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末世之终极狩猎最新章节 > 第126章 衍的分析

末世之终极狩猎 第126章 衍的分析

    云浪一边抚摸着小金子的羽毛感慨地道“虽然,我记不清你了,但我是能感觉到你的心情,小金子”,一人一雕又磨蹭了一会,云浪才道“嗯,好了,爸爸是来看你天心阿姨的,你先去玩一会吧,等爸爸有空我一定会带你出去玩的”。

    言罢,小金子知趣地跳下肩头,尾随着云浪在他腿间穿进穿出,小天心微微一笑地道“哥哥,快过来,我给你弹曲子听”,云浪灿然一笑,走了过去,同时看着金盈盈离开的方向道“妹妹,金姨好像不喜欢我啊”。“不是的,金姨这段时间心情不好,所以……过段时间就好了”小天心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地道,其实金盈盈是因为云浪这么久没有来看天心而生他的气,所以有点不待见,但天心不会说。

    “你最近还好吗?”云浪看着小天心那刚刚擦去泪痕的稚嫩面颊道,“嗯,很好哦,哥哥最近很忙,我都知道了,只是有点担心哥哥,怕哥哥又出了什么意外,所以就去艾伦姐姐哪里问了问”小天心被看的有点慌乱地解释道。“嗯,哥哥没怪你,你以后想哥哥了,就直接去哥哥哪里玩好吗,农场里也有很多花的哦,虽然没有这些花漂亮,但也很好看”云浪摸着天心的头,轻轻地道。

    “嗯,我知道了,我只是怕打扰到你,艾伦姐姐说哪里的花很可怕的,我也怕艾伦姐姐伤心……”小天心声音越说越小,“傻姑娘,我是你哥哥,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更不需要有如此的心思,好吗”云浪道,“嗯,我知道了,盈盈姐也给我说过了,做人要勇敢一些,该爱则爱,该恨则恨,不能太累哦”小天心仰着头道。

    云浪不想就这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同时也被天心头上的发夹吸引“咦,你头上的这朵莲花好漂亮啊”,“啊,哥哥,你记起来了哦”小天心一听,兴奋地摘下头花,摩擦着一翻,递给云浪道。云浪接过那个水晶莲花,脑海里突然有几道零碎的画面闪过喃喃地道“有点熟悉的感觉,这是不是我送给你的?”。“是的啊,哥哥你真的记起来了”小天心兴奋地道,“嗯,有几个画面闪现,记得是怎么做的,还有给你送去的是好像还你出了什么意外?”云浪点头回忆道。

    “啊,当时哥哥因为救我所以还没来得及说这花是怎么做出来的呢,而且我也想听听白莲花的故事,你有白莲花的故事吗?”小天心似乎又回到了他们初次见面的那种童真状态,开心地道。

    “莲花的故事我这里没有,但古时候的人对莲花的定义是这样的,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意思说的是,莲花的品质高雅,虽然身处污泥之中,却纤尘不染,不随世俗、洁身自爱和天真自然不显媚态的可贵精神”云浪思绪回味地道。

    “啊,真美啊,我长大了也要做像莲花一样那么美的人,哥哥你说好吗”小天心信誓旦旦地道,“嗯,好,我们的小天心就是有志气,你一定会做到的,而且哥哥也会保护你,哥哥想听你弹琴可以吗?”云浪一边帮小天心插上头花,一边道。

    “可以啊,可是我会的曲子不多,而且大部分都是盈盈师姐交我的,所以……”小天心有点为难地道,“哦,这样啊,让我想想,我脑海倒是有不好曲子,只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说完云浪又思考了片刻,进入房间拿出一个电子板,片刻之后拷贝了一些曲谱词谱,递给天心道“这些是我记忆里的一些东西,你看看”。天心好奇地打开电子板,一曲流畅典雅的琴曲缓缓传出,“这是?好美的曲子啊,还有填词呢”小天心浏览者曲谱兴奋地道。

