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浪子官场最新章节 > 1352隐藏仇人

浪子官场 1352隐藏仇人

    ”>吾艾肖贝接受了西海方面的邀请,决定带着司马阿木一同参加所谓的草原经济论坛。临走之前他特意来请示张鹏飞,态度算得上恭敬。其实张鹏飞心里明白,他这是想试探虚实。

    省长难得来访,张鹏飞特意让秘书泡上了珍藏的雪山红茶。吾艾肖贝品着香茗,把要去西海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张书记,我也知道现在的工作很紧,还要忙着准备全国两会。不过我又想了想,只是去两天而已,影响应该不大。我们和西海省是近邻,双方如果在经济上能有区域性的合作,对两省都有好处。而且刚刚发生了上次事件,他们现在主动邀请我们,也是有道歉示好之意,您认为呢?”

    张鹏飞微微一笑,他早就想到吾艾肖贝会这么说的,一点也不感觉意外。他点头道:“省长说得没错,经济的发展来源于合作,这是好事,其它的你就不用考虑了,这样的活动很好,应该参加。”

    “呵呵,是啊,我就知道您会同意的!”吾艾肖贝如释重负的模样,笑道:“我相信今后在张书记的领导下,西北的经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张鹏飞淡淡地回应道:“其实西北的经济最近几年发展一直不错,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贫富差距问题。你比我还清楚,西北贫困地区到底有多么严重,有些农牧地区,人均每年的收入还不到两千元,基本生活都难以保障,是吧?”

    “是啊,西北各地的收入差太大了,南北分化严重,这是一个严重问题!”

    张鹏飞的脸色很沉重,叹息着说:“那些贫穷的地区往往是少数民族聚集地,西北除掉安族人,还有十多个少数民族,总共生活了有四十多个民族,如果不解决好发展的均衡问题,西北的稳定就无法保障。一般而言,越穷的地方越容易出问题。”

    吾艾肖贝附和道:“那就要看张书记高瞻远瞩了,大家都拭目以待!”

    “哎呀,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西北的问题复杂啊,一手搞发展,一手搞稳定,最重要的是****,难啊!”张鹏飞一脸苦笑。

    吾艾肖贝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他知道张鹏飞想引导自己表述看法,他才不想上当。现在人人都知道张鹏飞要在西北搞改革,具体怎么个改法还不清楚,他这是想试探自己,甚至逼自己主动提到改革的事。

    张鹏飞见他不接话,接着说道:“省长,你去西海之后同张书记好好谈谈,把上次的事件说清楚,表明我们的立场和态度,别因为上次的事影响了两省的关系。”

    吾艾肖贝刚要说话,突然意识到这是个陷阱,立即说道:“我会和西北省长说明您的意见,至于西海的张书记……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人,这次活动是西海省政府发起的。”

    “嗯,希望能见到吧。”张鹏飞看了吾艾肖贝一眼。

    “张书记,这两天省政府的工作您就多盯着点,辛苦您了。”

    张鹏飞轻轻挥手,笑道:“和我不用客气,你安心去谈工作。”

    “那我就先回去了,还有些事需要交待一下。”

    “好好,我就不强留你了。”张鹏飞起身送客。

    吾艾肖贝忙说:“张书记请留步。”

    “无妨,无妨,我送送你吧。”张鹏飞把吾艾肖贝送到了门口。

    “张书记再见!”

    “再见!”

    吾艾肖贝的秘书听到声音,赶紧从一旁的秘书室走出来,陪着领导离开了。不远处,白世杰也走了过来,他和省长打了下招呼,径直走进了张鹏飞的办公室。

    “老白,有事吧?”

    “张书记,全国两会工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请您过目。”白世杰把文件交到张鹏飞面前。

    张鹏飞接过来看了一眼,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白世杰问道:“刚才省长来……”

    “汇报一下去西海的事情。”张鹏飞解释道。

    “哦……”白世杰的眼睛眯了一下,说:“省长还是很守规矩的。”

    “呵呵……”张鹏飞只是笑了笑,问道:“两会期间,家里的工作都准备好了吧?”

    “您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当然放心。”张鹏飞满意地笑了,“老白啊,你最近辛苦了!”

    “张书记说得哪里话,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跟着您干,我最近精神头很好!”

    “嗯,这是我最喜欢听到的话!”张鹏飞说完又想到了江小米,问道:“今天怎么没看到小米同志?”

