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日娱风云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林远航

日娱风云 第一百一十一章 林远航

    数天后,中野区中野四丁目,东京警察病院。

    身着便装的能见里香捧着一捧鲜花,走到一间病房前,问守在门口的两个警察:“情况如何?”

    两个警察摇头。

    能见里香敲敲门,不等里面的人回应,直接哗啦一下拉开了门。

    “得到回应再开门是基本的礼貌吧?”

    躺在病床上的林海侧头看着能见里香,苍白的脸上带着笑容。

    能见里香走进病房,扫视一圈,发现窗台上一大一小两个花瓶里都插满了花。

    “有人来过?”能见里香问道。

    林海顺着她的视线,看向窗台上的鲜花,笑道:“怎么可能,是护士小姐送的花,她是我的粉丝。哦对了,桌上的水果也是她送的。”

    “你还真是受欢迎。”

    能见里香不无讽刺的说着,看看手里的花,将它丢尽了垃圾桶。

    “看来你一点也不发愁。”

    能见里香走到病床前,说道:“你这场病生得未免巧了点。”

    “你可以对我多点信任的。”

    林海面对她审视的目光,露出无奈的笑。

    ……

    今天是七月十号,距离遇袭事件已经过去一周多的时间。

    这段时间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度日如年,林海也不例外。

    林海打量着能见里香。她今天穿着一套西装,虽然还是中性打扮,但是比起警服要修身,看上去多了几分女人味。

    “警部今天是休息吗?说起来,还是头一次见你穿便装。”

    “拜你所赐,我被停职了。”

    能见里香说完,观察着林海的表情,并没有看到惊讶。

    “看来你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很显然啊。”

    林海摊手道:“和来历不明的家伙走的太近,被人怀疑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你不准备说点什么?”

    “能说的都说了。”

    林海疲倦的说道:“你们不相信我也没办法,说起来,难怪你被停职,你当初就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能见里香沉默了。

    ……

    事情要从一号当晚说起。

    那天的危机结束后,能见里香直接问出了林海最不想面对的问题——

    “你是什么人。”

    当她问出这个问题,林海就知道自己的身份瞒不住了。

    嘴上没把门的,是会遭报应的。

    之前为了麻痹手枪男,林海谎称自己是他的“同行”,为此还提供了间接证据,譬如他那和年龄不符的语言能力之类,结果……就把他自己坑了。

    “林海,华夏人。”

    这是林海给出的回答。

    撒谎是没意义的,既然已经被警察盯上了,那伪造身份的事肯定是瞒不住的。

    说实话,林海对这种情况早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来

    的这么快罢了。

    然而,他的回答并不能让人满意。

    林海随后被带到了警视厅接受审讯。

    运气不错,或许是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并没有受到粗暴对待——如果疲劳战术不算粗暴的话。

    审讯主要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林海是不是间谍。

    这本来就是无稽之谈,林海当然不能承认,但他在回答过程中的语焉不详,又进一步加重了他的嫌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林海根本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间、以何种方式来到日本,毕竟他压根没有那段记忆,就算“偷渡”本身,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说到最后,林海只好用“失忆”太搪塞。

    然后,警方和林海之间就展开了拉锯战,警方绞尽脑汁想从他嘴里挖出有价值的东西,威胁、利诱、劝说、感化……到最后连心理专家以及不靠谱的测谎仪都用上了,得出的结论是——林海没说谎。

    说实话,林海有些同情那些为他的案子抓狂的家伙们,但是通过那些人的眼神,他得出一个结论,如果他依旧给不出满意解释,等待他的恐怕只剩辣椒水老虎凳了。

    索性这一切并未发生。

    准确的说,还没等对方大刑伺候,林海的身体先扛不住了。

    连续几天不间断的审问,严重损害了他的身体,枪伤发炎引起高烧,送到医院时只剩下了半口气。

    ……

    “我不明白,你当时为什么要那么说。”

    能见里香说道:“就像你说的,我是笨蛋,如果你的提示不那么明显的话,大概不会引火上身?”

    “那种情况下,哪顾得上那么多。”

    林海看着天花板,说道:“假如你死过一次,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除此之外没有大事。”

    “说得好像你死过似的。”

    能见里香坐在床边,拿起一个苹果,想要削皮,结果发现没有刀。

    “别找了。”林海说道:“真是的,我看上去像是会自杀的人吗?”

    “我给你剥个香蕉?”

    “还是算了吧,比起那个,你能把我解开我就感激不尽了。”

    “不可能。”

    “果然你还是你。”

    “你应该知道,没有安排人守在病房里,已经很人性化了。”

    “我知道,我知道,不就是怕我自杀吗。”林海无奈的说道:“另外,你当我眼睛是瞎的吗?对面的监控探头都看不到?话说你试过一天到晚躺着,连翻身啊动动胳膊都做不到是什么滋味吗?”

