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浪子官场最新章节 > 462釜底抽薪

浪子官场 462釜底抽薪

    462釜底抽薪

    一顶巨大的遮阳伞下是两张白色的躺椅,一男一女躺在上面靠得很近,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两人都戴着太阳镜,亲密地聊着天。阳光火热地照射在沙滩上,远处嘻笑的少男少女们更是把自己埋进细沙中体验着难得的轻松时刻。

    遮阳伞下的这对男女,自是不用细说,是张鹏飞和刘梦婷。刘梦婷早班的飞机,早早就到了江洲,张鹏飞把她接来后,便来到了江洲市有名的天然海滨浴场“千步沙”。这里是江洲市最漂亮和最干净的海滩,吸引了不少中外游客。

    两人都穿着泳装,明白人一看就是情侣装。虽然刘梦婷选的是一件很保守的互住小腹的连体泳衣,可是那妙曼的身姿,以及雪白的皮肤在紧身泳衣的包裹下更显诱人。路过的男女们纷纷侧目。瞧着那些男人光着膀子,挺着大肚子贪婪地盯着刘梦婷饱满的**,张鹏飞就有些耿耿于怀。虽然说他贵为市长,可是在此种情景下,吃醋的感觉一点也不弱于年轻人。张鹏飞暗暗自责,早知如此就不带刘梦婷来沙滩了!

    “那个……”张鹏飞轻咳一声,伸手拉着刘梦婷的手,旁敲侧击地说:“以后……还是少穿泳衣吧,你的美丽只能给我自己看。”

    刘梦婷咯咯一笑,又怎么能不明白他的小心眼,伸手摸着他的脸说:“老公,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几个小情人都老老实实的养在家里才好啊?用的时候叫来,不用了锁进小黑屋?”

    听见她的讥诮,张鹏飞就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不是这个意思。”说完,他有意转移话题,扭头道:“彭翔怎么还不回来!”

    刘梦婷心情大好地捏着手上的玉镯,这还是几年前张鹏飞送给他的。是当年母亲张丽拍下来的独山玉,打造了六副手镯,外加两个小佛像。张鹏飞身边的女人们一手一份手镯。

    刘梦婷捏着手上的镯子,起身来到张鹏飞的躺椅边坐下,笑道:“老公,你现在有几个女人了?”

    张鹏飞一阵错锷,到是没想到刘梦婷问出这话来,一时间语塞,半天才说:“你……你都认识的,就……就是子婷。”

    “瞎说,我就知道你不老实!”刘梦婷一阵轻笑,拉着张鹏飞的手臂侧身躺在他的身边。张鹏飞伸手放在她的身上搂紧,惹得周围那些男人羡慕不已,心说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男人能拥有如此极品的佳人。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帅气的年轻人会是江洲市的市长。

    张鹏飞还没有在公众场合露面过,再说他长相年轻,面嫩,就像大公司的小白领似的,换作谁也不会把他想成是江洲市最有权利的人之一。再说平时在政府大楼,张鹏飞有意把自己装扮得老成一些,一般都穿深色的西装,更是戴着老气的宽边眼镜,与现在相比至少要相差十岁,如果不是最了解他的人,还真的很难认出来。

    刘梦婷缩在张鹏飞的身边,坏笑道:“你大老婆快来江洲了吧?”

    张鹏飞尴尬地点头,也不知道说什么。无论是在什么场合下,和自己的情人讨论老婆,他都有些不太自然。

    “呵呵……”刘梦婷又是一阵轻笑,捏着张鹏飞的大手说:“来了更好,省得你继续添加情人!”

    张鹏飞老脸一红,憋得咳嗽起来。刘梦婷哈哈大笑,缩在他的怀里说:“你老实说,除了子婷,你是不是还有别人?”

    张鹏飞不想再说慌,点头道:“那个……算是有吧。”

    “哼,我就知道你小子不老实!”刘梦婷又捏了下他的鼻子,嘻笑道:“老公,你想没想过有一天把我们和你的大老婆叫到一起过开心的日子啊?”

    “呃……那个,我还是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其实张鹏飞还真做过齐人之福的美梦,有时候幻想一下,把红颜们聚在一起的生活。别说能否成为事实,就是想一想都挺令人激动的。此刻搂紧刘梦婷的娇躯,被她翘挺的臀部压住下体,慢慢就有了反应,那种在公众场合下的刺激着实令人**。

    刘梦婷感觉到臀下的坚硬,羞涩地移开**,张鹏飞感受到摩擦力带来的快感,又往前顶了顶,舒服地轻哼一声。刘梦婷气得扭开美臀,翻过身来,脸色羞红地说:“这是在外面,你这个市长还要不要形象了!”