    “啊,她还在和对方谈判,下午应该会有消息了。”

    “行,我知道了。”

    “张书记,我先下去了。”

    “好好……”

    白世杰离开后,秘书钱承亮走了进来。张鹏飞抬头看了眼他的神态,就知道有事,问道:“小钱,怎么了?”

    “张书记,我……我刚才接到了马金山的电话。”

    “马金山?”张鹏飞愣了一下,随后问道:“他说了什么?”马金山就是金翔收购前原冶金厂的厂长,张鹏飞同他见过几次面之后,就把秘书的电话留给了他。

    钱承亮回答道:“他让我问问您金翔的事是不是……就这样了?”钱承亮说完小心地看了下领导的脸色,马金山的原话可是比这难听多了。

    “呵呵……他又沉不住气了?”张鹏飞笑道。

    钱承亮说:“嗯,他对金翔的现状很不满,虽然大部分工人得到补偿后都不闹了,但是他一直都怀疑金翔有问题,他……”

    “他骂我了吧?”张鹏飞可以想到马金山都说了什么,这位正直的知识分子原以为自己会揭一揭金翔的盖子,却没想到这么久了还没有动静,他自然对自己失望了。

    “那到没有……”钱承亮脸色一红,吱唔道:“他确实有些情绪,我安抚了一下。”

    “小钱啊,你怎么看金翔的事?”

    “您知道的,有些事我也不太了解,所以不好判断。但是我想现在大部分职工已经不闹了,马金山仍然坚称有问题,或许金翔真有问题。当然了,这种国企改革引进外商投资的项目,多多少少都存在问题。”

    “是啊,所以有些事不能轻易动,除非有十足的把握,另外还要找准时机,你说是吧?”

    钱承亮心中一亮,明白了领导的暗示,点头道:“您说得对,我明白了。”

    “你替我好好安抚他,告诉他邪不压正,最近不要闹,该管的事我一定要管的,但我更要从全省出发!”

    “您放心吧,他的事我来解决。”钱承亮心中已经有数了。

    “嗯,让他把心放宽,船到桥头自然直!”

    钱承亮微笑点头,领命而去。

    张鹏飞拿起签字笔继续签署文件,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心思都放到了金翔上面。金翔的事他不是不想管,而是还没到一个时机,另外他也替冷雁寒担心。可以很认真地说,他对这个女人有好感,虽然不见得一定要发生什么,但这种暧昧的感觉是很难得的,他也知道冷雁对他也有同样的感觉。张鹏飞曾经多次暗示冷雁寒能主动交待金翔的问题,可她或许考虑的东西更多,也不想麻烦张鹏飞,两人在交谈中,她一直在刻意回避金翔所面临的窘境。

    张鹏飞叹息一声,他感觉冷雁寒不是坏女人,她应该是被形势所逼。他很想帮帮冷雁寒,又怕一发不可收拾触犯了他本不该碰到的东西。当然,他迟迟不向金翔开刀,并不是因为他和冷雁寒私人间的关系,而是有着更深更远的考虑。他在西北正在下一盘大棋,金翔的问题很有可能成为他的棋子,这步重要的棋子还没有到落下的时候。

    ……………………………………………………………………………………

    下午,张鹏飞收到了两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江小米同文化投资公司的谈判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对方做出了让步,虽然离江小米心中的想法还有一定的距离。但看情形这个口子一开,接下来的谈判会更加容易。

    听着江小米的汇报,张鹏飞的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看着她那张明媚而美丽的脸,真是一种享受。江小米穿了一身紫红色的职业套装,把整个人显得很高雅而成熟,有一股女强人的气势。而在这女强人的背景之下,却隐藏了一具妙曼性感的身姿,高耸的**,圆润的臀部,细长而笔直的腿,总会让人短时间内出现幻觉。张鹏飞相信,同这样漂亮的少妇谈判,对方一定大饱眼福,做出让步也是情理之中的。

    张鹏飞猜得没错,虽然江小米在谈判桌上的表现很强势,但是她的性感和优雅很好地调节了僵硬的气氛,特别是那对在白色衬衣掩盖下的**,总让人忍不住口舌生津。江小米的胸不算大,只能算中等,但是胸形好,高而挺拔,使之看上去十分诱人,单那高耸的外形,便能让男人想像得出双手握上去的美妙手感。

    张鹏飞美美地欣赏着,不由看得呆住了……

    “张书记,情况就是这个样子,或许他们也知道以前的条件过于苛刻,所以这次让步很明显,我觉得还有再压一压的可能性!”江小米低着头,看着谈判备忘录兴奋地说道,说完不见张鹏飞回应,抬头一瞧,羞得满面通红。

    此时张大书记的目光正直勾勾地盯着江小米同志的胸脯,没有任何的反应,整个人都看得呆住了。

    “张……张书记……”江小米又叫了一声。

    “啊,你说得对!”张鹏飞好不尴尬,发现被人家看破了,马上收回目光,老脸一红,尽量掩饰着窘态。

    江小米瞧见老领导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同时对自己反而更有自信了。女人往往如此,谁不喜欢被自己欣赏的男人盯着看?

