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秣马南宋最新章节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杨明珠投靠

秣马南宋 第三百六十八章 杨明珠投靠

    第三百六十八章  杨明珠投靠

    若在以前,对待别人的时候,王三说谎话绝对是心里边不带半点踌躇,肯定张口就来。不过如今却不行了,就是从衙门的前厅到后面暂时看押犯人的牢房,他的心都扑通扑通直跳。走起路比犯人更像犯人,仿佛上了手铐脚镣一搬,一步步的挪着,仿佛很不想靠近那个关押着杨明珠的房间。

    最让石斌感到愤怒的是,王三居然还一步三回头,瞧那模样是希望别人干这事,而非他自己。

    懒得多理会王三,让自己不痛快,石斌作势转身离去,只不过走了五步便回来了。但是王三见状便不再犹豫,痛快的走进了那房间。

    看到一脸失望、无奈以及愤怒的王三,杨明珠则是一脸的沮丧、无助以及愧疚。二人面对面坐着静静的看着。

    “听我大哥说你不愿意投靠我们?”王三假装冷漠的说道。

    “是的。”杨明珠平静而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你应该知道自己回不去了。”

    “是的,我知道。但是,我回不去不代表我就必须投靠你们,不代表我就必须叛国。”

    这些话倒是很有气节也很正确,不过却不是王三希望听到的。他希望听到的是杨明珠因为他的前来,态度产转变而说出的投靠石斌的话。此时的王三很想说‘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已经处在水深火热的酷刑之中了’,不过却无法说出口。嘴巴半开不开的,窝囊得很。

    “石大人已经告诉我了,他说是你要求他不要对我动刑,要保我性命的,谢谢。”杨明珠柔柔的说道,明显带了些感动。不过仅仅是感动,并未改变她的态度。

    此时的王三就是一个任人揉捏的烂泥巴,那唯一的一句话感人的话都被杨明珠自己给说了出来,他便再无武器进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王三很呆板的问了句废话。

    “我也不知道。”杨明珠哪里知道她能怎么办?生死都由石斌捏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做完全不由她决定,就是石斌食言要杀她,她也没有办法。

    “如果你投奔了我大哥,成了我妻子,你就不是元人奸细,而是打入元人内部的宋人。这样不光可以保你性命,还能让你过上好日子。”脑子稍稍好使了点,王三说了句利诱的话。

    杨明珠早已想到这个,并且明白这是石斌一伙给自己留下的一条生路,煞费苦心。“谢谢,这些我已经想到了,只是我觉得还是不要叛国的好。因为如果我叛国了,家里的人都不会好过。”

    “不用担心,我会请我大哥将你母亲从你的部落里接过来的。你的父亲大小也是个百户,相信不会有什么大事。”王三说道。

    “把我母亲从北边接过来?”王三的话让杨明珠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她不相信石斌会为一个手下做这么疯狂的事。

    “对···”看着杨明珠怀疑的眼睛,王三再也说不下去,仿佛噎住了,因为他无法确定石斌到底会不会去接杨明珠的母亲。他这个七窍玲珑心的家伙,现在仅仅只剩了一颗无法讲半句假话的脑袋。

    杨明珠并不想让王三下不来台,故而并未继续问如何接她母亲的问题,只是也不说话,等着王三想清楚。

    很快,石斌便进来了,很肯定的对着杨明珠说道:“如果你肯投靠我,提供的情报又有价值,我保证将你母亲从北边接回来。”说完话毫不犹豫的将王三拉出了房间。

    一出门石斌就开骂了,“你这个废物,怎么成这样了?要你用感情攻势,你怎么反倒被她给克了?说话吞吞吐吐,毫无用处!”

    “大哥,我知道此事办得太差,但是我实在是说不得那些话,说了一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王三,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这样不行就只能另想办法,不过我得找别人商议。这事是指望不上你了,回去休息吧。”

    王三走后,许风见石斌似乎也没了精神,于是劝他去休息,有事稍后再议。石斌本就疲惫,如今还很愤怒,对事情又束手无措,只得听了许风的,休息去了。

    其实只不过在床上躺了一刻钟石斌就醒了,并没睡多久。虽然人还是疲惫的但是头脑却清晰了许多,于是趁着这股劲又想起了杨明珠的事情。

    苦肉计?还是真派人去接?或者双管齐下?用苦肉计石斌不是很想,因为要打的是自己的首席智囊大功臣;真派人去接石斌也不是很想,因为那样风险不小,有些不值当。双管齐下就更不想了。

