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九宫皇妃最新章节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计就计巧陷害

九宫皇妃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计就计巧陷害

    梁垣鹤笑着对雯妍郡主说:

    “你怎么来了?”

    “今日无事,就来走动走动。”

    众人自行退去,陶青铃站在门外,她努力的听着屋内在说些什么,可是听不清。那个雯妍郡主,自打过来,就没有什么招人喜欢的地方。她偷偷的问玖玉:

    “这个雯妍郡主,将来是要同九皇子成婚的吗?”

    玖玉点点头,说:

    “都是这样说的。”

    陶青铃低下眉眼,看来,这雯妍郡主,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要怎样做,才能减少她在九皇子心中的分量呢?本来陶青铃只是在想着,但是又有些犹豫,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有些不太好,尽管自己对九皇子心存爱慕,但是真正的害起人来,她真的还有些下不去手。这时,门内的雯妍公主叫道:

    “来人!”

    正好这个时候韩萤没在这里,陶青铃作为宫女,只的进去。

    “殿下,公主,有何吩咐?”

    雯妍郡主说:

    “九皇子心情愉悦,你去通知御膳房,送些精致可口的小点过来。”

    陶青铃应声离开。她通知完,便回来了。进屋的时候,九皇子不在,只有雯妍郡主一个人,她行礼说:

    “郡主,膳房一会儿就送来点心。”

    陶青铃此时还没有想什么,但是雯妍郡主听了,脸立刻沉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直接拿过来?”

    陶青铃一愣,她也没有说让自己拿过来啊?再说,那点心不少,自己一个人怎么能拿的了?御膳房给各个寝宫送食的时候,也是急需要层层检查登记的,她怕耽误时间,特意走的快些来复命,没想到雯妍郡主竟然劈头盖脸的给自己一顿指责!

    “郡主恕罪,奴婢想着先回来复命,点心比较多,所以膳房会亲自送来。”

    雯妍郡主本来心情是不错的,但是刚刚她正想和九皇子说一下二人的婚事,却不想季玄书进来,说有事情找九皇子。这件事就又耽搁了,她的心情当然转为不好,坐在这里等九皇子的时候,心里更是郁闷。正好陶青铃回来了,便冲她撒了火气。

    “你很有理是吗?”

    陶青铃一愣,她没觉得自己的说法有什么问题啊。但是,雯妍郡主,冲她发火,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之前她想给九皇子几个宫女,九皇子没要,面前这个人,却是韩萤开了口,九皇子就同意了让其进来。所以,她看陶青铃自是很不顺眼。只不过,赶巧韩萤不在,那陶青铃只能怨她自己倒霉了。

    “奴婢不敢。”

    陶青铃赶紧请罪,尽管她觉得这个人有些无理取闹。

    雯妍郡主走到陶青铃的面前,看着她脸上的伤疤,轻笑一声:

    “阿鹤真是什么货色都往宫里收啊,还好他看不见。”

    此话一出,陶青铃的手,微微握紧。

    “看好你自己,别懂什么歪心思,还有那个韩萤,都给我老实点。”

    陶青铃此时心中的愤怒,直线上升,她深吸一口气,开了口:

    ”郡主,奴婢是九皇子的人,九皇子让奴婢来,奴婢就过来了。”

    雯妍郡主一听,当时一愣,这个宫女,居然敢顶撞自己?陶青铃也是心中气愤,便抬出了九皇子的身份,就是想让对方知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她这样做,就是不将九皇子放在眼里。

    “好,你有胆量,能和我顶嘴。”

    雯妍郡主硬忍着想要出手打她的动作,陶青铃没有说话,这时,九皇子和季玄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雯妍郡主看着陶青铃,很觉厌恶,便伸手一推,力道并不大, 就把她推到了一边。但是正好旁边有一个椅子,陶青铃没有料到雯妍郡主会推她,本来没什么事,但是她正好就绊在了椅子上,身形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正好,这时梁垣鹤他们就进来了。

    雯妍郡主心一惊,下意识的回头看向陶青铃。陶青铃此时,本来刚才在门外的时候,还在犹豫,是否搬弄是非,离间九皇子和雯妍郡主。但是刚才雯妍郡主对她的态度,便坚定了她内心的想法。

    陶青铃心道:雯妍郡主,是你自己不识时务,本来我不想这样做,都是你咎由自取!

    陶青铃暗暗的用力在椅子的坚硬之处一划,掌心立刻鲜血冒出。

    “殿下……”

    陶青铃没有先去“祸害”雯妍郡主,反而很恭敬的给九皇子请安。

    梁垣鹤听到了屋内的声响,便问:

    “怎么了?”

