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荣耀的华娱最新章节 > 第七十章 真相不难理解

荣耀的华娱 第七十章 真相不难理解

    “这有什么敢不敢的?”

    当容耀跟着汤宝一起到她苝京住处的时候,很是撇嘴进屋打量房间和周围。

    刻意强调苝京住处是因为,相对于上嗨的那栋房子。

    “这里也这么大?”

    容耀很是感慨,装潢还有面积,格局,看着就很高大上。虽然有点旧是真的。

    “进来坐吧。”

    汤宝笑着去冰箱拿饮料:“晚上了,我惦记你那么久,不怕我吃了你啊?”

    容耀轻叹:“怕有什么用……”

    捂着脸突然哽咽:“我知道我早晚逃不出你手掌心的……555”

    “哈哈。”

    汤宝抬手比了一下,饮料递过去。

    容耀也笑着接过拧开,不过先递给汤宝的。

    汤宝弯起嘴角:“我们小哥哥总是这么细心懂事。”

    容耀“嘁”了一声,算是回应。

    客厅很大,沙发也很舒服。靠在一边,容耀干脆就歪着。

    不是外人嘛。

    “你们算是谈成了吧?”

    询问汤宝,汤宝点头:“恩……算是。具体签合同,之后就是她会来苝京跟我一起。我给她具体规划一下以后发展路线,然后就是找资源,拍摄影视剧,或者小代言。这些都慢慢来。”

    容耀开口:“行,我也算有功德。给你们牵上线了。”

    汤宝摆弄饮料瓶,皱眉看着他:“中午你说什么?你是被若婼开除了?赶回老家的?”

    探身询问:“具体因为什么?”

    容耀沉默,半响看着她:“我和她进组。有安排房间的剧组工作人员,我想让对方帮忙,给她房间调的,离媚姐近点。”

    汤宝不解:“这不很正常吗?李飞昂还有张晖晖他们在剧组的乘天新人肯定也想。”

    容耀点头:“反正我说通了,也安排到媚姐对面住。结果媚姐助理看到不高兴,就说,意思是故意巴结耍小聪明安排的。让我们搬走。那我肯定不搬,然后她就下去找工作人员。回来就发脾气,说我故意和工作人员讲了对媚姐有影响的话……就吵起来了。”

    汤宝惊讶:“讲什么?”

    容耀无奈:“她说工作人员讲的,说我故意以助理名义,让给男一号房间安排远一点,然后把应该给男一号的房间还给她住。”

    汤宝失笑:“怎么可能?是工作人员推锅吧?”

    容耀轻叹:“正吵着的时候,她直接就把我开了。我回房间等着,以为是以退为进。结果她回来后,表示她是认真的。当天晚上订票,第二天上午我又陪着一起,最后也没让她改变主意。那我就只能回来了,没有什么转圜余地。”

    汤宝收起笑容,看着容耀:“那她……她肯定不是不信你吧。才把你开掉的。”

    容耀轻笑:“她说想我好好回去考试,我现在太年轻,做事太跳太偏激布拉布拉的。”

    看着汤宝,容耀摊手:“我想做舔狗的机会都不给,简直太打脸了。”

    汤宝没有笑,喝着饮料沉思。

    看着容耀,欲言又止。

    容耀摆手:“我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傻,她这可能就是个借口。”

    想了想,容耀笑:“进组之前在上嗨你房子呆了几天,她总是问我高考的事。我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就说不能高考的人有的是。谁让我摊上事了,就这样挺好。她也就没多说。我以为她就算了呢,没想到……”

    呵呵笑着看着汤宝:“没想到,她平时看着好像和温和了,偶尔还有点呆萌。真想做事,干净利落,直接果断,一点缓冲都没有。”

    汤宝扯起嘴角:“若婼是这样的。对谁都不说重话,自己也不争不抢,但是心里主意很正。”

    呼出一口气,汤宝起身:“不早了。住这吧……我给你拿洗漱用品。”

    容耀摇头:“不了。我回去了。”

    汤宝嗤笑:“怎么着?还说没什么敢不敢的,这就不住了?”

