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临江楚侯最新章节 > 剑出华鞘梦方初 第二章 废柴侯爵

临江楚侯 剑出华鞘梦方初 第二章 废柴侯爵

    夜凉如水,月光静静洒在宁静的万物之上,也洒在了楚中离的身上。

    现在本来是楚国贵族们欢宴一堂,分武当山送来的天材地宝的时候。楚中离却一个人待在外面,他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又想起了自己这十八年的经历,心中真的是五味杂陈,只露出不经意的一声声叹息。最后又想到玄音离开时候自己和她互相说的那几段话,脸上才露出了微笑。

    他折了一段树枝,在地上写了一些文字。

    是诗。

    他没有骗玄音,他虽然因为天赋的问题,武功不行,却把其他的许多能力都锻炼得很好,包括文字方面的能力。但在这个以武为尊的大争之世,是不会有人重视这些的。因此他也很少对人显露过,往往都是自己写在沙地上,然后再自己用脚抹去。

    他因为练不了武,所以别人修炼的时候他都只能看书,现在眼睛就不太好了,在月光下写完了这些字,就觉得眼睛很酸涩了,一边揉眼睛周边一边思考着那些文字。却感到肩膀被拍了一下,转过头看去,是妹妹的那张笑脸。

    “哥哥。”楚千千对着他笑道:“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

    “没干什么。”楚中离说道。

    “又写诗了吗?我看看。”楚千千走上前去看他在地上写的那些字,楚中离和自己的妹妹一直很好,也不拦着她。楚千千一边看一边念:

    “相逢乐,相逢苦,相逢北郭和南浦。相逢一瞥飘然去,似明月之逢流云,怅不能交语而已惊奔;如朝露之逢旭日,为一瞬之微温兮遂已倾毁其身……”

    看可以,但这一念出来,楚中离也不好意思了,没等她念完,拿脚就把诗给抹了,强笑道:“乱写,乱写,没啥值得看的。”

    “真好……”楚千千喃喃自语道。随即两个人之间又陷入了长久的安静,竟然有一股尴尬从这对兄妹当中蔓延开来。

    “哥哥……”

    “嗯?”

    “你……你怪我吗?”

    楚中离听了之后,注视着妹妹,说道:“怪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楚千千咬着嘴唇说道:“本来……武当派是要收你的。结果反倒是我去了,你还被大家笑话一通,我当时为自己而高兴,但后来想想,真的是不顾你的感受,你心里一定难受的很……”

    楚中离听了之后也大为感动,轻轻搂住妹妹的肩,说道:“放心吧,哥哥不会怪你的。我练不了武功,这是我的命,怎么会迁怒旁人。你到了武当山,以后成就更高,哥哥该为你开心啊。”

    楚千千听了之后露出笑容,说道:“嗯,我就知道三哥最好了!”

    正在二人攀谈之时,却听到一声吐痰的声音。一听就知道,又是那个麻脸的昭庆来了,他今天看楚中离跟玄音聊得那么好,也想上去搭讪,结果被玄音给推开了,大失面子,估计是来找茬来了。只听他用拉得长长的猥琐语气说道:“哟,今天不是跟玄音道长聊得那么投缘吗?晚上分天材地宝的时候怎么没去呢?是不是你用不着啊?”

    楚千千怒道:“你今天挨揍挨得爽不爽啊?”

    昭庆说道:“挨揍又能如何,也就是小爷我,现在就好了。我说楚中离啊,明天就是贵族成年大典了,咱们年纪相仿的楚国贵族,要说这些年来的成就,还可能测测练功进度,你到时候可一定要去啊,也让我们再开心开心。”

    楚千千大怒,就要跟昭庆对骂,楚中离拦了下来,说道:“这人是来找茬的,没必要理他,咱们走吧。”

    楚千千点了点头,说道:“哥哥说的是,咱们新鞋不能踩了臭屎。”于是楚中离就拉着楚千千,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楚中离刚走出几步,就听见昭庆装成细嗓子说道:“哎呀,楚王的儿子天赋异禀,你我二人道行都不够,探测不出来而已。”明显是模仿今天玄音给自己把脉时说的话。

    又听他用粗嗓子说道:“啥天赋异禀呀,咱武当山砍柴烧火的老大爷都没有天赋这么低的啊!”自己学完之后,又自己哈哈哈的乐了半天,乐得前仰后合,一张麻脸不住地扭曲。

    楚中离的脚步突然停下了,把双手攥得紧紧的,冷冷地说道:“昭庆,你小子真是够贱。”

    楚千千也猛地转了过去,指着昭庆骂道:“我警告你,你最好注意点,就算我哥哥天赋不高,那也是楚王的儿子。你敢惹他,别到时候诛你九族,把你剁碎了喂狗?”