    这句话是问季玄书的,季玄书说:

    “雯妍郡主,不小心将陶青铃撞倒了。”

    听季玄书这样说,陶青铃知道他是在给雯妍郡主面子,眼睛好使的人,在进来的时候,都是正好看到雯妍郡主推她的。她脑袋一转,说:

    “是的,是郡主不小心。”

    雯妍郡主见此情景,有口难辩,毕竟真的是自己这样做的。

    “阿鹤,我……”

    “玄书,有血腥味?”

    梁垣鹤异常灵敏的鼻子,嗅到了不同的气息。陶青铃听了,故意装作紧张的将手背于身后,季玄书看到了,说:

    “你将手伸出来。”

    雯妍郡主有些惊慌的看过去。陶青铃犹豫了一下,之后颤颤巍巍的伸出了受伤的那只手。

    “我……”

    雯妍郡主没想到推她一下,竟造成这样的严重的后果,开了口,不知如何说。

    “叫韩萤给她包扎一下,玄书,本宫也累了。”

    “是。”

    季玄书将九皇子扶进屋内,雯妍郡主忙说:

    “阿鹤,我不是故意的……”

    梁垣鹤回头,笑着说:

    “我知道,你也回去休息一下吧。”

    尽管梁垣鹤表面上没有生气,但是雯妍郡主知道,他的心中一定是不满了,他那样的维护自己的宫人,加上,季玄书肯定知道自己是故意推了陶青铃,那样说,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九皇子很快就知道了真相,那自己在心目位置,会不会有影响?但是梁垣鹤已经进了内寝,雯妍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人家也没有追究下去。看了眼地上跪着得陶青铃,雯妍郡主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嘀咕一句:

    “真是柔弱。”

    之后带着宫人便走了。

    陶青铃的手还在淌血,但是她的心里,是得意的。呵呵,雯妍郡主,你的报应来的如此之快,但这才刚刚开始,以后,你最好少往这里蹦跶,否则,我还是不会放过你!

    “那个雯妍郡主竟然这样的记仇?”

    韩萤边给陶青铃包扎边问,陶青铃说:

    “可不是吗?她的嫉妒心很强,不喜欢九皇子的身边有别的女子。”

    韩萤一愣,想了下说:

    “我同她之前,也打过照面,人是有傲娇,但是,不至于这样的狠心啊?”

    陶青铃听了,有些不满意,抽回手,说:

    “那你的意思,是我诬陷她了?”

    韩萤一听陶青铃的口气不对,赶紧说:

    “没有没有,我最相信了,她一个外人,我怎么会信她呢?”

    陶青铃自己摆弄着药瓶,脸色暗沉,说:

    “你不是向着她说话吗?”

    陶青铃之所以这样,是怕韩萤拆穿自己,尽管她表现的很问心无愧,但越这样,自己越心虚。还好韩萤没有多想,搂着她的肩膀说:

    “哎呀,哪有,我的意思是……是她突然变了,或者,是一直隐藏的深,明白吧?”

    其实韩萤是真的对雯妍郡主伤了陶青铃这件事有些不相信,毕竟没有亲眼看到,但是陶青铃已经不高兴了,她便赶紧改了口。听到韩萤这样说,陶青铃的气才消了一点。她坐了下来,说:

    “你说雯妍郡主,如果同九皇子成婚,你说这赐阳宫,咱们的好日子还会有吗?”

    韩萤听着,心中有些悲伤,说:

    “看命运吧。”

    “萤儿,你想让她进来吗?”

    陶青铃拉着韩萤的手,恳切的问。韩萤看着她的眼睛, 说:

    “说实话,不太想的。”

    “那,我们一起,想想办法,不让她来不就完了?”

    陶青铃是想拉着韩萤一起,毕竟两个人力量更大。韩萤听了,震惊不已,忙摇头,小声的说:

    “青铃,你疯啦?这种事情,我们可不能瞎掺和!”

    韩萤没想到陶青铃竟然有这样的想法,胆子也太大了。她继续说:

    “他们的婚事,可是皇上当年定下的,咱们若从中作乱,那可是死罪啊!不可不可,青铃,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

    陶青铃刚才也只是试探一下,见韩萤这样的拒绝,心中想也是算了吧,这种事情,人多了,其实也不太好,容易又分歧。

    “哎呀,我就是说说笑,别当真,我怎么会那样做呢!”

    韩萤听了,这才放下心,说:

    “咱们哪,都在宫中老老实实的,远离是非,出了宫,就一些都解放啦!我现在就你一个姐妹了,你可不能有什么事,不然,我可怎么办?”

    韩萤的脸上,充满担忧,她知道宫中的阴谋诡计众多,你不去招惹旁人,却不见得祸不上身。陶青铃安慰她,说:

    “放心,我同你,都会好好的。”

    季玄书问九皇子:

    “那雯妍郡主,怎的敢动殿下的人?”

    梁垣鹤毕竟看不到陶青铃的举动,连季玄书眼睛好使都看不到,何况他?

    “也许,她是太想进赐阳宫了吧!”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九宫皇妃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