    张鹏飞情知刘梦婷说得对,忙坐起身体,轻声道:“谁让你靠我这么近了,我都好久没和你在一起了,能不想么!”

    “哼!”刘梦婷伸手拍了他一下,“有时候我都替你觉得幸福,你小子这辈子做个男人真值,有这么多女人爱护你!”

    “是啊,我真的挺幸福的!”张鹏飞心说这话不假,身边的这些女人,都把自己当成了唯一的男人,照顾得无微不至。想到这些,张鹏飞甚至觉得和她们在一起的生活,比自己在仕途中的升迁快乐多了。

    “老板,我回来了!”远处,彭翔手里拎着一个大蛋糕走了回来。

    张鹏飞连忙起身接下,放到刘梦婷面前,笑道:“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刘梦婷一脸的激动,羞涩地说:“人家……以为你忘记了……”

    张鹏飞爱怜地捏着她的小鼻头,笑道:“你给我打电话要来时,我就知道你是想我陪你过生日!”

    刘梦婷羞答答地说:“那你今天不说,看见你不提,人家都伤心死了!”

    张鹏飞招手让彭翔切蛋糕,又把远处的一位少女叫过来,那是刘梦婷的保镖兼司机,是他托徐志国从中警卫已退役的女警卫中选出来的。

    “小彭,小于,我们一起吃。”张鹏飞笑着坐在了沙滩上。

    四人坐下还没多久,小于就对彭翔使眼色,小伙子会意,两人双双站起身说想到海边转转。张鹏飞明白两人是为了给自己和刘梦婷创造二人世界,可也不点破,轻微地点了下头。

    “好吃吗?”张鹏飞亲自给刘梦婷切了一块小蛋糕。

    “嗯,好吃!”刘梦婷乖巧地点头,在他心中,天底下自然是情郎买的蛋糕最香。她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又笑道:“可是你这生日礼物也太寒酸了吧?”

    张鹏飞淡淡一笑,伸手拿过皮包,从中拿出一枚精致的小盒,打开一瞧,是枚水晶钻戒。他亲自带到刘梦婷的手上,笑道:“这个才是真正的礼物,喜欢吗?”

    刘梦婷大喜过望地点头,张鹏飞送钻戒的含意自是与众不同。

    张鹏飞捏着她的小手,柔声道:“我不能让你成为我的心娘,可是我希望在你的心里,一定要把自己当成是我的新娘!”

    刘梦婷娇羞地点头,“鹏飞,你对我真好。只要能陪在你的身边,我不在乎名份,也不在乎你有其它女人。”说到这里,她又笑道:“你小子老实说,别人有没有?”

    “那个……我都订做了,只是还没有送出去。”张鹏飞惭愧地低下头,要不是因为想到在刘梦婷生日的时候送她礼物,他也不会想到这些年好像还没给身边的女人们送过什么贵重的礼物。于是在为刘梦婷买好钻戒以后,又订做了几枚,打算等她们过生日时再送出去。

    “哼,还算你说了实话!”刘梦婷并没怎么吃醋,只是说:“老公,我不想在海滩玩了,你……下午陪我逛街、看电影好不好?”

    张鹏飞自然点头,必竟她很少提出什么要求。今天是她的生日,自己应该满足她,陪她玩得开心。

    刘梦婷缩在张鹏飞身边,幸福地说:“其实作个二奶也挺不错滴。”

    张鹏飞没接声,也不知道说什么。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位漂亮的西方女郎,他手中拿着相机,好像在给朋友照相,可是不经意地镜头一转,便射向了张鹏飞那里,“咔咔”地按下快门。

    西方女郎身边,站着一位黄种女人,年纪轻轻,模样俊俏,肌肤雪白,穿着三点式泳衣,暴露着**的身材,双胸颤颤微微地很诱人。西式女郎瞧了那女人一眼,笑道:“我如果是个男人,也会喜欢你的!”

    少女微微一笑,轻声道:“可我只喜欢女人!”

    “那边和你联系了?”

    “昨天晚上和他见面了,他说先不把我接过去,看情形是想疏远我了!”

