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三国有君子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四章 锦帆对虎痴

三国有君子 第二百零四章 锦帆对虎痴

    周泰劫持春谷县的行动,就在一场马拉松之战中,草草的落败了。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周泰等人被许褚率兵撵到山区且弃了战马的时候,春谷县却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包括陶商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有城外的斥候火速赶往城楼向陶商禀报,就在许褚等一众军马去追击周泰等水贼的时候,一支隐藏在春谷县附近的贼寇从县城的另一个方向潜进了县内!此刻正以极快的速度穿过县内街道,向着位于县城中心的府衙奔袭而去。

    陶商闻言先是一惊,暗道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周泰留了后手?

    可仔细想想却不对啊,周泰的计谋应该没有这么深的延展性。

    突然间,陶商骤然醒悟,抬手拍了拍脑门暗自感慨。

    “是甘宁!好一个锦帆贼!陶某倒是小觑了他!”

    陶商身边,徐荣闻言一脸惊怒的道:“甘宁这厮,竟敢坏了攻打县城抢纛旗的规矩?周泰把县内许褚的兵马都引走了,他却乘机暗中来偷去大纛旗,这不摆明了是使诈吗?”

    陶商闻言笑了笑,摇头赞许道:“正所谓兵不厌诈,甘宁这么做无可厚非,再说了,我、他、还有周泰事先曾抓阄决定了顺序,但只是决定了攻打县城取大纛旗的顺序,却并没有约定第二波人马比第一波人马具体要延后多长时间,周泰确实是先来打县城取纛旗的,甘宁虽然是紧接着跟了上来捡漏,但在时间上的约定上,严格来讲其实并不算违规。”

    徐荣闻言长叹口气:“想不到那厮看着一副嚣张的样子,心思却这般缜密,着实是胆大心细,差点就看走眼了。”

    说完这话,陶商不由的在心中暗自唏嘘。

    所谓:孟德有张辽,孤有甘兴霸……这个能和曹魏五子良将排名第一的人物比肩的人,确实非同小可。

    别看只是打县城抢纛旗这么一件小事,但甘宁能在时间和地点以及机会上,都把握的毫厘不差,时机更是选的妙到分毫,而且连自己都一并给糊弄过去了,确实不枉费他能跟张辽有一拼的评价。

    听着陶商赞不绝口的称赞甘宁,却不理会眼下的急事,徐荣却是有些慌了,怒道:“你看看你,还有心乐的出来?你难道看不出来,甘宁这次乃是有备而来,他把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现在城内是空的,如此兵不血刃的让他拿到了大纛旗,回头他便是长江盟主了,你还拿什么就跟人家竞争海贼王?”

    陶商疑惑的看了徐荣一眼,面上露出了疑惑不解,那表情仿佛是在看一只怪兽。

    “卓洛啊……”

    徐荣面色一紧,咬牙切齿:“不许用这破名唤我!”

    陶商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徐将军、徐司马……我真是不明白你是怎么寻思说的呢?甘宁倒是把这些人、包括我都算计进去了不假,可你凭什么说春谷县府门前的那面大纛旗一定就会被他拿走呢?”

    徐荣见陶商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气的直跺脚。

    “你问的这是什么蠢话?城内现在守备空虚,甘宁乘隙进城,此刻怕是已经到了县城府衙门前,大纛旗不被他拿走?却有谁来!难不成春谷县府衙门前的大纛还早就被收起来了不成?”

    陶商轻轻的一耸肩,接着拍了拍双手,却有一名小卒抱着一卷布制的旗子,快步跑到陶商的面前,呼哧带喘的道:“陶府君,有何吩咐?”

    陶商一指那面大纛旗,对小卒说道:“把旗子展开,给徐司马过过目。”

    小卒抓住旗帜的两个旗角,使劲的将纛旗一抖,瞬时便将整面大纛旗展开在了徐荣的面前。

    空气在一瞬间仿佛凝固了。

    赫赫然的就是那面应该挂在春谷县衙门前的那面被众人视为证明自己长江盟主的大纛旗。

    徐荣看的是目瞪口呆,嘴巴吃惊的都要张裂了。

    “你?你早就拿回来了?”

    陶商一摊双手:“多新鲜啊?明知道他们争的就是这个,我能放心还挂在县衙府邸门前吗?今天早上就摘回来了。”

    “可是……可是……你这不是明显作弊吗?”徐荣虚弱的回应陶商道:“回头你在甘宁和周泰的面前,又应该怎么解释啊?”

