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绝世镇封最新章节 > 第九百六十二章假脉

绝世镇封 第九百六十二章假脉

    如今的南泰修真界局势变幻莫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原本传言月河宗将联合其他三大宗门外加散修势力,将要攻打封阳门的消息还未平息,这尧城又出了大事。

    一对年轻道侣潜入尧山,开辟洞府欲要闭关突破,却没想天象太过惊人,引动所有尧城修士公愤,致使一场一女拦一城的大战爆发,如此消息不可谓不轰动,特别是最后此事还引起了传闻中尧仙殿的震怒,尧仙殿主亲自出山,与那在绝境中突破的男子大战,最终尧山坍塌大半,尧城高阶修士死伤无数,众势力损失惨重。

    这故事如长了翅膀一般,在短短两天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南泰大陆,后续还有人透露,那对年轻的道侣正是在月河宗刚刚举办了双修大典的乔远与凌婉晨。

    对于那一战的结果,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尧仙殿主大胜,乔远惨死,凌婉晨中毒被擒,也有人说尧仙殿主逃了,乔远与凌婉晨皆都受了不轻的伤,躲了起来,还有人说尧仙殿主与乔远最终同归于尽,凌婉晨伤心欲绝,自毁殉情。

    这种种结果,难以分得清是真是假,但乔远与凌婉晨的身份却是被人证实。

    ……

    月河宗护月山议事大殿内,南松子高坐首位,神色平静不起任何波澜,在他下方,几位峰主脸色都不太好看,苏真与连景山站在段天固身后,他们三人眼中的担忧最深。

    不多时,大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少人抬眼看去,只见两名年轻貌美的女子并排快步走了进来,从神色上来,右边的女子较为平静,眼神淡淡,似来此只是为了例行行事参加会议,而左边的女子,则是红着眼眶,神情焦急万分,都差点哭了出来。

    这两女不是别人,正是新任四月峰峰主月婵,以及乔远的爱徒,绮云。

    绮云一踏进大殿,便飞快的来到苏真身前,拉住他的手臂,嘤嘤哭泣了起来,看得出来,她真的很怕,很怕乔远出事了。

    “师祖,大师伯,二师伯,我相信师父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苏真尽管也很担心乔远,可此刻却不得不露出笑容,拍了拍绮云的肩头,轻声劝慰道。

    “别着急,你师父什么本事,你还不知道,他现在肯定躲在某个地方,等我们给他收拾烂摊子。”

    “好了,既然五位峰主都到了,那现在你们便商量一下此事该如此处理?本座不参与。”

    待月婵寻到一处位置坐下后,南松子才开口传出话语,说完他便缓缓闭上了双目,不再理会。

    这让几位峰主着实有些尴尬,互相看了一眼,段天固站起身来,沉声道。

    “乔远是老夫的弟子,此事就让老夫亲自去处理,不管他是生是死,老夫都会讨一个结果。”

    “这……”燕尘子欲言又止,最终却没有开口。

    红裳童子紧接着他之后,缓缓说道。

    “晨儿那丫头出事了,我想凌师弟也不会坐视不管,万战山脉距离尧城很近,他应该能第一时间赶到。”

    “我也去。”红裳童子话音刚落,这大殿内便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

    众人寻声看去,只见月婵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没有看向任何人,脸上神色平静不带任何情绪,好似刚刚那句话并非她所言。

    绮云连忙抹了一把眼泪,轻声开口:“我也要去。”

    燕尘子当即一拍扶手,沉声道:“胡闹,尧城是什么地方,那是接壤九封国之地,如今咱们宗门与封阳门闹得不可开交,这种时候岂能让两位峰主涉此险地,万一出一点差错,对宗门的局势可是大大不妙。”

    先前段天固开口时,燕尘子就想反驳,但因两人关系向来不好,怕被对方误会,这才忍了下来,可月婵再说要去,燕尘子就不得不出言阻止了。

    同时,苏真也站了出来,向着段天固开口道。

    “师尊,您亲自去确实太过危险,此事还是让弟子跑一趟吧,我相信小师弟应该不会出事。”

    段天固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一方面他对苏真与乔远都很放心,另一方面确实是要以大局为重。

    随后苏真又转身看向月婵,抱拳道:“月峰主,四月峰刚刚重开,事务繁多,还需要你来支持大局,寻找小师弟的事,还是我这个当师兄的来吧。”

    沉默了片刻,月婵不得不同意,别看她表面平静如水,可内心却是担忧的很,这一点她不想承认,却又难以违逆本心,刚刚那句话几乎就是脱口而出,没有经过任何思考。

    会议很快就有了结果,由苏真带队,挑选五位元婴期长老以及二十位金丹期长老一同赶往尧城,这其中有不少都是与乔远有旧之人,但却不包括绮云。

    不止月河宗这里派人前去,其他宗门也紧急召开了会议,派出了不少人前去探查,九封国那边更是动作迅速,封阳门在得到第一手消息后,直接派出一队先头人马,随后在调查清楚后,又派出了一队高手。