    容耀哭笑不得:“这话让你说的,真的是……孤男寡女的,住一起不好。”

    汤宝面无表情:“和你老板就能一起住,住得可开心了。和我就孤男寡女?咋的啊?你老板不寡呗?”

    容耀无奈看着汤宝:“虽然如今男女很开放,但是总要避讳一点……我住哪间?”

    “呵。”

    汤宝笑出来,白他一眼,指着一旁:“随便挑。”

    容耀皱眉:“哪间是你住的?”

    汤宝挑挑眉毛:“随便挑~”

    “你别这样好吗?”

    容耀开口:“你这样我走了啊。”

    汤宝呵呵笑,指着一旁:“那间吧。客房。”

    容耀走过去开门一看,整洁干净,就不多了。汤宝取洗漱用品,之后天也不早,容耀给宋立飞发个消息。还被宋立飞一通调侃,不过他无所谓。和汤宝也不是那关系。

    躺在床上,还喝了点酒。虽然可能就一两杯,但容耀感觉这一世酒量也一般。

    没多久就睡了。

    然后……

    “吱嘎~”

    门轻轻拧开,再轻手轻脚,恐怕也有声音。尤其万籁俱寂的此刻。

    “谁啊?!”

    容耀下意识坐起从床上,台灯瞬间打开。

    穿着睡衣的汤宝站在门口,正好看着他。

    “汤姐?!”

    容耀抱着被子:“非得挑破是吧?我真是那种人!!”

    随即呸呸呸拍嘴:“我真不是这种人。”

    汤宝眨眨眼,噗的一声笑,把门口大灯打开。

    容耀起身:“我走了!!不用送……”

    “你站住!”

    汤宝失笑:“你想哪去了?”

    容耀斜眼看着她:“你觉得我得往哪想?半天偷偷跑进来,什么情况?”

    汤宝出神看着他,将门关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容耀点头:“你可不是睡不着吗?终于下定决心了是吧?”

    “呵。”

    汤宝比了一下:“别闹,正经的。”

    容耀皱眉:“到底什么事啊?你好好敲门不行吗?哪怕再重要的事……”

    汤宝出神:“我就想着,我悄悄进来,如果你睡了,我那以后都不说了。我没想到也没发出什么声音,你居然瞬间就醒,那么警觉?”

    容耀坐在一边:“这不叫警觉,只是神经衰弱而已,觉轻。”

    随即一愣:“你想说什么?为什么给自己设置障碍?倾向于不想说?还要过来。”

    汤宝抿起嘴角,也坐在一边。

    容耀看着她:“之前我倒是感觉你欲言又止的,但我没多想。是和她有关?”

    汤宝点头:“我给自己设置几乎不用说出口的障碍,是因为我真的觉得不该说出来,坏了她一番苦心。”

    容耀皱眉,半响沉声开口:“汤姐,说吧。不管这件事多虐……看你的态度,我都得扛下来。”

    汤宝扯起嘴角,没笑。而是看着容耀:“你知道,我公司和乘天在同一楼,只不过差了基层。我以前在乘天时间也不短,一年多。得罪人也是得罪高层,孙正或者宋总,下面助理同事,也有关系不错说得上话的。毕竟孙正那种人,指望有谁真心拥护可不容易。所以这次也重新遇到很多同事,有的还问我是不是工作找得不错,总之就是也算有联系。”

    容耀不解:“所以呢?”

    汤宝沉默片刻,开口道:“所以我了解了很多,我走之后,小黎的一些情况。”

    看着容耀:“很不乐观。”

    容耀看着她:“从何说起呢?所谓的不乐观。”

    汤宝开口:“还记得我说,公司在梁媚去砝苑解决官司之前,其实是要报复你教训你的。”

    容耀点头:“我记得。不过我没和王砝关说。怕他们认为是你说出去的。”

    汤宝轻叹:“实际上他们也知道了。”

    容耀皱眉:“知道什么?知道我也知道要被教训的事?”