    “呵呵,只要你喜欢就行,来弹一个听听”云浪微微一笑,小天心在琴曲方面的天赋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就连一向非常自傲的金盈盈也在教会她最基本的琴理知识后都自叹不如。小天心收拾了一下心神,瞬间记住了曲谱词义,手中琴弦根本不调试,一曲《清秋明月》就在她指甲缓缓而出,然后她那优雅稚嫩的歌声也随之飘来,“西风高楼倚微寒,雾霭层层山又山,天高水长明月夜,不知何时照君还,广寒高楼锦衣衫,吴将手斧树难断,此去经年多情事,一惜一叹徒茫然”琴曲古,词更古,一股哀婉思念如夜之秋水,无孔不入,缓缓而来,顷刻填满心田,特别在天心那独有柔软吟唱中,更显的词曲悠长,缠绵悱恻,让人嘘唏。“唉,一曲动日月,一曲肝肠断,可你才这么小啊,何必学古人悲风怜月呢”云浪感慨地道,“哥哥不喜欢吗?”小天心有点自责地道,云浪微微一笑“不是的,我只是觉得你的心太善,太容易被世人的情感所左右,将来你会很吃亏的……好了,不说这些了,所幸有哥哥我陪着你,谁要敢欺负你,我就揍的他满地找牙,呵呵”。

    小金雕也在一旁扑腾着翅膀,似乎也在表达着同样的意思,“嗯,如果老爸不在的话,你也给我狠狠地揍”看着一人一雕对自己如此的珍视,小天心心中美美的都是幸福。

    “嗯,我终于看到以前哥哥的神态了哦,呵呵,我好高兴啊”小天心高兴地呵呵笑道,“是吗?哥哥我虽然记不起以前很多事了,但本性是不会变的,而且哥哥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云浪也高兴地道。

    “是吗?那就好了,我好怕哥哥变的不理我了”小天心道,“也不看看我们天心是谁,哥哥我刚才一看你的莲花发夹,我就想起了很多东西,而且只要一听见你的琴声我就好的更快了,所以啊,小天心就是哥哥最好的治病良药”云浪煞有介事地道。

    “真的啊,那哥哥我再给弹一首”小天心兴奋地道,“好啊,但不许再谈这种苦兮兮的曲子了哦”云浪笑着道,小天心使劲地点了一下头“嗯,这一首绝对不伤感”。

    随后一首《蝶恋花》欢快而出,“水绿江南意如烟,游人如织,纸鸢手中线,撸桨声声双鱼跃,与君一笑一千年。初芽细蕾望长年,笑我痴人,不知苦夏艰,我笑痴人徒枉然,一生一世在眼前”。曲终词了,两人都陷入了沉静,此时无声胜有声,或许里面的很多意思,他们还不明白,但其间那暖暖的真情与爱意,确实印在了他们心头。

    “好啊,好美的曲子啊”云浪有点脸红地道,小天心也是情窦初开,双目盈盈一语双关地道“这都是哥哥送给我的”。两个人一只雕,彼此诉说着,云浪将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和收获毫无保留地告诉了天心,天心也为云浪能获得两位大师如此大的认可而高兴。小天心也告诉了小金雕这一年多的变化,如果它再长大一点,就要放它去异兽园了,毕竟哪里才是它真正的天堂,而且如今云金也在哪里,所以它可以获得很好的成长。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很晚了,云浪知道自己要告辞了,毕竟这火凤山是有规矩的,他起身弱弱地道“天心,太晚了,哥哥要回去了,记住了,以后一定要快乐,好吗?”。“嗯,哥哥,你也别太忙了,要注意身体,还有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来陪陪金姨……姐姐吧,云金哥哥和香儿姐姐经常来的”。

    云浪看了看花园尽头那个通道口,微微一笑地道“又是金姨,又是姐姐的,你这……呵呵……称呼好乱哦,走了,我记住了,你如果有时间的话,就带着小金子去我那里玩”。说完云浪又蹲下了,安抚了一番依依不舍的小金子,这才一步一回头地徐徐告别。

    云浪走了,小天心依旧呆呆地看着他里去的方向,又想起了龟大师的那句话“一时的快乐,换来恒久的痛苦,这样值得吗?”,暗自道,我该怎么办哦。

    在通道的尽头,金盈盈一直没有离开,而是侧立在了望口想着自己的心思,此刻见云浪刚走,天心又是一副落寞,心里也暗暗难受。关于天心的未来,龟大师早就跟她谈过了,“好一首蝶恋花啊,可是又几人能活的如此洒脱呢,我不行,雏人也做不到,恐怕最苦的还是天心吧,云浪啊云浪,不知道你是真聪明还是假糊涂哦,你在天心心中种的情种越深,将来她会越痛苦,唉……”一声叹息,满满地都是无奈。

    云浪的日子终于走向了正轨,农场和机库两边跑,偶尔的也会抽出时间陪陪天心和艾伦,云金和香儿哪里他也经常去窜门,饿死鬼脱身地在哪里海吃海喝。因为农场有一部分是和兽园接壤的,虽然不是云金的异兽园,而是更强大的灵兽园,但毕竟相隔不是很远。

