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日娱风云最新章节 > 第一百章 敲敲打打

日娱风云 第一百章 敲敲打打

    提到世界杯歌曲,人们脑海中浮现出的不是“Ole-ole”就是“Waka-waka”。

    《Waka-Waka》是哥伦比亚女歌手夏奇拉的代表作,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宣传曲之一。

    虽然不是官方主题曲,但是这首歌凭借着“脑袋里长满肌都能听懂”的简单旋律,一举俘获了全世界球迷的耳朵,也让夏奇拉进入了世界级天后的小圈子。

    然而这首歌走红后,却被爆出是一首“借鉴”作品,无论歌词还是旋律,都和喀麦隆一支女子乐队在1982年发布的一首歌一模一样。

    其实Waka是非洲斯瓦西里语中的一个动词,意为闪耀,这段旋律,属于非洲民歌的范畴,因而国际足联给出“借鉴”的解释,似乎也说得通。

    不过……

    夏奇拉借鉴的作品似乎太多了点。

    《La-Bicicleta》被古巴歌手Livam指责抄袭;《Loca》被多米尼加歌手Ramon指责抄袭……

    总之,夏奇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打侵权官司,大部分都获得了胜诉。

    这不代表她没问题。

    原因有三:

    第一,夏奇拉本很聪明,她借鉴的都是第三世界的歌曲,比如《La-Bicicleta》的胜诉,实际上不过是“索尼哥伦比亚”对不知名小公司的胜利罢了。

    第二,夏奇拉会嫁,她作为阿根廷前总统的儿媳妇,受到优待也不奇怪。当然,她改嫁之后,这份助力就没有了。

    第三,FIFA的力。FIFA需要通过音乐来推广足球运动,特别是开拓女球迷市场,所以才有了夏奇拉先后三次登上世界杯的舞台。如果不力她,这些付出不就白费了吗?

    然而如此多的助力,也扛不住夏奇拉自己作死,最后因逃税,被西班牙检方送上了被告席。

    这是另一个话题了,单说抄袭。

    《Loca》是夏奇拉少数败诉之一,它被美国法官判定抄袭的过程很有趣。

    夏奇拉一方辩称,《Loca》是夏奇拉和饶舌歌手合作的,经对方许,改编自对方的一首歌曲。

    从原创到改编,本来就够打脸了,然而事没完,充满戏剧的是,那首歌,正是抄袭了原告的歌曲……

    这和现在的一幕何其相似。

    ……

    松浦胜人彻底没话说了,他可以一口咬定没有抄袭林海的作品,但是林海却拿出了更强有力的证据。

    “这大概就叫自业自得吧……”

    林海笑了笑,关掉了MP3。

    松浦胜人不愧是混迹多年的老油条,他迅速改变态度,歉意的说道:“很

    抱歉,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我会尽快查明真相,一定给外界一个合理解释……”

    这就是甩锅了,也不知道哪位临时工会遭遇无妄之灾。

    尽管明知道松浦在胡扯,两位主持人仍不得不配合着装傻,表示“这不是松浦社长的责任”。

    滨田雅功还特意拿“喀麦隆”和“乌龟”玩起了梗。

    可惜滨田雅功没能成功救场。

    现场观众可不管松浦胜人是什么份,纷纷冲他发出嘘声,松浦胜人不得不在简单解释之后,叫上已经傻掉的幸田未来,狼狈的离开了录影棚。

    ……

    “那家伙好厉害啊!”

    长泽雅美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海,没想到他三言两语就把一个看上去很厉害的大人物赶跑了。

    嘴里说着厉害,却又说不上来厉害在哪里。

    不管怎样,雅美对林海的态度改观很多,因为那个坏女人也被赶跑啦!小萝莉刚刚可是吃了一肚子醋了,她总觉得那个坏女人一直在向她最喜欢的雅史哥哥抛媚眼……

    简直原谅不能!

    “真是想不到啊。”长泽和明感慨道:“虽然不清楚具体原因,但是艾回那位社长显然掉进对方的陷阱了……”

    “不然川本社长怎么会看重他?”

