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妻子的反击22

快穿之炮灰不伤悲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妻子的反击22

    自古以来婆媳关系就很难处,如果男人再不从中协调,结果是可想而知,不可能负负得正的。

    女同学说完,端起茶喝了一口,微笑道,“有的人就像这花茶,虽然被晾干,却依旧美丽,如果能得到爱情的滋润,一定会重回巅峰。”

    恩。

    目光若有似无的看向陈嘉禾。

    呵,还真是可悲。

    晚饭后一行人去唱歌,在足够二十个人的大包间里,中间两个人正在勾肩搭背狼嚎。

    陈嘉禾坐在角落。

    他掏出手机,抿着嘴唇,盘算着什么时候走。

    “嗨,怎么不去唱歌?”

    女同学端着杯饮料面带微笑坐在他身边。

    陈嘉禾:……

    有点尴尬。

    因为他确实想不起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了。

    毕竟隔了这么久,忘记了很正常。

    也微笑,“我唱歌不好听,听他们唱就好。”

    很谦虚。

    女同学忍不住感叹,“一晃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当年我还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

    陈嘉禾:“你现在也是。”

    女同学:“诶?”

    陈嘉禾忙解释,“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存在感。”

    女同学:“……”

    脸有点木,所以说她讨厌直男,一点都不会聊天。

    好尬。

    陈嘉禾也知自己说错话,脸顿时涨得通红,好在包间里灯光昏暗,很好的掩饰了他的异样。

    女同学呵呵两声,“我的长相是很普通。”

    “但女人嘛,长得好不如嫁得好,嫁得好不如自己努力。就像米灿,美是美,那又怎样,命不好,白长了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

    恩。

    挑了个人渣。

    她很会说话,几句就化解尴尬,把话题移到另一个方向。

    “米灿,一点都不灿烂。”

    “她爸妈嫌弃她丢人,别说资助,连家门都不肯让她进,对外更是宣称断绝关系了。”

    “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没孩子,婆婆恶,老公前些年打群架遭断了条胳膊,腿也被打瘸了,整日酗酒,喝醉就打老婆,她的脸上身上全是伤,往往久的没好,又添新的。”

    “这男人呀,喝酒最要不得。”

    ……

    女同学自顾自说。

    陈嘉禾感同身受。

    他深知酗酒对家庭的影响,譬如他那酒鬼老爸。

    “米灿她,就没想过离婚?”

    就听女同学一声叹息,神情极其无奈,“那混混怎么肯,他没工作,就一间破屋,寡妇妈的难相处也是远近闻名的,离婚了根本没女人愿意嫁进来,米灿不是没提过,提一次就遭揍一次,最后什么都不敢说了。”

    “这人呐,变心了就像变了个人。”

    “混混曾经也海誓山盟甜言蜜语,但现在只剩下天打雷劈。”

    看着陈嘉禾,“真希望有个盖世英雄救她出虎口。”

    眨眼。

    陈嘉禾:……

    总感觉这个女同学有点奇怪,但他还是要了米灿的微信,第一次放在心底喜欢的人呐。

    是特别的。

    女同学满意的拍了拍他肩膀,“兄弟,我相信你一定能给米灿幸福的生活的,加油!”

    看好你哟。

    陈嘉禾一脸茫然。

    女同学留下迷之微笑就端着饮料离开了。

    陈嘉禾低头看着手机,说话的功夫,消息提示对方已通过他的好友验证,现在可以进行聊天了。

    他有点犹豫。

    该,说什么?

    你好?

    不,太随便了。

    我是你的老同学某某某?

    恩,她不一定还记得上学时班里的小透明。

    好烦!

    陈嘉禾无比的纠结,他没注意到,刚才的女同学提着包,借由上厕所的理由偷偷离开了。

    走廊上。

    她边走边打电话。

    “……恩,事情已经办妥,放心,他没怀疑……”

    唱了歌,又去吃夜烧烤。

    陈嘉禾心事重重的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思如早就睡下,他松了口气,免了一顿打。

    这皮子不松一松,就痒。

    联系,要建立了才有。

    陈嘉禾加了读书时期暗恋对象的微信,每天打开手机无数遍,默默的关注着米灿的动态。

    当然,他也看到米灿曾经发的说说。

    #红颜薄命,我什么时候才能摆脱掉他们#

    #至尊宝#

    #是不是犯过一次错就再也不会被原谅#

    ……

    很多。

    一条喜悦的都没有。

    陈嘉禾心疼极了,忍不住在最近的一条下评论。

    #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恩#

    秒回。

    陈嘉禾心里一喜,他没想到米灿居然也在。

    忙在评论区打字,“老同学,你好,我是……”

    米灿也很惊讶。

    不过,她有些不好意思,确实不记得这人是谁了。

    恩。

    陈嘉禾又做了个自我介绍。

    “……研究生毕业,目前在某单位上班,月薪两万+……”

    米灿:……

    两人在网上聊得火热,但生活里都在遭受暴力。

    陈嘉禾诉苦:“我家那母老虎,揍我下死手!”

    米灿同诉。

    两人越发觉得同病相怜,越发的惺惺相惜。

    心灵上的接近让两人都产生了面基的想法。

    也就在这时,酒鬼解禁了。

    十五天呀。

    他仿佛坐了十五年牢,肚里的酒虫都要被旱死了。

    “酒,喝酒……”

    酒鬼摸了摸兜里,还有十五块钱,转身就进了路边一家超市,“老板,给我来一瓶白酒。”

    很豪。

    老板抬头看了一眼,撇了撇嘴,又专注玩斗地主,随口说道,“我这里的酒你买不起。”

    酒鬼:……

    当然气愤了。

    买不起买不起……

    好吧他是只有十五块钱,但也不至于连瓶酒都买不起吧。

    老板指着门口:“你去看看我店打的啥招牌。”

    酒鬼就去了。

    抬头一看,名烟名酒。

    顿时泄气。

    勾起嘴角自嘲,十五块钱怎么买得起五粮液嘛。

    恩。

    在酒鬼心里,只有五粮液茅台才是名酒。

    他喝不起。

    悻悻的走开。

    又换了家店才买到。

    一口闷,胃里火烧火燎的,总算感觉活过来了。

    打电话。

    开口就骂:“小兔崽子,你特么居然不来接我!至少……”把钱打过来呀混蛋!

    结局总是惊人的相似。

    毫无意外,酒鬼又被拉到了陈嘉禾的限制呼入名单里。

    他:……

    又给思如打。

    思如:“不好意思,我要养我自己的爸妈,没闲钱。”

    酒鬼气得差点没把手机砸了。

    。m.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快穿之炮灰不伤悲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