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青荷生白莲灭最新章节 > 第十九章 塔下修罗

青荷生白莲灭 第十九章 塔下修罗

    夕阳残败如血,深秋中的浮屠塔寂静孤独,死气弥漫,冰凉的空气中夹杂着塔内的腐朽气息,不时惊起一群乌鸦,呱呱叫着盘旋于空中。四周枯枝残花遍布,塔前人瘦弱的影子被长长拖拽在地,头发杂乱无章遮住脸孔,消瘦的肩膀,纤细的身体裹在并不合体的宽大衣衫中,露出的半截小腿伤痕叠加,衣摆在冷风中簌簌作响。

    尹如音示意身旁护卫,转眼几人持刀冲了上去,浮屠敏捷的躲过,转身一把捏住持刀人的脖子,骨头应声断裂。另一手握拳重击在面前人胸前,那人即可口吐鲜血心脉尽断。片刻时间,五人均被一招致命。

    在场人唏嘘不已,纷纷催动念力控制手中兵刃刺向浮愿。却在半途中突然折回,来不及反应便死在自己的武器下。尹如音暗暗凝神,催动念力欲窥探浮愿心境,却只看到漫无边际的黑暗,诧异之际,一只璀璨如日月的眸子突然睁开,念力碎裂成片。尹如音踉跄着退后几步。

    “你叫浮愿?”尹如音稳定身形后问道,眼前人却一言不发。眼见尹如音面色沉了下来,塔主连忙上前说道:“宫主,这丫头好像已经不会说话了。”

    “哦?”尹如音似乎有些不相信,欲上前掀开浮愿脸上凌乱的头发。却见眼前人异常警惕,悬在半空中的手也就作罢。“既然走出来了,就好生修养吧。”半晌,转身离去。

    素玉阁内雾气萦绕,两名女仕将浴桶内续满热水,撒入花瓣。浮愿踏入水中,全身毛孔即刻被温热浸透,说不出的舒服。多年来的阴暗恐惧也随着花香渐渐消散,一头长发悉心打理过后柔顺芬芳。铜镜前粉黛轻扑,娥眉素描,红唇微点。三千青丝挽做流云状,素簪入髻,娟纱白底绣花长裙轻贴肌肤。再抬头时天地失色,百花俯首,除了那双眸子过于冷淡外,倾城倾国不足为过。

    看着铜镜中自己的脸,虽美的让人窒息,却陌生依旧。他日若凌枫哥哥来寻自己,只愿不要因为这张陌生的脸而错过。窗外落叶飞舞,往事如潮,赫然起身循着记忆中的小路而去。一路上众人停步,风中女子长裙摆动,摇曳如莲,所到之处风景黯然失色。此女本应天上有,何故落人间。不知不觉走入花田,一伛偻老人忙碌的修剪枯枝,直至浮愿站在面前才意识到有人来了,费力的起身揉着昏花的老眼,却怎么也辨认不出。直到一旁女仕说出莲儿,老人已是老泪纵横。紧紧握着浮愿的手,一时不知是心疼,还是高兴才好。

    新一任胧月殿殿主远远望着这一切,昨日还如修罗般的女子,梳洗一番竟是如此动人。痴痴的望着,直至太阳西斜,女子告别老人踏上来时的路,却被一女仕拦住。

    “浮愿,殿主传你今晚侍奉,若讨得殿主欢喜,以后自当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浮愿冷冷的扫了一眼胧月殿殿主,侧身而过。忽觉肩膀被人抓住,内力提起瞬间将人震飞了出去。头也不回径直离去。

    尹如音寝殿内,胧月殿殿主胳膊裹着白纱,脸上多处擦伤,其他三殿殿主均是满脸怒气。

    “宫主,这个浮愿太狂妄了,竟然连胧月殿殿主都不放眼里,若他日得势只怕这幽若宫都容不下她了。宫主还要尽早做打算。”

    “对呀对呀,此女极为孤傲,只怕很难为殿主所用。”

    “此女不除,必为祸患。更何况九年前幽千璃顾及少师祖,并未下令要她的命,若不是宫主您让塔主假称此女已死,只怕不至于等上九年才见天日。若此事被浮愿知道,怕是难免再生逆心......”

    尹如音眸子一缩,一番考量过后道:“浮愿能走出浮屠塔,只怕功力早已在你等之上,杀她谈何容易。更何况凡是走出浮屠塔的人必要授殿主之位,若要是就这么把她杀了,只怕难以服众,可还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众人沉默,忽然般若殿殿主一步上前拜叩道:“属下有一个办法,青云峰少师祖曾与浮愿有一面之缘,那年比武场上还曾亲自为浮愿疗伤。恰逢下月又到了各门选拔优秀者上青云峰修行之际,不如我们借此机会,一来或可讨得少师祖欢心,二来又可送走浮愿。岂不是两全其美?”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尹如音似有动容道:“若浮愿不去该当如何?”

    “这个简单,今日属下偶然发现此女与那花圃的匠人关系很是密切,若以此人性命做要挟,不怕她不答应。”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青荷生白莲灭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