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日娱风云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七章 赤羽博的恳求

日娱风云 第六十七章 赤羽博的恳求

    新闻发布会没什么好说的。

    大田警视正再信任林海,也代表不了警视厅,到底还是给他准备了一份“官方稿件”。

    林海照本宣科,顺带掺了点私货,完事后不理会众媒体的采访请求,径直离开了警视厅。

    大岛晓美把水杯递给林海,问道:“会不会感到压力很大?”

    林海洒脱的笑道:“不咬人,那就不叫记者了。”

    是的,尽管他在这次的事件中,扮演了伟光正的角色,但是仍旧有人像疯狗一样跳出来乱咬一气。

    也不难理解那些人的心态。

    贺岛健名义上终究是媒体人,他的丑行被揭穿,同行们的脸上集体无光,对于揭穿一切的林海,自然是恨得牙痒痒。

    有些人还能保持理智,有些人则干脆当庭对质起来,一副不给贺岛健翻案誓不罢休的架势。

    对此,林海只感到有趣。记者们的反应,让他感觉双方的立场发生了颠倒,仿佛他们才是艺人,而自己是个狗仔。

    闹得太厉害的,在发布会途中就被请了出去,即使如此,针对林海的各种尖酸刻薄的言论,依旧从头持续到尾。

    “你这次可是树敌不少。”大岛晓美面带忧容。

    “我从来不觉得记者是敌人,当然,也不把他们当成朋友。”林海说道:“做艺人,终究要自身行事端正。把他们当成检视自我的镜子就好,当然,要是哪个镜子自己脏了,那就砸碎它!”

    大岛晓美对林海的沉稳见怪不怪,依旧颇为感慨的说道:“要是每个艺人都能像你一样,经纪人做梦都要笑醒。”

    “你笑醒了吗?”

    “我不做梦。”

    开了个玩笑,大岛晓美默默在心里说道:能遇到你,真是我的幸运。

    大岛晓美发动起车,问道:“接下来去哪儿?要回学校吗?”

    ……

    上学是不可能上学了。

    好不容易获得了合理的旷学(非笔误)理由,林海怎么可能再去受虐。

    至于“磨炼演技”和“避风头”。风头是避不过了,至于磨炼演技,虽然只上了一天学,但是林海觉得似乎没必要继续下去,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去寻找高人指点。

    ……

    去黑泽明家里享受了一下老年人的悠闲生活,请教之余,顺便蹭了顿午饭。午饭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电视里播放了发布会的片段,黑泽明颇为不满,认为林海怼记者的时候态度太温和,给他这个当老师的丢了脸。

    林海表示,假如自己达到黑泽明的高度,一定怼到天崩地裂。

    吃过饭,找学生编剧们交流一番,大家对林海出风头的本领赞不绝口,要他讲讲和美少女的那点事。

    林海自然不肯如他们的愿,板着脸教育他们把心思放在正事上。

    整个下午,林海充当起监工,令众人苦不堪言,最终只好用一顿丰盛的家乡菜贿赂他。

    吃饱喝足的林海继续充当监工,结果接到了宇多田光的电话。

    “你在哪儿?”

    “港区。”

    “白金台?”

    “六本木。”

    “哦。”

    电话没头没尾,就这样断了。

    过了不到一刻钟,电话又来了。

    “我到六本木了,具体地址告诉我。”

    林海把地址告诉她,问道:“什么事这么急?”

    “录歌的事,笨蛋。”

    电话又断了。

    方振东挤眉弄眼道:“你的绯闻女友?”

    林海刚要开口,电话又响了。

    熊光不会长翅膀了吧?

    林海这样想着,接通电话,结果发现是《GTO》的导演赤羽博。

    “你在哪儿?”

    “港区。”

    “台场?”

    “六本木。”

    “方便来台场吗?”

    “刚和朋友约好,所以……”

    “具体地址告诉我,我去找你。”

    ……

    林海下楼等了半个多小时,宇多田光到了。

    赤羽博比她早到五分钟。

    林海介绍完,打趣熊光:“赤羽导演从台场过来的。”

    熊光脸一红,扬着下巴道:“我路上堵车了,不行吗?”

    赤羽导演是开车过来的……

    林海看着磨牙瞪眼的熊光,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

    三人在附近找了家奶茶店,坐下聊天。

    宇多田光问林海:“你在这边做什么?”

    林海道:“和朋友聊剧本创作的事。”

    赤羽博感兴趣的问:“是陈楷歌导演的电影剧本?”

    “是的。”

    林海点头,而后问他:“请问导演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赤羽博说道:“你对《GTO》的编剧工作感兴趣吗?”

    “《GTO》的编剧不是游川和彦老师吗?”

    前面说过,游川和彦虽然在日剧编剧圈算不上数一数二,好歹也算个老资历,经验能力都不差,他会允许别人去他的地头撒野?

