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九龙拉棺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五十四章 画像破碎

九龙拉棺 第七百五十四章 画像破碎

    听姽婳提及破军,我神魂剧震。

    对魔道弟子而言,破军的威名还在道祖之上,特别是在三千年后。

    道祖的精神太过伟大,当时无人能够跟得上他的脚步,以至于魔道弟子对他只有尊敬。而伴随魔道弟子杀伐征战的是破军护法天尊,道祖是精神的象征,破军是有血有肉的真实存在。

    更何况那一句魔道弟子万世千红,本就是因破军而来。

    破军骁勇,杀伐一生,以破军之威护佑千万魔道弟子。

    天地交征阴阳两断刀下,不知斩杀了多少人道仙道弟子,乃封神之战第一杀神。

    道祖身死,破军提刀下阴司,一刀斩断忘川河断流五百年。此行虽然葬送了魔道气数,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有情有义。

    所以,三千年前无人埋怨破军,三千年后,她取代魔道祖师成为魔道弟子的精神象征。

    即便我心底知道魔道祖师要比破军护法天尊伟大的多,然而当这个名字落入耳中的时候,依然神魂剧震。

    “姽婳,你的意思是破军护法天尊还活着?”我激动的问道。

    姽婳是死神,掌管记忆。

    其实从看到她希夷大军的那一刻我就想问关于破军的事情,只是怕问出口换来一场伤心。

    而且如果破军所化的希夷还在的话,姽婳一定会告诉我。

    “当然。”姽婳说道。

    “姽婳,你瞒得我好苦。”

    “不是我有意瞒你,这一切都是两位天尊的注意。”

    “两位?难道贪狼护法天尊也还在?”

    “贪狼已经去了人间,只有破军还在我的玄关,此事我稍后再向你解释,现在我要请破军护法天尊出来,辨识这张画像的来历。”

    语毕,姽婳开始凝聚心神,准备开放神庭穴。

    忽然抬头看了一眼一直站在一旁的白胜雪,冷冷的说道:“你出去。”

    白胜雪神情微变,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转身默默往门外走。

    “留下来吧。”我说道。

    “嗯?”姽婳挑眉望着我。

    “不是她,我们又怎么会见到这幅画像,无论结果如何,她都有资格留下来等待答案。”

    “谢岚,你会错意了。我让她离开不是为了避嫌,而是担心她会被破军的煞气所伤。你曾经质疑我为什么要杀死兵魔,现在我告诉你答案,我杀兵魔就是为了破军的重生。”

    姽婳说,破军护法天尊现在已经完美吸收了兵魔的神格,并且将大竞技场的勇士之魂全部用来凝聚阴身。

    身化希夷之后虽然也可以显化镜像,但是希夷本身不会提升修为,生前多少死后便是多少,因为希夷是一种不可变的定态能量体存在。而阴身则不同,阴身就像是姽婳的前身黄河娘娘,既可以完美继承生前的战力,还可以继续修行。

    在姽婳的帮助下,破军护法天尊吸收勇士之魂凝聚出阴极生煞的无双霸体。破军法则和兵魔神格融合为一,又令破军护法天尊的战力无限提升,化军威为己用,成为当之无愧的战争主宰,极道煞兵。

    这样的破军无法天尊,一旦出现在大军杀伐之战中,只能用无敌来形容。

    遗憾的是,因为煞气太盛,破军护法天尊只能出现在战场中,否则无论她出现在哪里哪里都会成为一方死地,而那些和她接触的人,除非同属一阵营,必然被其煞气所伤。

    听姽婳这样一解释,我瞬间释然。

    若白胜雪是魔道弟子,断然不用担心被破军护法天尊所伤,而她又决计无法成为魔道弟子的。魔道弟子有情有义,白胜雪却一生不能动情。

    白胜雪默默离开,我安静的站在姽婳身边等待破军护法天尊的出现。

    随着姽婳缓缓看起神庭,竹舍内的温度在明显下降,继而一股杀意开始诞生。

    杀意诞生,寒冰刺骨,万千箴言之剑身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了一层霜雪。

    竹舍吱呀作响,香火不耐寒冷,幽幽溟灭之间。

    气温的下降,伴随而来的是我心头热血的诞生。

    魔道弟子,万世千红,时隔三千年,我从未想过有天还可以亲眼看到破军护法天尊。

    忽然,一道红影从姽婳神庭穴中飞出,化为一团红雾,在姽婳身前渐渐的凝聚成人形,面朝神龛,背对着我们。

    我想说什么,却被姽婳以神念阻止。

    “不要打扰她。”

    “嗯。”

    破军护法天尊一出来,眼睛就锁定在画像之上。

    我和姽婳并肩站在她身后,默默等待着最后的答案。

    姽婳的手在轻微的颤抖,我也一样。

    破军和道祖,映照的便是我和姽婳。只是,我们要比他们的结局幸运太多。

    红衣破军,身体站的笔直,犹如一尊雕塑。

    画像中的神像依旧眉间含笑,眼底带着几分冷漠,似乎永远不会改变。

    时间在流逝,破军不动,画像中容颜不改。

    反倒是我和姽婳的心情越来越紧张,手握的越来越紧。

    终于,破军动了,正对着神龛向前迈了一步。

    破军煞气何等丰盛,原本竹舍就已经无法经受煞气的摧残,随着她这一步迈出,竹舍瞬间爆裂,化为废墟。

    神龛也经不起气场的变换,摇摇欲坠。

    画像上面遍布裂纹,眼看随时都有破碎的危险。

    白胜雪发出一声惊呼,露出心痛的表情。

    神龛坍塌,烟尘四起,画像失去了支撑漂浮在空中,被煞气撕碎变为齑粉,沸沸扬扬从空洒落。

    我和姽婳互视一眼,各自难掩失望的表情。

    画像碎裂,足以证明画中人不是道祖,但凡一丝牵连,也不会被破军的煞气所破。

    破军缓缓转过身来,这时我才看到她早已泪流满面。

    哀莫大于心死,纵然早已心灰意冷三千年,再揭起伤疤,还是痛彻心扉。

    “终究不是他啊……”破军护法天尊喃喃说道。

    我和姽婳相顾无言,竟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画像变为粉尘,在空中洒落,破碎的是画像,却更像是破军护法天尊的心。

    转头看向白胜雪,才发现她也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破军几步走到她面前,冷冷的问道:“你又是为了什么伤心?”

    “你毁掉了我千万年的心头念想,却来问我为何伤心?”白胜雪强忍着煞气刺骨的伤痛,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一答案,令破军有点难堪。

    因为我们赌的是画像便是道祖,现在已经明显赌输了,那么这幅画像就只和白胜雪有因果,画像被毁,便是我们亏欠了她。

    “他在人间叫什么名字?”白胜雪打破了尴尬的气氛问道。

    “谢秣陵。”

    伴随着这三个字从破军护法天尊口中说出,忽然天地之间起了某种神秘的变化……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九龙拉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