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平凡文学 > 三国之霸汉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驱虎吞狼

三国之霸汉 第十八章 驱虎吞狼

阴馆县,在百姓的欢呼声中,一万黑甲士兵,铠甲铿锵,发出清脆的声响。

    四千雁门骑兵走在最前面,领头的是两百战骑。

    “将军。”

    “将军。”

    “破虏候!”......凌云一身便服,在白马上笑着扬起手。原先的铠甲已经在战争中破损,所以不得以,凌云只能穿着随身携带的儒服出来。

    田丰骑马上前,悄声在凌云耳旁耳语道:“主公,匈奴的后患还尚未根除,某怕不过两年,匈奴休养了过来,又会再次来犯,可惜了这些百姓了,某等不值得他们现在如此欢呼。”

    凌云摇头笑道:“无妨,某这次出兵,虽然没有达到最初的念想,但是却发现了能让匈奴人腾不出手的人来。”

    田丰老眼一亮,刚要开口,但是看着周围还有众多的百姓在,只能按捺下心来。

    凌云远望着自己的府邸,轻叹了口气,还要再一会才能回去。

    “元皓,将士们交由你来安排,那些战死者的家属要尤为照顾好。”凌云扭头看向田丰。

    “主公此举,深得明主所为,某自然会尽全力去做。”田丰一脸郑重地道:“主公放心交给某即可。”

    “元皓这么说,那某就放心了。”凌云笑道。

    ........................................................................................................................

    处理完政事,已是日暮黄昏。推开府门,胖管家早已经侍立在一旁,那圆圆的胖脸上,露出了平日里和善富商的招牌笑意。

    “歉和,某不在这段时间,府内可有出什么事情?”

    谦和是胖管家的字,胖管家姓丁名善。

    “还是如往旧那般,就是最近蔡小姐来府上的次数,多了很多。”

    “......”凌云眼角一跳,不动声色道:“某知道了,谦和这段时间辛苦了,去库房领两贯钱吧。”

    “谢谢主公。”胖管家笑眯眯地退了下去。

    凌云深吸了口气,然后大步流星,径自往后院走去。

    一个月多未见了,也不知道自家婵儿是胖是瘦了,甚是怀念啊。

    “啊,主公。”凌云走得匆忙,路上遇到不少府上的丫鬟、奴仆,他们神色讶然的看着快步离去的凌云,随即脸上又露出了然之色。

    “主公定是着急见夫人来着。”一名仆役摇头晃脑道。

    “主公和夫人最是恩爱,这我们都知道,还用你说。”一旁的仆役鄙夷了前者一眼,那名被鄙夷的仆役抓耳挠腮,嘿嘿一笑。

    进了后花园,只见亭台处有一道白色的倩影,凌云眼中一亮,走了过去。

    似乎若有所感,佳人长长的睫毛轻颤,侧过脸去,清秀绝伦的脸颊,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凌云面前。

    凌云只觉心跳慢了一拍,原本急促的步伐,竟然慢了下来,唯恐走得太急,唐突了佳人。

    “婵儿。”凌云柔声唤道。

    貂蝉温柔一笑,月光般澄澈的秋瞳有滴滴月华溢出,滑落在雪白的脸颊上。

    凌云几步上前,将貂蝉纤细的身子搂住。

    “大坏蛋。”貂蝉趴在凌云怀里,素手紧抱着凌云的熊腰,轻声道:“欢迎回家。”

    “这次回来就再也不分开了。”拥抱过后,凌云紧握着貂蝉瘦削的肩膀,注视貂蝉水汪汪的秋瞳,一脸认真道。

    貂蝉娇躯一颤,半晌,点了点头,粲然一笑道:“那就再也不分开了。”

    “好,好!”凌云温柔的抚摸伊人如玉的脸颊,脸突然垮下来,心疼道:“婵儿你瘦了。为夫不在的时候,肯定又吃的少了。”

    貂蝉玉颊泛红,轻声狡辩道:“吃了,妾身每天都有吃得很饱。”

    “婵儿可别想骗为夫,今晚为夫来喂饱婵儿。”凌云亲了貂蝉一口,只觉满嘴生香,妙不可言。

    貂蝉白了凌云一眼,眼眸中有难掩的浓浓情意。

    “主公,元皓大人在府外求见。”胖管家温和的声音从花园外传来,凌云闻言,眉头微微紧蹙,田丰因何而来,凌云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不过...凌云低头看向怀里的可人,面露迟疑之色。