    在没弄清楚原委之前,林海不敢贸然决定。

    这里说句题外话。

    林海答应陈楷歌的时候那么爽快,却对赤羽博的邀请如此谨慎,不是因为“墙外花香不敢争芳”,而是因为游戏规则不同。

    国内,导演就是天王老子,导演一句话,号令剧组莫敢不从。林海得了陈楷歌的承诺,等于拿到了尚方宝剑,别人不爽,也拿他没办法。

    国外则不然。

    前面同样说过,日本的影视制作是制作人中心制,导演说穿了就是个高级打工仔,其实没多少实际话语权。

    拿换编剧这种事来说,导演压根说了不算。

    这套规则,别说赤羽博,就是北野武都要遵守。

    当然了,北野武的电影,大多是“北野武工作室”制作的,所以他在剧组中,依旧可以说一不二。

    ……

    “你误会了。”赤羽博说道:“剧组没打算换掉游川老师,其实是他主动提出来,希望邀请你共同编剧。”

    “为什么呢?”

    “你的经纪人跟你说了吧,剧本泄密的事。”赤羽博顿了一下,继续道:“其实富士电视台并不清楚剧本内容,所以我们的打算是,口头承诺修改,所谓延迟拍摄,不过是演给对方看的。”

    说到这里,赤羽博露出苦笑:“然而现在问题严重了。”

    “怎么回事?”

    “Kai——我不是说你,我说的是给错剧本的那个艺人,他的事务所要求剧组给他加戏,我拒绝了,结果他们把原剧本发到了网上。”

    赤羽博从公文包里掏出几张打印纸,递给林海。

    林海翻了一下,上面都是网页截图,有剧本内容,也有网友回复。

    回复量不算高,毕竟现在的互联网还不及后来那么火爆,但是问题本身确实够严重的。

    假如说一个歌手在舞台上唱崩了叫“车祸”,那《GTO》剧组现在面对的就是“坠机”。

    林海把纸扣在桌上,问道:“然后呢?”

    “我们联系了这家网站,对方已经将内容删除,但是富士电视台那边……”

    “该不会取消档期了吧?”

    “那倒没有。只是这样一来,剧本不改也得改了。事实上昨天一早,富士电视台专门派人拿走了之前的剧本,然后责令我们一周内拿出新剧本,如果新剧本不能通过审查,那么档期真有可能被取消。”

    “如此说来,游川老师的压力确实不小。”

    “压力只是一方面,关键是,游川老师根本没有思路。”赤羽博脸上的苦笑更浓了:“你也知道,编剧是需要灵感的,更何况这种漫画改编的作品,一旦形成固定印象,要推翻重来是非常困难的。我和游川老师都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我也是无意间在电视里看见你,才想起你有在写剧本。游川老师老师本来要亲自过来请你的,结果因为太累,临出门时候晕倒了,我只好自己过来。”

    赤羽博说完,突然离开座位,跪地埋头道:“总之,拜托了!”

    林海被吓了一跳,连忙将赤羽博扶起,说道:“您不必如此,我能帮到的,一定尽力而为。”

    赤羽博都做到这个地步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

    一个导演,跪在地上恳求一个新人演员,这种事情也就在日本能够见到。

    日本人没有“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概念。

    日本的跪坐,是跟唐人学的,后来华夏开始用椅子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日本人嫌麻烦,于是跪了上千年。

    因此,下跪在日本,更像是形式,而不涉及尊卑。

    但是“拜”就不同了。

    “拜”是很重的礼,重到受了礼,那就必须有所表示。

    既然游川和彦这个正主都不反对,那么林海也不介意插手编剧工作,正好他对这部戏的剧本也有些想法。

    不过答应之前,总要约法三章。

    “我先说好,我确实有些想法,不过我只负责提建议,涉及剧本写作方面,最好还是游川老师完成。另外,如果将来收视率不理想,你们可不能怪我。”

    “不会不会。”

    赤羽博连忙说道:“我们希望你能加入,本来就是希望多参考年轻人的思路。”

    说实话,他现在也是有病乱投医,一时起意联系林海,会不会采纳林海的建议还两说呢。

    当然,赤羽博没傻到把这些说出来。

    此行的目的达成,赤羽博松了口气,说起另一件事。

    “中村爱美的经纪人联系我,说她要退出剧组。我也是接到她的电话,才会去看电视。”

    林海说道:“相泽雅(原定由中村爱美饰演)这个角色很重要,不可能去掉。”

    赤羽博点头道:“这正是我要说的,你又认识合适出演这个角色的演员吗?”

    林海问弦歌知雅意,知道赤羽博这样说,是拿这个角色出来送人情的。

    不然的话,他一个从业多年的导演,会找不到合适演员?

    林海想了一下,眼前一亮,指着宇多田光问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日娱风云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