册子上,是一些江湖轶事,卑职年轻十二岁的时候,便被获准进入武藏库翻看典籍,那时候闲暇无事,卑职便会找那些记录江湖轶事的书册翻看,所以倒也知道不少江湖传闻。”

    齐宁心想历朝历代有史官记录各朝大事,而武学一道传承久远,但却无人真的能将历代的江湖事迹一一记录下来,大都是靠口嘴相传。

    不过江湖上也总有些人会将当时的一些江湖轶事记录下来,零零散散,虽然无法形成系统,但终归还是能够从那些发黄的书册之中找到一些从前的事迹。

    “其中有一本书上提及到了一门武功。”轩辕破肃然道:“那本书册是一个叫做逍遥生的人所写,但逍遥生是何方神圣,却是无人知道。”

    “自古江湖奇人异士多得是,多有隐姓埋名的高人。”齐宁微点头道:“你说那书上提到武功?”

    “正是,那门武功便叫做玄麟功。”轩辕破道:“按照书上所言,那玄麟功是一门极为高明的功夫,习练那武功,就等于是重铸身躯,雪肉骨骸俱都是重新来过,承受的痛苦绝非常人所能想象,而且那门功夫极为邪乎,一旦洗肉换骨,便会宛若七八岁的孩童。”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世间竟然还有如此邪门的功夫。

    “书上所言,那玄麟功共有六层,洗肉换骨之后,便可以修炼第一层。”轩辕破道:“若是进展顺利,三日便可长进一岁的形貌,一个月便可恢复十岁形貌。”

    齐宁和黎西公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讶然之色。

    “若是四十岁的人修炼,第一层便要修到四十岁的形貌,达到他的真实年龄。”轩辕破解释道:“若是能顺利修到四十岁的形貌,便可再次洗肉换骨,进行第二层修炼,第二层的修炼速度便会增快许多,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便可以长进一岁。”

    齐宁皱眉道:“也便是说,修到第六层,只需要几个时辰便能长进一岁?”

    轩辕破点头道:“正是,不过书里说的并不太详细,那逍遥生虽然知道时间有这门功夫,也听说一些端倪,但了解得似乎并不深,所以记录的十分简单。”微顿了顿,才道:“卑职现在怀疑,我那夜所见的黑莲教主,是否就是修炼了玄麟功?”

    “如此说来,世间还真有这门功夫?”

    轩辕破道:“卑职也不敢确定,只是觉得大有可能。江湖上的奇人异事极多,那本书册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玄麟功更不知道是何时出现过。只是.....黑莲教主如果修炼的正是玄麟功,那又是从何处所得?”

    黎西公犹豫了一下,终是道:“神侯府有武藏库,圣教也有百武窟。”

    “百武窟?”

    “当年圣教初创,招揽人手,教.....教主为了让圣教实力壮大,曾经亲自在各地搜罗了无数的武学宝典。”黎西公叹道:“当时老朽只以为他仅仅是为了圣教,后来才知道另有玄机,在百武窟内所藏的武学典籍,但凡投身圣教,得到审验之后,都可以进入百武窟挑选合适的武学练功。不过......那其中许多的武学典籍非但无益,反倒有害,有些人修炼不当,遭到反噬,为此教内有不少高手生生......!”叹了口气,苦笑道:“各门各派的各有其道,也各有修炼的法门,并非人人都能适合。”

    齐宁道:“黎前辈的意思是说,那玄麟功是在百武窟中得到?”

    “并非没有这个可能。”黎西公道:“因为当年不杀人修炼不当或死或残,教主也就封闭了百武窟,除了教内两位长老和四圣使能够进入,其他人不得靠近半步。”

    齐宁微微颔首,又问道:“黎前辈,你说教主搜罗武学典籍,你们只以为是为了黑莲教,可是其中另有玄机,那又是什么缘故?”

