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逆轮之重度轮回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八章 流失的生发之气

逆轮之重度轮回 第五十八章 流失的生发之气

    第五十八章 流失的生发之气

    龙伯后山,秀峦起伏。

    羽寻了一处青青山坡,盘膝而坐。

    傍晚的风带着些䁔意,吹在身上懒懒欲眠。

    哥哥让他收纳万籁之声,羽心中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刁难的课业。他心清气爽的时候气机自如收放,细小如蚊蚋静幽若花开的声音也能清晰可辨,但他极容易被某种声音吸引,顾此失彼,不得全貌,若是刻意调整气机,心镜便会乱起波澜,那各式样的声音便如大河落狭涧般冲涌而来,嘈杂无序扰得他头昏脑涨。

    羽勉强地试了几次,感觉头脑顶心隐隐生疼,他叹了口气,倒在青草丛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细细嗅着青草的香气,不知不觉酣睡了过去,山色己晚。

    等他醒来,己是月色幽幽,山气渐凉。

    练功又没有练好,回去怎么跟哥哥说呢,羽忧郁地皱着眉头,思索着蒙混过关的办法。

    凉白的月光洒在草地上,萋萋荒草无精打采地蔫卷着,他绞起一条草丝,细看叶缘边竟有些枯黄。

    羽微微一怔,傍晚时候它们还茁有精神,地气归伏,这个时候不是该养得更好吗?他心中疑虑,逡目环顾,不止花草树木,整个山林都显出些疲颓来,宿鸟夜兽也有些焦躁不安地啼鸣低吼。

    羽吹起唿哨,将大鹏鸟召来,乘着它在低云下驰飞。

    他掠过山林,高原,草地,掠过海沟,雪川,大湖。

    这并非是错觉,天幕之下整个大地都有些萎靡不振的异常,八风乱流,离合无序。

    “卷云,你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大鹏鸟清鸣了一声表示不知。

    羽无奈地叹道,“四气不和,难道有什么天灾?”

    然而星斗隐晦,也看不出什么异象,只得令大鹏鸟返回龙伯。

    路途中忽然听得有人在吟,“………宫阙凄清寒,野魂徘徊冷。桃花盘李枝,佳人误歧途,世情多幽险,安得知几许。天雾出地霾,混沌化两极,人心本无主,奈何争乱时……”

    那声音却有些熟悉,羽咦了一声,“卷云,靠过去看看。”

    大鹏鸟羽翅微敛,向着一座高高的山头降去。

    但见一个长眉长须的老者倚在一棵大枫树上,一边吟着歌,一边喝着酒。

    “你是……”

    那老者看见顶方上空盘旋的大鹏鸟,也不惊讶,翻了翻醉眼,“小娃儿,不记得我这小老头儿了?”

    羽登时想了起来,声音中透着意外的惊喜,“你是将先生,老先生怎么在这里?”

    “小娃儿半夜不好好睡觉,为什么也在这里?”

    “老先生觉不觉得今天的风有些奇怪,好像把草木的生气夺走了。”

    将醉怔了一怔,眼色有些奇特,“小娃儿能辨识出草木生气?”

    羽梳了梳穿手而过的风,“我识得一些,但万物的生气各有不同,混揉在风中,又有变易!”

    “小娃儿如此见识,不知师承渊源何处?”

    羽摇摇头,“这些是哥哥自幼讲给我听的,并没什么出奇之处,老先生不是也懂得这些天行之序万物之道么?”

    “哦!”将醉又是微微一怔,接着哈哈笑道,“那小娃儿对灵界又有什么见解?”

    羽皱了皱眉,小心地说,“老先生是在考我么,那以灵界为题是否也太过宏大?我的眼界有限,只知道灵界由非生非死或者说是生死同体的拟生原态集结而成,它们获取元阳拥有意识便是灵元,获得元阴蛰伏沉便成形体,灵界生命皆是百灵汇集依附元阳而生,亦由元阳统御。”

    将醉看着他良久,悠悠一声长叹。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不,小娃儿你说的很对,小老头不过是想起自己往日的悟道之路罢了!”

