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人间游最新章节 > 章四十一 金刚怒目,雷龙降世

人间游 章四十一 金刚怒目,雷龙降世

    “你不像一个儒生。”黄砂君看着应天长,良久后才说道。

    应天长点点头说:“有很多人称呼我为小夫子,也有不少人叫过我四先生,说我不像是一个读书人的,的确是有,还不少,其中就包含我的二师兄,许鹿。”

    包子在应天长的肩头一直叫嚷着,少年伸手摸了摸它的下巴,包子也就闭上了嘴,昂起头享受这个过程。

    黄砂君抬了抬眼皮,说:“现在扯你那些师兄的名号岂不是晚了些?”

    他周围有应天长肉眼见得到的砂砾悬浮飘动。

    应天长笑着说:“不晚的,正因为有先生与三位师兄的名声在前,青云前辈才肯将百兽山山头的妖怪托付给我们心斋。”

    轻雷子是真的想一脚踹在前方这个少年的屁股上。他扯了扯嗓子,喊道:“喂,黄沙谷的,你别管他那么多,动手便是,我轻雷子保证不会插手的。”

    此话过后,应天长脸上的笑容更加轻松惬意。

    这算是轻雷子在帮他?应天长想应该是的。

    黄砂君瞧也不瞧轻雷子一眼,信他的话才有鬼。

    他盯着应天长,有些犯愁,他现在的确是有些骑虎难下。在听说百兽山之事后,他便独自离开了自己所占的那个雁留城,出来寻找这个心斋四先生。在探知到应天长的动向与气机后便立刻出现在此,可怎么都没想到他身边有轻雷子这个麻烦存在。而让黄砂君心里没底的是,与轻雷子打了几百年交道的自己竟然在此之前一点也没有感应到他的气息。

    虽然不知道轻雷子在这个心斋四先生身边所为何事,但轻雷子没有与他动手厮杀,此刻更没有继续走他的阳关大道,就说明了一些事情。

    而传言里打赢了百兽山青云的应天长,黄砂君也拿捏不准,毕竟他虽与青云交过手,可双方都为使出全力,只算试探,且试探无果。

    可露面后就如此回头?黄砂君觉得自己好歹顶着个西北妖王的称号,如此也太难堪了点,还不如被这个应四先生与小雷公偷袭落败。

    “我来找你不过是想看看百兽妖王输给的那位应四先生是何等风采,既如此,我们分分高下便是?”黄砂君说。

    轻雷子翻了个白眼,这个废物终究是认怂了。不过还好的是他还知道要点脸,没有掉头就走。

    没办法,应天长稍后撤半步,说:“请。”这是他从黄行村那里学来的架势。

    黄砂君抬脚轻踏,以黄砂君所在之处为圆心卷起一圈风沙,正好将他与应天长关在里面,拦轻雷子在外。

    轻雷子咧了咧嘴,有些不屑。

    应天长心念微动,怀里飞出五张护身符与五张赶妖符,在应天长身侧围成一个圈,同时燃烧,以微弱的淡黄色光芒驱逐着受黄砂君妖气牵引的风沙。

    应天长拍了拍包子的头,包子从他的肩头跃下。应天长可不急着让包子显露他的实力,不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包子考虑,显露饕餮的实力这事得放至最后不得已时。

    “儒家心斋的四先生也会这些道门法术?”

    黄砂君的声音蓦然从应天长的身后传来,然后才是轻描淡写探来的一掌,甚是轻松的穿过应天长护身符与赶妖符所绽放的光芒。

    在黄砂君的手掌触碰光芒的那一刻,十张符箓的燃烧速度骤然加快,不过一息的时间,便已燃烧到底端。

    应天长本就没想过这十张符箓能对黄砂君有何影响,他侧过身,以手臂弹开黄砂君探来的手掌,说:“有何不可?”

    虽然勉强将黄砂君的手掌弹开,可遗留在应天长手臂上的是刺骨的疼痛。但应天长神色自若,忍着痛递出一拳。

    应天长没有留手或是保存实力先试探一两招的意思,黄砂君不是在书院与他公平切磋的顾清让,他清楚知晓自己此刻是在何种处境之上。

    所以应天长便是要趁内心犹疑不定的黄砂君此刻试探自己实力的几招内,全力尽出杀招。不说胜敌,能保证自己不死便可。

    这一拳,就是当初黄行村将他拦下,说可能重伤顾清让的那一拳。

    但应天长心底其实也明白黄行村之后那般言语中所包含的意思,一是自己学自老光头的那几招拳法是真的厉害,再便是就算如此也只能打伤猝不及防的顾清让,若是顾清让不故意藏拙放下防备,就算这一拳的威力再高个几分,也能被其挡下。

    妖王与顾清让谁更厉害,应天长并不好辨别,只是两方无论修为境界皆是在自己之上的存在。应天长只好全力一搏。

    拳势已起,全身气力灵韵汇集。

    “金刚怒目,方除四魔。”

    风沙外的轻雷子眯起眼。

    而风沙里的这瞬间,那一拳上有金光灿烂,所有的风沙不再以其主人黄砂君为中心,而是在金光乍现的那一刹那涌向应天长,却也不将应天长包裹,以一种玄妙的姿态萦绕在应天长周身。