    同时云浪也开始对农场周围的环境做了一番了解,农场是整个“贱民”区的一部分,在农场外还有桑田园、纺织区,矿石区和生活区以及一个很小的畜牧区,整个山下除了兽园,几乎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世俗,各自生活物资都能在这里找到,这里同时也是山上各自日常物资消耗的主要来源。

    就这样匆匆的两个月过去了,就在云浪已经快忘了自己脑海里还有一个叫衍的存在的时候,衍终于再次发出的信息。“大人,我终于将您身体里的状况搞明白了,我可是费老大劲啊,真不容易”衍有点得瑟地道,“哦,看来你费了不少力啊,我还以为你搞不定,跑路消失了呢”云浪道。

    “大人,瞧您说的,没有您就没有我,我跑的了吗?”衍微微一笑地道,“你别说你像我亲儿子似的,我不是你老妈,所以啊,你帮我,我也会帮你,ok?”云浪没好气地道。衍则是一脑子的省略号“…………”,云浪对付这种灵物,早就手到擒来了,先抑后扬,再给点甜头,许个愿什么的,很容易就搞定了。衍刚刚有点持功傲主,就迎来了云浪的当头棒喝,一时间有点懵了,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好了别发呆啊,继续啊”云浪道,“啊,尊敬的大人,您的天地盘……简直太骇人听闻了,我搜遍了我的记忆,开始也没有找出合理的解释,最后没办法,我只要启用本源,可惜这祭山破碎的太厉害,如今我也只能给您一个大概的解析,究竟要不要按我说的做,就只能看你自己了”衍这下谦虚多了,虚心地解释道。

    “嗯,你也不容易,幸苦你了,这份恩情我会记住的”云浪平静地道,“大人,我们本就是一体的,我真不是这个意思……唉,算了,大人,您现在力量还太小,无法真真切切地感受我们虚灵存在的意义,以后您会知道的。您的情况是这样的,您以人类身灵最优秀的基因为基础,后来又接受了大地石精之母馈赠,一阳一阴演化形成了大地之盘最重要的部分——盘基,后来您无意间又接受了恐怖黑暗能量,而您当时正处在盘基的形成阶段,所以您的本源力量又成为了三块。而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您的人类基因本源之中似乎还蕴含了外五行太雷的力量,而且您后来似乎还吸收海里的雷电之力,这样您的真正盘基就最后有了四股力量,这种天地之盘,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理解的两极之态。

    至于后来的五行之力,完全是大地力量为了抗衡黑暗力量自我加注的结果,四股力量,为了各自的空间,在里面你争我夺,根本没有闲暇来给本体输送能力,但幸好您意志坚定,虽然只能被动地使用,但却一直在无形之中左右着这些力量,这就是您后来可以最终进入正常进化程序的关键”。

    “嗯,所谓的天地盘只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我要它又有何意义,你继续吧,我听着”云浪有感而发地道,“天地五行,是每个世界的本源力量,也是最简单和最复杂的力量,最简单就是它很好理解,最复杂就是它很难领悟,如今您对火以及水的领悟达到了很高的境界,我想这里面一定有您的奇异,而至于另外三种,则需要您花时间和精力去感悟。”

    “嗯,好的,只要清楚了情况,知道了方向,那么一切就简单了”云浪肯定地道,“而至于另外两种力量,则比较特别,我们先说外五行的之一的雷电吧,您要掌握它,并驾驭它则需要您多用,在用的过程中感悟它的本源,而且,您目前所持有了雷电还只是这个世界的普通雷电。在广阔的宇宙,还有很多强大的雷电,比如说虚空孽雷,星火雷,白精雷,这些强大无边雷之精华,等您将来强大了,就可以尝试去感悟和吸收它们。在这里我要重点提醒就是,在您还没有足够强大的时候,遇见这样的雷海,您千万要避而远之,否则就不是您吸收它们,而是被它们吞噬了。”

    “嗯,这点,我会记住的,继续说说另外一个”云浪道,“至于另外一个毁灭之源……赎手下无能,它的本源似乎比我们虚灵的本源还要古老,还要强大,我几次想推断它,结果就引起了本源反噬的异动,属下真不知道,这样的本源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片破碎的空间里,唉。”衍伤神地道。