    陶商将胸脯一挺,很是自豪的道:“你能想到的,我当然也能够想的到,我不光是摘了大纛旗,连旗杆子都连根拔起来挖了,回头甘宁若是问起,我就说他运气不好,赶上县衙修葺道路,顺便把旗杆子也修一修,所以转移了。”

    徐荣面具下的肌肉直抽抽,也不知道该说陶商什么些好。

    修理……旗杆子,也亏他能想得出来。

    “好一招釜底抽薪啊,你真是够狠……说实话,徐某现在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同情一下那些贼寇了。”

    说到这,徐荣顿了顿,方才道:“打从你征讨白波谷开始,徐某就看出来了,你对于这天底下的贼寇们来说,不分路上的还是水上的,哪怕就是天上飞的,也都算是一个克星!贼寇克星!徐某真是服了你了。”

    陶商并没有因为徐荣的夸奖而感到自豪,他只是抬头看了看远方,慢悠悠的道:“许褚的兵马很快就要回来了,也不知道甘宁会不会碰上他……听说锦帆贼自打出道之后,就一直是攻无不克劫掠无不胜,看来今天,他的劫持战绩,就要毁在许褚的手上了……惜哉。”

    徐荣重重的摇了摇头,表示很不赞成。

    “你不用那么谦虚,许褚只是个由头,我感觉,真正毁了他战绩的人,应该是你才对,你可千万别往人家许褚脑袋上赖。”

    ……

    ……

    此时此刻,在春谷县的府衙门前。

    看着在地上,原本应该是竖立着那柄旗杆的大坑,甘宁不由的愤怒了。

    “哪个天杀的!连旗杆子都挖,什么毛病?这他娘的让老子到哪找旗去!”

    甘宁身后,跟随他一同而来的那些水寇们,此刻也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个个傻愣愣的看着地上的那个大坑,浑然不知道事情如何会发展成这样。

    己方乘着周泰把官军引走,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来把旗子抢走,想不到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大、大当家。”甘宁身后,一名水寇见他盛怒已极,也本来是不想主动上前招惹他的,怎奈事到临头却不能不说。

    这贼寇胆怯的低声说道:“大当家,纛旗是不是已经被周泰挖走了?”

    甘宁恶狠狠的瞪着地上的那个坑,呲眉瞪目的道:“放屁!周泰被这县城里驻扎的官将许褚率兵撵的跟狗一样,咱们在远处都看到了,他哪里来的时间又偷入县城抢夺纛旗?……此举定非周泰所为,少不得便是这春谷县的县令干的!”

    小喽啰们闻言似是颇为不解,疑惑的道:“大当家,小的不是很明白,好好的大纛旗,县令为什么要把它连旗带杆的都挖走了呢?”

    甘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恨恨的道:“也不是什么难想的事,身为县令,平日里自然是要对县城的街道和民舍民生做出规划修葺的,搞不好这府衙门前,就是要建什么屋舍,或是扩建修葺路面之类的事,临时挖走旗杆却也属正常……可恨的是该巧不巧的,偏偏在老子要借这旗子用用的时候才修,忒的晦气!”

    甘宁身后的众贼闻言,顿时都恍然大悟,一个个都在心中暗自竖起了大拇指。

    还是大当家的学识高深,真有文化啊!

    一名小喽啰用钦佩的目光看着甘宁,崇拜的道:“大当家的果然厉害,什么都懂,那敢问大当家的,咱们现在应该如何处置此事?”

    甘宁狠狠的啐了一口,怒道:“还能怎么处置?再等一会,若是碰着那许褚领人回来,可却是没有咱们的好果子吃,都赶紧跟老子撤,风紧扯呼!”

    贼寇们这才恍然大悟,匆匆忙忙的将后队改成前队,随着甘宁急匆匆的向着来时的道路撤回而去。

    可惜的是,人算不如天算。

    甘宁等一众水寇方才出了春谷县的西门,却正赶上许褚率众赶到。

    许褚见了甘宁一众起初也是一愣,心下不明所以,但瞬时又反应过味来!

    有他娘的来了一个送死的。

    许褚命手下兵将大点火把,自己则是骑着高头大马,将虎头斩马刀在胸前一横,纵马而出,高声喝斥道:“好一帮狡诈的贼寇,居然分成数股劫持我春谷县城,当真是不想活了!你们当中哪个是领头的,出来与我谯郡许褚说话!”

    听了许褚的呼喊,甘宁也不胆怯,大刺刺的来到了阵前。

    甘宁使的是一柄长柄环首刀,这长江巨寇面对官军的将领毫不害怕,大咧咧的在阵前站定,高声自报姓名,其状甚是得意。

    “老子便是锦帆贼甘宁,今夜特来你县城溜溜,你这厮便是许褚?虎牢关打赢过吕布的?”

    ./book_

    .。m.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三国有君子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