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日娱风云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二章 盘根错节的艺能界

日娱风云 第一百零二章 盘根错节的艺能界

    AOI目前正处于求贤若渴状态,对方社长亲自打电话过来,表示非常期待林海的加盟,条件什么的都好商量。

    电话里不方便谈条件,约定见面详谈,林海挂断电话。

    随后,他和大岛晓美一起给之前对他发出邀请的人回电致歉。

    道歉电话足足打了一个多小时。

    “总算完成了!”

    大岛晓美伸了个拦腰,去冰箱拿了罐啤酒,坐回沙发上,美美的喝了一口,问道:“可以说说原因了吧?”

    “原因就是我之前打电话时说的那些。”

    见大岛晓美露出嫌弃的表,林海说道:“好吧好吧,你知道AOI的社长是谁吗?”

    大岛晓美摇头,她对摇滚之外的领域本就缺乏关注,别说AOI的社长,就连事务所本都没听说过。

    “葵辉良。”

    “哎?谁?”

    ……

    葵辉良,本名浅井照善,1955年出生于名古屋市。

    浅井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音乐才华,小学六年级时,参加CBC电视台“彩虹舞台No.1”节目,获得分冠军。同样获得分冠军的,还有后来成为本乐坛常青树,“新御三家”之一的野口五郎。

    1972年,当时16岁的浅井在喜多川的盛邀请下加入了杰尼斯事务所,抵达东京两天后就登台献唱,次年以“葵辉良”的艺名正式出道。

    葵辉良是喜老头创立杰尼斯后推出的第二个歌手,第一个就是有着偶像鼻祖之称的乡广美。

    喜老头对葵辉良无比喜,将其称作“杰尼斯的小儿子”,在其出道时,几乎倾尽所有为其造势。葵辉良也不负众望,出道后表现很不错,然而因为他的父亲一直强烈反对,所以仅仅过了四年就宣布引退。

    之后,出于对艺能事业的喜,他转而经营起事务所。

    ……

    在本演艺圈,有个不成文的潜规则——但凡离开杰尼斯的艺人,都会遭到喜老头的无打压。

    乡广美作为“开国功臣”,退社后都被bī)无奈,不得不远走美国;森且行退出**AP后,杰尼斯不但把关于他的影像资料全部剪掉,甚至否认**AP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人;反町隆史退社后,要不是好运傍上研音的大腿,现在恐怕还在模特圈厮混;**AP出走风波中,木村拓哉不惜“众叛亲离”,也坚定不移的站到杰尼斯一边;而叛逆如锦户亮,也只敢在喜老头归西之后,才正式宣布退社决定……

    然而,葵辉良却是例外。

    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主动离开杰尼斯,却没有遭到打压的人。

    不仅如此,喜老头简直把他当成了亲儿子,后来为了提携AOI的当家艺人玉木宏,甚至干出过打压自家艺

    人的事!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出名古屋的玉木宏,在葵辉良眼中,那也是亲儿子一样的存在。

    ……

    听完林海的解释,大岛晓美快晕了。

    “所以,你先拒绝了Johnny桑,然后绕着弯又跟对方扯上关系?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没有大事务所庇护,想成功有多难?”

    林海反问了一句。

    大岛晓美不说话了。

    这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有没有可能的问题。

    没有背景,演出机会都抢不到,谈何成功?

    至于为什么拒绝加入杰尼斯……

    林海心想,我说我要“保护菊花”你信吗?

    心里想着,嘴上却说:“葵桑和Johnny桑毕竟不同,对艺人更宽容,另外,AOI目前缺少知名艺人,也就不存在太多争抢资源的问题。”

    这也是实话。

    葵辉良的人品,在诸多事务所的社长中都算拔尖的。

    当然,林海决定加入AOI,还有更深层的原因没说,考虑到解释起来太复杂,他决定暂且不表。

    ……

    次一早,林海向剧组请假,去机场送任莎莎一行回国。

    学生编剧们前些天就完成了工作,剧本已经用邮件发回国内,因为机票问题多留了几天,倒是满足了大家逛逛资本主义花花世界的心愿。

    一个多月的接触,大家和林海早已熟的不能再熟,临别颇有些依依不舍。

    任莎莎忍到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什么时候回国?”