    若是远望过去,可见应天长身处一尊由风沙构成的硕大金刚法身之中,黄沙间有金光璀璨,尤其是金刚法身的双目间,金光大盛,如怒火喷薄而出。

    法身随着应天长那一拳,砸向正下方的黄砂君。

    可黄砂君眼里,只见得有应天长缠绕金色拳罡的那一拳。

    他前一刻被弹开的右手手背上如蚯蚓破土般钻出无数细沙,这些细沙汇集成三缕,如三缕丝绸一般卷上黄砂君的右臂。

    便是挥下一臂朝应天长砸去。

    他并不想躲闪,他想知道眼前这个四先生的拳头究竟硬不硬。

    而下一刻,金光与黄沙相触,爆发出惊人的冲击力,金光猛然碎裂,如同平静湖泊泛起圈圈涟漪,也似铜镜破碎,银瓶炸裂,黄沙伴随着金色的光芒碎片四散而去。

    而金光与黄沙飞扬的中心,应天长与黄砂君面对而站。

    黄砂君刚想开口,就被天空落下的金刚法身那一拳轰入大漠地下。

    因为是应天长自己出的这一拳,他早有预料,只是他从没想过自己全力以赴的老光头所教的这一式拳招有如此惊人之力。他以为在书院黄行村与他喂拳时自己打出的已是这一拳招的全力。

    应天长稍稍松开了拳头,自己仍在黄沙与金光铸造的金刚法身之内,他知道,这一拳的威力还不止如此,只是自己修行不够而已。

    其实出长安遇见“三把刀”杨定九后,应天长便已懂得世上再如何普通平常的招式,尽头皆是无敌。

    只是哪怕是杨定九,他那三刀也没练至无敌,但已是能让陈临安与李青莲另眼相看。

    这一拳功成后应天长并没有丝毫的松懈,怎么都想得到那作为西北妖王的黄砂君不可能如此就摆平了。

    应天长手印翻动,嘴里默念着什么。

    就算之前有黄砂君风沙阻拦也对其中之事看得一清二楚的轻雷子神色再度发生了变化,比起方才的眯眼,现在要更为震惊。

    万里无云的天空逐渐阴沉下来。

    现在的轻雷子脑海里有无数的念头浮动,他在猜测百兽山那匹老马可能就是输在了这个应天长手上,也在怀疑面前的这名自称应天长的少年不是心斋四先生应天长。

    他最终仰头望了望逐渐爬满天空的黑云,只是露出一个有些难看的笑容。

    你滴个亲奶奶,一直叫老子小雷公小雷公,这老子以后还能叫“小雷公”?

    应天长维持着手印,等待着黄砂君的再次露面。

    一阵风卷起一些沙土,这些沙土一层层地相上累积,最后化作了黄砂君。

    他看着在笼罩在金刚法身之内的应天长,脸色阴沉,嘴角有一丝没有抹去的血迹。

    应天长二话不说,手印指向黄砂君,将其的气机锁定。

    天空闪烁着一缕又一缕电光,在云层间浮现又消逝,如同海中偶现的飞鱼。在得到应天长的指引后,一道雷光从天而降,如同蜿蜒飞腾青龙,朝着黄砂君扑去。

    那一声雷鸣,似龙鸣虎啸。

    他们所在之处的黄沙尘土,尽皆向上飞去,就像从下往上拉起帷幕一般,就连整个大地也在蠢蠢欲动,想脱离地表飞往天际,似乎整个天下都迎接那条落下的雷霆青龙。

    而此刻的应天长双膝跪地,看着雷霆青龙的势不可挡,却露不出半点笑容。老酒鬼传授给他的那些秘法道术,除去一些修行之用,大多都是极其难练的,以至于连应天长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能弄明白老酒鬼以无上道法留在自己心田的神通道法的意思。而这么多年里,老酒鬼着重提醒那些仙法道术,自己就学会了这么一招,其他的大都还是一知半解,不得要领。

    这也就是许鹿在无忧崖当初点明的龙虎山秘传雷法,极炁景霄玉晶雷隐落,是为龙虎山雷法《洞玄玉枢都天大雷琅书》中杀力最高的雷法之一。就算是如今的龙虎山中,与应天长同龄的道士就没有一位将其学会的,更别说完整用出。包括龙虎山天师府中那些天师们,会这门神通的屈指可数。

    要是让龙虎山的天师道士们看见这一幕,怎都要将应天长从心斋抢回龙虎山呆着,以便修行那些找不到人教教也教不会的高深道术。

    只是应天长自己也不知晓这些,老酒鬼只说过这门神通叫作雷隐落,威力好不到哪去,但也尚可。

    现在的应天长所有的气力灵蕴都被抽干,如果不是身上所穿这件陈临安所赠送的名为“惜诵”的长衫在拼命为应天长补给灵气,他早就两眼一摸黑昏倒在地。

    也因此,他便没看见黄砂君使出的无数法术被那条雷霆青龙吞噬殆尽。

    最后,黄砂君掀起滔天沙浪,以大海浪潮卷案之势迎上天际。

    而天地便在此时静寂。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人间游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