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开天尊途最新章节 > 第二十五章 陶器的生意经

开天尊途 第二十五章 陶器的生意经

    华夏联合大学破山而建,临海而立,依着山势逐渐降低海拔,气势宏伟,站在城墙上才能堪堪看到山腰的建筑,最顶处已经高耸入云。校内的建筑古朴典雅,漫步其间,仿佛身处某个深宫大院,移步换景间处处都是雕梁画栋,假山荷塘。

    按照陶器的说法,如果真要逛遍联大十景的话,得花两天的时间才行。

    袁敖抱着小鱼跟着陶器走了一个上午,身体不累,但是眼睛已经觉得不够用了,就在山腰处的布灵湖边找了个餐厅吃饭。

    小金看到周围林立的古木,早已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过以它的实力,袁敖根本一点都不担心。

    联大的食堂遍布各处,都是以独立餐厅的形式存在,一点也不比外面的餐厅差。

    “感觉怎么样?震撼吧!”陶器一脸得意地说道,联大号称全球最美建筑,史上最高学校,每个来过的人都会觉得不虚此行。

    袁敖点点头,这确实是他见过最雄伟的建筑,炎堡的建筑胜在玄妙,从艺术的角度来看,却远远不如这里了。

    “对了,陶大哥,你当初是怎么想到要做馅饼这个生意的,这也太……”

    “普通?还是简单?”看袁敖形容不出来,陶器马上就接口说上了,“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与众不同,随大流很难赚到钱。”

    “可馅饼很多人做啊?”袁敖在炎堡就吃过馅饼,甚至还帮怡教习一起做过,没觉得有什么难的,“这里面还有什么学问吗?”

    “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去了,你吃过淘气饼吗?”看到袁敖点点头,陶器接着说道,“那你觉得淘气饼和你以前吃过的馅饼有什么区别吗?”

    “好像外皮更脆些,味道更鲜美,还有……”

    “皮脆馅软肉嫩汁满味鲜香浓,这就是我归纳的一个馅饼所应该具备的六个条件,也是每一个淘气馅饼必须达到的标准。”陶器像说绕口令一样,听得袁敖一愣一愣的。

    “做馅饼还有那么多讲究?”

    “这哪叫什么讲究,真正讲究的东西我还没说呢?”

    提起做馅饼,陶器又是成功人士附身了,对袁敖这种外行人是满脸的鄙夷。

    “你知道哪种米磨出来的粉和面最弹最香吗?你知道哪里的牛的哪个部位的肉最嫩最适合做馅出汁吗?你知道火候几度持续多久烤出来的饼表皮最香最脆吗?”

    陶器的口水都快喷到袁敖的脸上,袁敖被这连问问得蒙圈了,只好作揖告饶认错,不该把做馅饼这么伟大的一件事想得那么简单,深深地亵渎了这份事业。

    陶器这才重新坐到袁敖的对面,开始缓缓讲起他的创业史。

    “其实当初是被穷给逼的,那时候实在没钱,幸好学校安排在眼镜店打工,才不至于被饿死。”

    谈起当年的辛酸,陶器是不胜唏嘘,“因为这些年来人体素质的提高,戴眼镜的人越来越少,眼镜店的生意也一直不好,勉强维持而已,所以我的收入也很少。

    恰巧眼镜店的老板华哥喜欢吃手工做的馅饼,眼镜店后面的厨房里就放了一整套做馅饼的设备。我因为小时候看人家做过馅饼,就做给他吃咯。

    没想到他吃了后觉得不错,于是就开始让我给专职他做馅饼。

    那个时候我脑子里想的就是各种赚钱的念头,可没有一个能行,不是没钱就是没技术,想来想去就这馅饼还有条件改良。

    记得小时后大人说过,做生意就要与众不同,要有自己的长处,这样才能赚到钱。

    于是我就发誓做一种全世界最好吃独一无二的馅饼,就这样我就开始各种尝试了。你猜怎么着?”

    看到袁敖和小鱼都在整齐地摇头,一点没有托的意思,陶器毫无成就感地接着说道,“在那家眼镜店快被我试垮之前,我在失败了上千次后,终于做出了一个让华哥吃了流泪的馅饼。”

    “那你是怎么说服他把眼镜店改成馅饼店的呢?”

    “不用劝啊,眼镜店本来就快要倒闭了,我就告诉华哥能让他永远吃到这个烧饼,他就让我把眼镜清仓,筹点本钱开了淘气烧饼店。

    他本来连股份都不想要,有口吃的就行,还是我硬塞给他的,其实本来眼镜店也就只能混口吃的。”陶器说得是如此的轻描淡写,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噗嗤”小鱼在一旁忍不住笑了。

    “那个华哥还真是个奇葩,”袁敖感叹道。

    “他现在已经资产上亿,成天忙着和众多漂亮美眉约会,小日子过得比我潇洒多了,”陶器一枪命中。

    袁敖没话说了,人生啊!

    饭后三个人接着往上走,过了山腰没多久,是一幢很普通的建筑,掩映在郁郁葱葱的古木中,如果不是陶器带领,一般人估计都找不到这里,房子的前面有一个小喷泉,一道小水珠托着一颗珠子在不停地转动。

    “华夏联合大学教授同盟,”袁敖一字一句地读完挂在门口的匾额,“这地方有什么说法吗?”