    “大坏蛋尽管去即可,重逢的事,今晚也可以。”貂蝉捋起散落在额头的黑发,柔声道。

    凌云眉梢松开,笑道:“有朱果不就行了吗?这样就可不担心这个问题了,只是和婵儿的独处时间,要等到元皓走后才行了。”

    “啊。”貂蝉朱唇微张,反应过来后,嘴角一挑,“嘻,妾身倒是忘记了有这么方便的能力在。”

    凌云嘴角一咧,可不是吗?自己也差点忘记了。

    “谦和,让军师到府内大厅,尔也命人快去筹备夜宴。”凌云对着园外的胖管家吩咐道。

    “诺。”胖管家朝着花园口恭敬地鞠了一躬后,就下去完成凌云交待的事情。

    当夜幕袭来,觥筹交错,凌府内一片灯火通明。

    宴上,田丰眯着老眼,疑虑道:“主公所说的羯族,是否真有让匈奴人分不了心的实力在?”

    “自然是有。”凌云端起酒杯,满饮一口后道:“某见识过羯族的骑兵,很强,论同等人数的战力,还要超过匈奴骑兵不知凡几。”

    田丰不慌不忙地捋着白须,继续问道:“不知羯族人马有多少。”

    凌云一愣,随即洒然道:“某见的时候有五千之数,加上它寨内的,少说应该有一万多可战之兵。”

    “也就是说,这个羯族的实力确实不俗。”田丰沉吟了一会,“可是匈奴除了活下来的两万以外,龙城里肯定还有数千的匈奴士兵在,所以单论实力的话,即使羯族骑兵个人勇武要强过匈奴骑兵,但是...还是无法与之匹敌啊。”

    “某也没想过要羯族能够与匈奴匹敌,只是想利用羯族给匈奴使点绊子而已,不让匈奴人那么好过。”凌云笑道。

    “原来如此。”田丰捋着山羊胡子道:“那主公打算怎么挑拨羯族和匈奴人的关系。”

    “元皓是在考校某吗?”凌云轻笑一声,平淡道:“经过龙城一战,现在栾提羌渠已是惊弓之鸟,某这个时候只要在草原上散播羯族有意趁着匈奴元气大伤,想要取而代之的假消息,栾提羌渠可能会不管吗?只怕栾提羌渠会不管三七二十一,为了巩固他匈奴王者的地位,为了杀鸡儆猴给其它部落看,会将羯族灭掉吧。”

    “主公所想,正是某所想,只是主公打算交给谁这个任务,可有合适的人选?”

    “自然是有,来的路上,某就想好了让谁去散布谣言。”凌云摇晃着酒樽,语气说不出来的从容,“元皓可知阿木塔。”

    “阿木塔?那个匈奴人。”

    “没错,不过现在已经是自己人了。”凌云饮了口美酒,道:“阿木塔在匈奴那边生活了很长的时间,而且他本人也是有勇有谋,所以这个任务交给他,某十分的放心。来日,只要静待草原惊变,某等就做“鹬蚌相争”里的渔翁,坐等收果果就行了。”

    “看来主公都安排好一切了,某这就放心了。”田丰站起身来,向凌云鞠了一躬道:“时间不早了,某就先行告退了。”

    “元皓要走,那某送你一程。”凌云也站起身来,就要下去送田丰出府门,但是田丰摆了摆手,一脸感动地阻止凌云道:“某就不劳烦主公了。主公大战刚回来,一直没有歇息,现在该是好好休息一下了。”

    凌云摇头轻笑道:“无妨,某不累。”

    田丰也摇了摇头,“主公真的不用送,不然某今晚怕是又睡不着觉。”

    凌云闻言,犹豫了下,道:“好吧,既然如此,某就不相送了。元皓出门记得小心,夜色太黑,可别磕碰伤了。”

    “某谢主公关心,某会记得看路的。”田丰一脸感动,有主如此,夫复何求。

    田丰走后,凌云看了眼怀里的可人,嘴角微微一撇,终于到了和自家蝉儿独处的时间了。

★★平凡文学★★ 如果觉得三国之霸汉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