    “你继续。”

    “算了,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总而言之,你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带个话?”

    “什么话?”

    “那个……”

    林海不好意思的说道:“可能的话,能不能给我换个岁数大点的

    护士?我不是对现在的护士有什么不满,只不过上厕所什么的,终究不太方便。”

    咔嚓。

    能见里香手里的苹果发出一声脆响,林海果断闭上了嘴。

    “不开玩笑了。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

    “通知你一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关于你的调查结束了。”能见里香犹豫着,把苹果放回桌上,抽出纸巾擦着手,说道:“所以你不用再为上厕所发愁了,以后没有人伺候你了。”

    “什么意思?”

    林海紧张起来,问道:“那个,我的身体还没好彻底,所以……”

    “我过来只是探病,没有解释的义务。”

    能见里香说着,起身向门口走。

    临出门,她突然停了下来,回头说道:“职责所在,请多关照。”

    ……

    “这家伙什么意思?”

    林海一头雾水。

    如果说这是“临终告别”——呸呸呸,这太不吉利了——如果说这是遣返前的祝福,似乎诚意不足?

    另外,“请多关照”是什么意思?

    ……

    半个小时后。

    “太好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宇多田光扑在林海身上,难掩激动的叫道。

    林海翻着白眼道:“你再压下去,我就不是没事了……”

    “啊,sorry!”

    宇多田光红着脸从林海身上爬起来。

    “你怎么来了?”

    “怎么,见到我不高兴?”

    “不,我就是很奇怪,第一个来看我的居然是你。”

    “你更期待谁来?”

    “那个……你要不要吃苹果?”

    “吃你个大头鬼啊!”

    宇多田光的拳头来势汹汹,落在林海头上,却像羽毛一样轻柔。

    她眼中泛着泪花,哽咽道:“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担心死了……”

    “喂,别哭鼻子,这可不像你……”

    ……

    好不容易安抚好宇多田光,就听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看样子,你没少吃苦头。”

    林海循声看去,发现大岛晓美微笑着走了进来。

    “你不提那些,咱们还是好朋友。”

    林海开了个玩笑,看着她清减憔悴的面容,内疚的说道:“抱歉,连累你了。”

    伪造身份的事情瞒不住,虽然一直没有打照面,但是林海知道大岛晓美肯定也接受了问询,看她的样子,只怕不比自己轻松多少。

    一个警察走进来,用剪刀剪断扎住林海双手的扎带,又打开他脚上的脚铐,准备去解他身上的拘束带的时候,大岛晓美说话了。

    “接下来交给我吧。”

    警察闻言,离开了病房。

    大岛晓美帮林海解除束缚,林海坐起身,伸了个拦腰,感觉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爽。

    在两

    女的搀扶下坐起身,林海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岛晓美反问道:“你觉得呢?”

    “难不成准备把我给放了?”

    林海开了个玩笑,大岛晓美笑眯眯地点头。

    “不是吧?”

    林海吓了一跳,感觉匪夷所思。

    大岛晓美笑着说道:“你可以猜猜看,是什么原因?”

    “有人帮忙说情?”

    林海觉得只有这一种可能。

    但是,这根本经不起推敲。姑且不说间谍问题还没解释清楚,单说偷渡,就不是谁说情有用的,要知道当年邓丽珺只是因为签证出了问题,就一度被迫离开日本,林海自问,他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

    不,应该说这压根不是面子问题吧?

    尽管怎么想怎么觉得不靠谱,但林海还是问了出来。

    “确实惊动了不少人,但是你应该知道这不现实。”

    “你就别卖关子了。”

    “在回答你的问题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大岛晓美说道:“你说你之前失忆了,是不是真的?”

    “……”

    林海沉默少许,说道:“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我真不记得自己怎么来到日本的,我遇到你之前那段时间的记忆,有一段是空白的。”

    “所以说啊。”

    大岛晓美叹了口气,说道:“你可是把我害苦了,你明明是合法入境,非要说自己是偷渡,亏我还帮你伪造证件,这下好了,恐怕你以后要去监狱看望我了。”

    “你等等,你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明白?”

    ……

    林海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掉大岛晓美说的话。

    内容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他并不是偷渡者。

    “你还真是给人添麻烦啊……”

    林海站在洗手间的水池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自语道。

    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具身体的前身。

    “他”是通过合法途径入境的,之后被林海替换,却没有给林海留下有用信息,以至于林海一直认为自己是凭空出现在东京街头,为了隐藏“偷渡者”的身份,狠狠吃了一段时间苦头。

    ……

    “林海,你没事吧?”