    俱乐部经理继续说起刚才没说完的话题。

    讲完“广告风波”的经过,经理挤眉弄眼道:“那个叫丸田义昭的家伙分明是想——”

    注意到正在好奇偷听的小萝莉,经理改口道:“总之你懂的。结果他偷鸡不成,反而被那小子摆了一道,现在被发配到关联企业去了……”

    长泽和明皱眉道:“所以我是绝不会许雅美进入艺能界的……”

    听到父亲的表态,小萝莉嘟起了嘴。她不止一次提出想要报名参加偶像选拔,都被老爹严厉否决了。

    ……

    小萝莉对演艺其实并没有兴趣,想当艺人另有原因。

    作为长泽和明亲手培养出的高徒,中山雅史和长泽一家的关系非常密切。小萝莉在很小的时候,就非常喜欢中山雅史,后者还曾对她说,等她长大就娶她为妻。

    中山雅史是在开玩笑,小萝莉却当真了,结果还没等她小学毕业,中山雅史却娶了女演员生田智子为妻,这让小萝莉一度非常难过。

    伤心之余,小萝莉将原因归结为“自己不是艺人”,于是隔三差五就缠着父母,想要去参加偶像选拔。

    长泽和明是个古板的男人,他清楚娱乐圈有多乱,当然严女儿往火坑里跳,时不时想起来,还会特意敲打一番。

    可惜他却忘了,打压过甚是会激起逆反心理的。

    ……

    长泽雅美赌气不理父亲,看向舞台。

    舞

    台上这会儿有些混乱,导演不得不临时中断录制,跑到台上和主持人商量对策。

    “看看你搞出多大乱子!”

    松本人志压着声音怒斥林海。

    “嘛,嘛,不要激动,林君恐怕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节目刚暂停,滨田雅功顿时变回了好好先生,就连语速都慢了下来。

    在搭档的劝说下,松本人志压下怒气,对林海说道:“我不清楚你们的过节,不过在我看来,你这分明就是蚍蜉撼树,你以为这样就能击倒对方?”

    林海摇头道:“我没那么天真,不过有些事不得不为,大不了我去混地下音乐……”

    “我支持你。”田边丰言简意赅的说道。

    “你是笨蛋吗?”

    滨田雅功一巴掌拍在田边丰头上,骂道:“既然占着道理,那就拿出关西男儿的魄力来,混地下音乐什么的也太没志气了!就算不能做歌手,也可以来做搞笑艺人嘛!”

    他表面在骂田边丰,实际上却是在对林海表示支持。

    林海连忙向他道谢。

    “要不你加入吉本好了。”滨田说着,问搭档:“你觉得呢?”

    “是个好主意。”

    松本人志这会儿气也消了,只是头疼节目该怎么办,他忍不住抱怨道:“我现在多么希望这里是‘彻子的部屋’……”

    ……

    《彻子的部屋》,是朝电视台的一档谈话节目,主持人是著名作家黑柳彻子。那档节目每周一至周五播出,到林海穿越,累计播出超过万集,是吉尼斯纪录的“由同一主持人主持且播出集数最多的电视节目”。

    因为一周五播,所以《彻子的部屋》会预先拍出好几集,一旦遇到突发况,可以临时更换播出内容。

    譬如1993年,野村秋介自杀事件发生后,《彻子的部屋》就曾临时更改了次播出的内容。

    松本人志的言外之意,要是有备选方案就好了。

    可惜HEY3是一周一录一播,而且为了等中山雅史回国,才推迟到周一录制,现在距离节目播出满打满算只有几个小时,考虑到还需要进行剪辑制作,彻底推翻重录的话,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林海知道他们现在最头疼的是什么。

    林海和松浦胜人的冲突是肯定不能播出去的,但是幸田来未之前的表演呢?

    涉及版权问题,那段表演肯定也是不能播的。

    为什么?