    “看况吧。”林海说道:“我和陈导通过电话,因为种种原因,出演机会比较渺茫。”

    任莎莎听出了林海的潜台词,言外之意,他短期内可能不会回国。

    任莎莎掩饰着心底的失落,说道:“反正只是小角色,不让演就不演呗。有机会,还是常回家看看。”

    “会的。”

    “嗯,那就祝你好运了。”

    任莎莎说完,轻轻摆手,拖着行李箱向安检通道走去。

    方振东磨磨蹭蹭最后通过安检,和任莎莎并肩前行,小声问道:“心里不舒服?”

    “没有。”

    “还说没有,你金豆子都快掉下来了。”

    方振东的话刚说完,任莎莎的眼泪真的掉了下来。

    “哎我说,你别当真啊!”

    方振东左顾右盼,见没人注意他们,连忙说道:“你这样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你叫我怎么跟人解释?女人是水做的?”

    任莎莎飞快抹掉眼泪,勉强笑道:“方哥,谢谢你。”

    “唉……”方振东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告诉他?”

    任莎莎有些惆怅的说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可能的。”

    “你这话我不听!”方振东没好气的说

    道:“你还不如说是因为年龄差太多!”

    “也有这方面原因。”

    “所以说啊……”

    方振东拖长了声音,突然把头探到任莎莎面前,嬉皮笑脸道:“你看咱俩的年龄差的不多,你要不考虑一下?就当响应国家号召,南水北调嘛……”

    “去你的!”

    任莎莎脸腾地一下红了,啐了一口,快步向前走去。

    “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啊!”

    方振东吼了一嗓子,见周围人都像看傻子一样看他,连忙刹住了破锣嗓子,轻声道:“莫回头啊……”

    嘴里唱着,他自己却不自的回头看去,然而如织的人潮中,早已看不见林海的影。

    ……

    林海送完人,马不停蹄的赶往拍摄地。

    今天的拍摄地,位于东放学园专门学校,剧中大部分室内场景,都将在这里拍摄。

    东放学园的前是东京放送创办的TBS电脑学园,于1979年改制为学校法人东放学园,多年来,为传媒界、音乐界输送了大量优秀人才。

    东方学园由四所学校组成,分别是专门学校、电影专门学校、音响专门学校、东京广播学院。其中“专门学校”,以理论学科和灯光照明学科为主,本大部分灯光师都出自这所学校。

    ……

    灯光师是剧绕不开的话题。

    本的影视作品,最具特色的,就是对灯光及自然光的应用。单论这一项,和好莱坞相比也毫不逊色,论细腻程度,甚至还要超过一线。

    常看剧的人可能会注意到,剧的人物,眼睛都很传神。

    这其实就是眼神光的应用。

    一些偶像明明演技超烂,但是因为眼神光的不同,呈现给观众的形象也截然不同,不懂行的会觉得这个演员演技真好,实际上大部分功劳要归功于灯光师。

    当然,这种做法有利也有弊。

    好处是大大降低了对演技的要求,艺人只要掌握好走位,背好台词,哪怕绪把握不到位,也能糊弄过去。

    坏处则是阻碍了演员的成长。当一切都被安排的妥妥帖帖,很多演员都自觉或不自觉的失去了自我思考能力,变成了照本宣科的机器人。

    ……

    反町隆史就是如此。

    或者说,反町隆史所在的研音社,演技不足的问题尤为严重。

    没办法,这个事务所压根不看重艺人的演技或唱功,只要美型就够了。在这个经营思路下,研音挖掘的艺人,主要是模特出,“型男美女堂”的称呼实至名归。

    ……

    林海到的时候,剧组已经开工,正在拍摄的是反町隆史和池内博之的对手戏。

    很尴尬,NG好几次,都是反町隆史出了问题。到后来导演嘴上不说,他自己脸

    上都挂不住了。

    林海在旁看了一会儿,觉得反町隆史的最大问题是放不开,或者说,对“扮丑”充满抵触。

    也可以理解,毕竟他作为艺人的定位就是“帅气”,要他不顾形象的露出夸张表,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