    听他这样说羽倒是不好评论,腆腆笑道,“我只是不明白,是什么样的力量在夺取草木生气,老先生知道是怎样一回事吗?”

    将醉摇摇头,“小老儿也在探查此事的根由,方理得一些头绪。”

    “老先生可否告知?”

    “小娃儿,你若是想做个凡间的闲散逸人,有些事情还莫管莫问。”

    羽心中一跳,“你怎么知道我只想做闲散逸人。”

    将醉捋着胡子微微笑道,“这相人的本领,小老儿自负不差。”

    羽心内略有纠结,轻悠悠地叹息道,“没有人教会我趋避祸福的法子,我愿岁月静好心安神清,但若是天下不宁,即便身处远方又何来心安呢?”

    将醉敛眉微笑自语着,“这小娃儿的心性倒是温良纯善”

    “老先生你说什么?”

    将醉清了清喉咙道,“小娃儿若不能心安,将来如何行事便要随心而定。”

    羽令大鹏鸟迫近大枫树,“老先生请跳上来再说罢。”

    将醉呵呵一阵长笑,身姿拔冲而起,一气直跃到大鹏鸟背上。

    大鹏鸟嘹声清越,复又冲上云霄。

    羽笑盈盈地说,“老先生本事真大。”

    将醉眯了眯眼,看着面前少年俊美却略有腼腆的面容,“老先生自是老了,不比年轻人不可估量,这世界换新了。”

    羽抿了抿嘴微微一笑,“老先生与九年前并无二致,何来如此感慨?”

    将醉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反手抹抹嘴道,“闲话就不提了,小老儿把这生发之气的事要与你先理一理。”

    “也好!”

    “事由帝魃在灵殇山设下奇阵,召集她生前的部众,但沟通两个不同的世界,需要耗费大量的灵能,小老儿曾探查过她的阴宅灵冢,内中有一样非常邪门的法器,是以灵力强大的灵兽头骨为原身,小老儿猜想帝魃就是凭此物召唤旧部。”

    “帝魃熟悉神界诸般的法禁天门,若说能够往来传讯确有可能,但是召集生前部众这样的事情会不会太荒谬了?帝魃毕竟只是神鬼之身啊”羽心中不解,“难道神界天法还有这等疏漏?”

    “小娃娃,我几时说她召集的是神界神灵?”将醉摇摇头,“八百年前那一战,她的旧部几乎死伤殆尽,黄泉路茫茫,这几百年的时间,她的这些部众都来不及进入轮回道呢!”

    羽的身躯微微一震,“你是说他们都是鬼?神鬼?”

    将醉心思沉重,垂敛双目,“帝魃憎恨人族怨恨神族,此番强行从黄泉地府召集部众,以她神鬼之身,并无法旨可行,而且功法属性与生前有所区别,除了魔族的禁术小老儿也想不出它法,帝魃如此嚣张行事,看来是不怕与神族翻脸决裂了。”

    羽微微沉吟,“魔族的禁术可与这生发之气的流失有关?”

    将醉微笑道,“小娃儿甚是聪慧。魔族的禁术以夺他利己为先要,帝魃不仅要召集旧部,恐怕更想耍这一众的神鬼在这人间长存。”

    羽忧心忡忡地问,“那将会怎样?”

    将醉面容阴沉,“如无人阻止的话,人间将变成帝魃单方面报复的修罗场,甚至把神魔都卷进来,则又是一个神魔交锋的战场!”

    “战场?那一定耍阻止她!”

    帝魃,虽然我也曾同情你的遭遇,但是,迁怒整个人间就完全是你的不对。

    羽不觉紧攥着的手掌沁着冷汗。

    将醉摇摇头,“谈何容易,我们现在连被夺走的生发之气的流向都找不到。”

    “这……”羽额间微见细汗,虽然察觉得到八风乱流,但八风纠缠离乱无根而生,丝麻乱絮,又从何辨其头尾,如何知其因果。

    将醉挥挥手,“也罢,急也无用,待我寻到眉目又需要助力,自会遣徒弟去找你。”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逆轮之重度轮回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