    “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云浪蹙眉发问道,“一直以来属下对它都一筹莫展,不过好在月前的一天,具体是那一天我忘了,一直被封印着毁灭本源似乎异动了一下,属下就是乘着这一次异动,大致分析了一个结果,这也是我耗费了这么久的真正原因。”

    “什么结果?”云浪问道,“这个结果,我只能是猜测可行,所以您要认真决定,那就是罪与罚”衍慎重地道,“罪与罚?什么意思”云浪疑惑地问道,这是云浪这份意识第二听到这个定义,如果他的本源意识清醒的话,一定会结合月伦画卷伊娅所说的话。

    “天地无极,这是最根本的本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股毁灭本源,就是属于天地无极的本源之一,按照古神典神意,我分析,这古毁灭之力应该也是代表着两极,那就是罪与罚,行罪则毁灭天地,行罚则是惩戒天地,虽然其本身都带有毁灭杀戮的意思,但出发点和归属点却是完全不同的。其实这也只是我的猜测推理,传说只有真正的毁灭之母,才能真正地掌握这种力量,可惜神典里也只有零星的记载,但有点您一定要清晰地明白,那就是无论是罪还是罚,最后的结果都必须接受天谴神罚这一关,这就是无极大道的根本要义”。

    云浪沉思了很久,似乎想到了怎么,继续问道“你说的那个毁灭之母真的存在吗?”,“大人,毁灭之母到底存不存在,这是我无法回答您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如果她真的存在,那么大毁灭就要开始了,这片星空宇宙之海将迎来旷世浩劫。不过大人,您也不必要担心,如果毁灭之母真的存在,那么光明之母也会诞生,她们是本源之敌,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单极存在的,呵呵,当然了这都是我的猜测,当不来了真”。

    衍其实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云浪的天地盘在天地无极中,属于一个异类,一个真正的无法掌控的变数,当然了这点它是不会说的,因为虚灵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既要保护对神地有利的存在成长,也要抹杀那些危害到宇宙无极本源存在,这才是他们作为虚灵存在的真正意义。而以此刻云浪这份元神来看,他还太弱小了,可塑性非常强,所以虚灵一点也不担心。

    “哦,是这样啊,那如果我行使毁灭之罚,会分担那个什么毁灭之母最后的天谴神罚吗?”云浪继续问道,“大人,实在抱歉,您的这个问题已经超出了我所知的范围,我真的解答不了,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既然您已经具有了毁灭本源,那么您必须为自己做出一个选择,到底是罪还是罚”。

    “有罪必罚,当然是行罚,这点我不会犹豫,现在我的力量是什么级别,我该如何强大自己,你有什么建议”云浪傲然地道,“大人,您的选择我很欣慰,这就意味着无论将来怎样,至少我们还有活下去的一丝希望。至于您的修炼进化,我已经为你量身打造一套路径,只要您按照我的路径进行修炼,那么您将是其他人数倍,甚至数十倍”衍说着,就给他传递了一整套的进化修炼图谱。

    云浪感悟了一番,微微一笑地道“呵呵,看不出来,你对我们这个地球上的生物还如此的了解”,“大人,虽然我一直以散灵的状态存在于祭山,但几千年的时间,也足够我获取这些知识了,而且,我们虚灵最大的特性就是善于学习,呵呵”衍有点洋洋自得地道。

    “好了,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如果给我一个几千年时间,我也都学的会,呵,等等,我好像记得有个家伙,号称几万年了,似乎也没怎么滴,看来你确实比它强那么一丁点”云浪道。

    可怜的火灵,因为云浪主元神仍旧处在渡劫中,被劫难之力压迫在封印里,一点也不敢大意,整天绷着神经,望着天,生怕那劫难之力,一不留神闯了进来。此刻,它突然打了一个喷嚏,神态苦逼摸着鼻子道“都昏死在劫云里了,到底是谁在说我坏话啊”。

    云浪和衍的意识交流终于要结束了,衍也是很轻松地准备隐去,这是云浪突然道“哦,对了,既然你的学习能力那么强,正好,我有点事可以让你帮忙”,衍本能地道“好啊,您说”。

    “上次山行把我剑给送来了,这让我突然想起了一套剑法,似乎还是我自创的,第一招好像叫定江山,现在我就把我参悟的剑法思路和古代的一些剑术心法给你,你帮助我糅合精炼,供我参详”云浪说完,也不等衍同意,一股脑里传输给了它。22百度一下“末世之终极狩猎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末世之终极狩猎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