    “不怕,我们还有他!”西方女郎指了指张鹏飞的方向。

    “你什么意思,我不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吗?”

    “不,还有机会,因为那个人也希望你和他接近,不是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可是我还有机会接近他吗?”

    “有,当然有!”西方女郎笑着走到少女的身边,轻轻靠在她的肩上。“这两个男人,只要靠上一个,我们就可以接触他们的高层。我只是没有想到,那个乔……也会让你这么做,这……是一次机会!”

    ………………………………

    下午,张鹏飞穿着一身运动装,拉着刘梦婷行走在江洲市的街道上。刘梦婷穿着火红的长裙,性感娇媚,挽着张鹏飞的手就像是热恋中的少女。两人走进江洲影院,坐进了豪华情侣包厢。正在播放着美国的碟战影片007系列。瞧着银屏上性感火辣的“邦女郎”,张鹏飞便搂紧了身边的刘梦婷。

    刘梦婷又怎么不知道他的意思,偷偷地掐了他一把。随后却是双手抱住张鹏飞的脖子,红唇慢慢吻在张鹏飞的嘴上…………

    有刘梦婷在,这个周末过得充实而有乐趣。周日晚上,张鹏飞才恋恋不舍地把她送走,瞧着她那醉人的小脸和虚弱无力的娇躯,张鹏飞就思及这两天的床第之欢,自己是不是有过疯狂过头了?记得最后刘梦婷气得说再也不来了,省得自己欺负她,搞得像**似的。

    ……………………………

    周一上班,张鹏飞坐在那里批阅着文件。郑蓬勃进来倒上茶水,一歪头发现张鹏飞正在看有关于第二届性文化节的文件,便轻声道:“张市长,我听说石市长想让市委的方书记出席性文化节的开幕式,并且……还为他准备了发言稿。”

    张鹏飞眉头一皱,抬头望向郑蓬勃,淡淡地说:“小郑不错!”

    郑蓬勃仿佛受到奖赏似的,接着说下去:“上届性文化节是由王市长代表市里领导出席的。”

    张鹏飞只是点点头,表面上没有做出任何不满的表示。郑蓬勃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等郑蓬勃离开以后,张鹏飞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心想这个常委副市长石磊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是那个人留下来的余党,想在这件事上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张鹏飞早就知道市委副书记方少刚是那个人留在江洲市的代言人,就连陶书记都会给方副书记几分面子。可以说方少刚确确实实是乔系的人。而石磊选择倒向方少刚,这对自己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

    张鹏飞点燃了一支烟,心中想着对策,如果自己默视不管,那么在市委市政府的全体干部眼中,自己的力量无疑是太弱了。可若是说管,又该如何去管?自己根基未深,在大部分常委都倒向那个人时,自己现在去反驳他们的声音只能碰壁。

    这么一想,他心中便有了主意,微微一笑道:“那我就来一个釜底抽薪!”

    “小郑,通知各位副市长,下午开个碰头会,大家研究一下性文化节的准备工作。”

    郑蓬勃走进来答应一声,偷偷地观察着张鹏飞的神色,可是什么也没看出来。瞧着郑蓬勃离开,张鹏飞想了良久,终于还是拿起电话打给了市委书记陶英杰,眼下也只能想出这个办法了,在没有任何助手以前,陶书记无疑是一棵可以相靠的大树…………

    下午,张鹏飞主持了市政府的工作会议,会议内容主要就是商谈性文化 节的开幕式。在会议上,常委副市长,性文化节的负责人石磊向在坐各位讲了讲情况,其实等于是向张鹏飞做工作汇报。

    石磊在讲情况的时候,心中是有些不满的,按道理这件事是他主要负责,张鹏飞要了解情况,私下里叫他去就是了。可是开政府工作会议研究,这就有些让他这位主管领导不太舒服了。

    石磊五十多岁,干上一届也就退休了,临退休以前能混上市委常委,可见其也不是位简单的人物。可能是为了在退二线之后能在人大或者政府混个好位子,他现在做事很有劲儿头,对外表现不错,给人一种很有想法的感觉。

    讲到最后,石磊话锋一转,笑眯眯地转向张鹏飞说:“张市长,性文化节的准备工作虽然是我们市政府的份内工作,可是离不开党的支持。所以我寻思着开幕式还是由市委的领导来主持才能显示出我们江洲市对它的重视,如果由我们市府的领导出席,会给人一种关注不够的感觉。当然,我希望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所以我觉得还是让方书记出席主持会议,您看呢?”

