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三国之龙图天下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荆州城战役 下二

三国之龙图天下 第七百八十四章 荆州城战役 下二

    牧景细眯眼眸,看着张任的眸光也有些暗晦不明,半响之后,才开口说道:“张将军,非吾小看将军之才,只是如今的荆州城,汝知,吾也明,强攻不得!”

    一场战役,无非就是天时地利人和。

    在荆州城这一场攻防战之中,益州军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

    天时,大雨滂沱,进攻艰难。

    地理,荆州城城高墙厚,进攻面不多,能入城的方位也少,根本无法供应益州军展开兵力的进攻。

    人和,作为进攻一方,本来就是侵略者,何来人心。

    所以这一战,除非是用了巧劲,另劈捷径,不然不管是谁来打,都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战役,根本不可能以轻伤亡而取胜。

    “除非!”

    牧景站起来,凝视着张任,一字一言的道:“将军准备以将士们的性命而攻之,即使不惜赔上东州军所有儿郎的生命,也要强攻,或许有破城之时!”

    张任闻言,面容铁青,作为一个沙场老将,他明白牧景说的一切,那都是对的,自己的确没有良策可破城,的确没有把握能以轻伤亡而取胜。

    但是,他是在不忍城中数十万百姓和这座城陪葬。

    “明侯是执意要破堤?”张任阴冷的眼神直视牧景的眼睛,两双眼睛对视起来了,仿佛刀剑在虚空之中交锋。

    “你错了!”

    牧景摇头:“不是我执意如此,而是……主公根本没得选!“

    他说的主公,自然就是刘焉。

    “主公心里面想要的是什么,张将军不会糊涂,此一战,至关重要,若是顺利破荆州城,必让主公的声望扶摇直上,届时主公才能放开手脚!”

    牧景轻声的解析:“我只是在解主公之忧而已!”

    “你乃是陷主公与不义!”

    张任怒喝,他瞪大眼眸,手指直指:“牧龙图,你究竟居心何在?”

    “某一心为主公,奈何汝不知也!”

    牧景淡然一笑,丝毫不在意。

    “你瞒得住天下人,但是瞒不住我张任,我断定,你牧龙图是怀二心而入我益州!”张任冷冷的说道。

    “忠心如何,当让时间衡量!”牧景耸耸肩:“张将军说再多也没用!”

    “牧龙图,你好自为之!”

    张任拂袖而去。

    “张将军!”牧景突然叫停了张任。

    “还有何事?”张任回头,对牧景的态度,他是越来越差,因为对牧景的印象也是越来越差,他甚至已经不愿意做作模样了。

    “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在这段时间,让将士们营造一大批的竹筏木排!”牧景微笑的说道:“水火无情,用之,慎之,我不想连累自己人!”

    “多谢忠告!”

    张任有些垂丧的起来了。

    无法劝服主公,更无法让牧景住手,他更不可能在大雨滂沱的时候挥兵进攻,折损了将士们从性命,一军之将,面对这一场战争,他感觉无力,仿佛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他的背景也显得有些的沧桑而凄凉。

    “诸葛先生,以你所观,张任此人如何?”牧景看着张任远去的背影,突然问道。

    “主公,这个张将军虽然征战沙场多年,但是好像心中尚有一份仁心!”诸葛玄从旁边微微拱手行礼,然后轻声的说道:“他本不屑来见主公,却愿意来恳求主公,无非就是心中可怜那些在这场战役之中受到波及的无故百姓而已,此仁心甚好!”

    “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看错了,他张任从来不是一个仁慈的人!”牧景摇头。

    “那主公的心中,他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

    “在我心中?”

    牧景想了想,平静的说道:“让我来评价此人,我倒是对他只有一个评价,他是一个有底线的人!”

    “底线?”

    诸葛玄有些不明白。

    “征战沙场的将领,都是见惯的生死之间的恐怖,有人会去漠然,有人会变得残忍,也有人因此而变得更加软弱,但是无论如何,仁慈与否,狠辣与否,衡量他良心的,不是他杀多少人,救多少人,而是看他是否还能留着一丝丝的底线!”

    牧景长叹一口气,低声的道:“最可怕的就是那些,连底线都不知道的人,只要越的界限,就失了分寸!”

    他想了想,喃喃自语:“这个张任,倒是一个可以用的人!”

    就冲着张任今日的登门。

    他恐怕就要改改日后对待张任的方法和态度了。

    “主公,戏司马送来的密奏!”

    这时候一个神卫把密函送进来了。

    牧景收拾了一下情绪,打开密函,然后看了看,嘴角微微扬起,说道:“戏志才说道,最多十日,就可以蓄足够的水淹没荆州城了!”

    “主公,你真的会去破堤引水淹城吗?”诸葛玄眯眼。

    “为什么问这个?”牧景笑着反问。

    “感觉主公不是这样的人!”

    诸葛玄低声的道:“昔日我虽逼迫而入牧营,但是这些时日相处下来,我倒是感觉自己能摸清楚主公的一点点品性,主公不是一个这样的人,不会为了一时成败,而罔顾数十万百姓!”

    “看来我在你心里面的印象,改观了不少!”

    牧景有些开怀的笑了出来。

    “我读书多年,以儒学标准而苛求自己,看人也学着从儒家的角度出发,然这些时日,我却发现,道听途说终究是道听途说,唯亲眼而见,亲耳而听,才是真实的!”

    诸葛玄说道:“主公虽背负贼名,但是必一般人,更加在意百姓,你案前的奏本,永远都会有一份是关于农业的,你对百姓能不能吃饱饭的问题,一直都是那般的重视,这一点,恐怕没有人能与汝相提并论,这样的人,不该是贼也!”

    “是贼也好,是官也罢,在这个时势,我并不在乎!”

    牧景抬头,看着门连外面滴滴答答的大雨点,轻声的道:“诸葛,我一直都认为,一个人享受了多少的权力,就得承担多少的责任,我不否认我在争权夺利,但是我也会承担我明侯府权力带来的义务,我明侯府麾下的百姓,不能有饿死的,这是最基本的原则!”

    “主公若能做到这一点,当得明主也!”诸葛玄拱手,毕恭毕敬的行礼,这是一个大礼,臣服之礼。

    “得诸葛先生你相助,某,何其幸也!”

    牧景大笑。

    “既然主公不想破堤,为何要如此和张任去说,逼得张任根本无路可走,届时他必然怨恨你,无故树敌也!”诸葛玄仿佛得到了自己的答案,所以他开始变得有些疑惑的起来了。

    “这堤坝蓄起来,没想过破开!”

    牧景淡然的道:“但是想要破城,它就得受到瞩目,自己人也好,外人也好,所有人都的相信,我们这一座筑立这一座堤坝,就是为了水淹荆州城的,至于张任,他要怎么想,我无所谓,而且,有他站在我对立面,我反而安全一点!”

    他要是和张任走到太近,那么该不放心的人就是刘焉了。

    这样反而让刘焉更加信任他。

    别看刘焉对他已经有了初步的信任,这个人的城府很深,他的眼线时时刻刻都在盯着自己,哪怕自己有一丝丝的不轨,都会引起他的怀疑。

    如果他感觉自己在拉拢他的部下,那他就对自己会有了怀疑,这种怀疑,是致命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m。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com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三国之龙图天下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