    这和本的版权相关法律有关——在电视等节目上,一旦涉及音乐作品,表演者及播出方必须要先征得版权所有者同意,并且要向对方支付相应费用。

    别说唱歌了,就连哼两句,都要付费的。

    这就令本期节目进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

    首先,幸田来未演唱的《Waka

    -Waka》不能播出。

    其次,作为一档音乐谈话节目,没有表演算怎么回事?所以涉及到幸田来未的镜头都要剪掉。

    问题是,全都剪掉了,还能剩下多少?

    就在这时,摄像师走了过来。

    摄像师小声说道:“我刚看了一下之前拍摄的画面,林君出场之后的内容,基本都没有问题。”

    松本人志连忙问道:“没有问题指的是?”

    摄像师表古怪的说道:“他出场以后,那个女孩基本没有出镜……”

    松本人志愣了一下,表同样变得古怪起来,问林海:“你是故意的吧?一定是故意的吧?”

    “是啊。”

    林海耸肩道:“不然我为什么要冒着被打头的风险,往滨田老师边凑?”

    “呃……”

    滨田雅功手又痒了,于是田边丰的脑袋又惨遭蹂躏。

    松本人志不理耍宝的搭档,接着问摄像师:“你估计剪完以后能留多少?”

    “大概三十分钟。”

    “比预想的要好。”

    松本人志松了口气,对林海说道:“不管怎样,麻烦是你搞出来的,你说怎么办?”

    “我准备了两首歌,大概能凑十分钟。”

    “我提醒你,那首歌不能唱的。”

    “我知道,我刚才是开玩笑而已。”

    林海清楚本的版权制度,怎么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林海说到这里,歉意的对中山雅史说道:“就是中山前辈可能需要重录一些内容,真是非常抱歉……”

    “不,不,没关系。”

    中山雅史是个老好人,并没有球星架子。

    ……

    迅速商议一番,节目重新开始录制。

    几人重新坐回沙发上,滨田雅功开始和林海互动,然而……

    观众显然还没从刚才的突发事件中走出来,气氛不太烈。

    林海想了想,果断说道:“表演提前。”

    滨田也知道尬聊下去不会有好的效果,于是点头,接着站起,冲着观众席说道:“林君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份惊喜,让我们看看他会带来怎样的表演呢?”

    在他说话时,林海扫视着观众席,想了想,也站起来,拍拍手,说道:“我接下来的表演,需要一位观众配合,有哪位观众感兴趣吗?”

    ……

    听到林海的话,原本心不在焉的观众们终于眼前一亮。

    长泽雅美也不例外。

    印象中,HEY3的嘉宾表演时,可从来没邀请过观众参与,毕竟谁也不清楚下场的观众是什么水平,要是把表演搅得乱七八糟怎么办?

    更何况,林海连单曲都没发过,谁也没听过他的歌,就算想配合着哼哼也做不到啊。

    是伴舞吧?也只能伴舞吧?

    雅美这样想着,高高的将手举了起来。

    能在电视上露脸,距离成为艺人不就更进一步了吗?

    长泽和明看着女儿兴奋的样子,无奈摇头,心想全场这么多观众,怎么可能恰好选中你?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林海居然真的指向了长泽雅美——

    “决定了,就是你啦!”

    ……

    长泽雅美在观众们鼓励的掌声中,从观众席走到舞台上,这时候才感到忐忑,心想林海特意选中她,该不会想伺机报复吧?

    这样想着,她连忙凑到中山雅史旁。

    滨田雅功对林海的眼光感到意外,没想到他随手一指,居然就点出一个美人坯子。

    “林君的眼光真是非同寻常呐……”滨田雅功夸张的打量着长泽雅美,问道:“请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说着,用手指了下摄像机。

    长泽雅美站在雅史哥哥旁,感到勇气倍增,对着摄像机甜甜笑着,说道:“大家好,我是来自静冈县磐田市的长泽雅美,请多指教!”

    “真是好有礼貌的小姑娘呢。”滨田雅功感慨着,对中山雅史说道:“中山君以前也住在磐田市吧?也许你们以前见过呢。”

    “是的。”

    中山雅史说道:“我曾在磐田喜悦足球俱乐部效力,其实呢,雅美酱是我的恩师的女儿。”

    “嗯?”