    不过石斌这回并不焦急,因为头脑出奇的清晰。此时可以肯定的是元人很想铲除杨明珠这个‘叛徒’而非她的父母,何况元人也并未完全肯定杨明珠就是叛徒。所以接她的母亲并不是首先要考虑的,首先要考虑的还是她本人的安全。

    想清楚这个之后石斌便将许风叫了进来,说道:“许风,你帮我考虑考虑杨明珠的事情。”

    “好的,大人。”

    “事情的大概你都知道了,我想问问你的看法。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将杨明珠争取过来。”

    许风向来谨慎,听了石斌的话后并未立刻回答,而是认认真真的思考起来。虽然不是那么的正经,略带摇头晃脑的,但是明显在用尽全力思考。

    没过多久他便说道:“大人,若是我,我会让她对元人绝望,再不抱幻想。”

    “对元人绝望,再不抱幻想?”石斌沉吟道。

    “是的,大人。”

    “怎么让她绝望?演戏吗?这戏很难演,而且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她投靠过来,过不了多久便会知道这出戏。”石斌说道。

    “大人,您说得很对。所以卑职认为不能演戏,何况也不必我们演戏,不过要让她看戏。”许风说道。

    石斌很快就便明白了许风言中之意,这个想法石斌不是没有过,但是感觉有些危险,并不想用。

    “大人,请问您在顾虑什么?”见石斌一脸的犹豫和忧愁许风问道。

    “你是想让杨明珠看到元人要杀自己吧?”

    “就是如此。杨明珠之所以还以元人自居,正是因为对元朝还有希望,认为他们没有抛弃自己。她嘴里说知道不能再回去,但是没有亲身体会是做不得数的。”

    “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也想过,就在王三沮丧的从牢房里出来的时候。不过又不敢如此做···”石斌很无奈的说道。

    许风笑了笑,说道:“大人,您过虑了。卑职有一法可以让杨明珠既无危险又对元人绝望。”

    “快说!”

    “您可以从牢房之中找出一女死刑犯,让她做杨明珠的替身。若是那女犯执行好了这次的任务,又在元人的刺杀中活了下来,她便自由还可以得些赏银。”

    替身?狸猫换太子?石斌越想越觉得合适,连连的点头起来,“好,那就按你说的办。”

    命许风办事去了之后,石斌则又去了监狱见杨明珠。

    见到石斌又来了,杨明珠心中忐忑。没有人不怕死,不过未知的感觉让人最痛苦,此时杨明珠就是处在这种感觉之中。

    “杨明珠,过两天我会让你看一场好戏,不过这是真实的,并非我故意演的。”说完之后石斌便离开了。这话让杨明珠更加忐忑不安,因为她很快就被押到了石府的密室之中。

    女死刑犯当然愿意接受这样的任务,故而在听到这个任务时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这几天天天都到密室之中与杨明珠同吃同睡。训练得有杨明珠八成的样子了就被放了出来,安排到石府的一个厢房之中休息。

    为防露馅,给假杨明珠弄了一套最正统的女装,几乎将她裹成了个粽子。发型也是遮住脸颊的那种。

    明白元人也不是笨蛋,必会打探杨明珠到底是不是真叛变。故而杨明珠的替身日日和王三腻在了一起,时不时的说着元人的野蛮和暴戾,说得最多的就是她母亲受到的家庭暴力。还说南宋的发达和文明,说她早就想带着母亲逃过来了。

    没等多久,针对杨明珠的刺杀行动便开始,石斌当然也很快就知道。他不是草菅人命之徒,虽然那女死刑犯该死,所以还是安排了两个武功高强的侍卫暗中保护。成都城是石斌的地盘,元人没能逃过他的眼睛,刚刚进府便被擒住。

    结果可有些尴尬,替身没有受伤,这如何让杨明珠相信元人是要灭她?在石斌束手无策的时候,许风立刻凑到一旁说道:“叫那女犯出来用蒙语惊恐的喊‘救命’,并将其中一个元人突然放开。同时将杨明珠从密室之中带出来看戏。天黑,那些元人看不清女犯的脸,分辨不清真假。”

    这个戏演得很成功,被放开的元人用藏在身上的短匕首刺穿了女犯的肩膀并削下一大块肉来。虽然干完这才知道中计了,但是这一切都被杨明珠看到了眼中。

    此时的杨明珠感觉自己真的成了无根浮萍,只能四处漂泊,但是绝不能回去了。故而当石斌过来询问她的态度时,她只能痛苦的表示投靠石斌。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上北边将她的母亲接回来。

    这事即使杨明珠不说石斌也必须做,谁叫她的母亲是自己铁杆哥们的岳母呢?至于那女死刑犯,石斌没有食言,治好了她的伤赏了她一百两银子便放她走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秣马南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