    “张书记,您……您听到我说什么了吗?”江小米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胆子,尽然敢问出这种话。

    “呵呵……听到了,听到了……”张鹏飞抓了抓头皮,讪讪地说道:“小米,你越来越漂亮了。”

    “张书记,我都快成黄脸婆了,你还说我漂亮!”江小米一阵羞涩,开心地低下头。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嘛,漂亮就是漂亮!”张鹏飞恢复了正常的心态,“小米,你没发现自己变了吗?”

    “变了?怎么变了?”江小米一阵紧张。

    “变得……有大领导的气势了!”

    “呵呵……”江小米娇笑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张书记,您这是挖苦我呢!您才是大领导,我……我只是你的小跟班!”

    “哈哈,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小跟班,走到哪都有面子啊!”

    江小米的脸更红了,痴痴笑道:“你要是愿意,我一辈子给你做跟班!”

    “真的?”张鹏飞满脸坏笑。

    “瞧您!”江小米妩媚地白了张鹏飞一眼,尽显小女人的妩媚温柔。其实张鹏飞说她变了是真的,过去的江小米同张鹏飞在一起时很自卑,总觉得他高高在上,是高不可攀的领导。可是随着自身地位的提升,她现在越来越自信,和张鹏飞在一起时胆子也大了,有些以前不敢说的话现在都敢说了。

    “哈哈,开个玩笑!”张鹏飞说:“自从你来了之后,我发现就轻松了很多,你累不累?”

    “还……还好吧。”江小米腼腆地说道,要说不累是假的,她每天回家都给自己加班到深夜。

    “也不要太累,西北的工作不能急,要缓着来。”

    “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小米,”张鹏飞深情地说道:“就没再考虑找个伴?没有人照顾可不行啊!”

    “我现在没那心思……”江小米冷淡地说道,“一个人也挺好的。”

    张鹏飞见她突然变得不高兴有些意外,笑道:“怪我多事了?”

    “不是,才没有呢!”江小米心虚地摆摆手,“张书记,谢谢您的关心,我真的挺好。”

    张鹏飞心说你是“挺”好的,嘴上说:“其实也怪我啊,要不是我把你带到双林,或许你的婚姻……”

    “这怎么能怪您呢,一切都是缘尽了。”江小米的脸红了,她心里明白,离婚的事确实和张鹏飞有关系。当初在南海时,她的丈夫就总怀疑她和张鹏飞有关系,后来又跟着他来到双林省,原本就小心眼的丈夫更受不了了,渐渐的两人的感情就淡了。

    “哎,不说这些了,看你现在的精神头还好,那我就放心了。”张鹏飞颇为伤感地说道。

    “张书记,谢谢您,您让我拥有了自信。我曾经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在省委书记的后面……”江小米说到这里眼睛红了。

    “你有这个能力!”张鹏飞绕过办公桌,走到她的近前,伸出双手放在她的肩上。

    江小米一阵激动,身体有些发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了。张鹏飞低头看着她,正瞧见她的领口,顺着那里看到了一点若隐若现的粉沟,还有那内衣的蕾丝花边。他赶紧扭开头,笑道:“注意休息!”

    江小米不知道自己“**”,从激动中平复了心情,起身道:“我一点也不累呢!张书记,我先回去整理材料了。”

    “好的。”张鹏飞目送着她优雅的背影离开,一时有些失落。

    ……………………………………………………………………………………

    江小米离开后没多久,郑一波也拿着大堆资料过来了,他带来了今天的第二件喜事。

    “有结果了?”张鹏飞一见他的脸色,就知道他针对飞天池周边砖厂的调查有了进展。

    “嗯,看来金凤凰并没有说慌!”郑一波笑着把一大堆相片摆在张鹏飞面前,“您看看,他们的活动十分隐秘,平时就是烧砖的工人,一点也看不出反常。但是如果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不对劲儿。他们是分班制,换班非常频繁,看似是休息了,其实是利用这段时间进行特训。”

    “就在砖窑训练?”