    滨田雅功瞬间卡壳,而后在田边丰脑袋上拍了一下,问林海:“这不是你安排好的吧?”

    “是啊。”

    林海一本正经的对着镜头说道:“偷偷告诉大家,我已经收购了富士电视台,滨田其实是我的员工,所以他不敢打我的头……”

    观众席上的笑声多了些。

    但是还远远不够。

    插科打诨中,一法式餐厅服务生打扮的工作人员,推来一辆餐车。

    说是餐车,其实是一个大号平板车,上面放着锅碗瓢盆牛桶,还挂着几个大小不一的平底锅。

    观众们都是一头雾水。

    这是要闹哪样?不是音乐节目吗?难道要变成美食节目了?

    ……

    摄像师显然清楚,主动将镜头凑了过来。

    林海冲着镜头故作神秘道:“现在,就到了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他说着,掀开其中一个不锈钢桶的盖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条、两条、三条……鲣鱼干。

    “等等,这是啥?”滨田雅功装傻道:“这是你为大家带来的手信吗?”

    嫌弃的接过鲣鱼干,展示给摄像机,滨田雅功说道:“毫无疑问,这是鲣鱼干,所以,林君为大家带来的表演是?”

    “噪音。”

    林海说着,将一根鲣鱼干和一个平底锅递给长泽雅美,说道:“总而言之,你随意就好。”

    ……

    舞台灯光开始变暗,接着,几道光束分别落在餐车,以

    及站在餐车周围的林海、宇多田光以及长泽雅美上。

    至于田边丰,这个可怜的家伙坐在餐车后面,已经差不多全被挡住了。

    林海握着话筒,冲长泽雅美打了个手势,后者呆呆的想了想,用鲣鱼干,用力敲在平底锅上。

    “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宇多田光手持话筒,惊艳开腔。

    “我是怪兽的朋友,它们藏在底,和我脑海中的声响不分彼此。你想拯救我吗,别屏住呼吸,你觉得我疯了,呵呵,你觉得我疯了……”

    尽管没有伴奏,但这段来自《The-Monster》的副歌还是让每一个观众产生了电流蔓延过体的酥麻感。

    不得不说,宇多田光在MISIA的榜样作用下,进步非常的快,她最近一直在坚持晨跑,同时戒掉了甜点和可乐,气息较之前世出道时,明显有所提升。

    其实在录制的版本里,这一段是MISIA来唱的,不过宇多田光也有好好练习,毕竟像现在这种场合,MISIA是没办法来的。

    宇多田光的副歌刚结束,随着田边丰的“鼓点”,林海开口了——

    “我渴望声名,但不想要新闻周刊的头条关注,好吧,我想作为乞丐没法太挑拣,我希望我的音乐得到关注,众目睽睽下又希望不要被烦搅,真是抱歉……”

    ……

    说唱?

    观众们万万没想到,林海带来的居然是一首说唱。

    说唱在当下的本,绝对要算小众音乐,目前市面上最流行的还是电子舞曲,说唱通常只作为某些歌曲中的点缀,职业DJ也大多混迹地下,唱片榜单上很少能看到真正意义上的说唱作品。

    不过……真带感啊!

    听惯了电子舞曲的观众们,猛然听到美国味浓浓的说唱,顿时眼前一亮,不自的跟着节奏打起拍子。

    站在观众席边上的两位主持人纷纷点头,虽然表演形式搞笑了点,但是林海的表现无可挑剔。

    在各种歌曲类型中,抒慢歌的演唱难度通常最低,而舞曲、说唱,对于唱功的要求则很高,对于歌手的节奏把控、气息、音准乃至声音的标识度,都有很高的要求。

    即使不谈唱功,单凭吐字发音,林海就足以甩大部分本歌手八条街。

    当然,对于观众们来说,最吸引眼球的不是林海,不是宇多田光,甚至不是用一堆厨房用具敲出花的田边丰,而是长泽雅美……

    一个小萝莉,手持鲣鱼干,跟着节奏对着平底锅敲敲打打,这幅场面,简直把所有人的心都萌化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日娱风云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