    洗手间外传来大岛晓美的声音。

    “没事,稍等一下。”

    林海洗了把脸,走出洗手间,重新坐回病床上。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我会向警方解释,是我拜托你帮忙伪造证件……”

    “这些事先放一边,有人要见你。”

    “谁?”

    “我。”

    “爸?!”

    ……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海的父亲,林远航。

    林远航进了门,看都不看林海一眼,对大岛晓美说道:“大岛小姐,犬子给你添麻烦了。关于你的官司,请不要担心,我已经帮你找好律

    师,应该可以争取到缓刑。至于律师费,你不需要担心。”

    林海目瞪口呆的看着林远航,张了张嘴,说道:“爸,你怎么……”

    “啪!”

    林远航转过身,重重一巴掌扇在林海脸上,怒斥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大岛晓美劝说道:“林先生,那个……”

    “抱歉,能不能给我们父子留下点私人空间?”

    “好,好的。”

    大岛晓美说着,拉起宇多田光,离开了病房。

    父子两人沉默的对视着。

    过了好一会儿,林海先忍不住,故作轻松道:“真意外,你居然会说日语?”

    林远航瞟了眼林海缠着绷带的胳膊,问道:“伤口怎么样了?”

    “好得差不多了。”

    又是一段令人窒息的沉默。

    “说点什么吧。”林海问道:“比方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比我想象中更蠢。”

    林远航讽刺道:“你前段时间给家里打过电话吧,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猜不到是你?”

    “既然你猜到了……”

    林海说到一半卡壳了。

    “老实说,我很失望。”

    林远航说道:“我允许你学音乐,是希望你能多些涵养,而不是希望培养出一个戏子。”

    “这是我的人生……”

    “既然如此,与我何干?”林远航说道:“你既然决定一走了之,很好,我尊重你的选择,那么遇到困难,难道要指望我给你擦屁股?”

    这次换成林海沉默了。

    林远航走到窗前,背着手看向窗外,说道:“我就直说了。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跟我回国,我可以既往不咎;要么,你去追求你那不切实际的梦想——”

    他转过身,说道:“忘了通知你,我已经结婚了,林家不能没有继承人,如果你选择第二条路,那么以后林家的一切都和你无关。”

    父子二人对视着,仿佛进行一场无声的较量。

    过了一会儿,林海小声说道:“抱歉。”

    林远航的眼神变得黯然。

    林海说道:“我可以说说自己的想法吗?”

    没有得到回应,林海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前些天,我认识一个朋友。她羡慕别人可以自由追逐梦想,我当时对她说,别人追求的,恰恰是你所拥有的。”

    “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从小到大,周围的朋友都羡慕我,羡慕我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同样也羡慕着他们。我羡慕他们平凡的生活,羡慕他们会因为橡皮丢了哭鼻子,羡慕他们看着橱窗里的变形金刚流口水,羡慕因为考试没考好被父母责骂,羡慕他们对未来充满幻想……”

    林远航开口了。

    “如果这就是你叛逆的理由,我只能说很可笑。”

    “

    不,我……”

    “算了,既然你决定了,那我祝你好运。”

    林远航说道:“世上没有后悔药,等到你混不下去的那天,不要哭着求我就好。”

    林海挑眉道:“你这么说,未免太看不起我了吧。”

    “一个戏子而已。”

    林远航摇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你这次惹出的麻烦,我可以帮你解决,但也仅限这一次。”

    “谢谢。”林海顿了一下,说道:“我不是很明白,这件事这么简单就过去了?”

    “简单?”

    林远航嗤笑道:“本来以为你吃了苦头能长进些,你知道你闹出了多大乱子?不过要说简单也没错,你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只能证明钱还不够。”

    林远航似乎不想继续下去,转身要走。

    “等一下!”

    林海喊住他,问道:“我不是很明白,我为什么会有永驻签证?”

    签证的事,是大岛晓美告诉他的。

    据说“他”来到日本后,在品川区租了个公寓,警方经过排查,找到了那间公寓,在那里找到了他的签证和随身物品。

    这很不可思议,因为林海上辈子初到日本的时候,办的是留学签证,而永驻签证这种东西,压根不是初到日本的人可以申请下来的。

    “你问我为什么?”

    林远航转过身,脸上多少透出些惊讶。

    “你对警察说自己失忆了,难道是真的?”

    “是的,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

    “这么说,你没有去看你母亲?”

    “我的……母亲?”

    林远航定定看着林海,过了一会儿,掏出记事本,在上面写了些什么,撕下来丢在地上。

    “有什么问题,你自己去问她好了。”

    (本章完)手机阅读请访问『』无弹窗在线阅读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日娱风云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