    汤宝开口:“我是辞职的。我愧对你,因为或许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只能做到不去执行,但没法也没有能力解决。”

    看着容耀:“甚至之后我还劝若婼不要管,因为她的境况比我还难。我最起码可以辞职走,而她一个新人,想走都难。不听话是什么后果?走不了,还不给你资源。等于雪藏你封杀你。”

    容耀脸色一变:“可是媚姐……”

    “你以为梁媚去砝苑是一时兴起,心血来潮吗?”

    汤宝打断容耀:“其实是若婼坏了规矩,做了极大的牺牲,越过孙正,越过宋一瑶,甚至越过章总,给梁媚写了信。把你经受的遭遇,把他们要对你进行教训的事,和盘托出。”

    容耀被子滑落,慢慢走下来到汤宝面前,定定看着她。

    汤宝也仰头和容耀对视,点点头。

    容耀后退,坐在地板上,胸口起伏,呼吸不平。

    他是真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事。他一直还想那一天为什么媚姐会亲自去砝苑,还抽刀断水的直接把事解决掉。

    现在这么一说,他早该想到为什么不是别人,而是安排给她做助理然后签合同算她个人的。

    这里一定有她的关系。

    “也因为这个……”

    汤宝无奈:“小黎在公司,几乎除了梁媚,包括章总都要教训她。让她长长记性,更别说孙正和宋一瑶。这部戏拍完估计就要雪藏她一段时间。”

    容耀表情凝固,看着汤宝:“她早就知道?”

    汤宝点头:“你和梁媚还有官司,还闹了记者会。她不但越过那么多高层直接找了梁媚,还是帮着你这个外人。我辞职之前见过她,我还劝她不要走上层路线,会让管理层和行政部门很敏感。加上资源方面,孙正早就得罪了。她几乎除了媚姐,站在公司所有高层对立面。”

    容耀抿起嘴角,低头沉默。

    他就说有些事串联没想通,现在,都通了。

    包括婷姐对于黎若婼换房间的敏感,包括梁媚说不再管她。自己当时都听不懂,现在已经很明白。

    她是用替自己说话,跳火坑坑了她自己。

    或许……包括张萦心揪下来她一绺头发……

    都是她告密让张萦心被责罚的结果。

    汤宝犹豫一下,开口道:“你还年轻,我也能理解她的意思。在上嗨的时候,你们也没说。我以为的确是你俩一起就互相依靠往下走,但现在看来,若婼是不想耽误你的前途,也不想你和她一起跳坑。”

    容耀没回应。

    汤宝张张口,起身示意:“之前你为了宋倾城联系我,我还以为你回老家待一阵会回去,今天你和我说她把你开了,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听乘天娱乐的以前同事说,张萦心好像又去杭市进组了。若婼那部戏。”

    “什么?!”

    容耀站起:“她怎么还能……不是说媚姐给她一耳光让她滚。她已经被责罚了?”

    汤宝无奈:“孙正还是有点人脉和本事的,同花姐都说得上话。乘天来了苝京之后,他的人脉比以前更广。乘天娱乐毕竟成立时间短,靠章橙一个人去维持人脉肯定不行,尤其她已经开始管行政。具体经纪人这一块的业务,要喂那么多新人资源,离不开孙正。包括梁媚多少也要给他面子。”

    容耀失笑:“就那么个玩意,怎么就当宝似的?我就纳了闷了。”

    汤宝也笑:“没办法。张萦心有一百个不好,再能惹事,但她听话啊。若婼你自己看,我以前也不知道,外柔内刚。越过那么多人,把事捅到梁媚那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但还是那么做了。现在自然就要承担后果。”

    看着容耀,汤宝轻叹:“再临跳进坑里前,还是决定给你推出去。”

    容耀再次沉默,汤宝起身:“是我多嘴,所以我推门想看你睡着,我就不说了。结束我内心到底告不告诉你的挣扎。因为我怕你以后知道,更后悔。去闹乘天娱乐记者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脾气没想的那么好。性格和若婼其实有点像。”

    开门出去,关门声,让容耀回过神。

    闭灯躺在床上,但这一次,不用因为神经衰弱,他也再没睡得着。

    一直到天亮……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荣耀的华娱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