    郑一波郁闷地说道:“不是,他们在树林里面。表面上看他们去山中取土烧砖,其实是利用了挖出来的平地。据我们的调查员说,曾经不是没去过那里,但是一看就是砖窑取土,没什么异常的。更何况这是哈木地区,谁能想到他们胆子这么大!”

    张鹏飞点头道:“金凤凰说得没错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发现对我们今后的反恐工作很有帮助!”

    “没错,您看这些相片!看起来应该是他们特别挑选出来的,身体素质都不错,而且我调查了一下,这些烧砖工基本上都有前科,大多生活贫穷……”

    “那就对了!”

    “张书记,我们的人会继续观察,等接到您的命令就行动!”

    张鹏飞摆摆手,说道:“行动的事不急,先调查清楚他们的外围再说,这可以成为一个突破口。”

    郑一波听到领导这么说明显松了一口气,他之前还担心领导为了立功,要马上解决掉呢。他说:“我也是这个意见,那里平时没有外人过去,只有一些拉砖的车,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同组织总部如何联系的,更不明白他们属于哪个组织。”

    “那就继续观察,一定不要被发现,宁可速度慢一些,也不能着急!”

    “好的,这事就交给我了。”郑一波摩拳擦掌地说道:“我现在很兴奋!”

    “先不要激动,既然这里只是一个训练营,我想他们只是组织内最低层的人员,肯定不知道组织的核心机密。”

    郑一波点点头,他也明白是这么回事。不过不管怎么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颗钉子拔掉,那也是大功一件。

    “张书记,那……金凤凰怎么办?她一直在闹。”

    “这个……”张鹏飞琢磨了一下,“解除他的禁闭吧,但先不要让她接触外界的消息,明白吗?”

    “我知道了。”

    “不对,”张鹏飞突然想到了什么,摇头道:“就和过去一样,可以让她接触电视、电脑。”

    “什么?那不是……”

    “我们要优待俘虏嘛!”张鹏飞笑道。

    “可是……”

    “不用担心,那里的网络都受监控和扫描过了,不是所有网站她都可以看到。至于电视新闻嘛,让她了解外面的消息有好处。对待她这种人要软硬兼施,现在可以对她好一点。”

    “好吧。”

    “但是要记住一点,控制她用电脑的次数和时间,每次要对她看过的网站进行记录和审查,别被她发现……”

    “啊……”郑一波拍了拍脑门,坏笑道:“我明白了!”

    “呵呵,能不能有所收获我就不知道了,她的智商很高啊!”张鹏飞说道。

    “希望吧!”郑一波站了起来,“张书记,我先回去安排了。”

    张鹏飞伸了个懒腰,他现在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在西北搞改革了!

    ……………………………………………………………………………………

    西海省委办公室,张泉失望地看了眼秘书长,问道:“一点消息也没有?”

    “一点消息也没有,他应该没有做飞机和火车,查不到他的踪迹。”秘书长垂着头:“书记,对不起,是我没用。”

    “这事不怪你,找不到就找不到吧,起码他还活着,只是希望他不要干傻事!”张泉看了眼面前的纸条,心痛如刀割。

    那是张九天失踪前留给他的纸条,上面写着他要出去散散心,没有说具体地点。他在话语中表达了对张鹏飞的愤怒,说早晚都要回来报仇,还请家里放心,他会很安全。

    张九天已经消失两天了,张泉偷偷让秘书长去查,结果没有任何的音讯。

    “书记,他……您觉得他能去哪呢?”

    “或许真的去散心了吧!”张泉握紧了拳头,不由得把愤怒又转移到了张鹏飞的头上,如果不是张鹏飞,儿子也不会变成这样。

    秘书长见领导心情不好,转移话题道:“已经接到了西北省的回复,他们同意了邀请。”

    “嗯,很好,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拒绝的!”

    “那……”

    “好了,你去休息吧,我一个人静静。”张泉把头低下了。

    秘书长不敢再说话,缓缓退了出去。张泉起身站到窗前,拿出手机再次拨打儿子的电话,仍然是关机。他长叹一声,脸上写满了失望和愤怒……

    张泉并不知道,张九天的消失,一下子成为了张鹏飞隐藏的仇人。

    ../98/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浪子官场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