    “这里才是华夏联合大学真正的精髓所在,”陶器看着这幢小楼郑重地说道,“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教盟,才有了华夏联合大学的存在,也才有了华夏联合大学一直延续至今的特色。”

    房子的门锁着,所以袁敖便坐在门前的台阶上休息,而小鱼看到小金突然在门前树上出现,就跑过去和它玩了,对于这个萌萌的小家伙,小鱼第一眼看到就喜欢。

    小金的智商不下常人,所以袁敖和它打过招呼后就随他们去,有小金的照顾出不了乱子。

    “联大有什么特色?对了,我记得你曾经提起过方教授是什么教盟的荣誉盟主,说的就是这个?”

    “没错,教盟是联大最高权利机构,尤其是吸收或驱逐教授,都需要教盟的首肯才行,”陶器看着小鱼远去的身影接着说道,“华夏联盟的历史你总了解吧?”

    袁敖摇摇头,但是却兴致勃勃地看着陶器,等他接着往下说。

    炎堡里对地变前的资料书籍比较多,地变后一个因为书籍的遗失,再加上书籍电子化程度的提高,所以倒是以炎堡的资料输出为主,对于外面的世界也是多为口口相传,带进来的书籍不多。

    “那华夏联盟现在的社会形式呢?”

    看到袁敖还是摇摇头,陶器有些奇怪了,这样还能一起愉快地聊天吗?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方教授可是历史学的泰山北斗,能收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做助教?

    “你老家哪里?上了几年学了?”陶器觉得的从最基本的问起。

    “升龙架,没读过书,”袁敖答得很快,他觉得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

    升龙架?在陶器的记忆里,那可是个渺无人迹的原始森林,对了,方教授前段时间刚去过升龙架考古,这小子不会就是从那里带出来的吧?

    野人?可会武功,逻辑方面没问题啊!陶器看袁敖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了。

    “少乱猜,我们那边只是没有像这边这种学校而已,但是教习还是有的,而且孩子们从小就需要学习知识的,”袁敖看到陶器古怪的眼神,赶紧打断他,再想下去,自己都要成为还没进化完全的类人猿了。

    原来是隐世的世家,这样的世家在大破灭后有很多,不过有些也因为各种原因在这几年陆续出世了。陶器嘿嘿地讪笑几声,也一屁股坐在袁敖的旁边说道,“我还是从头和你讲一遍吧!

    大破灭后天崩地裂,整个蓝星完全变样,全球只剩下两个大陆,我们这边属东部大陆。

    大破灭后陆地面积是变大了,但是人口国家却也基本毁灭得差不多,所有的人都像一团散沙,成天为了活命而努力。

    还好当初有三个家族的人出来力挽狂澜,他们就是现在执政的黄帝后代姬氏家族,联盟最大的商家陶氏家族,还有联盟最强武力白虎军的掌控司马家族。”

    “他们那时候没受灾难影响?”袁敖奇怪地问到,暗自想的却是难道那些家族也和炎堡一样有阵法的保护才幸存下来。

    果然,陶器接着说道,“这三家都是传承数千年的家族,有着祖传阵法的保护,虽然也有损伤,但是主要实力还是保存下来了。

    其实幸存下来的家族势力还是挺多的,只是出来的并不算很多。

    灾后也幸亏他们站出来了,不然我们炎黄子孙的损失会更大,像周边的几个国家就都没了,幸存的人也在慢慢融入我们。”

    看来陶器对那些隐世不出的家族有着一些不满,不过袁敖并没有替炎族解释,功绩不需要说出来,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陶器也没再纠结这个问题,接着说道,“灾难结束后,幸存的人类商量组建国家,帝国形式首先被否决掉,因为谁也不服谁。

    最后几大家族决定成立联盟国,根据大破灭时候的贡献以及各家的擅长领域确定姬氏家族为联盟盟主,就是现在的大执政,而陶氏家族负责联盟的发展和商业,司马家族负责对外的军事,其余家族或依附于他们三家,或保持有限的独立,都不是很成气候,只是因为保留了联盟初立时的十三席投票权,所以在联盟还是有着一定的权势。”

    “不是说兵权确定政权吗?怎么是姬氏家族最后做了盟主?”袁敖质疑道,这不符合他所看书里的历史常态。

    “那是因为你对姬这个姓氏了解得太少,炎黄几千年来,这个家族的子弟化为各个姓氏曾经开创了好几个朝代,你能想想它的底蕴有多么恐怖,大破灭时,陶氏家族出财出物,司马家族出战士,只有他姬氏家族什么人都有。

    虽然财不如陶家,军不如司马家,但是他们各方面都不差,所以灾难结束后立他们为盟主是毫无争议的,只是这几年因为内斗才削弱了些,确实有些可惜了,”说起姬氏家族,陶器是满脸的崇敬。

    没想到同为炎黄祖族,黄帝的子孙这么强,不过也许是炎帝的子孙在升龙架被那些杀戮者耗费了太多,不然也不会差距那么大的。

    袁敖有些酸酸地思忖着,不过他也觉得姬氏家族能走到这一步果然不愧是黄帝的子孙。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开天尊途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