    ……

    为了给观众一个适应过程,沙雕程度是逐集递增的,今天这幕戏,显然达到了反町隆史的耐受极限。

    今天是中岛悟掌镜,他不像赤羽博资历那么深,重话说不出口,又欠缺调教演员的经验,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叫停拍摄,美其名曰“休息一下”,其实就是让反町隆史自己调整状态。

    ……

    林海趁机上前和大家打招呼。

    “你小子可真狡猾!”池内博之揽着林海,开玩笑道:“你故意把自己的戏份改少,是不是为了偷懒?”

    嘴上开着玩笑,池内博之打从心底佩服林海。

    林海参与了编剧工作,但是他并没有给自己加戏,反而主动删减了一些戏份。原本在“坏学生三人组”中,林海饰演的菊地善人戏份就最少,现在就更少了。反倒是池内博之和宇多田光的戏份充实了很多。

    平心而论,修改后的剧主次分明,更连贯了,但是池内博之自问,换成自己肯定做不到这么大公无私。

    演员最希望的是什么?不就是多露脸吗!

    ……

    池内博之的玩笑话,让反町隆史觉得异常刺耳,他觉得对方是在暗讽自己演技烂,是在说和自己搭戏是浪费时间。

    反町隆史火气一下上来了,他把手里的矿泉水瓶捏的咔吧作响,讽刺道:“没人求你留在这里,你要是嫌累,完全可以回家睡觉嘛!”

    “你说什么?”

    池内博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即反唇相讥道:“多谢关心,托阁下的福,我才知道演戏是这么辛苦的事,我以后一定更加努力,以免令您失望……”

    别人怕反町隆史,池内博之可不怕他,他的工作重点在电影领域,不像对方,离了电视剧就没法活。

    至于反町隆史背后的研音,池内博之同样不怵,他所在的Lespros是小事务所没错,但是背后却和杉口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真对上了,还不一定是谁吃亏。

    前面说过,本人骂街的词汇量很少。越是生气,越是客气,池内博之敬语用了一箩筐,嘲讽效果拔群。

    反町隆史一时语塞,气急败坏的将矿泉水瓶摔在地上,扭头就走。

    “站住!”

    片中饰演训导主任的中尾彬喝道。

    反町隆史的脚步一下子顿住了。

    中尾彬毫不留的骂道:“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还有你——”中尾彬把池内博之也捎上了,“你

    那是什么态度?唾面自干的风度在哪里?你们都不是新人了,不知道给后辈做出表率也就罢了,居然像小孩子一样吵架,简直岂有此理!”

    两人被骂得狗血喷头,弯腰低头做认罪状,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反町隆史这会儿脑袋也冷静了,心里后悔不迭,嘴里连声说着“非常抱歉”,心里则把池内博之恨死了。

    要不是那个混蛋拱火,他又怎么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

    “不愧是训导主任,对晚辈真是关怀有加……你们两个,还不快谢谢训导主任的教诲……”

    中岛悟走过来,开玩笑的打起圆场。

    中尾彬冲他哼了一声,看在对方是导演的份上,没说难听的话,但也没给好脸色。他对中岛悟同样很不满,这就是个怂货,演员间发生争执时他不敢冒头,和起稀泥倒是毫不含糊。

    中岛悟脸贴了冷股,很是尴尬。

    林海替中岛悟解围道:“与其说是训导主任,倒不如说是司令官呢……”

    “哈哈,说的是呢……”

    中岛悟打着哈哈,摆脱了尴尬境地。

    然而,林海的救场却把自己搭了进去——

    中尾彬转过来开始骂他:“还有你,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为艺人却不思进取,迟到也就罢了,整天就知道兴风作浪……”