    黎西公欲言又止,微一沉吟,终于道:“事到如今,老朽也不瞒你们,教主虽然是大宗师,武道修为深不可测,可是.....!”顿了一下,还是道:“老朽怀疑他已经走火入魔了。”

    轩辕破脸色骤变,吃惊道:“走火入魔?大.....大宗师走火入魔?”明显是不敢置信。

    齐宁心想黎西公怀疑教主走火入魔,却不能肯定,显然并不知道教主体内有极寒之气。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大宗师操控天地气息为己用,但最终却成为了天地之气的奴隶,经受折磨,这是大宗师的致命弱点,大宗师当然不可能对外人提及。

    “教主时常狂性大发,一旦发作,六亲不认,极其嗜杀。”黎西公叹道:“早些年他只是偶尔发作,可即使发作,他也能够控制神智,当时我们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但并没有想太多,可是后来他发作之时,便无人能够阻拦,教内许多对他忠心耿耿的弟兄,一旦在他发作时出现在他身边,便会被他活活击杀。”

    轩辕破眼角抽动,握拳道:“那真的是走火入魔了,原来.....原来大宗师也会走火入魔。”

    “圣教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支离破碎,难以再有从前的景象。”黎西公苦笑道:“老朽实话实说,当年阴无极他们反叛教主,那也是为形势所迫,他们动手之前那两年,每天都是胆战心惊。教主亲手杀了不少自家弟兄,许多人敢怒不敢言,都不敢靠近教主,教主也知晓自己时有发作,平日里也就很少露面,教内也只有左右长老和四圣使时常接触。”

    齐宁释然道:“阴无极和洛无影几人与教主接触频繁,唯恐教主突下杀手,所以心惊胆战。”

    “教主修习武道,一旦闭关,便是好几个月。”黎西公道:“教内之事自然是由两位长老联手处理,只是玄阳为人洒脱,平日里对教内的事情并不过问太多,是以教内事务实际上由阴无极来处理,而洛无影等人协助他理事,时常要受到教主的召见,所以.....!”

    齐宁已经明白过来。

    性情无常的教主对阴无极等人来说,就如同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利剑,谁都不知道这把利剑什么时候落下来,以阴无极等人的实力,一旦教主狂性大发,这几人也是无法幸免,也难怪这几人日夜忧心。

    轩辕破眉宇间却已经显出惊骇之色。

    阴无极等人联手反叛教主,这是黑莲教的机密大事,便是黑莲教内知道的人也不多,神侯府虽然耳目灵通,但对此事还真是一无所知。

    轩辕破虽然已经发现黑莲教内情况不对,也发现了有人假冒教主,但万没有想到在黑莲教内部竟然发生过反叛教主之事,当真是匪夷所思。

    毕竟他十分清楚,黑莲教主乃是大宗师,试问天下有谁敢对大宗师动手?

    “医使是说,太阴长老带人反叛黑莲教主,自立为主,不过黑莲教主死里逃生,所以今次回来报复?”轩辕破神情凝重:“难怪黑莲教现在人心惶惶,众多教众纷纷潜逃,原因竟是在这里。”眉头一紧,疑惑道:“我知道黑莲教在八年前发生过玄阳长老叛教之事,医使,阴无极他们反叛黑莲教主,莫非就是在那个时候?”

    轩辕破毕竟不是一般人,既知黑莲教此等隐秘,立刻敏锐地察觉到了当年那件事情的蹊跷。

    黎西公微微颔首,轩辕破更是疑惑道:“这就有些不对了。如果黑莲教主八年前就遭受反叛,为何会在八年之后才回来复仇?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位列五大宗师,武道修为绝非阴无极那帮人所能比,当年那帮人又如何敢反叛?就算找到机会下手,既然没能杀死黑莲教主,那么黑莲教主逃生之后,也不可能等待这么多年才会回来。”

    齐宁心想你自然不知道,当年阴无极等人虽然没有杀死教主,可是却导致教主失去了记忆,这八年来教主颠沛流离形同乞丐,甚至活的比乞丐还不如。

    教主在大雪山恢复记忆,却依然记得与齐宁的过往,那就证明这些年的事情教主并非一无所知,他堂堂大宗师,一手创建黑莲教,最后却被手下反叛,流浪八年,这段往事在教主脑中回想起来,自然是怨怒至极,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教主此番大开杀戒。

    他也不知道是否该向轩辕破解释,可就在此时,忽听得一阵奇怪的声音传过来,宛若号角之声,齐宁皱起眉头,那声音似有若无,听的隐隐约约,齐宁扫过黎西公和轩辕破,见二人并没有反应过来,不由问道:“你们可听到.....号角声?”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锦衣春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