    张鹏飞环视一圈,发现刚才那些低着头的副市长都抬头看向了自己,特别是常务副市长项歌,眼神中飘过一抹轻笑。张鹏飞清咳一声,笑道:“石市长说得对,我怎么会多想呢,我们政府的工作自然离不开党委的支持。但是我觉得吧,如果要体现党委的领导,还是请陶书记出面吧。性文化节这种比较开放的思想性新事物,如果有市委书记的捧场,力度肯定会不一样!”

    几位副市长的脸色都变了,石磊这才摸清张鹏飞的真实意图,心中暗骂一声“小崽子”。嘴上却是笑道:“张市长说得对,可是陶书记年纪也不小了,市委工作又繁忙,我担心他顶不住。”

    谁也没料到张鹏飞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不满地说:“石市长,你这么说可就不对喽,难道说陶书记还无法承受住市委的工作嘛,虽然他年纪大了,可是我瞧他的精神就很好嘛!如果他没有这个工作能力,省委又怎么会让他身兼省委副书记一职?”

    石磊心中一跳,额头一时间急出了汗,尴尬地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陶书记的工作能力一直很强的,我……”

    张鹏飞不等他说完,不耐烦地说:“石市长,你这话更是不对了,你有权利来评判陶书记的工作能力吗?陶书记的能力如何组织上自有说法,老百姓心中也有说法,我们市委市政府是一个大家庭,你在政府会议上这么说,如果这话传到陶书记的耳朵里,你让他这么想,你让下面的干部怎么想?难道我们市政府要和市委分家吗?陶书记年纪大了,我们要维护他的地位和尊严,他更是我们江洲市干部的楷模!我们要……”

    听着张鹏飞冷言相向,私毫不留情地批评着自己,石磊脸红成了猪肝色,后背也被汗打湿了。张鹏飞把大帽子往下一扣,句句在理,还真难以反驳。再说在这种情况下石磊既使能反驳也不能反驳,必竟如果这话真传进陶书记的耳朵里,他肯定会对自己有看法的。虽说陶书记基本上不管什么事情了,可是如果碰触到他的权威,无论乔系再怎么有能力,他要拿下自己这个常委副市长,也是轻而易举地事情。

    张鹏飞到江洲市的这一个来月,处处是温和的笑脸,这差点让石磊误以为这人好欺负。却是没想到一但被他抓住空子,他的话锋便如此犀利,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说到底,也怪自己准备不足,太轻视张鹏飞了。

    张鹏飞见石磊低头不发声,其它市长看向自己也多了些力度,这才语气缓和下来,开玩笑地对石磊说:“当然了,由方副书记出席也没什么,只是我已经提前和陶书记打好了招呼,要不石市长亲自去陶书记面前说明情况,就说担心他的身体受不了,改成由方副书记出席?”

    石磊讪讪地笑,“这事原是我考虑不周,既然陶书记同意出席,那自然是好事情。”

    张鹏飞满意地点点头,“那就由石市长代表市政府再去请一下陶书记,只有这样才显得正式嘛!”

    石磊只好笑道:“嗯,这个没问题。”

    常务副市长项歌心中一乐,望向石磊心说:老小子,你这个脸丢得可是有些大啊!接下来,张鹏飞又安排了一些政府工作,这才宣布了散会。石磊垂着头走出会议室,就像是被斗败的公鸡,再也没有刚才走进会议时的兴奋了。他心中明白,自己在政府会议上的讲话,肯定会传入陶书记的耳朵里,真不知道如何来修复与陶老大的关系。想到这一层,石磊心中越发的不安了。

    郑蓬勃瞧着石磊离开时的模样,心中偷偷一乐。

    张鹏飞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心想虽然这一次利用陶书记的威信破解了对方的一次攻击,可是如果下一次,下下次还这样呢?自己又该如何?他现在才发现,快速地竖立起威信,并且得到一小部分常委的支持,是工作中的重中之重。

    …………………………

    市委副书记方少刚扫了一眼面前垂头丧气的石磊,摇头道:“你呀……还是太急了!你也不想想,他……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吗?”

    石磊抬头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方少刚接着说道:“以后做事,还是要稳一稳……”

    石磊点了下头,脸上露出愧色,苦笑道:“我也没想到他能搬出老陶!”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得罪陶书记的好啊!”方少刚的话意味深长。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浪子官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