    在他们看来,这次绝对是铲除乔远与凌婉晨的最佳时机,如今整个封阳门,下至炼气弟子,上至太上长老,皆都对乔远恨之入骨,天天做梦都盼着他死于非命。

    所以,这尧城的消息的一传开,封阳门震动最大,最为欣喜,门内门外压抑的气息立刻一扫而空,弟子们欢庆的如过节一样,就连还在闭关疗伤的司徒鸿听说了,都忍不住拍案叫好。

    如今的南泰修真界,乔远已然成为了新一代的传奇人物,随时随地都可搅动风云,可无论外界如何热闹,此刻乔远却在那尧仙殿内,享受着极为难得清闲时光。

    修为再进一步,乔远欣喜之时,也很快沉浸在打坐中,稳固刚刚提升的境界。

    宫殿内,一身白衣白裙的凌婉晨盘膝而坐,其身上有强大的气血之力浮现,周身血光闪烁,身后有庞大的战神虚影忽隐忽现,此刻她青丝飞扬,脸色红润艳丽若桃花,坐在那里就有一股非同一般的气质散发出来,足以令任何男子痴迷沉醉。

    时间一晃便是半个月,独坐在青山山崖边的乔远早就苏醒了过来,这段日子他时常踏入宫殿,去观看凌婉晨修炼,一方面是观察她的气血运转,另一方面,也是被她修炼时独特的气质所吸引。

    不得不说,乔远与凌婉晨成婚这么久了,一直以来,凌婉晨都略显得张扬霸道,但此刻修炼时,那种宁静专注的模样,让乔远挪不开目光。

    “如果我没有背负太多,不用追寻身世,就这样和你在这里相伴一生,该多好啊。”

    乔远轻声低喃,眼神温柔而饱含深情,就那么看着身前佳人,许久后,他缓缓走出了宫殿,思绪再一次飘向远方。

    “已经半个月了,为何此地还没有动静?难道他们找到了这里,却无法打开大门。”

    这是目前唯一的可能,毕竟尧山上的阵法已破,谁都能登上山顶,找到尧仙殿,但尧仙殿大门上的禁制乃是出自上界大秦仙域,有本事破解者,不多见。

    正思索间,乔远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一片温软覆上来,两条玉臂若水蛇般缠绕住他的脖子,淡淡的幽香从耳后飘来,凌婉晨轻笑着将脸颊枕在他的肩上,问道。

    “想什么呢?”

    乔远微微侧过脸,握住凌婉晨的玉手,柔声笑道:“想你。”

    “油嘴滑舌~~”凌婉晨娇哼一声,直接丢给了他一个白眼,那似嗔非嗔的模样看起来像是不信,实际其心里已然乐开了花。

    可乔远不是萧清云那种风流之人,情话说不得太多,转而他的神色便严肃起来,眉宇间透着一股愁色,轻声道。

    “咱们被困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按道理说,早就应该有人找到了尧仙殿,可如今外面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担心……是我的推测出了错。”

    听完他的话,凌婉晨也收起了闲情,松手走到他身侧,两人肩并着肩,看着远空。

    “或许是外面出了什么事,毕竟现在修真界局势动荡,咱们宗门与封阳门随时可能开战,而这时候又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在两国边界,封阳门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既如此,那我们就更要快点出去了。”乔远低声开口,说话时那眉宇间的愁色已然变成了忧虑。

    若是宗门派了大师兄前来,乔远还不会太过担心,可若是其他人,他不敢想象在封阳门有准备下,会发生什么事。

    凌婉晨转过身看向乔远,伸出白皙修长的春葱玉指替他抚平了眉心的褶皱,柔声道。

    “夫君不用着急,咱们在这里也并非什么都不能做,你看~”

    说着她将右手上的袖口掀起,露出一截宛如羊脂玉的皓腕,五指紧握,但见那白皙的肌肤下血管波动起伏,一条条血线从手臂处延伸而来,汇聚于手背,又发散到每一根手指上。

    一、二、三、四,四条血线代表战神诀四脉之力,乔远还在疑惑凌婉晨让他看什么时,那丝滑若绸缎玉瓷的皮肤上蓦然又显现出了一根线条,由浅变深,由青转红,尽管与其他四条血线相比,那刚出来的一条不够明显,不够鲜红,可那也是一条血线,代表着她的战神诀再次迈出了一步。

    “五条血线……五脉之力?婉晨,你……”

    乔远双目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婉晨的玉手与皓腕,他怎么也想不到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凌婉晨居然能修炼出五脉。

    凌婉晨抿唇轻笑两声,解释道。

    “呵呵……这顶多算是四脉半,你不知道,战神诀修炼到后期越来越艰难,所以从四脉之后,想要再进一步,必须先开假脉,由假脉转为真脉,方可修炼成真正的五脉。”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绝世镇封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