    “楚王的儿子?”昭庆咧着大嘴。“楚王的儿子怎么了?楚国三大家族昭、景、屈,哪个比你楚王族要弱?只不过国王是让你们楚王族的人当而已,我们昭氏可是三大家族之首,真要是惹了我们,谁诛谁的九族还不一定呢!”又说道:“我爹令尹昭成也就比你爹楚元靖地位低了一点,论起权力来也差不多,按理说来,我跟你楚中离也应该是平级的。再加上小爷我这身本事,日后肯定能有个功名,而你楚中离,最多不过是个富家翁罢了。以后见到我,没准还得叫声‘庆爷好’呢,哈哈哈哈哈。”说到后来,因为激动,吐沫星子不断地从嘴里迸出来。

    楚中离实在忍无可忍,看见旁边地上有块石头,就捡了扔了过去。昭庆是修炼者,见状立刻召唤出了一个气盾,石头在气盾上反弹了回去,反而砸到了楚中离的脑袋上,殷红的鲜血从额角上流了下来。

    “你敢伤我哥哥,我跟你拼了!”楚千千大喝一声,就向着昭庆冲了过去。昭庆连忙一溜烟地跑了,一边跑还一边说:“这可不怪我啊,谁让他拿石头砸我的!”其实昭庆心里,也不是对楚王室一点都不怕,他对楚中离的找茬,也仅仅敢限于在口头方面的,反正这个没证据,说了就说了。但是实实在在把楚中离打得流血,那性质就不一样了,所以面对冲过来的楚千千,只有撒丫子就跑了。

    楚千千跑到一半,又转头看了看她哥哥,只见楚中离捂着额角,就停止了追下去,跑到楚中离的近前。只见血从楚中离的指缝中流出来,流到了他的脸颊上、脖子上、他项链的那颗奇怪的石头上……

    楚千千又是心疼又是痛恨,说道:“哥哥,我去找父王,一定要给你讨回公道!”

    说罢转身就要去,却被楚中离拦住了。

    “别。”楚中离喘息着说道:“这事闹大了,就不好收场了。甚至有可能导致楚王族和昭氏进行冲突,我不能因为自己让国家出现动荡。日后找个机会,我自己报复回去就是了。”

    楚千千点了点头,说道:“那……那我给你找个医生去,你这样一直流血不行。”

    楚中离说道:“也不用,现在大家都在聚会,如果去找医生,必然惊动大家,结果还是一样,我自己想个办法止血就好。”说着走了几步,蹲下身来,在刚才自己写字的那片地上,抓了一把土按住自己的伤口。过了一会儿,把大部分土都拿了下来,脑袋上虽然还有血迹,但血已经不流了。起身笑着对楚千千说道:“妹妹,你看,这样不就好了吗?”

    楚千千看着他蹲下身子拿土给自己伤口止血的情景,不禁觉得鼻子酸酸的,几滴泪从脸上淌了下来。上前抱住了楚中离,哭着说道:“哥哥,你总是这样,以大局为重,自己受了多少委屈都往肚子里咽。这么好的一个人,老天为什么如此不公平?让你一点修炼能力都没有,导致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也要那么难为情……”

    楚中离任妹妹抱住自己,用手轻轻地拍她的后背。楚千千哭得更起劲了,楚中离也咬住嘴唇,两行清泪从眼中流下。

    等楚千千哭完之后,楚中离对楚千千说道:“没关系,妹妹,明天的成人典礼我不去了。”

    楚千千说道:“不去也可以,明天虽然会有封爵仪式,但是你的爵位和封地绝对也少不了,只是不在会上封而已。”

    楚中离道:“嗯嗯,那明天我就去东皇太一庙看看吧。整个楚国,可能就那里没人去了。你也好好收拾收拾,准备去武当山吧。到时候好好听玄音道长的话,可别因为想家而哭鼻子哦。”

    楚千千伸了伸舌头,笑道;“我才不会为了想家而哭鼻子呢。倒是某人,可能会因为想我师父玄音而哭鼻子吧……嘿嘿嘿……”

    “你这丫头……”

    两人闹成一团,明月仍旧照亮了整个天空,为地上的人们洒下应有的光辉。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临江楚侯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