    林海傻眼了。

    ……

    中尾彬,六十年代作为“活”的艺人登上电影舞台,曾出演过多部电影,但是大部分都是配角,最广为人知的,就是哥斯拉系列电影中的“司令官”一角。

    别看中尾彬骂起人来大义凛然,其实这老家伙也不是好鸟,他当年是演艺圈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抛妻弃子劈腿艳星池波志乃,更是一直为人不齿。当然,哪怕他的过去不够光彩,哪怕他是万年配角,哪怕他现在是自由,没有事务所撑腰……

    但是,被骂的也只能生受着。

    没办法,一来他的资历摆在那里;二来,他“改嫁”池波志乃,为的不就是攀高枝嘛。要知道,池波志乃可是来自本最赫赫有名的落语世家。

    ……

    中尾彬骂起来刹不住车,最后连几个新人演员也一并骂了进去,说他们演技太差又不思进取……林海低头听着,心想幸好今天没有宇多田光的戏份,不然小心眼的熊光非得郁闷死。

    “训导主任”骂了十分钟,最后还是“理事长”赶来,这才把他劝住。

    饰演理事长的白川由美比中尾彬年纪更大,虽然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但她是“东宝”艺人,可以说,她才是剧组里最大牌的。

    卡住的戏重新开拍。

    出人意料的是,大概是受了池内的刺激,反町隆史彻底放开了,表现的和刚才判若两人。

    林海蹲在角落里看

    着,心想这家伙也不是没有演技嘛。

    ……

    “简直莫名其妙!”

    中午休息时,池内博之和林海捧着盒饭来到天台上。

    两人在天台入口侧面的凉处坐下,池内一边扒拉着饭,一边抱怨道:“那个老东西今天吃错药了吧?”

    林海提醒道:“你小声点,被人听见了,你以后就死定了。”

    “我不是生气他骂我,我是在替你觉得委屈!今天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要骂就让他骂呗,我又不会少块。”林海摇头道:“我就是搞不明白,我哪里得罪他了?”

    “想知道原因嘛?”

    反町隆史冒了出来,双手揣兜,倚着墙,居高临下看着两人。

    “哼!”

    池内博之别过脸不理他。

    林海却不想和反町闹翻,好奇的问:“为什么?”

    反町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中尾彬同时也是画家,他年轻时曾经去法国留学,那时候认识了和田义彦。据说中尾彬的绘画作品能在国际上获奖,和田义彦帮了不少忙。”

    “原来是这样!”

    林海恍然大悟。

    和田义彦,大家应该还没忘记吧?就是“画家杀人事件”中的那位。

    难怪中尾彬会说林海“兴风作浪”,感是在为和田义彦打抱不平啊。

    “谢谢。”

    林海诚恳道谢。

    池内博之抬头瞟了反町隆史一眼,狐疑道:“你这家伙会这么好心?”

    “你想打架吗?”

    反町隆史冲池内博之挥了挥拳头,池内蹭了一下站了起来。

    林海见状,连忙将两人隔开。

    两人别过头不看彼此,他们也没打算真动手,都是艺人,万一破了相,麻烦可就大了。

    反町隆史哼了一声,对林海说道:“那个笨蛋倒也没说错,我的确有事想拜托你。”

    “前辈请讲。”

    “是这样的,你能不能跟导演商量一下,尽量,总之,我要是演的太过,事务所也好,广告商也好,恐怕都不好交代……”

    林海听懂了他的意思,问道:“前辈为什么不让经纪人去跟导演沟通呢?”

    “你不是参与了编剧工作嘛,我也不想因为这种事,跟导演关系闹僵。”

    “这样啊。”

    林海想了想,问道:“我想问一下,前辈对自己的定位,究竟是偶像,还是俳优?”

    林海注意到,在他说完之后,反町隆史明显愣了一下。

    不过林海很快就发现,反町隆史愣神不是因为自己,他的双眼分明在看自己后。

    “怎么了?”

    林海刚要回头,就听反町隆史大叫一声“八嘎呀路”,整个人像阵风一般擦肩而过,向林海后冲了过去!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日娱风云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